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九十三章:我不愿意(书号:13651

第一百九十三章:我不愿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娘,您为什么不让姐姐见高大哥啊?"枫仰起小脸,小声问道.

    "闭嘴!"氏怒斥枫,"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枫小嘴一嘟,"那我去见见高大哥可以不?高大哥答应给我马的."

    "你要是敢出马车,我打断你的腿!"氏脸色阴沉.

    枫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氏家教极严,看到此时母亲的脸色,枫吓得再也不敢做声,缩了缩身,躲进了马车一角.

    菁儿盯着母亲,眼神之充满了陌生感,"娘,平时您不是这么教我的?"

    氏别过头,不愿意再看菁儿那怨幽的眼神,"菁儿,娘知道,高远是一个好孩,如果你爹不回来,氏不能复起,你嫁给他,那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你不再是扶风的菁儿,那个一无所有的女,你现在是氏的嫡系女儿,氏的长女,氏是谁?氏一族曾是大燕的第一大贵族世家,家族传承数百年,虽然十年之前遭了大灾,但现在终于东山再起,菁儿,你是大燕国之内,除了皇室之外的第一贵族世家的女儿,贵族平民,自古便不通婚."

    "如果是这样,我情愿做回扶风的那个一无所有的菁儿,也不要做什么大燕第一世家的女儿."菁儿看着母亲,缓缓地道,"娘,我要去见高远,我要跟他回去."

    盯着菁儿,氏眼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菁儿,以前我跟你讲过氏家族的事情。也给你讲过作为一个贵族弟的责任,你的父亲,当年抛妻弃,远走大乡一去十余年,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家族,现在氏剩不了几个人了,嫡系一族,就只有你跟枫儿两个人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菁儿扭头不语.

    "责任!"氏加强了语气,重重地道:"你明白我所说的话吗?氏不是十年之前了。现在的氏已经凋零了,你父亲虽然登上了国相之位,但仍是势单力孤,不要以为他坐上这个位置就稳如泰山了,太尉周渊,御史大夫宁则诚。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今日的盟友,说不定就是明天的敌人,今日有共同的利益,大家站在一起,但明天利益相互冲突了,转眼之间便会变成敌人。氏想要真正复起,恢复昔日的荣光,就得有真正的凌迫其它人的实力,那才能永保无虞,作为氏孙,每一个人都有这个责任,这才不会让你父亲十年卧薪尝胆的成果付诸东流."

    菁儿的眼泪无声地滑落脸庞,"娘,我只是一个女,如果真需要一个振兴家族的责任。那是枫儿的责任.如果枫儿太小,您不觉得高远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这几年来,高远的成就,您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能力如何。您也是亲眼目睹,氏想要复起,难道不需要高远吗?"

    氏叹了一口气,"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与荀先生一夜长谈,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高远是好,但却是远水,解不了我们的近渴.我们等不得他成长起来了.我们必须用更快的方法来拥有更强的实力,氏在大燕,现在要做的第一步,是要自保,然后才能徐图发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菁儿定定地看着母亲,惨然道:"我当然明白,这几天以来,你不是跟我讲过许多这样的例吗?那时我还不明白,现在我才真正懂了您的意思,您和父亲这是准备要卖了我,然后去换取某一个家族或者势力的支持么?"

    "菁儿,不要说得这么难听.贵族之间通过联姻来增加彼此的实力,加强彼此的联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仅是在燕国,在原各国,都是如此,便是荒蛮如东胡,各部落之间,不也是如此么?令狐家族原来在燕国,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但就是与赵国大贵族联姻,加上国王的王后亦是赵国公主,实力便飞速窜升,终于造成了十年前的惨案,让我氏几乎灭门,这就是最浅显的道理."

    "我明白,我怎么不明白?"菁儿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圈不正常的红晕."母亲,您说了这么多,但是您可有问过我一句,问过我愿意吗?"

    "这是你作为一个氏族人的宿命,无论你愿不愿意,这都是你的命!"氏的语气不容置疑,"菁儿,你自幼我便一直教你的道理,我相信你一定懂,所以我知道你现在虽然有些反感,但你的内心,一定是愿意的,愿意为了氏而奉献你的力量.高远是不错,但天下之大,英才何其多也,你以前只是局限在扶风这样一个小地方,只有高远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等你到了蓟城,到了那个人才荟萃的地方,你便会看到,还有许许多多比高远要优秀的多的人物."

