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七十三章:伏击(书号:13651

第一百七十三章:伏击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兵力只有对手的一半,精锐程度更是不及,一般情况之下,这仗是根本没有法打的,但高远却极有信心,现在的关键就是时间,他必须要抢在对手前面,抵达对手的渡河地点,半渡而击,这一仗还没开打自己就先赢了一大半.

    空弦月高挂,与稀疏的星星一起为这片苍茫的大地,添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光,极远处,层峦叠障的山峰轮廓隐约可见,沱沱河便如同一条玉带,横亘在大地之上,轰隆隆的湍急水流之声,不时冲撞着岸堤.距岸不远,高远带着他的数百骑人马,一路急驰,飞速地奔向他们的目标.胯下的战马呼呼地喘着粗气,身上汗水津津,却仍在骑士们的驱赶之下竭力向前.

    时间,现在时间就是胜利.

    河流渐渐变宽,水势也平缓下来,天地之间突然变得安静下来,再也没有了先前那轰隆隆的水流相互撞击的声音,湍急的沱沱河在这里,从一个火辣辣的村姑骤然之间,便变成了一个温柔娴淑的大家闺秀,平静的水面古井不波,不仔细看时,你甚至不能发现他其它仍在一往无前的向前涌动.

    "就在前边,古陵渡!"贺兰燕指着远处,大声道:"这是最近的一个渡口,没有湍急的险流,水势平缓,水也不深,如果阿伦达想要过河的话,那他一定会选择这里."

    对岸仍然是一片平静,看起来,阿伦达的王庭骑兵还没有赶过来,高远无声地笑了起来,"走,我们去准备一下,明天,给阿伦达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众人放声大笑起来,这笑声。是他们终于赶在了敌人之前抵达了目标的得意,这笑声,也是对明日将要痛歼对手的期盼和快活.

    众人放缓了马速,跑了半夜,马儿也太累了.

    平静的古陵渡被打破了宁静,这里,顷刻之间便热闹了起来.

    忙碌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当东方第一缕曙光刺破黑暗的时候,高远翻身跨上了战马,带着一半骑兵离去,随他们一起退走的,还有两百余匹空马,而古陵渡周边。一如先前景象,所有的一切痕迹都被抹去,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任何的迹象.

    离这里两里许的地方,有一片密林,那是四季长青的一大片松树林,现在却成了高远最佳的藏身之所.

    "除了警戒人员。其余的马上吃饭,睡觉,养足精神,准备战斗!"高远没有废话,这些人经过了这一次往返千里的奔袭,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老兵了,不需要他多讲,所有人都知道该怎么做。即便是张冬生与黄湛两人麾下的骑兵也是如此,两人带来的数百骑骑兵几乎折损了一半有余,前面的数次战斗之,折损的主要是他们二人的麾下,不论是高远的扶风兵还是贺兰燕的匈奴兵,以前都在血里火里爬过好几回了,而他们两人的兵。训练也算精良,但却一直呆在郡城,哪里正儿八经的打过一场仗?训练再精良的士兵,没有打过仗。上了战场,也是一群菜鸟,而迭经淘汰活下来的,才会成为一支部队的脊梁.

    虽然损失大,但张冬生和黄湛两人却没有什么怨言,一来,他们出发之前,张叔宝与黄得胜就曾说过,这一仗不计损失,二来,虽然损失极大,但这些活下来的,必然会成为一笔宝贵的财富,当他们成功回到扶风之后,以这些人为骨干,重建一支骑兵,必然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一支由老兵为骨干搭成的部队,其战斗力将远远强于以前.

    战场,从来都是优胜劣汰的残酷竞技场.

    所有人三两下解决了肚皮问题,抱着自己的武器倒头便睡,地上厚厚的松对这些人而言,便是软乎乎的棉絮了.

    高远靠着一棵腕口粗细的松树,两条大长腿伸直,一边闭目养神,一边伸手**着大腿,这段日,他可比一般的大头兵要累得太多了,不仅是体力上的,而且有心理上的.他想着将这些人怎样带出来,就怎样带回去.麾下人越来越多,担却也越来越重了.高远现在明白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这句话的意义了.

    "借个肩膀用用!"正在细细地回忆刚刚布置细节的高远耳边传来清脆的声音,贺兰燕一屁股坐在他的身边,伸出两只手,抱着了他的肩膀,脑袋一歪,靠在他的肩上,两条长长的睫毛眨巴了几下,眼睑合上,不等高远说话,居然就发出了细微的鼾声.

