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六十二章:开解(书号:13651

第一百六十二章:开解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在熊熊火光的映照之下,七百余骑呼啸而来,如风一般离去,只在原地留下了如山的尸体,成片的血迹,又一个东胡部族倒在了高远的面前,但高远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是他在没有任何抵抗之下,屠灭的第一个东胡人部落,当真是做到了鸡犬不留.以往击败的那些东胡小部,死的只是挥刀上阵的部族战士,其余的人,都被发卖给了贺兰雄,虽然极端困苦,但终究是留下了一条性命.

    七百骑兵奔行了数个时辰,直到奔腾的沱沱河横亘在他们的面前,这才停了下来,众人下马,开始忙活起来.

    高远独自走到河边,凝目看着轰隆隆一路向下,流向远方的沱沱河水,激起的浪花跃出水面,在初升的阳光之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高远蹲了下来,伸出双手,用力搓洗着,他的手上并没有染上血迹,昨晚的那一场战斗,根本还轮不到他登场.但高远总觉得自己手上沾染了洗不掉的血腥,前一切也好,这一生也罢,高远已经杀了许许多多的人,从来没有这种让人极不舒服的感觉.那些孩倒在刀下之前那或绝望的,或惶恐的,或无神目光,深深地刺痛了高远.

    "县尉,也许死,对他们是一种更好的解脱,那些被咱们卖给贺兰雄的东胡奴隶,只怕想死而不得呢!"步兵了解高远的心思,并辔而行的他,低声开解高远道.

    高远摇摇头,"步兵,活着,就有希望,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啊!"

    "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步兵沉默了片刻,"县尉,这个部族里没有战士,他们的战士哪里去了。去准备打我们大燕了,如果让他们攻进我们的国土,我们的同胞的下场会比他们更好么?"

    "你说得对."高远郁闷地点点头,"只是看着那些孩倒下去的时候,那眼神,让人分外不舒服."

    "我们都不舒服."步兵喃喃地道:"但是没办法."

    两人身后传来脚步声,步兵回头一看。却是贺兰燕牵着她的马正走了过来,"县尉,我过去招呼弟兄们去了."

    高远点点头,"去忙吧,我吩咐你的那些事情要把他做好,这可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回家."

    "您就放心吧!"步兵点头说着。又侧身看着贺兰燕,"贺教头好!"

    贺兰燕径直走到高远的面前,"心里还不舒服呢?"

    "有点!"高远老老实实地答道.

    "想不到堂堂的扶风县尉,威震东胡的高远也有今天!"贺兰燕轻笑起来,将自己的马赶到水里,拿着一个毛刷替战马刷洗着身上的血迹,汗迹.

    "我来帮你吧!"从贺兰燕手抢过毛刷。高远道.

    "那敢情好!"贺兰燕笑道."高远,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狠毒,连老人,女人,孩都下得去手?"

    "不,我得感谢你,你不动手,最后我也得动手."高远站直了身。坦然道:"因为二者必选其一的话,我肯定要选我的兄弟,而不是他们."

    "高远,比起我们来,你从小都算是活得极舒坦的了."贺兰燕坐在岸边一块石头之上,双手抱着膝,看着流动的河水。思绪似乎一下飘到了远方,"扶风城虽然屡遭东胡人袭扰,但你呆在城内,虽然没有了父母。但却有一个照顾你的当官的叔叔,想来是没有吃过苦的,也没有见过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争斗,我就不同了,我们贺兰部一直很弱小,时时刻刻面临着举族覆灭的下场,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是在生与死的边缘之上打转,我的爷爷,父亲,母亲,都是这样一个接着一个死掉的.从小到大,我目睹了太多的死亡,多得已经让我麻木了."

    "我知道,你们那边一直都是弱肉强食,你们能撑下来,当真不容易!"高远同情地道,看着贺兰燕,他突然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幸运极了.

    "杀戮,逃命,这是我以前的生活周期,这些年来,我悟出了一个道理,高远,你知道是什么吗?"下巴搁在双膝之上的贺兰燕,偏过了目光,看着高远,问道.

    "什么道理?"

