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七十八章:功高难赏(书号:13651

第一百七十八章:功高难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投石机开始轰鸣,床弩的尖啸之声响彻全场,辽西郡五百老兵在顾长卫的带领之下,猛扑琅琊城,一架架云梯重新架起,士兵们手咬钢刀,蚁附而上,喊杀之声震耳欲聋.

    一通鼓罢,顾长卫竖起了云梯.

    二通鼓罢,顾长卫爬上了云梯顶端.

    当第三轮战鼓尚在疯狂般的敲响的时候,顾长卫已经跃上了城墙,在他身后,老兵们呼啸着跟进,顷刻之间,便已经在城墙之上打开了一个缺口.

    张守约满意地点头微笑,在顾长卫冲上城头的时候,数千辽西郡兵已经作为第二批次冲了上去,当顾长卫在城头之上站稳脚跟,琅琊城便已经是囊之物了.

    十一月一日,琅琊城破,令狐清源以下令狐氏宗族三千一百八十人尽数被诛,位于城内的令狐宗祠被毁,令狐氏绝.

    城内哀鸿遍野,四大郡的军队入城,昔日繁华仅次于蓟城的琅琊城顷刻之间,便陷入到了水深火热之间,

    外面的乱象张守约根本就不去理会,他的军队率先入城,已经战据了琅琊城的郡守府以及令狐氏的宗府,自己吃了肉,别人总也得喝点汤.此时的他,正坐在令狐氏宗府的大堂正,这个位,原来一直是令狐潮的,令狐潮在蓟城的时候,它一向就空着,而现在,张守约则惬意地躺在上面,环视着这间大得有些离谱的厅堂.

    十数年来,执掌大燕实际权力的大燕第一家啊。就这样灰飞烟灭,成为自己等人的踏脚石了.

    "太守大人."顾长卫匆匆地走了进来。"见过太守大人."

    "嗯,什么事长卫,这样匆匆忙忙的?"瞥了一眼顾长卫,张守约指了指下首的一张椅,"坐,辛苦了,伤不要紧吧?"

    对于麾下的亲兵头,张守约一向是很给面的.

    "一点小伤。不值一提!"顾长顾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真正是没有想到,快要解甲归田了,还能跟着太守再上战场,痛痛快快地打上一仗,爽快."

    "解甲归田?"张守约笑了起来,"早着呢。长卫,你想解甲归田,还得我答应呢!"

    "末将年纪大了,抡刀使枪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了."顾长卫卟嗵一声坐了下来.

    张守约笑笑,摆摆手略过这个话题,"你刚刚想说什么?"

    "外面乱得很。渔阳,河间,开平三郡的军队有些太不象话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太守,要不要我们制止一下?"顾长卫摊了摊手。"令狐氏的族人几乎已被捕杀干净了,但他们还是打着这个旗号,琅琊城有点身家的人几乎快被抢光了."

    "他们招惹了我们没有?"张守约不动声色地问道.

    "没有."顾长卫哼了一声,"他们也得有这个胆."

    "哪他们做什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张守约哈哈一笑,自己这个亲兵头与自己一样,出身下层,眼里揉不得沙,自然是见不惯某些场面的."长卫,咱们占了太守府,占了令狐氏宗祠,好处已经拿了大头,如果还不许别人喝点汤汤水水的,岂不是太过于得罪人了."

    "那些百姓何罪之有?"顾长卫不满地道."要遭这样的罪?"

    "他们的罪,就是因为他们生在琅琊城!"张守约淡淡地道,"这件事,我们管不了,也不能管,你瞧着吧,抢光了琅琊城,这些人便会以追捕令狐族人的名义,向四边扩散,再去抢掠的.现成的便宜岂有不占之理?"

    "还要去下边抢?"顾长卫惊道.

    "自然.不将琅琊郡折腾得倒退个十数年,就不会算完."张守约冷笑起来,"反正琅琊郡最后也不会落到我们的手上,我所求的也不是这个,管他呢,为了这个得罪三郡,未免太不划算."

    "太守说得倒也是!"顾长卫闷闷不乐地坐了下来.

    "这两天,你便带人押送我们的财物回辽西郡吧,令狐氏的富足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说实话,这一趟,就算朝廷不给我封建辽西,所得之财也足以补偿我的损失了!"张守约嘿嘿地笑了起来.

    "太守,我们是得赶快回去,辽西那边,的确是让人放心不下."顾长卫连连点头.

    "长卫,你跟了我数十年了,我问你一事,你不得藏着掖着,照直说!"张守约看着对方,问道.

    "太守尽管问,在太守面前,我啥时候藏着掖着了?"顾长卫笑了起来.

