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彼之毒药,吾之仙草(书号:13651

第一百七十一章 :彼之毒药,吾之仙草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沱沱河边,索普怔怔地看着凌乱的,被人,马踩得稀乱的河岸,那里还丢弃着被遗弃的杂物和旗帜,一面插在岸边的血色双刀交叉旗迎风飘扬,极为显眼.抬眼望向对岸,荒草廖廖,早已没有了对方的身影,索普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在这里就强行游过了沱沱河,原本他以为,自己还是有充足的时间追上对手的.

    "三王爷!"脑袋包扎得只剩下两个眼睛在外面的阿伦达快步从后面走了上来,"哨骑在下游数里方向抓住了一个马匪,那里有十几具马匪的尸体,看来是被溺死后冲到那儿的,只有一个活的."

    "带过来吧!"索普叹了一口气,对方已过沱沱河,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穷追不舍了,但是现在,他要搞清楚,杀破天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榆林大营,这完全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两名东胡骑兵拖着一个五花大绑的马匪走了过来,其实,这个人已经完全没有必要绑了,他的身上,本来就有不轻的伤势,被拉破的衣衫内,几个刀伤被江水泡得惨白,看着甚是瘆人,身上本来有伤,再在江水挣命,全身的力气早已耗光,此时软得就跟一根面条一般,哪里还有丝毫的力气.

    啪的一声,受伤的马匪被扔在了索普的面前,他挣扎着,两手撑地,想要爬起来,但努力数次,终是失败,一次次的跌倒之后,他终于放弃了站起来的努力,撑着地面,让自己坐了起来,他的脸色惨白,但一双眼睛却仍是亮晶晶,瞪着索普.

    索普看着这个落到自己手的马匪,他没有从对方的眼看到恐惧和害怕。反而是看到了仇恨,**裸的,毫不掩饰的仇恨.

    索普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手,"告诉我想知道的,或许你还可以死得痛快一点."他冷冷地道."或许死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想死却死不成."

    从对方的眼,索普知道,这不是一个怕死的人,所以他很干净地道.

    对方看着索普,突然笑了起来。"想死却死不成?是呀,是很可怕,可是我已经经历过了,所以,再来一次,也没有什么.死蛮,有什么招儿就使出来吧,爷爷我要叫一声,就不是好汉."

    听到这个马匪强硬的回答。身后的两名东胡骑兵顿时大怒,同时飞起一脚,踹在这个伤兵的背上,扑的一声。将他平平地踹在泥地里.

    伤兵大声咳漱着,又从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每一声咳漱,都带着一大口鲜血。"孙,再踹得重一点,爷爷我就可以早点了结了。来吧!"

    两个还想上去补上两脚的东胡骑兵顿时呆住,要是真两脚将他踹死了,三王爷可就不乐意了.

    索普挥挥手,示意两人退下去,他蹲在了这个伤兵跟前,点点头,"想不到一个马匪也有如此气概,了不起,杀破天能有你这样的弟兄,难怪他这些年来能如此猖獗.你叫什么名字?"

    伤兵哈哈大笑起来,"孙,爷爷告诉你,爷爷可不是什么马匪,爷爷是大燕扶风县的县兵,高县尉麾下骑兵队第一哨的哨长,爷爷叫管仇胡,记着了吗?老叫管仇胡.活着的时候,老打你们东胡人,死了到阴间,老还要去打你们东胡人的鬼."

    索普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眼满是震惊之色,"燕国,扶风县兵,高远?"

    "不错,就是高县尉,高县尉带着我们来烧你们的粮草,你们这些龟孙又琢磨着想要去我们大燕杀伤抢掠了,老能看着你们干吗?"管仇虎瞪大了眼睛,叹了一口气:"可惜啊,差了那么一点点."

    索普与阿伦达对视了一眼,眼都是露出震惊之色.坐在地上的管仇虎却突然从颓丧之又神彩飞扬起来,"虽然没有烧成你们的大营,不过打了几仗却也是打得极舒服,老亲手割了三个东胡人的脑袋,哈哈哈,三个,老够本了."

    索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为什么如此仇恨我们东胡人?"

    "不恨你们还恨谁去,老一家种田织布,过得好好的,你们这些东胡蛮跑来了,杀死了我所有的亲人,烧了我的户,让我从此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世上,我活着,我改名叫管仇胡,就是为了杀光你们这些蛮,只不过现在我要死了,不过没什么,我干过你们了,高县尉会替我杀光你们的,哈哈哈,高县尉已经过河了,你追不上了."管仇胡放声大笑起来,神色甚是愉悦.

