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九十二章:马过,马死,人过,亦然!(书号:13651

第一百九十二章:马过,马死,人过,亦然!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车队此时正行经在南山之下的大道,道路并不宽,马车,护卫,将道路塞得满满当当,随着急骤的马蹄声响起,凄厉的示警号角之声不绝,百氏私兵在突然发生的变故之前,仍然是表现出了不同凡俗的水准,内里的两百士兵绕着正间的数辆马车迅速围成了一个圆形的保护层,锋利的长矛斜斜向外,前后的各两百士兵亦在转瞬之间构成了数个三角锥形的阵容,每两个三角锥斜斜向队,如同一支扎开了全身尖刺的刺猬,虎视眈眈地看着远处正急驰而来的骑兵.

    高字大旗迎风飞舞,高远身上的斗蓬高高飘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高远并没有在车队的尾部停下,他在离着车队尚有里许远的距离之时,一提马缰,驱策着战马,沿着陡峭难行的山坡上的羊肠小道,直插向前.在他身后,二百骑兵从数列纵队变成了一条直线,每一匹马之间只隔着数米的距离,跟着高远一起驰上了那条羊肠小道.

    高远是要堵住车队的去路,荀修和重马上明白了对方的想法.车队的护卫们再一次开始变阵.

    原本神态还很轻松的荀修与重看到在陡峭的山间羊肠小道之上如履平地的高远和他的骑兵,脸色顿时变得慎重起来,特别是重,身为武将,比起荀修对军队的了解可就多多了,知道骑兵想要在这样的道路之上保持如此速度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这在以往,他是想也不敢想的,骑兵如此做在他看来,基本上就和自杀无异。但今天,这一幕却活生生地在他面前上演.

    荀修并不认识高远,但看到高字大旗,看到那呼啸而至的骑兵,他如何能不明白这是谁?脸色一点一点地难看起来。该死的张守约,高远为什么能毫无阻难地穿过了扶风城,出现在这里的.

    重心的惊讶没有荀修那样强烈,与荀修比起来,他除了惊叹之外,倒也没有感到有多害怕。这些年,随着天南穿行在原各国,也见过原各国的精锐骑兵,比起那些全身重甲,武器炫亮的各国骑兵而言,眼前的这一支穿着简单的皮甲。腰背大刀,马悬长弓的骑兵,除了骑术好以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回头看看自己的部属,清一色的金属甲胄,比起对面的简陋,他们可算是富豪了.

    荀修与重自队伍间。缓缓驱马走向队伍的前端,在两人刚刚站定的时候,高远已经从山上驱马而下,而在他的身后,却只跟了步兵一人,剩余的两百骑兵此时已经勒马停在了山坡之上,高远选择的这一地点极巧,坡度放缓,地面平整,没有什么大丛的树木挡在骑兵之前。正是一个冲锋的好场所.

    两人两骑,拦在了大道的央.高远凝视着前方的车队,挥了挥手,山坡之上,一名骑士手执大旗如飞而下。临近大道之时,挥臂执出大旗,夺的一声,高字大旗正正地钉在大道的央,骑士勒马回转,反手拔出战刀,再一次挥出,战马闪着寒光在空飞舞,又是夺的一声,插在离大旗一侧一米远的地方,马上骑士扭过头来,向着不远处的氏私兵大声怒吼道:"县尉有令,越此旗者,杀无赫!"一语毕,不等对方反应如何,已是驱策着战马,径直冲回到了山坡之上的骑兵从.

    听到对方骑兵肆无忌惮的斥喝,重的脸色顿时气得煞白,"一群土包,居然如此无礼!"他怒喝一声,驱马向前,"我倒想看看,越过此旗,是怎样一个杀无赫!"

    荀修一伸手,没有拉住重,眼睁睁地看着他骑着马向前奔去.马速并不快,一溜小跑,重似乎是想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他是如何越过这面大旗的.

    高远凝立不动,身边的步兵嘴角上扬,一丝冷笑浮上来,手一伸,长弓已经在手,右手搭上弓弦,锋利的长箭已经摁上了弓弦,箭头下垂,死死地盯着对面缓步而来的重.

    重自然也看到了对方的动作,表面上虽然不屑一顾,但手却已经按上了腰间的刀柄,两眼更是瞬也不瞬地死盯着步兵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

    十步,五步,战马硕大的马头越过了飞舞的大旗,就在这一瞬间,步兵抬手,利箭穿空,啸声刚起之声,利箭便已破空而至,箭的速度居然在厉啸响起之前便已抵达,重在对手肩部刚刚耸动之时便已经拔刀出鞘,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手这一箭,来得如此之快,而且射得不是他,而是他的马.

