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七十章 :生死泅渡(书号:13651

第一百七十章 :生死泅渡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看头一支支火箭飞舞在空,图鲁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喉头发甜,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空火蛇飞舞,图鲁的绝望便如那一座座粮垛之上腾起的火舌,在渐渐地变大,直到火光吞没整个粮垛,而他心的绝望亦无以复加.

    马匪们的呐喊声,怪笑声他已充耳不闻,眼只是那一朵接着一朵绽开的火花,这烧得不仅仅是粮草,烧掉的还有东胡王南征的大计,烧掉的是东胡人的希望与野心.

    图鲁整个人瘫在地上,脸庞贴着冰冷的地面,发出野兽一般的嗥叫,十根手指深深地嵌进了地面的泥土之,米兰达派他来辅佐索普,便是存着要万无一失的心思,不成想,自己却办砸了这次差事.这让自己如何让米兰达交待.

    马蹄声响,夹杂着护卫们惊慌的呼喊,"大人,大人,你在哪里?"

    马蹄骤停,护卫们翻身下马,奔到了图鲁的面前,"大人,马匪们马上就要冲到这里来了,挡不住,我们的人太少了,又集不起来,大人,赶紧走吧!"

    "走?"图鲁惨笑起来,"我不走,我不走,让我死在这里好了,让杀破天砍了我的脑袋好了!"他嗥叫着,以头戗地,砰砰有声,额头之上,血迹斑斑.

    几名护卫对视了一眼,一拥而上,架起图鲁,把他往马上一放,各自翻身上马,重重一鞭击下,护着图鲁冲了出去.

    在他的身后,第一座后勤大营已经完全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而第二座大营也开始冒出了火花,图鲁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一股热血直冲脑际。嗡的一声,便晕了过去.

    天色大亮,两座大营的火头仍在熊熊燃烧,而此时的榆林城,也已经冒出了火光,那是马匪在纵火焚烧了两座后勤大营之后,又冲进了榆林城,在哪里肆意地开始烧杀抢掠.

    杀破天抱着膀,靠在自己的战怪之上,满面笑容地看着麾下纵马驰骋.

    "老大."一骑奔来。距离杀破天数步远的时候,翻身下马."抓了一个东胡官,审了一下,都问清楚了."

    "嗯,虎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杀破天问道.

    "那群冒充我们的天杀的家伙,在距榆林百里左右,正面击败了阿伦达的千余王庭骑兵,但因此也被索普给缀上了。这些天来,索普正在满地的狂追这支部队呢!"被称作虎头的汉笑道."索普一门心思地想灭了这群家伙,不想却便宜了我们,这一仗。轻松,爽快!"

    "虎头,你可是东胡人,咱这一把火烧了米兰达的后勤大营。他南征的计划可就破产了,你就不遗憾么?"杀破天笑道.

    "我呸!"满脸横肉的虎头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米兰达这个狗娘养的。老与他有灭族杀亲的大仇,凡是他想干的,老都要破坏,不将米兰达一族都斩尽杀绝,我虎头这辈就没完."

    杀破天打了一个哈哈,转头看向远方,"这支冒充我们的家伙很厉害啊,居然能在正面作战击败阿伦达,了不起,虎头,集合弟兄们,咱们也去看看热闹,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家伙,嗯,说不定还可以顺便教训一下索普,替你出口气咋样?"

    "哪敢情好!"虎头大喜,"我这便去集合弟兄们."

    沱沱河,此刻被杀破天认为很厉害的高远一部,可谓是狼狈之极,好不容易逃到了此处,今天傍晚时分,索普的一支突前的先头部队率先追了上来,高远率领着贺兰燕与她麾下的匈奴骑兵返身接战,又丢掉了十数个弟兄的生命,这才击退了这支先头部队,但索普的大部队离他们却是愈来愈近了.

    "渡河,连夜过河!"高远看着水流湍急的沱沱河,再回头看看身后,索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蹦出来呢.

    "县尉,这里水流急了一些吧,还是找一处易泅渡的地方吧."张冬生迟疑地道.

    "没时间了,过河,揪着马尾巴,不管被水冲多远,回来之后,就以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为集结点集结,要快,大部队会在哪里等候所有人两个时辰."高远深吸了一口气,断然道.

    众人默然无语,纷纷开始沉默着打点行囊,将身上沉重的兵器绑缚到马背之上,自己束扎停当,牵着战马,走向奔腾的沱沱河.他们来不及找到易于泅渡的地点了,只能冒险过江.身后,索普穷追不舍,如果再迟疑而被他追上的话,那就是一个全军皆墨的下场.

