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六十三章:索普的野望(书号:13651

第一百六十三章:索普的野望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东胡王米兰达在两个儿之间,虽然表明上是一碗水端平的态度,但实则上,仍然是有所区别,他更喜欢老三索普,这一次的任务分配,看则他是带着老大索克往来穿梭于东胡各大部之间,使索克有了更多接触这些东胡实权人物的机会,但实则上,内里却是索普更占优势,索普驻扎榆林,掌控着所有南征物资的分配,手握着的是实实在在的权力,将来在南征的时候,给谁多一点,谁少一点,谁好一点,谁坏一点,都是索普说了算,各东胡大部想要得到好处,就不得不与索普打交道,而索克看似风光,但跟着米兰达身边,出头露面的事情,又哪里轮得到他去做,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替米兰达和其它王公贵族们端茶倒水,跑前跑后.

    索普对这一点是心知肚明,但这反过来,又是另外一重压力,那就是万万出不得漏.所以索普抵达榆林之后,并没有住在更加舒适的城,而是住在后勤大营之的帐蓬里.榆林城外,一共有两个粮草辎重大营,堆集着如山的物资,成百上千的粮垛,草料垛,将两个大营填得满满的,而每天,还有源源不绝的粮草从东胡各地被征集而来.

    东胡王米兰达是下定决心要趁着这个机会打一场大仗的,他要在他有生之年,替东胡拿下辽西,有了辽西,辽东便有了屏障,而辽东无恙,和林便将稳如泰山.

    索普兢兢业业,但却是怕什么,来什么.一支运粮队在距离榆林百里的地方被袭击了,整整上百车的粮草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押送粮草的数十名骑兵和上百名车夫几乎被斩杀殆尽,只有廖廖几骑逃出生天.

    也就是这几个侥幸逃出来的骑兵,让索普知道是谁做了这一件事.

    他出离的愤怒了!

    "杀破天!"大帐之,索普的怒吼声震耳欲聋."我要剥了你的皮!"

    杀破天,对于东胡人来说。不但不陌生,反而是大名鼎鼎,纵横东胡十数年,麾下近千马匪,收罗的都是亡命之徒,这些人不但有东胡人,也有匈奴人。燕人,赵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在本国犯下大罪,无路可走之下,不得不铤而走险。这是一支极其危险的队伍,他们有着老虎般的凶猛,又有着狐狸般的狡猾,轻易不动,一旦出手,鸡犬不留,东胡曾多次出兵围剿。但都是无功而返,因为你大兵出动,他们消失无踪,你小股侦察,便会成为他们的嘴美食,参与围剿杀破天的东胡数个部落在吃过大亏之后,都对此事避之不及,杀虎不死。反被虎害,这个道理都懂,一旦不能将杀破天剿灭,回过头来,他必然会痛加报复,对于这些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穷凶极恶之徒,有家有舍的东胡贵族们都是退避三舍.

    不过杀破天也很有分寸。他从来都没有招惹过米兰达的东胡王族.这也是索普大意的原因,米兰达是东胡之王,杀破天不招惹他也就罢了,真招惹了他。米兰达的王命下来,所有东胡部落四面围剿,杀破天的生存空间必然会被压缩,而再也没有活动的余地.

    但是这一次,杀破天好像是吃错了药.居然毫无顾忌地袭击了东胡王的粮草车队.

    索普清秀的脸庞此刻扭曲得厉害,平日里总是带着温尔雅的笑容的脸庞显得有些狰狞,索普长得极英俊,与大哥五大三粗一个典型的武人体格不同,索普身材削瘦,平素总是笑眯眯的,如果你因为他的身材便轻视他,便会在与之对阵的时候发现,这完全便是一个障眼法,索普的个人武力丝毫不逊色于体格几乎是他一倍的大哥.与老大索克不同的是,索普不但精通东胡化,更是对原化研究颇深,他极力推崇原秦国的治国模式,那就是建立一个强力的央集权制度,他对于现在东胡的这种部落长老制以及原其它国家的贵族分封制哧之以鼻,在他看来,如今的原各国之,秦国已经一家独大,其余国的贵族分封制度极大地增加了国内的内耗,使得一个国家不能集所有的力量,国王的号令仅局限于王都,一到各贵族的封地,便成了一纸公.而东胡与原国的情况差不多,各东胡大部各行其是,只有到王庭足够强大的时候,才会听从东胡王的调遣,即便是这个时候,东胡王的命令也不可能得到百分之百的执行,对外战争,顺利的时候,气焰冲天,而失败的时候,这种制度的憋端便完完全全地暴露了出来,各个部落都想保存实力,都不想付出牺牲,于是,一旦吃了败仗,便是兵败如山倒.

