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六十章:我要跟你去(书号:13651

第一百六十章:我要跟你去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十天之后,高远率领着集结起来的百骑兵出现在贺兰部的老营小金川.而贺兰燕,已经在哪里等了好几天了.

    百骑兵,一百五十名来自张叔宝的左军,两百人来自黄得胜的右军.

    "燕,我给你介绍,这是辽西左军张冬生将军,这位是辽西右军黄湛将军,都是我辽西郡兵之的翘楚人物."随着高远的介绍,两名骑兵将领大步向前,抱拳向贺兰燕拱手为礼,张冬生已经年过四十,而黄湛却是黄得胜的大儿,不过二十余岁,对于黄得胜竟然将自己的亲生儿也派了过来,让高远却是异常惊讶.

    从骨里,黄得胜是不赞成这一次行动的,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一个毫无必要的军事冒险,是一个死一生的行为,但在最后,他竟然派来了他的亲生儿.因为与黄得胜的在系,高远私下里旁敲侧击相问于黄湛,黄湛的回答让高远却是大感意外.

    "父亲说,这次行动,死一生,但如果活着回来,就会让你脱胎换骨,成为一名真正的将军!"黄湛复述着黄得胜的话,"不经历生死不容间发的感觉,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去或者不去,由你自己选择."

    "于是你就选择跟着我去干了?"高远苦笑着问道.

    "当然."黄湛轻松写意地道:"去了不见得就死了,但不死,却对我助益极大,为什么不去,再说了,我黄家息众多,兄弟七八个,我就算完蛋了,以后也有人给老头尽孝.不需我操太多心."

    话说到这一地步,高远自然是没什么可说的。除了拼尽全力完成任务,再将他们能全须全尾地带回来之外,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同时心也是暗自感激黄得胜,为了帮自己,竟然连亲生儿都派了出来.

    "匈奴贺兰燕,见过二位将军."听了高远的介绍,贺兰燕笑着抱拳还了一礼。今日贺兰燕一身战袍,束扎停当,往一群男人当一站,当真如鹤立鸡群,格外的靓丽养眼,高远这大半年来天天与贺兰燕打交道。便是仙女下凡看得熟了,也不觉得什么,但这两位却有些看直了眼,张冬生结竟年纪大些,楞怔之后,很自然地就偏过了头,转头去看这片延绵数十里的贺兰部族营地。黄湛可就不行了,贺兰燕一礼,一笑,顿时便让他呆了,傻了,看着贺兰燕,呐呐地说不出声来.

    贺兰燕微微一笑,这种目光和态度。她见得太多,早已习惯,这些年来,第一次见到自己,对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和身材毫不在意的便只有一个,想到这里,她偏过头去。狠狠地剜了一眼高远那家伙.

    "高远,按你的要求,我这里给你准备了几百套东胡人的衣服,呆会儿你让他们都换上。还有从我们这里往目标地的地图,道路较偏,人迹罕至,应当不会有大的东胡部落聚居."她径直走到了高远跟前,仰着头,道.

    "好极了,我们这便去换衣服,对了,你上次所说的那个东胡马匪叫什么杀破天的家伙有了更多的资料么?"高远问道.

    "杀破天那家伙没有谁见过,见过的人都死了,不过他手下应当也有五百骑人马,和我们差不多,我回来后,让手下做了一些杀破天的旗帜,也不知像不像,不过也不管了,反正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咱们自称杀破天,那就是杀破天了."贺兰燕娇笑起来:"高远,我发现呐,你这人,就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坏胚,这么阴的主意也想得出来."

    "这不是没法嘛!"高远一笑,"你想想看,即便我们到了榆林,那里还有三千索普的精锐骑兵驻扎呢,我可没有与他硬拼的打算,拼也拼不过,不想点花样,我还真不可能回来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你这样的坏胚,我看真会遗祸千年的,想要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贺兰燕笑道.

    "不许骂我,千年王八万年龟,你是在骂我是王八么?"高远伸手在贺兰燕头上敲了一击.

    两人说笑着向大营内走去,在他们身后,黄湛仍然呆立,看着贺兰燕的背影出神,张冬生走上前来,捅了他一把,"黄小将军,高县尉他们进去了,我们也进去吧!"

    黄湛啊了一声,这才醒过神来,尴尬地看着张冬生一笑,张冬生心暗笑,脸上却不露痕迹,"这贺兰燕与高县尉的关系很好啊,看起来很亲热的模样."

