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的好消息(书号:13651

第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的好消息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堆堆的篝火点燃,士兵们围坐在一起,将湿衣服抖开,挑着战刀之上烘烤,这里离开他们先前的渡河地点已经有数十里地,穿着**的衣服跑了这么远,再不停下来烘干,可就要将士兵弄出毛病来了.

    最尴尬地莫过于贺兰燕了,此时她终于体会到了高远以前所说的,一个女人呆在军队之的诸多不便,此时的她,只能呆在由几匹马围着的一个圆圈里,赤身**的披着一条毡毯,别提有多尴尬,扶风的县兵知道她和高远之间有些复杂的感情,再说她也是这些骑兵的教头,众人都对其非常尊敬,没有会回头过来猎奇,匈奴兵们就更不敢回头了,不过那些张冬生和黄湛带来的人可就没这么客气了,明目张胆不敢,但偷偷摸摸地瞄上几眼,压低声音议论几句,亦不伤大雅.张冬生老成持重,四十大几的人了,当然不会将这事放在心上,黄湛可就不行了,隔一会儿,偷摸着瞄上一眼,隔一会儿,再偷摸着瞄上一眼儿.

    站在四匹马的间,纵然贺兰燕泼辣,此时也是又羞又恼,她的两个女护卫苏拉和乌拉这一路倒也命大,居然活着一直跟了下来,此时两人虽然冻得瑟瑟发抖,脸色发青,但仍然一人牵着两匹马,围成一个圈儿替贺兰燕遮羞,并不时的对那些瞄过来的视线的主人怒目而视.

    贺兰燕度日如年,好不容易。高远抱着一堆衣裳走了过来,递给苏拉,"都干了。让她穿上,你们进去,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们去烘干."

    贺兰燕快手快脚地穿好衣服,脸红红地钻了出来,"谢谢你啊,高远!"

    "谢我什么呀,还是谢谢你这两个小丫头吧。她们那一张脸都冻青了.你在这里替她们看着,我再去烤."高远道.

    "行,我就在这里守着。那些臭男人再敢往这里瞧,我剜了他们的眼睛去."贺兰燕看着那些仍在不时偷瞄过来的眼光,发狠道.

    "你还是算了吧!"高远晃晃脑袋,"有什么大不了的。还能看掉你一块肉去。再说了,他们又看到什么了?不是什么也没有看着吗?早跟你说了,这行军打仗的,不适合女人,你就是不信,这回知道了吧!"

    听了这话,贺兰燕盯着高远,脑袋里却想起了另一回事。是啊,这些人什么都没看着。可你却在过去的某个时间将我看了个精光?

    高远哪里知道贺兰燕脑里转着这个念头,从马背上接过苏拉乌拉两个人脱下的衣服,转身便走.

    高远的心里很沮丧,这一趟出来,除了干掉阿伦达那支人马算是一点收获之外,剩下的,全是失败,出发前的七百余骑人马,现在还能坐在这里烤火取暖的,还不到五百人了.二百余骑兄弟永远地倒了下去.

    "这是自己的错."坐在火堆边,高远心无比沉痛,自己太小瞧对手了,自从来到这个世间,自己总是没来由的有着一种高人一等的想法,这一次,给了自己沉重一击,战场瞬息万变,再完美的计划也会因为临时的变化而产生无数的漏洞.这一次自己运气好,算是死里逃生,但好运气不会每一次都降临到自己头上,兵者,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永远将最坏的一面盘算进来,才会避免更多更大的失败.

    抬眼远望,不远处的沱沱河仍在咆哮.

    "今天我走了,可我总有一天还是会回来的."

    "县尉,县尉!"远处传来马蹄之声和步兵的呼喊声,高远有些诧异地转过头来,因为他从步兵的声音之听到了一股莫名的喜悦,可高远不觉得现在有什么可高兴的.

    步兵纵马疾奔而来,在他的身后,是随着他一起出去哨探的几名骑兵,看着走近的这行人,高远有些诧异地站了起来,因为他记得步兵带出去的是五个人,但现在,随同他回来的却是个.

    步兵是往上游方向去的,那里不可能有被江水冲走的兄弟.

    "县尉,榆林被烧了,一把火把榆林烧了一个干干净净,两个后勤大营全都完蛋了,哈哈哈!"步兵翻身下马的同时,却是抑制不住的大声狂笑着,边笑边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喊了出来.随同他一起出去的几个哨骑也都放声狂笑着.

