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六十六章: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书号:13651

第一百六十六章: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数百人静静地或坐或站于当地,除了偶尔的马嘶之声,再也没有其它声音,刚刚入伍没多久的士兵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那一片枯黄,手抓着刀柄,眼既有期盼,也有紧张.老兵则不然,几乎所有的老兵都眯着眼睛,抓紧一切的时间休息,养好精神,呆会儿肯定是一场大仗,恶仗,不养精蓄锐,呆会儿怎么杀敌?这一次来的,可不是什么东胡小部落的士兵,那可是东胡王庭的精锐骑兵.

    高远眯缝着的眼睛霍地睁开,在这一瞬间,远远的天际之处,一条黑线出现在他的眸之,紧接着,隆隆的马蹄之声隐隐传来.而在这个时刻,老兵们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眼,新兵们立刻激动起来.

    高远起立,拔刀,随着他一站起来,身后的士兵们轰隆一声,全都起立,一百五十把刀从土拔了出来.

    高远举刀,一百五十骑翻身上马,一百五十把长刀高举,同时一声呐喊,长刀在空虚劈一下,聚在一起的一百五十骑开始左右散开.

    高远翻身上马,长刀垂在体侧,凝目注视着远处那道隆隆而来的越来越近的黑线.这便是名震天下的东胡王庭铁骑了.

    阿伦达看到了里许之外飘扬的交叉血色弯刀旗,听到了那一声如雷的呐喊,看到了阳光之下闪烁的刀光.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猛地勒停了马匹,随着他的停下,身后千余骑兵依次停了下来,虽忙却不乱,停下来的东胡王庭精锐骑兵们仍然保持着雁翅形的阵形,随时都可以发动攻击.

    "将军,这些万恶的马贼在搞什么名堂,看到我们,居然不逃。难不成是想与我们硬斗一场么?"身边一名骑兵将领不解地看着对面似乎从容不迫的马匪,"不对呀,杀破天应当有近千骑兵,怎么这里只有么这一点人马?"

    阿伦达呵呵地笑了起来,"狗屁不通的马贼,居然跟我玩起了兵法?这有什么难猜的,他其余的人马。隐藏在我们的两翼呢,等到我们冲过去与他们纠缠起来之后,两翼伏兵一齐杀出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只可惜,他们不知道我们了解他们的底细."

    "间纠缠。两翼突袭,想法倒是不错,只可惜这也要建立在双方战力差不多的情况之下啊,一帮乌合之众的马匪,要想与我们玩这种花头?"阿伦达身边的这名将领大笑起来,"将军,要不要我们就小小地满足他一下。让他看看真正的王庭骑兵是怎么样的?"

    阿伦达冷笑一声,"狮搏兔,亦用全力,你这种想法是要不得的.杀破天纵横十数天,盛名之下,岂有虚士?或许他没有什么战法,但他们的战斗力并不差,看不起他。那是要吃亏的."

    "将军教训的是!"虽然心里仍然不服气,但这员东胡将领仍不得不表示心悦诚服.

    "傅聪,你带三百骑兵冲阵,我带剩下的押后,接应你,同时防备他埋伏在两翼的骑兵."阿伦达安排道.

    "末将领命!"傅聪重重地点点头,纵马出列。呛的一声,拔出腰间弯刀,怒吼一声:"儿郎们,随我杀敌!"

    随着傅聪一马当先冲向里许外的高远阵列。其麾下三百骑兵齐齐呐喊,自雁翅形队列之纵马而出,奔行百步,已重新列成了锥形的攻击阵.看到隆隆压过去的王庭铁骑,阿伦达满意地点点头.

    八百步,七百步,对面的敌军毫无动静,丝毫没有冲锋迎敌的意思,所摆出的阵形也让阿伦达大惑不解,骑兵对战,战马的速度是绝对不能忽视的,当一方冲锋起来,达到一定的速度之后,另外一方的速度还没有起来,在战斗之是绝对要吃亏的.杀破天不是战场雏鸟,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阿伦达的心没来由的一跳.

    对面的高远,看到阿伦达不是全军突击,而是分出了三四百骑来试探进攻,心不由乐开了花,"好得很,不出老所料,要是你全军突击,我还真是麻烦了,小,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凭你一个东胡蛮,也想跟我讲兵法,玩死你不赔命!"

    两翼伏兵,在高远的计划之,的确是要侧击阿伦达的,但不是现在,他最大的目的就是让阿伦达看穿,从而留下足够多的兵力来防备两侧,如此一来,高远便可以利用先前设下的陷阱大量杀伤东胡骑兵,等阿伦达发觉不妙,全军压上的时候,自己在两翼的伏兵这才会出击,不过这个时候,自己可就是以多打少了.

