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五十七章:惊喜(书号:13651

第一百五十七章:惊喜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从张叔宝那里出来,高远显得心事重重,这主意好出,计谋好想,但真要实施起来,却是困难重重,扶风距离榆林大约五百里,这之间,可全都是东胡人控制的地盘,虽然没有什么大的部落聚居,但小部落却是不少,一旦走露风声,别说去偷袭榆林了,便是全身而退也是一个大问题.

    心有事难解,回到家也是心绪难宁,吃着吃着饭,居然也走了神,端着碗,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屋角,思绪已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了,连菁儿给他牛菜放进碗里也是浑然不觉.

    "高大哥,你这是怎么啦?出了什么事了?"看着高远的模亲,菁儿心微微有些发慌,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高远什么时候这么神不守舍过?

    被菁儿轻轻一碰,高远这才回过神来,将碗轻轻地放在桌上,抬起头来,氏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轻咳一声,高远道:"伯母,菁儿,接下来一段时间,你们带着枫去辽西郡城住一阵吧,你们这十年来没有出过扶风城吧,正好去哪里好好玩一玩,路叔叔在那里的宅院很大,我派人护送你们,等过年的时候再回来吧."

    好端端地高远突然提出要氏一家三口去辽西郡城,这便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出了什么事了,高远?"氏看着高远,问道.

    知道瞒不过自己这位精明的准岳母,高远略略迟疑了片刻,"伯母,这段时间,恐怕扶风不会太安全,极有可能要打仗."

    "你是说,这一次不是小打小闹,而是要爆发一场大战,连你的兵马与张叔宝的兵马加在一起。也没有把握守住扶风?"氏问道."难不成是东胡要大举进攻?"

    高远不得不赞叹自己这位准岳母的见识,自己只不过是提出要送他们去辽西城,马上就勾起了她对一系列事情的猜测,更重要的是,她猜得八不离十.

    "是的!"高远也不瞒她,"东胡王米兰达在榆林设置了辎重大营,粮草物资正源源不绝地运往榆林。而米兰达本人,现在也出了和林王庭,正在巡视各东胡大部,不用说,这是大举征兵的前兆."

    "好端端的,米兰达怎么突然要进攻大燕?难道他就有笃定打赢这一仗的把握?"氏奇怪地道.

    "伯母。据我得到的消息,近期我们大燕内部可能要出大问题!"高远小声道,都是一家人,高远倒也不怕泄露出去,"不过这应当还是绝密消息,咱们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万万不能讲出去的."

    "你是从张叔宝那里听来的?"氏反映奇快。"那应当可信度是极高的."

    "蓟城将要生变!"高远道.

    氏脸色一变,"这一次要对付的是谁?"

    "令狐潮!"高远笑道:"伯母,听到这个消息,您一定很开心吧!"

    "令狐潮!"不出高远所料,听到这个名字,氏的脸上顿时泛起一股怒意,但旋即又强压了下去,"令狐潮身为国相。权倾朝野,是谁想动他?谁敢动他?谁又能动他?"

    一连三问,句句都直指问题的要害.

    "张叔宝说,令狐潮嚣张跋扈,在很多事情上触犯了当朝太尉与御史大夫两人的利益,三人交恶,这一次。便是太尉与御史大夫两人联手,联合了数个分封各地的郡守一齐动手,蓟城由太尉与御史大夫两人负责,而其它各郡则负责在事发之后。一齐发兵攻打令狐潮的封地琅琊郡,将令狐潮连根拔起."高远道.

    "令狐潮,你也有今天!"高远话音刚落,氏已经是放声大笑起来,,看着氏有些扭曲的脸庞,菁儿不由害怕起来.

    "娘!"她怯怯地叫道.

    “菁儿,枫儿,令狐潮十年之前,害得我们氏家破人亡,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这个恶人终于也有了今天,哈哈哈,当朝太尉与御史大夫竟然能联手对付你,令狐潮,你是作了多大孽啊!"氏笑得泪流满面,站了起来,"我要去给列祖列宗上一香,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十年血仇,终要得报了."

    看着氏迅速离去的身影,高远与菁儿不由面面相觑,氏给高远的映象一直便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沉稳映象,像今天如此失态,还是第一次,可见心对令狐一氏的恨有多深了.