    "县尉,我们的目的达到了,东胡人,短时间内是肯定不可能再来攻打我们了."步兵又笑又跳.

    高远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而在他的四周,所有的士兵在呆楞了片刻之后,几乎是在同时,爆发出一声震天的欢呼,顷刻之间,无数的衣裳,兵器飞上了半空,赤身**的士兵们叫着,跳着,拥抱着,沱沱河边,欢呼声响彻天地.另一头的贺兰燕也欢呼着跑了过来,浑然忘记了眼前尽是一片白花花有光膀大兵.乌拉苏拉也欢呼着跳了起来,但这才一跳起来,才发觉自己赤身**,惊呼一声,又抱着膀蹲了下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高远却冷静得多,虽然心狂喜,但仍然强自忍着,不过抓住步兵的双手却在颤抖着,手上青筋毕露.

    "县尉,你看他!"步兵转头看着身后一人,"你他妈的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上来跟县尉说清楚,快点,县尉要将我的膀捏断了."

    那人一个大步跨到了高远身前,"县尉,我是骑兵队第二哨麾下骑兵,我叫苏宁.前几天我因为马受伤掉队了,后来马死了,我便一直东躲**着往沱沱河这边摸,想着游过沱沱河,就能回家了,今天在哪边,我碰到一个掉了队的东胡兵,那家伙受伤了,我躲在草从之,暗算了他,将他抓着了,从他嘴里,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说,快点说!"高远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是东胡王庭的骑兵,他们已经追到了沱沱河边,但就在这时,榆林哪边来了急报,榆林被烧了,烧了一个干干净净."苏宁嘿嘿傻笑着."那个什么东胡王爷正带兵拼命地往榆林赶了,他受了伤,跑不快,便落下了.不想落在我手里."

    "谁干的?是谁干的,那个家伙知道吗?"

    "杀破天!"苏宁的眼神很奇怪."说是杀破天干的,他们已经知道我们不是杀破天,是冒充得了."

    "天意,天意啊!"高远楞怔了片刻,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妙极,妙极,虽然阴差阳错,但却让我们意外达到了目的,我们不需此行,如果我们不来,不吸引索普的主力出榆林,想来哪个真正的杀破天也没有机会,这是一个妙人,有机会见到他,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可是县尉,榆林虽然是烧了,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但我们的危机还没有解除,索普是回去了,但是他命令阿伦达,对了,就是那个被我们打惨了的阿伦达上天入地也要追上我们,现在我琢磨着那个阿伦达正在找适宜过河的地点呢!"步兵道."咱们还得跑啊!"

    高远在原地踱了几个圈,突然冷笑起来,"跑?我不跑了.阿伦达又来了是吧,妙极,咱们打他一个回马枪,再做他一回."

    步兵惊得目瞪口呆,"县尉,你没搞错吧,咱们现在可就这四百多不到五百人了,阿伦达有一千骑兵,咱们怎么跟他打?"

    "正面打当然打不过,不过咱们能阴他第一次,便能阴他第二次!"高远呵呵地笑了起来,"步兵,最近的易于过河的地点在哪里?阿伦达怕咱们跑远了,他又分外仇恨我们,肯定不会花时间去找渡河的工具,但他又不会学着我们这相冒死泅渡,一定会找到一个易于过河的地方泅渡,哪儿就我们的机会."

    "我知道!"高远身边的贺兰燕双眼发亮,"距这里有大约半天的距离."

    高远抬头看了看天色,"步兵,传令,所有士兵立刻集合,我们马上赶路,今夜不休息,我们要抢先抵达哪里,再阴阿伦达一次."

    步兵楞了一下,突然反应了过来,"县尉,您这是要半渡而击?"

    "当然,半渡而击,半键就是时间,我们一定要抢在对方前面,告诉弟兄们,马上出发,在马上解决吃饭问题."高远喝道.

    随着一声令下,所有的士兵不管衣服烤干与否,纷纷以最快的速度套在身上,拿上自己的开武器,翻身上了战马,在贺兰燕的带领之下,飞快地向着目的地奔去.

    这数百骑兵,往来千里奔波,本来以为任务已经失败,虽说不上士气尽丧,但却一个个也是垂头丧气,但转眼之间,喜从天降,他们原本要做掉的目标,如今不费吹灰之力便化为了灰烬,怎能不叫人欣喜?个个都兴奋得嗷嗷直叫,被东胡人从榆林附近一路追到沱沱河,可谓是死一生,个个心头憋了一口闷气,怎能不去找人出出气,泄泄火?(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