    想想也是得意,这个东胡将领终于还是上了自己的当了.如果来提是一个楞头青,一上来就全军压上狂攻的话,说不定高远倒是真会手忙脚乱了.两翼伏兵只能提前启动,可这么一来,就是一场在人数之上势均力敌的战斗,而在战斗力上,自己可是比不上阿伦达的,那就要输了.

    虽然在赌,但高远却有赌赢的信心,因为阿伦达是一个有经验的将领,但有时候,经验是会害死人的.

    百步,五百步,杀破天的人马仍然没有动,阿伦达只觉得一颗心活泼泼地跳了起来,事出反常必为妖,但此时,他已经无法叫回他的骑兵了,傅聪所带的三百骑兵已经全速冲刺了起来.

    四百步,三百五十步,战场这寂响起了尖厉的啸叫之声,阿伦达的脸色一下苍白起来,他清楚地看到,在远处那片七零八落的粮车最后端,数十道黑线闪电般地射出.正在冲锋的东胡骑兵便象在狂奔之遭到一柄重锤重击一般,陡然静止,然后坠下马来.

    "床弩!"他瞪大了眼睛,杀破天怎么会有床弩?他在抢劫的过程之,怎么会带着沉重的,不易移动的床弩?这不可能.

    不但是他认为不可能,正在冲锋的傅聪也觉得不可能,但他的感受可比阿伦达要强多了,刚刚这一轮弩箭的洗礼,他从鬼门关捡了一条命回来,竟然没有一支弩箭是对准了他的,最近的一支也隔着他有数米之远.

    第一轮臂张弩的射击,东胡王庭骑兵坠马二十余人.有的人是被臂张弩直接命,有的是战马被射毙,从马上一个倒栽葱跌下来,如此快的速度,不死也要脱层皮去.

    "这是床弩!"傅聪被刚刚这一轮箭雨一吓,脸上全无血色,但战将的本能仍然使他瞬间便清醒过来.挥舞着弯刀,他大声喝道:"加快速度,冲上去,不能让他们有第二次射击的机会!"

    床弩威力大,射程远,但是有一个致命的毛病,上弦极慢.

    傅聪话音未落,嗡嗡的响起再次响起,将他的吼叫之声完全盖住,第二轮弩箭又劈头盖脸地射来.又是数十骑落马.这一次倒下的比上一次的要多了十数人.显然,对方的准头变强了.

    阿伦达呆住了,床弩为什么有这么快的速度?

    远处,血色双刀旗下,高远得意地笑着,臂张弩第一次开张杀人,拿来旗器的便是东胡王庭骑兵,很不错.在他的前方不远处,负责射击的士兵端弩,瞄准,射击,然后将弩递向后方,递出空弩的时候,同时接过来另一把上好了弩箭的新弩.每一个射击者的背后,都有一个负责上弩箭的士兵.

    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对面的弩箭从三百五十步开始射击,将冲在前面的东胡骑兵一排排射倒.三四轮过去,傅聪带着的骑兵已经倒下了近百骑,东胡王庭骑兵们配备的甲胄在对方的弩箭之下,几无抗衡余地,破甲如穿草革,箭箭要命.

    傅聪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冲在他前面的,他旁边的,都被扫下马来,唯独他,却连油皮也没有擦着一根.

    "散开队形,左右包抄!"傅聪大声怒吼道.

    集冲锋的骑兵哗啦一声散开,成散兵队形冲了上去.此时距离对方还有百十来步,只要冲到对方跟前,与对手形成肉搏之势,那胜利仍会属于勇敢的东胡儿郎的,傅聪的两眼血红,还没有开打,便损失了上百骑兵,这个损失对于王庭骑兵来说,简直是不可接受的.

    "老大,你不许射那个领头的,可真是高明啊,瞧瞧啊,那小睁着眼睛往陷阱里跳了!"步兵呵呵大笑,伸手摘下马鞍旁的长弓,"老大,我去打猎!"

    "去吧,去吧!"高远笑着挥挥手.

    弩箭手一门心思地射击着正面袭来的敌人,对于散开的敌人左右骑兵完全置之不理.

    傅聪跃马而起,战马高高跳起,跃过前面一些牛马尸体形成的路障,他血红的眼睛瞪着不远处那面血红的双刀旗,"我要剥了你……"

    一句话尚未说完,战马落地,卡嚓一声,战马一双前蹄齐齐踏进了陷坑之,一声悲嘶,战马双腿齐折,顿时曲膝跪倒在地,将傅聪远远地摔了出去.

    步兵上箭,引弓,凄厉箭啸之声响起,尚未落地的傅聪身体猛地向后弹出,一根羽箭正他的面门.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