    当氏去而复返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深藏于眼的那一抹喜悦,却是无法瞒过高远的眼睛.

    "伯母,令狐氏是氏的大仇人,也是当年事情的始作俑者,令狐氏一旦伏诛,氏一家的冤曲是否会得以伸张?氏会不会重新起复?"高远小声问道,这个问题是氏刚刚离开的时候,他忽然之间想起来的,心不由掠过一丝隐忧.如果真是这样,氏一旦重新起伏,那可是大燕屈指可数的大贵族了,看了一眼菁儿,心不由有些不安.

    "想也不用想!"不假思索,氏断然道:"高远,你知道琅琊郡以前是谁的封地么?"

    "是氏一族的?"高远试探地答道.

    "不错,就是氏的!"氏惨然一笑,"现在当朝太尉,御史大夫两条大鄂联手,数家郡守出兵,一旦功成,一个琅琊郡还不够这些饿狼分食的,我氏一族已经没落十年,即便当年冤曲,又有谁会来理会?如果起复氏一族,自然就要归还氏当年的封地,这些人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哪个肯做这样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再说了,当年氏一族的覆灭是由当今大燕王上亲自下令的,他们要推翻令狐潮,又不是要推翻当今王上,岂会这样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当今王上的脸上.这件事情,即便令狐潮倒台,也不会有谁提起当年氏一事,大家都会选择性地忘记当年的事情,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们连当今的王上也推翻了,但这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当今王上与赵国关系密切,王妃更是赵国当今王上的亲妹妹,与赵国交恶,对大燕并没有什么好处?要知道,大燕的大部分国土都与大赵毗邻,赵强燕弱,触怒赵国,于燕国不利."

    听说氏起复无望,不知怎的,高远心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伯母,我先前所说的,让您与菁儿等去辽西郡城暂避一事?"高远问道.

    "不去!"氏毫不犹豫地拒绝,"我在扶风已经住惯了,不想离开这里,再说了,这一次各家联手,推翻令狐一氏,但令狐潮把持国政十数年,势力不可轻觑,不见得有这么轻易成功,令狐耽也在辽西城,我们如果出现在辽西城,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别人会忘了我氏一族,令狐氏岂会忘记?"

    "路鸿叔叔现在就在辽西城统兵,给令狐耽十个胆,他也不敢动您!"高远发恨地道:"他若敢无理,我先去取了他性命."

    "不必了,他家虽好,不是我家!"氏微微一笑,"你这份心意我领了,东胡人一时也不可能打进来,即便真打来了,以你今日的地位,要提前送我们走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再说吧!"

    高远躇踌了一下,自己将要出兵榆林,偷袭东胡人,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在呆在扶风,到时候真出了事,自己可就鞭长莫及了,但这件事情,他却不想说出来,无论怎么看,这件事都是死一生,万分危险的事情,他不想让菁儿在后面日日担心.

    "既然伯母不愿意现在就走,那我就安排一下,派几个护卫常驻家,备好马匹,一旦有事,立即离开,去辽西城找路叔叔,不知这样安排,伯母认为可妥当?"高远问道.

    "嗯,这样也可以,高远,你这样安排,是不要要出门了?"氏问道.

    高远心一跳,这位岳母大人当真法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他.

    "是啊,伯母,最近我很可能要离开扶风一段时间,有一些军机要务要办,很可能需要不短的时间."高远支支吾吾地道.

    "你又要去打仗了么?"看着高远的表情,菁儿自然就猜到了高远要去干什么.

    "是啊,要打仗去了,我是县尉,带兵的,打仗那是我的本份,没什么大不了的,菁儿,你不必担心.以前我只有那几个人,都没事,现在我可是兵强马壮,麾下上千精壮儿郎,可再也用不着我冲锋在前了."高远笑眯眯地道.

    "嗯,那倒也是的."菁儿放下一层心思,开心地点头道."可是高大哥,为什么要打仗了,不打不行么,大家一起太太平平地过日多好啊!"

    "我们倒想过太平日,但家门外蹲着一条饿狼,不将饿狼打跑,想过太平日也不行啊!"高远道:"和平是打出来的,没有强大的武力震慑,就不会有太平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