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恶斗(书号:13651

第一百六十七章 :恶斗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几个呼吸的功夫,率先冲阵的傅聪所部便损失惨重,连他自己也在马失前蹄掉下马来的时候,被一箭毙命,战事在从一开始的时候,便完全变成了一个一面倒的局势,这样的情况是阿伦达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这与他一直以来碰到过的战事完全不一样.

    到了这个时候,阿伦达如果还没有想明白自己已经坠入对手的奸计之,哪他就不配成为东胡王庭的统兵将领了,对手利用这个阵势,要的就是他分兵而战.

    后悔没有任何作用,此时亡羊补牢,尚为时未晚.阿伦达来不及为爱将傅聪的阵亡伤心,弯刀前指,剩余的七百王庭骑兵一声呼啸,扑了上去.

    几乎在阿伦达发起总攻的同时,在他的两翼,蹄声隆隆传来,左侧由贺兰燕带领的百余名匈奴骑兵,右侧张冬生,黄铮率领的二百五十骑出现,向着阿伦达部众的侧翼狠狠地扎了过来.

    对于两侧敌袭,阿伦达到是早有准备,在两支敌军刚刚出现的瞬间,两个百人队已经从大部队之分离出来,迎向了来袭的敌军.

    与敌野战,王庭骑兵从来没有害怕过任何人.

    阿伦达自己却是直扑对方那面血色弯刀旗,马匪虽然悍勇,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只要击杀了对手的主将,他们立刻便会成为一盘散沙,他们或许悍勇,但却缺乏正规军所拥有的韧劲.

    傅聪虽死,但他的麾下没有听到撤兵的号角,仍然迎着弩箭的呼啸在向前冲锋,两侧的攻击,虽然不时人仰马翻,陷身于对手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但仍在顽强的向前挺进,跌下马来而侥幸不死的东胡人执着弯刀。胡胡大叫,迈开双腿,仍然在向前冲锋.

    "出击!"高远手战刀前指,骑兵们摧动战马,进入到了那些看起来凌乱不已的车阵当.

    东胡骑兵训练有素,精锐无比,与对手野战,阵战,高远没有这个自觉,这是自取死路。对付这样的敌人,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将对手拉到与自己同一个水平线上,然后再利用自己丰富无比的经验击败他.

    这些大车,牛马尸体构成的区域,便是高远为阿伦达设置的坟墓,大家伙都置身于这个复杂的区域之,你马技再好,也无从发挥。也为战马根本无法跑起来,你训练再精锐,战士们对于马战的技术再熟练,也会被这些障碍给阻断联结。最终的结果,便是所有人都变成骑在马上的步兵,除了比步兵高一些之外,其它的一切。都回归于零.

    阿伦达一冲出这些车阵当,便知道麻烦大了,明明前面是一条通道。但奔行十数步,一辆装满粮食的大车便会横亘在前面,迫使你不得不勒马减速,凌乱的大车,将他的军队割成一小股一小股,首尾不能相接.

    速度降低,对面血色弯刀旗下,那啉啉的弩箭之声,仍然在不停地射击,傅聪的部队已经所剩无几了,而他们始终没有冲到那支弩箭部队的阵地之上,他们唯一的作用,便是成了阿伦达后续部队的挡箭牌.

    阿伦达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使用精锐的王庭骑兵来充当肉盾.看着部下一个接一个的倒在那强劲的弩箭之下,只觉得头都要炸了.直到此时,他仍然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弩箭,能够有如此快的射速,如此远的射程而还保持着如此强劲的杀伤.幸好对手这种武器并不多,如果再多上一倍,自己手下这点骑兵,只怕还不够对手射的.如果在将来的战场之上,南边的大燕拥有这样的武器足够多的话,阿伦达简直不敢想象那时的场景,这对于东胡骑兵完全便是一种屠杀.

    弩箭的啸叫之声渐渐减北,对面的血色弯刀旗开始移动,一个身材魁梧的蒙面大汉高举着战刀,冲进了车阵,迎向了阿伦达,阿伦达长舒了一口气,就要肉搏了,终于不用再面对那恐怖的箭雨.

    高远一方,一百五十名骑兵举着战刀,尾随着高远杀了进来,而那一百名弩箭手,丢掉了手沉重的臂张弩,拔出身边的战刀,也从藏身的粮车后面冲了出来.他们并没有上马.

    一辆粮车之上冒起了黑烟,那是这些弃弩的步兵在出击的时候引燃了粮车,随着他们队形的散开,一辆辆的粮车冒起了股股浓烟.片刻之后,一个个火柱冲天而起.

    无论是哪一方的战马,都在这一刻变得焦燥不安,火光,烟雾,将这片区域完全地罩了起来.

