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五十章:三巨头(书号:13651

第一百五十章:三巨头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少陵君可还安好?"周渊转入了正题,看着天南,问道.

    "少陵君很好."

    "那他的安全现在?"宁则诚有些紧张.

    "没问题,现在少陵君在齐燕边境的齐军军营之,三万齐军保卫他的安全,齐国大将田单负责,万无一失."天南道:"只等我们这里成功之后,便可去边境之上迎回少陵君,立为国君."

    周渊与宁则成两人对视一眼,周渊微微点点头,宁则诚咳嗽了一声,"兄,齐国出这么大力,他们要得是什么?如果条件太过于苛刻,我们可不能答应,这会让我们无法向燕国民交待的."

    天南微笑了一下,"齐国什么也不要!"

    "这怎么可能?"这一次不仅是宁则诚,便连沉稳的周渊也惊叫起来."无利不起早,哪怕是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齐国这一次插手我大燕废立之事,可不是一件小事,他要担极大的干系的,没有足够的回报,他岂肯出如此大力,数万大军陈兵边境?"

    "他们该不会是趁着我国将要内乱之机,想挥兵直进,夺我大燕国土吧?"宁则诚担心地问道.

    天南大笑起来,"宁大人,你可真是杞人忧天啊,齐国如果想要我大燕割土,何须动刀兵,直接向我们提出要求不就可以了,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还能断然拒绝?就像当初令狐那般?"

    "那他们要的是?"周渊吸了一口气.

    "我们这一次行废立之事,废掉当今,擒杀令狐氏,对他们齐国本身就是有利的,他们岂有不巴巴地凑上来的道理,我在齐国数年,不就是在忙这件事吗?"天南看着两人,一字一顿地道:"要说要求,他们也不是没有,他们要求我们齐少陵君为国君之后,要收回令狐割让给赵国的那十五个县."

    这个要求一出,周渊与宁则诚又是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还是战争么?还是与赵国开打?天南兄,我们大燕国力可比不得赵国啊?哪十五个县哪有这么轻易拿得回来的?"

    "齐国打得倒是好主意,我们与赵国交恶,打得不可开交,他们正好可以得渔翁之利,他们不向我们讨现得的利益,却是着眼于更大的利益,我们与赵国一开打,他们在哪头便也要对赵国开战了吧?他们这是想借着我们内部出问题的时候,将我们绑上了他们的战车啊!"宁则诚冷笑道.

    "哪又如何?"天南冷笑道:"咱们废了今上,将令狐从国相的位置上赶下来,难不成还能与赵国相敬如宾么?你们不要忘了,当今的夫人可是赵国的公主,令狐的老婆也是赵国大贵族赵杞的妹妹,只怕我们一成功,赵国那边立马便会干涉,当今王上的大公可正在赵国为质,也正好给了赵国干涉的借口."

    宁则诚默然无语.

    "所以,我们一旦成功,第一件事便是要准备着赵国狠狠地打上一仗,打赢了,一切好说,打输了,万事皆休,所以说,齐国这个要求提与不提,我们都是要这么做的.齐国助我们,是想与我们一齐对付赵国,这就是他们的要求."天南抬眼看着两人,"这几年,我在齐国上下奔走,终于与他们答成了共识."

    "与赵国开战,可无把握!"掌兵的周渊沉吟道.

    "令狐掌权之后,惑乱国政,卖国求荣,向赵国出卖了多少我们大燕的利益,哼,赵国如果当真发兵来侵,我们可是本土作战,十数年积攒的愤怒,当可转化为战力,再说这一次,赵国一动手,齐国便会发动对赵的战事,赵国两线作战,不能全力对付我们,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还有二位,可别忘了,在赵国的背后,还有一个庞然大物,赵国的主要兵力还得防着他们呢,一旦与我们初战不利,那个庞然大物难道不会动一动,只要他一动,赵国就得马上与我们休兵."

    "秦国!"宁则诚道.

    "不错,秦国.李儒此时正在秦国拜会秦国国君."天南低笑道,"我想这个时候,秦君已经在调兵遣将了吧!"

    "天南兄,什么时候你与李儒也搞到一齐去了?"周渊摇头道.

    "令狐潮将我们大燕弄得乌烟瘴气,李儒难不成不是我们大燕人,自然也想出一把力的."天南笑吟吟道."他的确是受我所托去了秦国."

    "就是为了在我们与赵国发生战事的时候,秦国能动上一动为我们减轻压力,天南兄,你深谋远虑,一直如斯啊!"周渊叹息道,"我们大燕,还真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来掌舵才是,令狐潮这个王八蛋,除了捞钱搞阴谋,整理国政,完全是一塌糊涂."

