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这是高县尉的兵(书号:13651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这是高县尉的兵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居里关,留守在这里的高远部属一如往常,在例行的早课完成之后,士兵们冲完澡,便三五成群地在校场之上自行煅练着,扶风县兵在经历了上一次的大规模选拔之后,使众多士兵明白,在这支队伍之,只要你有出众的本领,高人一筹的能力,便不愁没有出头之日,或许下一次的大选随时都有可能到来,那便是自己崭露关角,出人头地的机会.没有一个士兵不想成为军官的,成为军官,不仅仅是待遇上的极大提高,更重要的是,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机会.

    士兵如此,已经担任了基层军官的那些人更是不敢怠慢,这支队伍之,除非你做到了兵曹以上的位置,否则,你的位随时都有可能被取代,没有人敢掉以轻心,虽然高远不在居里关,大型的演练已被取消,只保留了一天两练的常规,但在闲暇时间,众人仍是聚集在校场之上,这里为数众多的器械,从来都没有一个空闲的时候.

    士兵们热火朝天的操练着,但在居里关内的城楼之上,孙晓却拿着一封信,有些愕然地看着大汗淋漓的**,"这是什么意思?"他问着**.

    "少将军说,让我一定要将这封信交到您的手上,然后由您将这封信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高县尉手上,还有,路将军已经在来居里关的路上,路将军一来,您可就走不了了."

    "为什么路将军一来,我就走不了了?"

    **摇摇头,"少将军没有多说,只说所有的事情都在信了."

    "少将军没有说什么别的?"孙晓只觉得有些没头没脑的,路鸿是自己的老长官了,为什么他一来,自己就走不了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少将军来说。天南现在是大燕的国相了."**突然想起临走的时候,张叔宝对他所说的那一句话.

    "天南当国相了,天南是谁?"

    "天南就是菁儿的父亲啊!"**睁大了眼睛看着孙晓,暗奇怪,怎么这么大的事情,孙晓居然不知道,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孙晓一直驻扎在居里关,而天南扳倒令狐潮。成为大燕国相,也就是这两天消息才传到扶风,孙晓还当真不知道.

    "天南是菁儿的父亲!"孙晓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突然一蹦三尺高,拉开房门,大声吼道:"来人啊,来一个能喘气的,去将曹天成,颜海波。郑晓阳,那霸叫来,快点.”

    外面旋即响起了急骤的脚步声.

    "孙兵曹,我得马上赶回去向少将军复命了。路将军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到了,我可不能被他堵在这里."**抱拳向孙晓道.

    "多谢张兄,替我家县尉多谢少将军."孙晓抱拳还礼,"恕我不送了."

    "孙兵曹尽管忙你的."**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踏出门去的时候,正好与曹天成。颜海波等人擦肩而过.

    "孙晓,咋咋乎乎的什么事?"曹天成不满地道.

    孙晓的目光在四人脸上慢慢扫过:"张叔宝将军刚刚派人送来了一封信,要我以最快的速度交到县尉手上."

    "县尉现在还在贺兰部控制区,回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有什么事情这么急?"曹天成讶然道.

    "天南成为大燕的国相了."孙晓道.

    "天南是谁?"曹天成反问道.

    "谁当国相与我们有**毛关系?"颜海波不以为然.

    "天南是菁儿的父亲!"孙晓看着众人,一字一顿地道.

    “菁儿的爹?"屋里四人,一下都跳了起来.

    "哪岂不是说,我们县尉这一下就成了国相的乘龙快婿了?"郑晓阳兴奋地道,笑得嘴都合不拢来,这一下,高县尉是攀上高枝了,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而自己抱上了高远这根粗腿,前程可期.不单是他,那霸,颜海波也都兴奋起来.

    "咱们县尉可真了不起,随便找一个女人,都是国相的女儿,厉害,厉害!"颜海波大笑.

    "看来咱们有机会去蓟城逛一逛了."那霸摸着胡,满怀憧憬.

    只有曹天成看着孙晓,眼满满都是疑惑之色,如果是喜事,张叔宝为什么如此急切地送了信过来,还要以最快的速度交到县尉手上?

    孙晓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道:"路将军马上会赶到居里关来."

    "路将军来居里关干什么?"几个人都止住了笑容,现在的居里关是高远的,现在扶风兵也是高远的,这一点,屋里几个人都很清楚,路鸿虽然与高远有叔侄之谊,但此时赶到居里关,显然不是来与高远叙旧的.