    高远不禁苦笑起来,就算你累得再狠,也不可能这样就睡着了吧?看着对方眼睑之下仍在微微转动的眼珠,以及嘴角那一丝虽然强忍但却仍然抑制不住的笑容,高远明白,这个丫头根本就是不给自己拒绝的机会.我睡着了,你还能把我扔一边去啊!

    一路奔波,贺兰燕的身上也散发出了一股酸气,满头的小辫也散了不少,原本整齐的头皮乱蓬蓬的堆在头上,像是一堆杂草,素来爱洁的这个女孩如今脸上乌七八黑,脸色也憔悴了不少,人也瘦多了,脸郏之上那两团带着红晕的肉肉也看不到了,

    看到这里,高远心不由生出一股怜意,这丫头,本来是可以不来的,不过,也幸亏她来了,她带着的那百余名匈奴骑兵,成了他这一次最强的一股战力,如果不是这股匈奴骑兵的加入,高远明白,自己麾下的伤亡,只怕要增加一倍都不止.此时别说逆袭敌军,只怕连夹着尾巴逃回去都困难.伸出手去,轻轻地揉了揉贺兰燕蓬乱的头发.

    贺兰燕的身体微微一震,却没有睁开双眼,两只抱着高远臂膀的手却愈发的紧了一些.

    高远叹了一口气,这一次回去之后,自己就要与菁儿成婚了,但与贺兰燕之间的关系就更是复杂了一些,这样纠缠着,对彼此谁都不好,但自己能做些什么呢,在贺兰燕的面前,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这个女,似乎认准了一条道便不准备再回头了,那一夜,再居里关的城墙之上,面对着那个长发飘飘,赤着脚踩在冰冷地砖之上的女孩,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喜欢你,不是我的错!"女孩那清脆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一双仰望着自己的的大大眼眸着闪烁着日晶莹的光芒,自己哪里还忍心将同样的话再说一遍.

    心为难,彼此纠缠,一时之间,高远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了.

    身边的贺兰燕呼吸越来越平稳,扣着高远的两只手一点点下滑,现在,她是真的睡着了,女孩脸上露出快活的笑容,看样,却是做了一个极高兴的梦.

    将头靠在松树干之上,高远闭上了眼睛,既然想不出解决之道,那便顺其自然吧,车到山前必有路,什么事情,总会有解决之道的.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高远霍地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近在咫尺的俏脸,一双大眼忽闪忽闪地看着他,笑语焉然.

    "燕!"高远坐直了身.

    "想不到你睡觉还流涎水!"贺兰燕笑嘻嘻地道,"高远,你睡着了,还咬牙切齿地,在想些什么呢?”

    高远呵呵一笑,伸手拍拍自己的双郏,让自己更清醒一些,”阿伦达还没有来吗?”

    “还没有.”

    “他不会不走这条道吧?”高远有些担心起来.要是选错了伏击地点,对方没有来,不能痛歼敌人倒还在其次,关键是让对方顺利过了河,接下来自己的日可就又要危机四伏了.此时天已经大亮,但看时光,距离自己睡着的时间,也还不到半个时辰.

    “不会,如果他想选择一个最近距离的过河地点的话,那么,便只有古陵渡这一个地方可选.”贺兰燕坚定地点点头,”相信我,绝不会错的.”

    高远点点头,”我当然相信你.”

    直到日上三竿,就在贺兰燕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的时候,沱沱河对岸,突然喧器起来,黑压压的骑兵出现在河对岸,透过松林的缝隙,看到对岸的东胡王庭骑兵,高远兴奋地挥舞了一下拳头,林里也响起了压抑着声音的欢呼声,随着阿伦达的出现,先前的担心已经不翼而飞了.

    众人开始静悄悄地集结,每匹战马都被嘞上了嚼,以防它们的嘶叫声引起对方的警觉,众人提着刀,站在自己的战马身边,集结到了高远的身后.

    沱沱河的对岸,阿伦达心愤怒异常,对高远亦是恨之入骨,自己先是被他诱入鹱,葬送了数百精锐王庭骑兵,接着为了追捕他,又让真正的杀破天趁虚而入,榆林那里集结了东胡王米兰达费尽心机筹集来的粮草,现在,都在大火之变成了灰烬,这一把火,烧掉的不仅是粮草,更是东胡进军大燕的希望.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失去了眼前这个机会,下一个机会到来,还不知是什么时候.

    “渡河!”他的声音极阴沉.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