    索普预测,以原各国现在发展的趋式,秦国必然会逐一击败其它国家而统一原,而一旦原统一,便会是东胡的末日.一个统一的原国家,不是东胡能够对付的.当务之急,东胡人必须扩充自己的实力,而扩大自己的实力,就是发动战争,在战争的过程之,完成东胡统一起来,建立一个央集权制国家的.只有一个统一的东胡,万众一心的东胡,方有可能与将来一个统一的原帝国相对抗.

    壮大自己的同时,也就是在削弱敌人.

    索普的策略深得米兰达的欣赏,这也是他格外照顾索普的原因,在他的心,索普才是东胡最佳的继承人.但大儿索克是一个障碍,索克是一个典型的东胡人,所思所想,远远达不到索普的深度,索克的心,根深蒂固的认为,原那些孱弱的士兵在东胡铁蹄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他们除了依城死守,根本对东胡不可能造成威胁,对于改变东胡的现状,他毫无想法.

    索普的策略自然会受到东胡大部掌权才的抵制,因为一旦建立起类似秦国那样的央集权制国家,所有的权力都将集于皇帝手,各部族长们不但会失去他们现在的地位,财富以及对部族掌控,彻底沦为可有可无的人,甚至连性命都无法自保.

    既然不能选索普,那自然索克便成为他们的选择.

    米兰达将索普派到榆林来,掌控着南征的生命线,现在的东胡王族实力远远凌驾与其它部族之上,既然不能顺利过渡,米兰达便决定在战争之,来一步步实现这个计划,这一次的战争不是点到即止,而是一次长期的,大规模的战争.

    对于米兰达来说,这是一场国战,是一场事关东胡人生死亡的大战.而燕国的内乱,给了米兰达发动全面战争的机会,而此时,对于正在志力于扳倒令狐潮的大燕太尉周渊,御史大夫宁则诚,以及天南,都万万没有想到,米兰达不是想打一打就走,而是想要彻底击败燕国.此时的他们,都将自己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内斗之上,而首当其冲的辽西郡太守张守约,为了能封建辽西,使辽西成为自己的封地,在明知米兰达有可能发动对辽西的战争的情况之下,只投入了两个军的实力,打算着先守一守,等解决了令狐潮的封地琅琊郡之后,再集合其它各郡的力量,反击米兰达.

    如果他们知道米兰达的决心与打算之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如此作想.当然,这对于他们而言,现在都还是一无所知,米兰达的打算,除了他与索普,连图鲁,颜乞两个绝对的心腹都不曾了解.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匪杀破天居然敢来捋东胡王的虎须,索普焉能不怒!他绝不能容有任何人来破坏这一次东胡的大计.

    "阿伦达,带领你的手下,找到杀破天,杀了他!"索普的目光阴冷,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如果东胡是一个类似秦国这样的集权制国家,像马匪杀破天这样的东西,哪里会有他生存的余地,现在倒好,各部都想保存实力,不想去与这个穷凶极恶的马匪头力拼,倒是让他坐大,越来越嚣张了.

    "王爷,杀破天来无影,去无踪,我哪里去找他?"阿伦达看着有些失控的索普,有些为难."歼灭他不难,但是那里去找到他?这么多年来,我们就从来没有摸到过他的影."

    图鲁也站了起来,"王爷,以杀破天的行事风格,一击得手,必然会远遁而去,阿伦达,的确是难以找到他."

    索普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这让他稍稍地冷静了下来,缓缓坐了下来,沉思半晌,"阿伦达即便找不到他,你也必须出去,摆出阵势,将他吓走也好,这个杀破天无法无天,说不定还还会再次袭击的,一时找不到他,那么将他逼走也是好的."

    "是,王爷,末将明白了!"

    "王爷的意思,是要你要小心保护来榆林的粮草辎重,不能让这种袭击再次发生."图鲁叮嘱道,"当然,你也可以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引诱此人上钩."

    "是!"

    阿伦达领命而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