    "一个小小的燕国县尉,也敢大放厥词,也不怕笑掉人的大牙?"阿伦达冷笑道.

    "呸!"管仇胡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在扶风的时候,也有很多东胡蛮瞧不起高县尉,但他们现在都去阎王爷哪报到了,瞧瞧你自己,以后只怕没有脸见人了吧,哪也是我们高县尉替你留下的,等着吧,你们等着吧!"

    索普站了起来,看着江对岸,沉默片刻,他转身往回走去,"给这个人一个痛快吧,这是一个战士."

    阿伦达呛的一声拔出刀来,"去阎罗殿里等你的高县尉吧."

    "我一定会先等到你的!"管仇虎伸长了脖,放声大笑.

    刀光闪动,笑声嘎然而止,鲜血喷溅而出,一颗大好头颅高高飞起,卟嗵一声,落到了江,顷刻之间就被江水吞没.

    "整军,回榆林!"索普有些落寞,这一趟出来,可以说一无所获,虽然将对手追得如同兔一般逃窜,但终究是没有伤到对手的筋骨,倒是自己,损兵损将,阿伦达率领的一个千人队,几乎死伤殆尽,不管从哪一个方面看,都是一次彻头彻尾的败仗.

    唯一幸运的是,自己在阿伦达吃了败仗之后,迅速地缀上了对手,从而挫败了这个阴险的家伙想要袭击榆林的打算,这个时候,索普已经完全明白了高远的打算,他是想以击败阿伦达这件事,将自己吸引出榆林,整整一个儿调虎离山之计,然后避开自己,转而袭击榆林的物资大营,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出来的如此之快,在阿伦达刚刚与他开战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在追击他的路上了.

    这算是不幸之的万幸,不管怎么说,保证了榆林大营的安全,就是胜利.这个高远,地位不高,带兵不多,倒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物,居然敢孤军深入榆林,纵横来去,将自己折腾得七荤八素,这是一个人物,不过他的地位实在太低,虽然有些才能,在大燕这个地方,也很难一时之间爬到高位,地位不高,手里头能利用的资源便实在有限的很,也许会给自己造成困扰,但终是改变不了大局.

    也许一二十年之后,这个高远不死的话,或许能成为张守约式的人物,那时的自己,才会真正将他作为一个对手吧!索普暗自想到.

    二千王庭精锐翻身上马,牛角号声声响起,一队队的骑兵归建,旗号招展,整支队伍已准备开拔了.

    远处传来急骤的马蹄之声,数匹健马出现在索普的视野之,看到为首一人,索普脸色不一变,那是图鲁的贴身护卫.此时的他,汗流浃痛,脸上,身上,乌七八黑,汗水淌过,流出一道道白色的沟槽.

    "三王爷,榆林遭袭,整个后勤大营没了,全没了!"来人翻身下马,跪倒在索普面前,放声大哭,"杀破天率近千马匪,突袭榆林,榆林全无防备,被杀破天突入大营,纵火焚烧了两座大营,我们辛辛苦苦筹集的粮草,物资,全都没了,但连榆林城,也被这帮马匪糟践得不成模样,死伤惨重."

    来人一翻话语,如同晴天霹雳,重重地敲打在在场的每一个头顶之上,阿伦达惊得一个倒栽从马上跌了下来,一挺身站起来,他扑上去,劈面揪住来人,"喀则,你胡说什么,你在胡说什么?"

    喀则抬起头,看着阿伦达,"阿伦达,没了,都没了."

    索普骑在马上,怔怔地看着喀则,刚刚还在感叹着自己保住了榆林大营,挫败了对手的阴谋,转眼之间,噩耗便降临到头上,这可真是莫大的讽刺.

    是扶风这个高远与杀破天早有联系么?这不太可能,难道说这两帮人事先根本没有任何联系,而却在同一个时间点上选择了作同一件事情?索普的身越来越摇晃,卟的一张口,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人也从马上栽了下来.

    "三王爷!"阿伦达与喀则大惊失色,双双扑上去,扶起了吐血而倒的索普.

    "阿伦达,带上一千骑兵,过河,上天入地,给我杀了高远,哪怕就是追到扶风,也给我杀了高远!"索普缓缓地站直了身,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片刻之间,他便已经挺直了身躯."喀则,我们回去,我们回榆林!"(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