    天南不置可否,令狐潮当然没有周渊所说的那么不堪,否则十年之前,氏也不会输得如此之惨了.

    "除了上面这些,匈奴那边也可以用上一用,这方面,周兄应当有门路吧,这十年我孤家寡人一个,没什么影响力,也没什么钱,匈奴人哪边我可就支使不动了."

    周渊点点头,"行,匈奴人那边的事情,我来办,让他们在适当的时候,也动上一动."

    "如此一来,当我们与赵国开打的时候,赵国面临的便是侧面的齐国,背后的秦国,还有北边的匈奴,四面受敌,我倒想看看,这一仗他们能支撑多久?"天南冷笑.

    "也许就打不起来了?"宁则诚兴奋地道.

    "不,肯定会打起来,这些年,赵国早就将我们瞧扁了,所以这一仗肯定会打的,只看是在一个什么时间点上,赵国想要的是速战速决,我们只要顶住最初的战事,将战事拖延下来,必将获得最后的胜利."天南仰天大笑,"不过那时候,赵国想要停手,我们却不见得想停了,不拿回令狐潮割出去的那十五个县,我们便绝不罢休."

    "妙极!"周渊道."如此一来,咱们便算是替大燕立下绝大功劳,那废掉今上的事情,在百姓之间的影响也就不会那么大了."

    "就是如此!"天南点头道.

    "如此说来,外事无忧!"周渊拍手道."天南兄,蓟城的安排我们还得好好地谋划一下了."

    "外边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周兄,蓟城,我力量薄弱,这次回来,我只带回来了二百余敢死之士,帮不了你们什么忙.蓟城以及王宫里的一切,却都要靠你们了."天南笑道.

    "两百人已经潜回到了蓟城,兄好手段,我居然没有听到丝毫风声."宁则诚脸色大变,他是御史大夫,手下可是有专门的机构监视蓟城的.

    天南淡淡一笑,"两百人而已,在数万大军驻扎的蓟城,便如汪洋的一滴水,能起什么作用."

    周渊笑道:"天南兄过谦了,这两百人,天南兄既然带了回来,那自然是非同凡响的,我们也不必藏着掖着了,我这边的情况说给天南兄知晓,令狐潮对禁卫军渗透的厉害,大量地安插他的亲信,不外是想架空我,但我周某在禁卫军之呆了数十年,在太尉这个位上也坐了快十年了,想动我,未免也太想当然,太自大了.动手那天,负责王城值守的必然是我的亲信手下,而我,则会去禁卫军大营."

    "我负责切断城内城外的联系,在我们完事之前,我保证连一只蚊也飞不出蓟城去!"宁则成道.

    "这么说来,令狐潮那里就是我的事情了."天南呵呵一笑.

    "我想,天南兄一定会很满意这样的安排."周渊微笑道:"我还记得当年,第一个踏进氏大门的便是令狐潮.十年过去了,天南兄一定也想第一个踏进令狐氏的大门吧!"

    天南淡淡一笑,"我已经老了,没了这份心气,第一个进去或者最后一个进去,又有什么不同?"

    "琅琊郡那边的布置如何?"天南问道.

    "这件事是则成负责的,则成,你与天南兄说说吧!"周渊道.

    "琅琊那边,我已经联络了辽西,河间,渔阳,开平四郡郡守,一旦动手,四郡兵力齐扑琅琊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令狐氏的势力扫平."宁则诚道.

    "辽西也加入进来了?"天南脸色一变,"如果此事让东胡人察觉了,趁机来攻怎么办,这件事,不应当让他们加入进来."

    "这件事情,辽西张守约已经有所布置了,他在扶风,赤马等地已经布置了大量兵力防守,应当无虞!"宁则诚笑道."张守约的部队能打仗,战力之强,不在禁卫军之下,有他们加入,扫平琅琊会更顺利一些.再说了,只要我们这里不出问题,琅琊郡那边军心大乱,那里还有什么战斗力,估计到时就是摧枯拉朽一般将令狐氏的巢穴连根拔起,战事一结束,张守约便会返回辽西,如果东胡人真有什么大动,我们集结起来的河间,渔阳,开平四郡兵力正好齐赴边境,给东胡人一个狠狠地教训."

    天南点点头,宁则诚讲到这里,他已经明白,这个张守约肯定已经与他搭上了关系,这才有了张守约加入这次行动的事情,此事了了,论功行赏,张守约自然也可拿上一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