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八十章:惊闻(书号:13651

第一百八十章:惊闻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两人又聊了一段蓟城的事情,荀修话题一转,说回了眼下琅琊郡眼下的情况.

    "张太守,这一路行来,河间,开平,渔阳三郡士兵多在追捕令狐家余孽,独不见张太守的兵马,何也?"荀修笑问道.

    张守约大笑:"有些事,某不为也,我的军队大部分明日就要返回辽西了,在我辽西之外,还有一只猛虎在虎视眈眈,这一次来琅琊,我是冒了极大风险的,可是耽误不得了."

    荀修点点头,"国主已经决定,琅琊郡会还给氏,作为氏的封地了."

    "十年之前,琅琊本来就是氏的,这一次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张守约笑道.

    "天南答应将琅琊一部分划归给四郡的承诺,会兑现的."荀修道,"不知太守与另外三人还有什么要求?"

    张守约摇摇头,"荀先生,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些,相的琅琊封地我不取分毫,我只要一样东西,相心里也清楚,但愿荀先生回蓟城之后,能替张某多多美言."

    "地盘可不嫌大!"荀修眉眼一挑.

    "我如要取地盘,尽可去与东胡人挣,不必锅里抢食!"张守约淡淡地道.

    荀修笑着回过头来,看着重:"重,怎么样?我所言不虚吧?"

    重脸上仍然没有什么笑容,这个人似乎天生都不怎么会笑一般,"荀师大才。某一介武夫,如何比得?"

    张守约看着二人。他二人倒似还为此事打过赌一般,心不由一阵不快,看着张守约的神色,荀修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卷书,递给了张守约,"张太守,我来之前,国相特地去向国主求来的.我想。这件东西,定然能偿了太守多年夙愿."

    听着荀修的话,张守约的一颗心立刻不争气地狂跳起来,霍地起立,接过荀修手里的书,颤抖着展了开来,这卷书赫然便是燕国国主将辽西郡封建给张守约的约.

    张守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多年心愿,一朝得偿,自今日起,张氏终于也步入大燕最高等级的贵族行列了,合上书,小心地揣进怀。张守约双手抱拳,向着荀修一揖到地,"多谢荀先生,多谢国相,还请荀师回到蓟城之后。替张守约谢过国相,也替张某代一句话给国相。张守约从此以后,将是国相最坚定的盟友."

    荀修合掌大笑,"天南说你是性情人,果不其然,不过太过大人,这一卷封建书,可不仅仅是为了感谢你在这一次行动之的功劳,其还有些别的意思呢!"

    张守约茫然不解."还有其它?"

    "不错,十年之前,荀某和重也曾到过辽西,只不过哪时荀某与重两人皆是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哪里敢在辽西郡城露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却是与太守大人错过了."荀修大笑道.

    "十年之前那事之后,二位还到过辽西?"张守约惊问道.

    "不错,十年之前,氏在大燕已无立足之地,天南要远走他乡,图谋东山再起,但当年与天南一起逃出来的妻幼儿却又哪里能跟着他去浪迹天涯,一时之间,天南惶然无助,不知如何是好,老朽思来想去,便想到太守的辽西郡,所以,一路远行,将天南的妻与一双儿女藏到了太守大人的治下,因为那个时候,也只有辽西郡对令狐没有假以辞色,也只有辽西郡的情况,能让太守有底气对令狐说不啊!"荀修笑道.

    张守约却被惊着了,"您是说,国相大人的妻儿女在我辽西?"

    "不错,就在辽西,扶风!"荀修肯定地点头,"这一次我与重到此,一来是将琅琊郡的事情办妥,另一件事,便是要去扶风迎回夫人与公,小姐三人."

    张守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着实震惊,"不知夫人蜗居扶风,当真失敬了."

    "夫人藏在扶风,隐姓埋名,太守大人不知,也是常事."荀修笑道,"大人一儿一女,儿枫,女儿菁,当年送他们来时,一过尚在襁褓之,一个还不到岁,忽忽十年过去,想来也令人感慨!"

    菁儿?张守约脑一闪,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不由沉吟起来.

    "怎么?太守大人听到过这两个名字?"荀修何许人也,一看张守约的神色,便知有事.

    "不错,菁儿这个名字我似乎是听谁说起过,对了,是谁呢?"张守约敲敲脑袋,"对了,是路鸿,一定是路鸿,他在扶风当了十几年县尉,对那里的情况了如指掌,我一定是听他说起过."