    高远嘿嘿冷笑着,他的士兵们脸上的蒙面巾都在出击之前用水给浸湿了,先前蒙在脸上不太舒服,但此刻在火与烟,却是再合适不过了,反观阿伦达的部众,被浓烟呛得咳漱不已,双方还未开打,战力倒先是打了一个折扣.

    战斗之,任何一个微末的细节,高远都没有放过,最后这火,这烟便是高远的又一道克敌利器.

    "杀!"高远怒吼着,一刀斩下,将面前的一面东胡王庭骑劈于马下,双方的肉搏战正式展开.

    阿伦达又惊又怒,两眼被浓烟呛得泪水直流,别说杀敌,连看对手都有些模糊了.耳边传来连绵不绝的兵器交击之声以及声声惨嗥.

    侧翼的战理比之车阵之更加激烈,这两个战场之上却是绝对的硬碰硬,贺兰燕率领的这百多名精锐,是贺兰雄留下来看守大本营的精锐,那是贺兰雄的看家本钱,战斗力完全不输给这些东胡王庭骑兵,而在另一侧,张冬生与黄湛所率三百五十名骑兵虽然战斗力不如对手,但胜在人多势众,也是堪堪打了一个平手.

    两侧虽然暂时维持了一个平手,但在整个战场之上,情势却是对高远有利,两翼的东胡骑兵此时已经完全看不清央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弥漫的浓烟是他们无法判断战场的形式,只能听到惨叫之声不停地响起.

    贺兰燕势如疯虎,手弯刀挥舞,在两名护卫的掩护之下,往来冲杀,此刻,她也非常担心央战场的高远,虽然高远占尽了地利,但毕竟此刻,央战场的阿伦达兵力仍然要比高远雄厚.

    与她对战的这一百东胡骑兵自然不是容易对付的,虽然贺兰燕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强突,但双方仍然只能维持一个均势,谁也奈何不得谁,而在别一侧,人数占优的张冬生和黄湛亦只能保持一个均势,无力击败对面的这一百东胡骑兵,战场上的胜负,此刻已完全取决于央战场的决斗了.

    阿伦达瞪着一双不断流泪的眼睛,拼命地寻找着对手的头领,在冲锋之前,他已经将对手的外貌特征记在了心,找到他,杀了他,此局自解.

    此时在车阵之,己方部队已经是在苦苦支撑,对方完全占据了优势,对这一点,阿伦达心是清楚的,对方精心设计,步步阴谋,早有准备,而自己,则是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之下一头栽了进来.

    傅聪的死,对手那疯狂的弩箭,这个乱车八糟却又无比克制骑兵的车阵,地上的陷阱,烈火,浓烟,无一不成为制梏自己的手段.

    只有击杀了对手的头领,或可扭转局势.

    阿伦达在找高远,高远却也早就盯上了他,两个有心之人,很快便在车阵的央对上了面.阿伦达喜从天降,狂吼声,挥舞着弯刀已是扑了上去.

    人如煞神,刀似流光,长近米半的战刀凌空斩下,呛的一声,双刀相击,溅起无数的火星,阿伦达手腕一麻,弯刀顺着对手的刀锋滑将下去,将高远的力道卸到一边,手腕振动之间,弯刀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切向高远的小腹,快似闪电.

    高远整把长刀长近两米,这一下被阿伦达抢进内围,长刀无法收回,眼看着便要无法抵挡这一刀的进攻,阿伦达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刀毙命,他几乎要给自己喝一声采了.

    当的一声,阿伦达脸上的笑容消失,对手的左手之,多出了一柄武器,正正地挡住了自己的弯刀,那是一把三棱形的奇怪武器.

    “好功夫!”高远喝了一声采,这是他从军以来,除了颜乞之外,第一个让他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高远反手,将长刀合进了背后的刀鞘,与这样的对手交战,这种较长的兵器反而不能发挥高远自身的战斗力了.手握着熟悉的军刺,高远与阿伦达便在这尺半之地,刀光闪烁,着着对攻,都想将对手一举击下马来,奠定胜局.

    两侧的恶斗仍在继续,在贺兰燕的亡命攻击之下,匈奴骑兵们终于将战场一点点向着央主战场压进,匈奴兵此时终于占得了一点点上风.

    浓烟弥漫全场,恶斗之突然传来了阿伦达的长声惨呼,以及高远得意的大笑之声,紧跟着,浓烟之,一匹马狂奔而出,马上一人,血流满面,头盔已经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不是阿伦达又是那一个.而在车阵当,高远哈哈大笑,军刺垂在身侧,另一手当,一柄薄如蟑翼的小刀在手盘旋飞舞.

    (一天三章顶不住了,枪手还要上班呢,晚上不能熬得太晚,不能天天顶着黑眼圈站在学生面前啊!那太囧了!以后还是早八点晚八点各一章,雷打不动!)(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