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李逵见李鬼(书号:13651

第一百七十五章 :李逵见李鬼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河面之上,满是浮浮沉沉的东胡骑兵,除了本来就还在河的人之外,剩余的两岸上的人手,无处可去,除了跳入沱沱河去争取一线生机之外,根本就是上天无路,入地入门.

    阿伦达跪倒在船头,头深深地垂在胸前,半月时间,他两次败于高远之手,两次都几乎是全军覆没,极大的挫败感让他几乎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敢不得就这样一头栽进沱沱河,了解了自己.船上的两名划船的士兵似乎看出了阿伦达的意思,沉默着站到了他的身后.

    船儿失去了控制,就这样一路飘向下游,在高远的眼,慢慢地变成了一点黑影.

    "你还真是这个阿伦达的苦主啊!"贺兰燕擦拭着弯刀上的血迹,纵马走到高远的身边,看着那一条逐渐远去的小船."说起来,这阿伦达在东胡将领之,可还是很名名的呢,我们匈奴不少人都败在他的手下,他的手上,沾满了我们匈奴人的鲜血.这一次,总算是出了一口气."

    "这家伙运气极好,每一次都能侥幸逃脱!"高远很是有些不甘,"要是能当场宰杀了他,这才真正算是完美了."

    "你可真是一个贪心的人!"贺兰燕笑道:"阵斩大将,那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在高远的身后,兴奋的扶风兵们在打扫着战场,又缴获了不少的战马,但凡还有没死的东胡骑兵,尽皆补上一刀,让他们去得痛快一点,这些东胡骑兵装备不错,每个人都身披铁甲,虽然只是很简陋的胸甲,但对于扶风兵抑或是匈奴兵来说,都是很奢侈的了.上一次击败阿伦达的时候。因为时间的原因,他们没有时间来处理战场,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阿伦达再败之后,他们的身后,已经再无威胁到他们的力量了.

    倒底是东胡王庭的精锐骑兵,比起一般的东胡部落来,就是不一样.

    "这些铁甲我要一半!"贺兰燕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兴高采烈的剥着死去的东胡骑兵铁甲的大兵,哪里面有扶风人,也有自己的麾下.

    "没问题!"高远笑咪咪地道.他的目光已经从江面上的阿伦达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了对面岸,阿伦达已经没有必要值得他耗神了,连着两次打得他惨不忍睹,绝对会在这个家伙心里留下阴影,以后即便是再碰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可担心的,倒是此时在沱沱河的对面,那面血色双刀旗的主人,更值得高远感兴趣。说起来,这一次能够意外地达成战略目标,将榆林一把火烧成白地,又能在这里几乎全歼阿伦达所部。这个外号杀破天的马匪可是帮了自己太多的忙,没有他的出现,这一次,自己就是一个铩羽而归的下场.说起来。冥冥之似乎早有注定,在从匈奴贺兰部出发的时候,贺兰燕准备的旗帜就是杀破天的。从出发伊始,自己冒充的就是他,想不到,最后终于是真正的杀破天出现,从而让自己顺利地完成了这一次的战略目标.

    高远在看着对岸,而对岸,杀破天纵马到了江边,正凝视着这头的高远,在他的身后,血色的双刀旗被江风吹得猎猎作响.

    此时在高远身后,扶风兵们也终于亮出了大燕的旗帜,两面猎猎作响的大旗之下,两个男人隔河对望着.

    终于,高远翻身下马,向前走了几步,双手抱拳,深深一揖到地,这是他对杀破天的感谢,发自内心的.

    长发及肩的杀破天仰天大笑,这个高远是一个妙人,回过头,大声道:"把羊皮筏给我做起来,我要去见见这个高县尉!"

    "老大,要不咱们一起过去,这小冒着我们的名头这么久,得找他们算算帐."短墩墩的虎头狠狠地道.

    "打一架么?有什么必要,瞧瞧他们,现在都穷成什么样了,打一架什么也捞不着."杀破天哈哈大笑,翻身下马.

    马匪们从战马身上掏出来的是一个羊皮气囊,听了杀破天的话,一齐鼓足了腮帮猛吹着气,不大会儿功夫,一个个鼓鼓的气囊便被丢在了地上,利用绳索扎在了一起,抛进水,一个硕大的羊皮筏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杀破天站了上去,虎头和另外一个马匪也走上了羊皮筏,两人趴在筏上,用手臂划着水,向着对岸一路而来.

    "他们干什么?"贺兰燕不解地问道.

    "杀破天想要见见我!"高远笑着回身吼道:"别忙着扒皮了,我们有客人要来了,列队,欢迎我们的客人."

    士兵们丢下手的物事,牵着自己的战马,在高远的身后两侧,迅速列成了队列,刚刚还闹哄哄的战场瞬息之间便安静了下来,士兵们一手牵着战马,一手扶着刀柄,肃然挺立.