    "路鸿?"荀修疑惑地问道,"此人是谁?"

    "哦,此人是我麾下一名将领,一直在扶风当县尉,最近我刚刚提拔他担任了我辽西前军将军."张守约笑道.

    "不知太守能不能让这个路鸿过来一趟?"荀修的脸色一下急切起来,十年过去了,他也非常想知道氏兄妹的近况.

    "路鸿尚在辽西,并没有随我前来."张守约摇摇头,转头对身后一名卫兵道:"去把顾长卫找来."

    吩咐完卫兵,回过头来笑对荀修道:"路鸿与顾长卫以前都是我的亲兵,交情不错,顾长卫或许比我知道得多一些."

    片刻之后,顾长卫出现在了张守约的面前.

    "长卫,你与路鸿交好,听他说过扶风有菁儿这么一个人么?"张守约问道,荀修与重两人都脸色紧张,上身前俯,凝视着顾长卫.

    顾长卫有些奇怪地瞄了二人一眼,答道:"听老路说过啊,菁儿嘛,她不是高远的未婚妻么,马上就要成婚了,老路前些日还跟我念叼着要在年前回扶风一趟,替高远主持婚礼,还敲我们这些老兄弟来着,说高远是高达的儿,我们这些高达当年的朋友兄弟,可都得送一份礼给侄儿才对头."

    "高远又是什么人?"荀修脸色一变,急切地问道.

    顾长卫看了一眼张守约,犹豫着没有回答.

    "荀先生问你,你照实说就是!"张守约道.

    "高远是现任的扶风县尉.亦是太守大人的麾下.一个很不错的小伙."顾长卫道.

    "你说这个高远是什么高达的儿,高达又是谁?"荀修问道.

    "高达以前也是我的亲兵!"张守约微微一笑,"在与东胡人的战事之,殒身沙场,留下了这么一个儿."

    荀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重,重的脸色却也不大好看.

    "顾将军刚刚说,他们年前便要成婚了!"荀修问道.

    "是啊,老路说这是去年过年就定下来的事情,今年过年的时候,两人便成婚了.算起来,也没两个月了."顾长卫道.

    看着荀修与重两人的脸色,张守约心既是震惊,又是有些幸灾乐祸,荀修何许人也,别看他消声匿息十数年,但荀家可也是传世久远的贵族,那重是氏的部将,也是氏的分枝,亦是贵族一个,以前便也罢了,但现在家起复,一跃而又成为大燕一等一的贵族,但氏现在唯一的女儿却要嫁给一个平头百姓了,不知这二人心作何想?想到这里,当年自己为君宝曾向蓟城一位大贵族求亲惨遭羞辱的往事浮上心头,心里不仅一阵痛快,当世第一大贵族之女,却嫁给了自己一个亲兵的儿,痛快啊痛快!

    "高远虽然出身低微,但却是一个难得的少年俊彦啊!”张守约微笑着道:”他入伍不过一年有余,便从一介军曹一路直升到县尉,更为难得的是,此人武双全,率部镇守扶风,与东胡人作战数次,连战连捷,打得东胡人不敢在扶风周边立足,是我辽西难得的英雄人物,相的女儿果然是慧眼识英雄啊!这个高远,我正准备将他调进郡城,担任我的骑兵将军呢!”张守约大笑着道.

    看了一眼张守约,荀修微微一晒,当年之事,荀修亦是有所耳闻的.

    “这事儿,恐怕还得再议.”荀修淡淡地道.

    “父母之命,媒灼之言.这事儿还能如何再议?”张守约不动声色地问道:”氏可是天下知名大家,有些事情恐怕不好做吧?如果做了,恐空贻笑柄啊!”

    “父母之命!”荀修笑道:”正是如此,此事带得相首肯之后才可啊.此事,还得再议,再议!张太守,关于这个高远,您能不能与我详细说道说道?”

    “嗯,高远这个人我还是见过几面的,对他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张守约心开心之极,不仅是让这些老牌贵族有些难堪而开心,更为重要的是,也许横亘在他心的某个难题,现在会有人替他来解开,而用不着自己操心了.

    高远,自己不好动他,他身上牵连着路鸿,黄得胜,顾长卫等自己的一众心腹将领,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与高远或者他的老有关系,现在身后更是站着自己的小儿,自己来动手,不免会伤筋动骨,但好似现在有人替自己来操这个心了,哈哈哈,高远,你还真会挑媳妇!你如果当真从东胡人哪里逃回来了,这一关恐怕也不好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