    菁儿仍像先前那般一样,定定地看着母亲,语调却是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平静,"娘,也许你说得是对的,在蓟城,会有许多人比高远更优秀,但我却很清楚,这个世上,有比高远更优秀的人,但绝对不会有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你先前说我肯定会愿意,那我现在告诉您,我不愿意.死也不愿意!"

    "菁儿!"氏大怒,"你在胡说些什么?"

    菁毅然绝然地站了起来,马车有些矮,她只能弯着身,"娘,我不愿意,我要跟着高远回去,如果不能与高远在一起,那我也不愿意做什么氏的女儿,您就当我死了吧,我只愿意做一个扶风的小女人,一个不用背负什么家族责任的小女人."

    "菁儿,你就不想见你的爹爹吗?"

    "我想,娘,我想见爹爹,但不是现在,如果有可能的话,有一天,我会与高远一齐去蓟城拜见爹爹的."她伸手拉开了马车的门,半边身探了出去.

    "姐姐!"缩在角落里的枫虽然听不大懂刚刚母亲与姐姐的一番对话,但他却明白,姐姐这是不准备与他们一齐回蓟城去了,她要跟着高大哥回扶风.

    "枫儿,你是男汉,像你高大哥那样,做一个勇敢的男汉.姐姐会回来看你的."菁儿冲着他点点头,"姐姐会想你的."

    氏看着菁儿的的脸庞,这个时候,她几乎认不得自己的女儿了,这还是自己那处乖巧懂事善解人意的女儿么?看着菁儿拉开车门,半边身已经钻出了马车,她咬了咬牙,森然道:"菁儿,你可知道,你这么做,要在把高远往死路上逼么?你要是敢跟高远回去,我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高远活不了多久了!"

    菁儿霍然回头,"娘,你要做什么?"

    氏看着女儿,极其认真,一字一顿地道:"你爹爹现在是国相,或许他没有办法对付张守约,没有办法对付周渊宁则诚,但要弄死高远,区区一个边县的县尉,易如反掌."

    菁儿脸色瞬间苍白,扶着马车的车门,半边身探在外边,那一步却是无论如何也跨不出去了.

    荀修站在高字大旗的边上,伸手将飘扬的旗收拢在手,他并没有跨过旗杆,看着高远,笑道:"高远,难道当真不愿意与我谈一谈吗,你这样是没有用的.你不敢动手,如果你敢动手,大燕将再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不,不仅仅是大燕,你如果做了,天下之大,你将再无立足之地."

    高远居高临下地看着荀修,虽然以前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但不知怎的,他特别讨厌这种自以为智珠在握,一副胸有成竹的人物.看着那些脸上沟壑纵横,明明气得要命,却又装出一副笑脸,一副从容模样的荀修,他微笑着:"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心之所想,做了便做了,没有那么多顾忌,至于以后的事情,谁能想得到呢?又有谁能预测到呢?荀先生如果真有这种本事的话,十年之前,氏惨剧便不会发生了."

    听到高远的讥讽,荀修终于再也保持不住脸上的笑容,笑容敛去,怒容顿生,"高远,我这是看着你这些年照顾夫人一家的情份之上,这才对你礼敬三分,区区一个县尉,在我眼,蝼蚁也不如,跟你说话,那是给你脸了."

    高远哈哈一笑,"荀先生是吧?不错,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尉,在你们这样的大人物眼,的确也是蝼蚁也不如,但是现在,我这个蝼蚁也不如的人物,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取了你的性命去,你如何阻挡我,用你的三寸不乱如簧之舌,我高远是个武人,不相信舌头,只相信刀."呛的一声,高远战刀出鞘,刀光一闪,向着荀修劈下.

    荀修大惊失色,他是真没有想到,高远一言不合,便即拔刀相向,在他身后的重也是惊呆了,高远出手太快,根本没有给重任何反应的时间.

    刀光闪动,战刀却是擦着荀修身劈下,荀修脸上汗水唰唰地掉落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先前的高人模样荡然无存.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