    河面之上,杀破天目睹了河对面顷刻之间的变化,目光之闪现出一丝诧异,那划水的虎头却是忍不住赞了出来,"好家伙,厉害,训练有素,难怪能让阿伦达吃瘪.什么时候燕国训练出了这样的精兵?"

    "厉害不厉害要上了战场才能证明,他们要真厉害,怎么会被索普撵得鸡飞狗跳,哪里像咱们,纵横东胡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吃过亏?"另一个马匪不服气地反驳道,"如果光是站队快齐静的话,那原各国的仪仗队就最厉害了,但是将他们拉上战场,估计血一喷,就立刻变成软脚蟹了."

    皮筏之上,杀破天笑而不语,他自在不会灭自家志气,长他人威风,但他心也明白,对面的这支军队绝不会手下所说的那种仪仗队,他们与阿伦达打了两仗,虽然有取巧的成份,但一向积弱的燕**队能击败阿伦达,而且是一连两次,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自己的队伍的确纵横来去,但一向打得都是顺风仗。如果碰上战事不顺,逆而作战的话,效果如何,那就很难讲了.

    河对岸的这支军队,一搭眼,便知道纪律森严,这样的军队,胜时不会骄狂,败时不会溃散,令行禁止。这才是真正的军队,便自己是马匪,不是军队,没有那么高的要求.

    筏微微一震,已经触到了江底,高远却是紧走两步,双脚都没入到了江水之,看着筏之上的杀破天,满面笑容。双手抱拳,"大燕辽西扶风县县尉高远,见过大当家的."

    他不知道杀破天真正的名姓,当然也不能无礼的直呼对方为杀破天。便含糊的称之为大当家的.

    杀破天一跃下了筏,笑看着高远,双手抱拳,简单地道:"白羽成."

    原来杀破天的真名叫白羽成。看他的模样,却是一个原人氏,真不知是怎么跑到了东胡。而且混成了一个马匪头,杀破天的队伍之,各氏族混杂,能在这样一支队伍之坐到最高的位之上,当然不同凡响.

    "此次高远孤军深入,迭遇险境,多亏了白大当家鼎力相助,这才有惊无险,高远这里多谢白大当家的了."高远由衷地道.

    白羽成大笑起来,看着高远,"高县尉,你孤军深入,原本就是想去偷去榆林,烧掉那里的粮草物资,阻止东胡人进攻燕国是不是?"

    高远点点头,"当然,原本打得是这个主意,不过没有想到,那个索普厉害得紧,我不但没有去成榆林,还被地手撵成了丧家犬,说来实在惭愧."

    "仅仅数百骑便敢孤军深入东胡境内,你的胆当真是大极."杀破天笑道:"光是这一点,便足够让我对你竖起大拇指了,在我的映象之,大燕之人,一直羸弱,向来只知守成,不知主动进攻,高县尉算是头一份儿了."

    "惭愧之至,这不也是被逼得没法了么?"高远呵呵笑了.

    "被逼得没法!"白羽成仰天大笑,"被逼得没法的一向只有那些小民,像高县尉这样的官员,哪有真没有法的时候,你不是还可以跑么?你没有跑,反而来了,这便值得我赞一个.高县尉,你欠了我一个大人情."

    高远点头,"白大当家说得不错,我的确欠了你一个大人情,大恩不言谢,以后白大当家有需我帮忙的时候,片言只字,高远必当鼎力相助."

    白羽成咧嘴笑了一下,"我是马匪,可不敢往以后想,这个人情吗,我倒想高县现在就能偿还一点."

    高远一楞,看着白羽成,"白大当家的,我现在可是穷得叮当响,不知白大当家想要我怎么还?"

    "你们的那种弩箭不错,我想要."白羽成盯着高远的身后,士兵们马鞍之上挂着的那一架架臂张弩.

    对手眼神厉害,一眼便看出了臂张弩的威力,高远心有些为难,这种臂张弩,他军拢共便还只有一百具.

    "高县尉,这一次我帮了你,可也算是惹了祸,接下来,想必日很不好过,东胡人必然是要报复的,我虽然不怕,便如果有了这些东西,不免便会威力大增."白羽成地道.

    "我明白了!"高远点点头道,转身对步兵道:"步兵,将所有的臂张弩集合起来,全部送给白大当家的."

    "全部?"步兵一呆.

    "不错,全部,全部的臂张弩,全部的配套弩箭,都送给白大当家!"高远不容置疑地道,转过身来,看着白羽成,"白大当家,不瞒你说,这种弩箭是特制的,你远在东胡,弩箭不易补充,射一支可就少一支了.以后如有所需,可以到扶风来找我."

    "爽气!"白羽成翘起了大拇指.(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