    "前些时日,叔宝派人送来的那份报告,你也知道情况,你怎么看这件事?"

    "叔宝将军派了高远去袭击榆林这件事?"顾长卫摸了摸脑袋,"虽然是异想天开,但如果成功,倒是奇功一件,至少今年,我们不必担心东胡人的进攻了.小将军敢想敢做,长卫佩服得紧.不过太守,我觉得小将军这一次是将那个高远送进虎口了,十有八回不来,太守不是一直很欣赏这个小家伙么?"

    张守约微微一笑,顾长卫没哪么多心眼儿,这件事里面很多的内涵,他根本就无法想象出来.叔宝一向表现得极乖极顺从,竟然连自己也瞒过了,但这一次一出去主理一方,马上就露出了藏在衣服里面的小尾巴,终究还是年轻了一些,沉不住气啊.

    "君宝和叔宝,你更喜欢哪一个?"张守约换了一个问法.

    顾长卫一愕,"大公和小公都是太守大人的儿,我都喜欢啊!"

    张守约歪了歪脑袋,看着顾长卫,顾长卫不好意思地一笑,"当然,小公还是与我性情相投一些.大公诌诌的,说得话,十句里面我倒有七八句不懂."

    张守约点点头,正是如此,想来黄得胜也是这样给叔宝拉过去的吧!如果再加上路鸿的话,细细想来,叔宝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网织了偌大的势力,而且一个个全是军悍将,这件事情,是自己失策了.

    现在想起来,倒还真希望高远失败,死在东胡人那边才好,如此一来,路鸿必然迁怒与叔宝,也便自然与君宝走得近了.张守约在心小小地臆测了一下.

    家大业大,烦恼也多,张守约已过十,自然便得考虑继承人的问题,而自己也的确从很早就开始着手这个问题了,以前一直自鸣得意,自己有先见之明,现在看来,却是弄巧成拙了,以后这个事情,少不得会让自己头痛的.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顾长卫哪里知道张守约一时之间想了这么多的事情,看着对方,问道:"太守,您什么时候回辽西,如果东胡人真打过来的话,两位公只怕还顶不住啊,还得您回去主持大局."

    "快了,等蓟城的人来了,我就可以回去了,在这之前,你和张灼可以先回去,部队不必入辽西城,直接开往扶风."张守约道.

    "太守,您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分赃!"张守约大笑起来.在顾长卫面前,他是最为放松的,说话也便没有顾忌.

    "分赃?"顾长卫先是一楞,接着咧嘴大笑起来,"咱们已经发了一大笔财来,太守这么说,可是我们还能分琅琊郡一大块土地不成?"

    "土地?"张守约冷笑起来,"那三家肯定是想要的,琅琊土地肥沃,人烟稠密,端地是好地方,不过我可不想要,这琅琊郡原本就是氏的封地,现在想来,也是要还给他们家的了,即便现在能分得一块,将来不知什么时候,便得连本带利吐出来,这样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做的,我要的是另外一样东西."

    "太守,大喜,大喜!"门外,张灼满脸喜色,飞快地跑了进来."大喜呀,太守!"

    "什么事将你欢喜成这样?"张守约奇怪地问道,张灼是他麾下大将,受他重视犹在黄得胜之上,很少有这么克制不住情绪的时候.

    "东胡人今年是没机会攻打我们辽西了!"张灼喜气洋洋地道.

    张守约眼皮一跳,"你是说高远偷袭榆林得手了?"

    "得手了!"张灼大笑道:"一直压在扶风边境上的东胡大将提拉苏突然拔营后撤,不过他没有想到,二公一直对其虎视眈眈,早就有所布置,二公集结了本部人马,再加上得胜将军还有高远的扶风步卒超过五千人,在提拉苏后撤的时候,大举进攻,大获全胜,提拉苏狼狈而逃,而更重要的是,二公俘获了一名东胡将领,从他嘴里知道了提拉苏突然后撤的原因,原来高远轻骑突击近千里,竟然当真将东胡人在榆林建起的大座后勤大营一把火烧成了白地,东胡人想要攻打我们的计划不得不停滞下来了,至少一两年之内,他们不可能再聚集起这么多的粮草物资了,高远这小,当真是厉害之极,难怪太守大人您一直对他赞不绝口."

    张守约心却是喜忧参半,"高远他……活着回来了么?"

    "还不太清楚,高远回军,仍然要绕道,想来一路之上,东胡人也不会让他这么太平地回来,一时之间,不得不到他的消息,不过依我看来,高远定然是会安然返回扶风的,太守,高远这一次可是立下大功了."张灼兴奋地道.

    "是啊,是立了大功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赏他了!"张守约叹道.

    听了这话,张灼不由一楞.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