    "老曹,我马上带第三队以拉练的名义开出居里关,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去找县尉."孙晓道.

    "行,你快去."曹天成道.

    孙晓将信揣进自己怀里,"居里关内第一,第二,第四队立刻进入战备状态,随时等候县尉的命令."

    "明白!"虽然不明就里,但颜海波仍是一挺胸膛,大声道,高远走时,军事上的事情,已经全盘交给了孙晓统管.

    "孙兵曹,你出去了,那路将军来了之后,要接管兵权怎么办?"郑晓阳弱弱地问了一句.

    孙晓突然狞笑了一声,"你且让他试试看.在这里我丢下一句话,扶风县兵只有一个头儿,那就是高县尉,谁他妈的要是三心二意,我保管他转眼之间死得连渣渣都不剩一点."

    "我可认不得路将军什么的?"颜海波嘿嘿一笑,"路将军也认不得我,我就认得高县尉."

    曹天成靠着桌,嘶嘶地笑着,活像一条吐着毒蛇的信.三个人的目光都看着郑晓阳与那霸.二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郑晓阳反应极快,"当然,我们扶风兵只有一个县尉,只有一个头儿,那就是高县尉."那霸也拼命点着头,表示同意.

    开玩笑,现在的扶风兵经过上一次的大整军,全军千余人,百分之十以上的军官都来自高远的嫡系,二人虽然是军曹,但如果有什么别的想法,转眼之间,就会被下头的哨长伙长推翻,当真会和孙晓说得一般二,变得渣渣也不剩一点.

    "我马上出发,给我准备十匹战马,出去之后,我得分出几路去寻找县尉万万不能走错过了."孙晓取下挂在墙上的战刀,大步向外走去.

    居里关内,嘹亮的号角之声响起,号角声,千余士兵有条不紊地披挂整齐,拿着武器,成四个方阵,整整齐齐地列于关墙之下.四个兵曹从城楼之下依次而下.

    "我去了!"孙晓翻身上了战马,回望着曹天志等人

    "快去快回,千万别耽搁了时候"曹天成挥挥手

    看着孙晓带着第三队飞速出关而去,郑晓阳有些不解地凑到了曹天成的身边,"老曹,县尉的老泰山成了国相,这是大喜事,怎么我们这里却像出了什么大漏一般?"

    "本来是好事,但张叔宝将军这么急切的送来信,路将军也急急地赶往居里关,只说明了一件事"

    "什么事?"

    曹天成看着郑晓阳,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悔婚!"

    "悔婚!"郑晓阳惊叫起来,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奶奶的,这,这不大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万事皆有可能!"曹天成的脸色阴沉得吓人

    路鸿直到晌午过后,才姗姗来迟,他不愿意来这里,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对高远谈起这件事情,下意识地,他希望高远回来的再晚一些才最好,最好是在贺兰部再玩个十天半月,他们打了这么大一个大胜仗,难道不应该好好地庆贺庆贺吗?

    但路鸿也知道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高远这一次出去经月,迭经生死,恐怕从鬼门关里不知趟了多少遭,劫后余生,他第一时间,恐怕就是想和最亲近的人来一齐享受这胜利的喜悦,他最亲近的人是谁还用想吗?想必现在他正在飞马向着扶风方向而来,这是人这常情,放在自己身上,也是一样适用的,年轻的时候,每每打完一场大仗,哪怕刀上还淌着血,自己第一个愿望就是赶快回到家,与妻,儿呆在一起,享受那幸福的时光

    虽然磨磨蹭蹭,但扶风城离居里关就只有这么远,看到居里关的城墙之时,路鸿终于收慑了心情,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该要面对的,也无可逃避,以自己与高远的叔侄之情,对他晓以利害,或许能拉住高远,天涯何处无芳草,以高远的人才,能力,难道还找不到一个情投意合而又门当户对的人么?

    以曹天成为首,留在居里关的四位兵曹出关门迎接他们的这位老上司,扫一眼,没有看见孙晓,路鸿心略略有些讶异,他知道,高远极为重用孙晓,自己不在的时候,都是由孙晓负责扶风军事的

    "孙晓呢?"他翻身下马,看着迎向自己的四人,沉声问道

    "回路将军,孙兵曹今早率兵出去拉练了,没个一两天恐怕回不来"曹天成脸上虽然堆满了笑容,但眼却没有丝毫笑意(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