    "行善之时有若菩萨,作恶之时须超修罗!"贺兰燕淡淡地道,"像昨晚那样的场面,你或许是第一次看见,亲身经历,而我,却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我看到过我们贺兰部的孩这样被人杀死,也看到过我们贺兰部杀别人,高远,当你还没有足够的力量的时候,你是没有资格去怜悯别人的.只有你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可以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时候,你才有这个资格.只要战争存在,杀戮就不会停止,所以,将你的心硬起来吧!"

    高远怔怔地看着贺兰燕,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开郎,明亮的少女,该是度过了怎样的一个童年,才会有这种感悟啊?平日里,自己仍是只看到了她的一面,而今日,她才让自己看到了她的另外一面.

    "谢谢你,燕,听了你这番话,我的心里舒服了不少,你说得对,战争不停,杀戮不止,或许真只有到了天下无争的哪一天,这样的惨事才不会发生.胸怀菩萨心肠,却需施展修罗霹雳手段!"高远大声道.

    贺兰燕笑了起来,"就是这样.对了,接下来,我们便要沿着这条沱沱河一路向上,走上两百里路了."

    "河水有十数丈宽,流势也很急,怎么过河也是一个问题啊!"高远苦笑着摇头.

    "往前走,总能找到一个水流平缓的地方,泅渡过去,还能怎样?"贺兰燕笑道:"今年的天气寒得早,也许等我们回来的时候,这沱沱河便封冻了,那时候就方便多了,直接纵马而过."

    榆林,是东胡境内地位仅次于和林的重镇,如果说和林是东胡王米兰达控制东胡辖下广袤区域的政治心,那么榆林,便是整个东胡的经济心,他距离大燕国境不到五百里,临近沱沱河,交通便利,是原各国与东胡经济来往的汇聚点,东胡与原各力几乎所有的贸易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和平时期他是经济重镇,而一到战时,这里便成了东胡王进攻原国家的跳板和前进基地,这一次,也毫不例外,东胡王大军虽然还在征集之,但粮秣物资已经源源不绝地开始从东胡辖各地,源源不绝地向着榆林运来.

    东胡王三索普奉命率三千铁骑第一批进驻榆林,索普此来,负着多重任务,一是肃清榆林潜伏的敌方探,确保榆林安全,二来便是保证运来的大量的粮秣物资的安全.

    不像原各地,榆林虽然有着超过十万人聚居,但这里并没有高大的城墙,东胡人本质上仍是游牧民族,春来冬去,居无定所,除了和林的王庭,甚少有部落在某一个地方长期定居,而榆林的形成,更多的却是往来贸易的各国商人在这里所建起的货栈,客店,酒楼,久而久之,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东胡王便在这里开始设置官府,衙门,兴修道路等,多年积累下来,终于使榆林成为了仅次于和林的第二大城市.

    不断运的物资自然是不可能运进城去的,城内也没有这么大的地方可以容纳如此数量的粮草物资,距离榆林城数里的地方,一座座的大营拔地而起,这些大营便是索普为了保管这些不停运来的粮秣而兴建起来的.

    榆林地处东胡控制的深处,这里,基本上不用担心有敌来袭,榆林本身便有千多名东胡骑兵驻防,索普抵达之后,这里的东胡兵马激增到四千,在索普看来,这便完全是铜墙铁壁,敌人不可能大规模地打进来,而个别敌人的探想要搞破坏,在自己这一两个月的持续高压打击之下,早已溃不成军,能活着的极少,即便还有活着的,也吓得胆战心惊,根本不敢露头了.

    东胡王米兰达已经老了,继承人已经不得不提上议事日程,在米兰达的数个儿之,最为出色的便是大儿索克和老三索普,这也是公认的,最有希望继承东胡王之位的两人,两人各有各的才华,也各有各的追随者,这一次米兰达安排索普来榆林,主持后勤大营,带着大儿索克前往巡视各部,这其实也是给二人一次尽情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对于二人来说,这不谛于是一场大考,谁在这场大考之胜出,哪么,离东胡王的位便会更进一步了.

    索兄和索普两人都深深的明白这一点,是以榆林在外人看来,已然是铜墙铁壁,但索普仍然是不辞辛苦,事必躬亲,对于他而言,这一次的任务是出不得一点纰露的.出了岔,不但是这次南征的任务会功败垂成,更让他难以承受的就是在这场大统之争,将落后一大步.

    一步输,那可就是步步输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