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九十七章: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书号:13651

第一百九十七章: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风愈来愈大,南山之下,无数面战旗被风得猎猎作响,现场的局面并没有得到多少改观,扶风的步骑兵们仍然紧紧地包围着氏私兵,而在更远处,辽西郡兵们遥遥相对,警惕地注视着扶风兵的动向.虽然如此,但先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却是大大缓解了,张守约与氏并肩站在马车旁边,看着菁儿提着裙,如飞一般跑向插在两支部队之的那面高字大旗旁的高远.

    脸上突然一片冰凉,张守约仰起脸,竟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风竟然开始偶尔夹带着片片雪花飞舞着落下.

    "下雪了!"张守约低声道."今年下得特别晚一些."

    菁儿跑得飞快,她的眼,所有的物事都已消失,只余下那个大旗之旁站立的男,那个男人,正伸开双手,稳步向她迎来.

    "高大哥!"她高声叫着,也张开了双手,裙角绊在她迈开的脚上,她身前俯,整个人平平地向前摔去,即便飞在了空,她的头仍竭力向上仰着,看着那个向她奔跑而来的男人.

    身向下落下,但却并没有砸倒坚硬的地面之上,落下之时,一双有力的臂膀伸了过来,将她稳稳地托住,高远半膝跪蹲在地上,两手平伸,臂弯之间,是菁儿那一张满脸泪水却又带着笑容的脸庞.

    "高大哥!"菁儿哭着只叫了一声,便已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两手伸出,紧紧地抱着高远的脖,将头搁在高远的肩头之上。滚烫的泪水顺着高远的的衣领流了进去,滑过高远的胸膛.

    高远紧紧地抿着嘴,将菁儿软绵绵的身体紧紧地拥在怀,就这样半跪在地上,如同一座石雕.

    除了风吹大旗的猎猎声响。便只能听到菁儿的轻微啜泣之声,高远紧抿着嘴唇,两眼通红,却是强自忍着泪水落下,看着两人的样,无数人无声地扭开头去。不愿意再看到这样的一幕.

    步兵狠狠地将弓掷在地上,"操他妈的,管那么多.把人抢了咱们冲出去,了不起,咱们也学那杀破天,当马匪去."

    郑晓阳双眼泛红。但比起步兵来,却是冷静得多了,"如果真是那样,县尉就完了,菁儿姑娘只怕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这事就这样算了."

    "还能怎么办?"郑晓阳摊开双手,"除非撕破脸皮,大打出手。可即便大打出手,我们也没有胜算,你没有看到太守大人现在已经站到对方一边儿了么?"

    "真正憋闷!"步兵恼怒地道.

    马车之旁,张守约似乎是让雪落进了眼,抬手擦了擦眼,看了一眼身边脸色铁青的氏,淡淡地道:"夫人,贵府的家事,或许我不该多言,但也许过些年后。您和国相大人会后悔的."

    氏哼了一声,"氏做事,向来做便是做了,从来没有后悔一说."

    张守约淡淡一笑,"也许。国相大人的打算,最终还是落在空处.菁儿姑娘只怕不是任人摆布之辈.她与高远的感情,也恐怕不是时间的推移便能抹杀得了的."

    "张太守,我很感谢你的帮助,但是正如你说所,这是我氏的私事,怎么做,用不着太守大人来教."氏怒道.

    张守约摇摇头,不再作声.

    大旗之旁,高远扶着菁儿已经站了起来,两人双手紧握,彼此紧紧地盯着对方的脸庞,想要将对方的容颜看得更真切一些.

    风更大了一些,雪也渐渐的下得迷了.风卷雪花,漫天飞舞,两人的身形在众人的视野之渐渐有些朦胧起来.

    "菁儿,还记得南山之上的梅花吗?"牵着菁儿的小手,高远看着不远处高耸的南山.

    "当然记得,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现在南山之上的梅花应当开得正好,在回来的路上,我就想着带你再去看一回梅花.现在,你还想去吗?"高远低声问道.

    "一直都是你说了算的,我当然想去看了!"想着这或许是最后一次随着高远去南山之上看梅花,菁儿眼又是泪如泉涌.

    "走吧,我们去看梅花,你看,天上又下雪了,雪映梅花,相必比起去年,山上景色会更美一些."牵着菁儿的手,高远向着山间那条羊肠小道走去.

    看着两人越走越远,越爬越高,氏眼露出焦灼之色,向前踏出一步,正想说话,张守约已经抬起手来,"夫人,高远做事自有分寸,您不必担心,他不会做出什么来,他已经做出很大让步,答应不带走菁儿了,我想,您也应该让一步,不必逼人太甚."

    "如果菁儿有什么事,张太守,我不会与你干休!"氏恨恨地道.

    张守约笑而不语,"我相信高远,此虽然年轻,但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今天他们被逼离开,或许永无相见之日,即便再见,也不知是何年何月,岁月长,夫人何必在意这一朝一夕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随着两人,两人的身影在众人的视野之越来越模糊,终于完全消失在了漫天的风雪之.

