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九十一章:穷追不舍(书号:13651

第一百九十一章:穷追不舍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高远直冲了进去.

    "菁儿!"他大声叫了起来,空旷的院里响起他的声声回音,却没有人应答.

    "菁儿!"他再一次地大叫起来.

    身后,步兵带着属下冲了进来.

    高远在院里呆站了片刻,有些步履沉重地跨进了堂屋之内,屋内整洁如昔,一如往常,慢慢地走到菁儿的闺房,看着内里那熟悉的布局,一尘不染的家具,他的身骤然之间晃了一下,房间里似乎还弥漫着菁儿身上那独有的香味,一切如旧,只有芳踪渺渺,踏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房去,靠墙的地上,搁着一个个的箱,打开他们,里面装着的是自己托吴凯在辽西城按照氏画出的样,裁剪做出的一套套新衣,现在,也都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箱里.梳妆台上,一个个的匣里,装着的也是那些特意定制的首饰.

    菁儿竟是走得清清爽爽,当真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分云彩.高远心情一点点沉重起来,"菁儿,你是想要忘掉这里的一切吗?所以将这些东西都留在了这里,是吗?"

    外面传来急骤的脚步之声,步兵冲了进来,"县尉,家里什么也没有动,人已经走了,但是在后面找到了您派驻在家里的几个兄弟,都被捆得粽似得扔在哪里,他们说,今天早上,菁儿姑娘他们才离开,现在应该还没有走远."

    "走!"高远大步向外走去.

    "县尉!"步兵突然叫了一声.

    高远回过头来,看着步兵,"你想说什么?"

    "县尉,瞧屋里这个样。菁儿姑娘似乎是自己愿意离开的."步兵迟疑地道,"那几个卫兵说,这一次抓住他们的那一伙人大约有五百人,而且出手的人利落得很,那些兵看起来。也不一般."

    高远点点头,"我知道了,步兵,集合队伍,我们追上去,就算是菁儿自愿离开的。我也想听她亲口对我说一声,如果真是这样,我便死心了.走吧!那些所谓的兵,你会放在心上吗?"

    步兵哈哈一笑,"我还真没放在心上,我只是不知道到时候冲突起来。该不该下手,该下多重,是宰了呢,还是揍一顿?"

    高远冷笑一声,"他们要是敢动手,那就不用客气!"

    "我明白了!"步兵连连点头.

    二百骑兵如同进城一般,又如同风一般地卷了出去。直奔南门而扶持.随着骑兵的离开,颜海波与郑晓阳两个步兵队接随着骑兵离开了县城,他们刚刚出城,另一头,孙晓带着第三队,那霸带着第二队便进了城,二队在城没有任何停留,直接紧追高远而去.

    直到高远所率的千余扶风兵悉数穿城而去,扶风城,杨叔宝辖下的左军才开始了集结。与张守约的五百亲兵一起,追着扶风县兵而去.

    "父亲,如果高远与荀修他们冲突起来,我们该怎么做?"张君宝看着张守约,想起高远来得杀气腾腾。心不无担忧.

    "冲突?"张守约笑了笑,"冲突是自然的,但不会很严重,你所说的是双方会动手,在我看来,却是不大可能的,荀修不是傻瓜,氏更是精明过人,高远也不是那种一语不合便拔刀相向的人,更何况,他们之,还有一个菁儿呢,有这个女在,双方恐怕是打不起来的."

    "打不起来最好!"张君宝如释重负.

    "打起来才好!"张守约打了一个哈哈,"打不起来,双方又都不会让步,僵持下来,解决这个麻烦的任务便又会落到我们头上,那才真是麻烦."

    "父亲,高远此人,虽然有才,但如此桀骜不训,以儿的想法,只怕不能养虎为患,此事过后,当设法解决!"张君宝压低了声音,道.

    张守约微微一笑,"君宝,在你的心,像高远这样的人,都应该解决掉么?"

    "难道不应该么?"张君宝反问道,"养虎为患,古有遗训,既然有前车在前,我们为何又要重蹈覆辙在后?"

    "君宝,这个世上优秀的人很多,桀骜不训的人也多,你看到一个,便杀一个?"张守约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看着张君宝的脸色也慢慢地严峻起来.

    自己难道又说错了么?张君宝看着张守约有些不豫的脸色,心不由打起鼓来,应当不会错啊,这是应有之理.