    高远走在最前头,在他的身边,贺兰燕紧紧地跟着他,双足踏进冰冷刺骨的江水,高远突然解下马缰,回头递给贺兰燕,"系上!"他道.

    "干什么?"贺兰燕不解地看着他.

    "系上,我拉着你,不然你被江水冲跑了,我可没法向你兄长交待!"高远道.

    贺兰燕盯着高远半晌,突然笑了起来,"高远,只是为了向我兄长交待么?"

    高远怔了一下,"当然."

    贺兰燕笑容未减,"看来你还是挺关心我的."

    "哪里来这么废话,快系上!"高远突然火了,粗声粗气地道,"别耽搁时间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

    "行,我系上,系上."看着脸色不善的高远,贺兰燕突然之间就变得乖了,接过缰绳,将一第系在自己纤腰之上,高远沉默着将另一头系在自己手腕之上,转身拍拍自己马股,马儿长嘶一声,一步步走进江水,奋力向对岸游去.

    半柱香过后,所有的士兵都下到了冰冷的江水之,揪着马尾巴,奋力泅渡,水大浪急,刚游不过,密集的战马和士兵就被冲得远远散开,远远望去,江面上尽是人头与马身.

    不时会有人因为气力不支而被江水无情地带走,高远一边奋力滑水,一边大声吆喝着,鼓舞着士兵榨出自己的最后一分力气.

    已是十一月的天气,威胁高远部众的不仅是风高浪急,寒冷的江水刺骨冰冷,下水片刻,便连高远都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住了,回望贺兰燕,一张脸已经变得惨白,嘴唇没有丝毫的血色,两眼竟然在渐渐地失去焦距.贺兰燕毕竟是一个女人,在体力上比起男人倒底在差了许多,而在这时候,体力,耐力,意志力,却比什么时候更加重要.

    "燕,打起精神来!"高远大声地吼道,猛力挥动手腕,缰绳崩得笔直,贺兰燕身一振,神志清醒了一些."燕,挥起你的手臂来,看,对岸离我们不远了,我们已经游了一半了,加油."

    被高远一阵吆喝,贺兰燕的眼总算是出现了一丝神采,"高远,要是我们今儿都死了,一齐葬身这大河之,可也算是死同穴了,高远,在阴间里,你会像喜欢你的菁儿那样一般喜欢我么?"

    高远不由一阵气结,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纠缠这个东西,女人,不得不说,还真是一个奇怪的生物.

    "游过去,你如果能活着爬到对岸,我就告诉你!"高远大声道."你想知道答案么,那就游,不停地游."

    "你不骗我?"贺兰燕尖声道.

    "不骗你!"高远反手拉住马缰,奋力扯动,将贺兰燕扯到了自己身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此时,高远当真觉得度日如年,而站在岸边看上去并不十分宽的沱沱河,此时竟然似乎是永远也游不到对面,高远明白,不是因为江面变宽了,而是因为自己一行人等一边游却又一边被河水激流带得向下游流去,这才给自己一种河面变宽了的感觉.

    "弟兄们,游过去,我们回家了!"高远嘶声大吼着,浮在水面之上,不时会看到有士兵因为力竭或被激流冲走,或直接沉下水去,再也看不到他们冒头.

    "回家,回家!"江面之上,传来士兵们的吼叫声.

    回家去,每个士兵就用这个念想激励着自己,压榨出身体里的每一分体能.

    高远只觉得自己的四肢已经麻木了,此时,身边的贺兰燕已经有些失去意识了,高远不得不将她抓住后,用马缰将她缚在自己的背上,如此一来,他的负担可就更加沉重了.

    快到了,快到了!在心里不停地默念着,高远终于看到自己前边的战马突然之间变得高大了,然后,那马自水站了起来,用力地甩着脑袋,满天水珠飞舞,那一瞬间,高远只觉得浑身的鲜血一下沸腾了起来.猛力挥动手臂,向前再游了几步,手突然触到了江底,跟着两脚也踩上了实力,高远用力地让自己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着,终于走到了岸边,他双腿一软,平平地将自己拍在了岸上.贺兰燕软软地负在他的背上,满头的小辫湿漉漉地披散在下来,将高远的脸都给遮得严严实实.

    沱沱河岸沿,渐渐地热闹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从水爬了出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