    黄湛笑道:"这个我知道,父亲跟我提起过,这个贺兰燕的兄长与高县尉是拜把的兄弟,贺兰燕也是高县尉的骑兵教头,只是没有想到,居然长得如此漂亮,以前我还当这些匈奴女人都是膀大腰粗,面目狰狞之辈呢!"

    张冬生哈的一声笑,不再说话,与黄湛并肩向内走去,他是过来人,贺兰燕看高远的眼神,明显就不同一般,要说两人没有私情,他还真不相信.不过这事儿与他无关,他也懒得去提醒黄湛.

    一天之后,当高远所统辖的百骑兵再一次集结的时候,辽西郡兵的制式服装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东胡人的传统服饰,旗杆之上飘扬的旗帜却是一支在东胡境内纵横来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马贼队伍杀破天的两柄带血的弯刀的旗帜,士兵们看着自己奇怪的打扮,在看看队伍之飘扬的旗帜,都是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高远翻身上马,接下来,他将带领着这支伪装的马贼队伍,进入东胡境内.今天,是他与贺兰燕告别的日,队伍已经集结好了,但贺兰燕却迟迟没有现身.

    "天赐,去看看贺兰姑娘怎么还没有出来?"高远伸手招来了小天赐.

    不等曹天赐拨马离开,大营之便传来了急骤的马蹄声,一彪骑兵从后营奔腾而出,为首一人,不是贺兰燕又是那一个,不过一看贺兰燕带出来的百多名骑兵,高远的脑袋顿时又大了起来.

    贺兰燕以下,她的贴身侍女苏拉,乌拉以及多达百人的匈奴骑兵,全都作着与现在的高远等人一般无二的打扮,一看这阵势,高远便知道贺兰燕想干什么.

    "走吧!"贺兰燕飞马到了高远面前,马鞭儿轻摇,巧笑焉然.

    "你不许去,老老实实地呆在营里!"高远沉下脸来,"燕,不要调皮,我们这一次出去可不是玩儿的,是要打生打死,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你掺合进来干什么."

    "就是知道你要去打生打死,我才一定跟着去."贺兰燕圈转马头,与高远并辔而立,"高远,我可不是你家里那个娇娇弱弱的未婚妻,别忘了,你的骑兵可都是我教出来的,徒弟们出去打仗,我这个师傅不跟着,可着实不放心.再说了,你这一次去,的确是死一生的活计!"贺兰燕压低了声音,用只有高远听得清的声音轻轻地道:"我喜欢你,如果不能与你活在一起,那死在一起也不错啊,所以啊,你甭想着赶我走,惹恼了我,我带着我的部下自己去,不跟你一处,你能奈我何?"

    高远瞠目结舌,半晌,才道:"燕,不要胡闹,贺兰兄带着主力应匈奴王征召而去,这百多骑兵可是你部族的留守士兵,你将他们都带走了,部族有事怎么办?"

    "能有什么事?"贺兰燕摇头道:"当年我们只有那点人马,还不是一样活过来了,更何况现在,我带走百多骑,部族里还有几十个勇士,再说了,我经吩咐过了,如果真有事,便去居里关向孙晓求救,孙晓总不会坐视不救吧?比起你这一趟的凶险,我们这里能有什么事."末了,贺兰燕又重重地加上一句,"你甭想赶我走,我是绝不会走的,你便省省你的口水吧,我可不是你的下属."

    高远无可奈何.

    贺兰燕此举,张冬生和黄湛都看得一清二楚,贺兰燕是要带人去助拳,高远却不许,两人纵马上前,张冬生道:"高县尉,贺兰姑娘麾下兵马精锐,又熟悉东胡人的习性,是我们一大助力啊!"

    "不错不错!"黄湛连连附合,"有了贺兰姑娘相助,我们这一趟成功的可能性可又大了好几成.高县尉,就带上贺兰姑娘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咱们多了贺兰部这百多骑兵,实力可就上了一个档次."

    听着两人的话,贺兰燕得意地看着高远,那眼神充满了挑衅.

    无可奈何地高远叹了一口气,"贺兰兄弟将来一定不会放过我.行了,燕,你既然要跟着,那就跟着吧,步兵,步兵,你过来."

    "县尉,有什么吩咐?"

    "你的骑兵队与燕的人混编在一起,你知道怎么做."高远吩咐道.

    "明白."步兵喜笑颜开,有了贺兰燕这百多人加入进来,他的实力便又跃升一层.

    "你,跟在我身边,不许离我左右!"高远瞪着贺兰燕,道.

    "放心啦,我肯定跟在你身边,赶都赶不开!"贺兰燕笑眯眯地道,一副求仁得仁的模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