    空飞舞的雪花,已经不再是先前偶尔一片一片的飞落,而是密密的洒下,片刻之间,地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花.

    南山并不太高,用不了多少功夫,高远与菁儿便双双出现在了南山顶端,山上的积雪比起山下要更厚一些,站在两人曾经呆过的地方,向着另一侧看去,视线所及之处,无数的梅花果然正在争相怒放,红的,粉的,白的,一朵朵梅花迎着风雪。正自绽开他们娇艳的花瓣.与去年毫无二致.

    但时去世移,今年此时,心境却与去年大相径庭,犹如天上地下之别了.

    两人紧紧地相依相偎在一起,高远牵开身上的披风。将菁儿裹住,搂在怀里.

    "高大哥,我不能随你回去了,娘说,如果我跟着你回去,爹就一定会想法杀死你."菁儿呜咽着道.

    "我明白。菁儿,我不会强要你跟我走的,不是不能,而是不愿,你娘有一点说得是对的,如果我今天带走你。接下来我们必然要亡命天涯,我不怕死,不怕苦,但我却怕你受苦."高远低声道.

    "我不怕吃苦.但我怕你会死."菁儿紧紧地抱着高远的腰,哭泣道."高大哥,今日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再见到你了,我舍不得你."

    "菁儿,你相信我吗?"

    "我当然信得过大哥!"

    "好,你记着,你先回去,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将你从府的大门里抬出来。我会让你风风光光快快乐乐地嫁给我."高远声音坚毅,"相信我,等着我,我一定会来蓟城的."

    "我等着你,哪怕等到地老天荒。哪怕等到我头发也白了,牙齿也掉了.我都会等着你."菁儿呜咽道.

    "用不了那么长时间!"高远大声道,"很快,很快,我就会来蓟城,带你走的."

    两人不再说话,就这样紧紧地相拥在一起,注视着远处那娇艳的梅花在风摇晃,看着片片白雪飞舞落下.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色慢慢暗下来,雪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山下,氏已经数次从马车之探出头来,看向那条蜿蜒向上的山道.那里,却仍是人迹渺渺.

    张守约已经离开了马车,回到了他的队伍之,风助雪威,温度越来越低,地上的积雪愈来愈厚,辽西郡兵们生起了数十堆篝火,紧接着,重麾下的氏私兵们,也捡来柴禾,砍来树枝,将一堆堆大火点燃,只有与他们相对峙的扶风县兵们,仍然如山般屹立,如标枪一般挺直,方阵丝毫不乱.飞雪飘落,落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一个个慢慢地变成了一座雪雕.

    坐在众边的荀修与重,一直注视着这支静静的屹立在他们对面的队伍,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二人的神色也是越来越不安,虽然坐在火边,但心底里的寒气却是嗖嗖地向上冒个不停.

    知道打不起来了,氏私兵们早就轻松了下来,虽然在他们的周围,早已生起了十数个硕大的火堆,但这些平素精锐的士兵们仍然不停地在跺脚搓手取暖,而在另一头,高远麾下的扶风县兵们,却是丁点动静也没有.那一片片白雪垒就的雕塑,如果不是口鼻之间呼出的白气,只怕不会有人认为他们还是活着的生物.

    不知过去多少时间,那些雪雕忽然之间都动了起来,他们整齐划一转头,看向南山之上的那条小道,一支火把出现在蜿蜒的山道之上,高远手举着火把,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在他的背上,菁儿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粉白相间梅花,如同去年一般,高远将菁儿自南山之上背了下来.

    看到两人,荀修与重站了起来,所有的氏私兵聚拢了起来,氏从马车之钻了出来,众人神色复杂地看着慢慢走下山来的高远与他背上的菁儿.扶风县兵的头随着高远的步伐转动着,头上,身上和积雪随着他们的动作簌簌而落.

    缓缓地走到仍在风雪之飘扬的大旗边上,大旗位于两方的点,过去了几乎一天的时间,但没有一个氏私兵敢于越过这条线,单是这一点,便足以让高远骄傲了.

    他轻轻地放下菁儿.注视着她:"等我来接你!"他轻轻地点.

    菁儿脸上的泪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漫柔的笑容,她将梅花放在地上,伸手到头上,取下束发的簪,满头秀发在雪飞舞,手伸进怀,一柄锋利的匕首出现在她的手,在高远的注视之下,菁儿甩头,伸手,拢住满头秀发,匕首在火光的映照之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只是一闪,长可及腰的长发齐唰唰地自头上断落,狂风吹过,无数黑发随风飞舞.

    所有人都失声惊呼起来.

    "菁儿!"高远大叫起来.

    菁儿微笑着看着高远,”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

    这头秀发,菁儿蓄了十年,今日却在风,随风而去.

    菁儿的声音清脆,随着风声,远远飘扬,场,数千人再一次发出惊呼之声.氏脸色铁青,整个身体都是微微颤抖.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