    一刀挥下,什么也没有碰着,胯下战马却是一声悲鸣,锋利的长箭自马的左眼深深射入,直入脑部深处,战马猛跳而起,重一声怒吼,向后一个空翻,落下地来,刀竖在身前,生怕敌人还有第二箭过来.如此凌厉精准的箭技,当真是世所罕见.

    马一跳而起,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半个马身已经越过了大旗,但却已经是一匹死马了.

    步兵扬了扬手长弓,"马过,马死,人过,亦然!"

    重的两只眼睛顿时变得红了,振刀而起,便欲再向前行.

    "重!"身后,荀修大呼着策马而来,拦在了重的面前,"回去!"他厉声喝道.

    "贼如此辱我,岂能与他干休!"重喊道.

    "回去!"荀修的眉毛高高地竖了起来,脸上怒意不可遏止,他看得出来,高远是真敢射死他们的.眼下情况,百氏私军对上高远两百骑兵,真打起来,毫无胜算,况且队伍之还有夫人公小姐,如果战乱一起,有个误杀,那该如何是好?

    荀修的地位自然不是重所能比似,荀修一怒,重当即便蔫了,拖着刀,狠狠地剜了一眼大旗对面的高远与步兵,步兵冷冷地回敬了他一眼,手握长弓,虚拨弓弦,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看着对面战马之上的高远,荀修心里倒是先喝了一声彩,好一个昂藏的汉,高远长得虽然谈不上有多英俊,但迭经杀场,却自有一顾睥睨四顾的豪气,再加上着实年轻,那一股蓬勃之气却是怎么都藏不住的.

    荀修翻身下马,向前走到大旗之旁,看着高远,脸带笑容,双手一摊,示意自己没有武器,毫无恶意.

    "高远?"他看着马上的高远,问道.

    "我是高远,你是谁?"高远冷冷地看着对方.

    "我叫荀修,我们能谈谈么?"

    "荀修?没听说过,我与你有什么好谈的?"高远不耐烦地挥挥手,似乎是想要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一般.

    荀修闻言苦笑,数十年前,自己便已名满天下,虽说这十来年不在大燕行走,但荀修之名,放在任何国家任何人面前,都足以用震耳欲聋来形容,但眼前这个高远,居然就没听说过?荀修不认为对方没有听说过自己,而只是用一种形式来表现他的轻蔑罢了.

    这其实倒真是冤枉了高远,他的确没有听说过荀修是何许人也,重生一来,与他打交道最多的,除了扶风县的几个人外,其它的人都是大头兵,他听说过的唯一一个大学问家,还是来自路鸿,那就是大兄路超的师父李儒.

    不等荀修再说话,高远的目光已是越过了他,看向远远的,那被数百士兵紧紧地围住的马车,扬声大叫道:"菁儿,我是高远,我要见你."

    马车之,菁儿满脸惊喜之色,高远策马自山上直冲而下的时候,掀开车帘的她,便已经看到了高远的身影.

    "高大哥,是高大哥,他回来了."菁儿弯腰探身,便欲推开车门,一别经月,这一个月间,高远深入险地,时时刻刻都处于不测之,一个不小心便会倒在那片陌生而充满敌意的土地之上,菁儿不知多少次在梦惊醒,香汗淋漓,此时见得日夜牵挂的人陡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如何不惊喜交加.

    "娘,高大哥回来了!"菁儿想要推开车门出去,但臂膀一紧,却被氏紧紧地拉住,"菁儿,你不能出去."

    "娘,高大哥回来了,我怎么不见他?您先前不是还说,要是高大哥回来了,就带着他一起回蓟城的吗?"

    "菁儿,你不能去见他,外面的事,交给荀修先生去处理吧,你就在这里好好地呆着."氏面沉如水.

    看着氏的脸色,菁儿的脸开始一点一点变得苍白起来,一颗心如坠冰窖之.

    "娘,您要做什么?"她惊慌不安地问道.

    "娘,高大哥回来了,我们为什么不见他?"枫睁大了双眼,"高大哥还说给我带好马回来呢,我得去看看!"

    "你给我闭嘴!"氏怒喝道.

    枫吓得一个激凌,看着氏,嘴巴张开,愕然不知所措.

    恰在此时,高远的呼叫之声从不远处清晰地传了过来.

    "菁儿,我是高远,我回来了,我要见你!你在哪儿?"

    "娘!"菁儿大叫起来,挣扎着想要摆脱氏,但氏的手却如同铁钳一般,紧紧地拽着菁儿.

    "菁儿,听话,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不许见他."氏的声音低沉,却不容违逆.

    "娘,您想做什么啊?"菁儿的眼泪如断线的珠一般掉了下来,聪明如斯的她,到了此时,如何还猜不到氏想要做什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