    "君宝,你错了!"张守约缓缓地道:"你所说的道理是庸人庸主的道理,而不是雄才大略的英雄的道理,高远是你的敌人吗?他有可能变为你的敌人吗?有没有可能让他变成你的朋友,你的下属?这样的人如果不能驯服,那么,可不可以将他变为自己的盟友?你做过评估么,你想过各种可能以及做过这些与这些可能相应的预案么?你没有,你只是看到了高远心狂野不服管教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的另一面.这一点上,你不如叔宝."

    "请父亲指教."张君宝悚然而惊.

    张守约淡淡地扫了一眼队伍最前方的张叔宝,"你自己慢慢想吧,至于高远,我对他倒是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等这事儿过后,我会与他好好谈谈,不过有一点你说得不错,高远这样的人是关不住,压不了的,总有一天,他会一飞冲天,一鸣惊人,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充分利用他的这一点,在为我们创造出极大的价值的时候,又卖给他一个大大的人情?如果这样做了,以后便是高远不做我们的下属了,我们也还是朋友,既便连朋友也做不了了,有这一份香火人情,也不至于反目成仇.君宝,这也算是一个考题,你想想。我会怎么做,同样的题目,我也会出给叔宝?"

    "是,父亲."张君宝看着最前方,全副武装骑在马上。显得极为精明强干的弟弟张叔宝,眼透过一抹不满.

    "你们都可以找朋友,找谋士一齐来想这个问题!"张守约笑道.

    "我明白了!"张君宝心一喜,父亲这是给自己开了一个后门了,自己手下谋士众多,大都是饱读诗书足智多谋之才。弟弟麾下除了那些粗鲁的大头兵,还能有什么?集思广益,不信自己回答不出父亲心最好的答案.

    "走吧,我们去看看,高远这小,到底想闹成什么样?"张守约哈哈一笑。策马前行.

    辽西左军与张守约的亲兵前行的速度与高远的行军速度比起来,便如同蜗牛一般,张守约不着急,高远所部,很快就会追上荀修一行人,先让他们交一交手,也让荀修领教一下年青的不讲道理的高远的手段。在他无法可施的时候来求自己,倒可以更显现自己的价值,不过真到了那时候,自己该用什么手段来折服高远呢?这是一个问题,趁着这个时间段,倒也正好思量一番.

    氏一家在荀修的陪伴之下,在重所带百氏私兵的护卫之下,沿着大道正一路前行,丝毫没有想到在他们的后方,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正急追而来.荀修和重甚至还有闲心边走边欣赏着沿路的美景。边关风关,比起原那些繁华,自然另有一番别样风景.

    边区道路自然不如原繁华之地那么平整,马车有些颠簸,一两个时辰下来。枫便也有些受不了了,趴在氏的腿上,昏昏沉沉,先前的兴奋过去,接锺而至的可就是难受了.菁儿脸色也有些苍白.

    "边区郡县,只有这个条件,等过了辽西郡,进了琅琊郡,就好多了!"氏轻轻抚着枫的脊背,小声安慰道.

    "娘,那还要走多久啊?"枫难受地问道.

    "那这日了可就长了,就我们现在的速度,恐怕要一个月左右才能走出辽西郡!"氏笑道:"你们都没有出过远门,不知道这天下有多大,更不知大燕的国都蓟城有多繁华,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们了.等回到蓟城,我一定会让你们的父亲好好地补偿你们的."

    "娘,我有些心神不宁,心里老是砰砰地跳,总是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菁儿抬起头,忧心忡忡地道:"娘,是不是高大哥出什么事了?"

    听着菁儿的话,氏勉强笑道:"高远一个大男人,身边还有那么多的士兵,能出什么事,菁儿,你是一直没有出过扶风,骤然之间出远门,有些不习惯罢了,放心吧,过一阵就好了."

    "娘,我还是有些担心高大哥!我们应该还等几天,等到高大哥回来之后,与高大哥一齐回蓟城的,我想父亲见到高大哥,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菁儿脸上浮现起了一丝红晕.

    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高远是军人,他还有他的事情,等他忙完了这一阵,自然会来蓟城拜见你爹的.菁儿,我们都十年没有见过你爹了,你难道不想早一点见到你爹爹么,我可是一刻也等不得了."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自然也是十分想念爹爹的,只不过,我是想带着高大哥一起去嘛!"菁儿含羞道.

    趴在氏腿上的枫迷迷糊糊之,听到高远的名字,一下抬起了头,"高大哥来了么?高大哥来了么,高大哥可说了,这一次回来,会给我弄一匹真正的好马的."

    枫话音未落,地面突然震颤起来,隆隆的马蹄之声如同闷雷,从天边隐隐传来,而与此同时,外面突然响起了凄厉的示警号角之声.

    氏的脸色一下便变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