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四十九章:蓟城有恙(书号:13651

第一百四十九章:蓟城有恙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现在的高远,有着当棋的自觉,但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在即将发生的一系列大事之,便是张守约,也只是棋盘上的一颗棋,还没有资格作为棋手坐到棋枰的两方,一方镇守的张守约也只能是尽力在这盘棋之上,努力地得到更多的利益.而为了得到这些利益,他不得不冒着极大的风险参与到其.

    这盘大棋之,作为大燕的一方镇守,将来不会有人能置身事外,而能参与其,本身就说明了张守约的实力已经得到某些人的承认,或者是对方认为他有利用的价值,而事成之后,不能参与其的人,自然也就不能参与到最后的利益分配,鉴于可能出现的这种结果,现在的局面,张守约还是较为满意的.

    风险,任何时候都是存在的,便是自己安坐家,便不会有风险么?到了他这个位置,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知有多少人在暗打着他的主意呢!

    蓟城,大燕的王都,亦是燕国的政治与经济心,坐落于天河郡心的蓟城,城市占地方圆数十公里,高度超过二十米的城墙绵延不绝地将这座这个时代绝对算得上超级大城围在间,它便如同一只怪兽,盘踞在天河郡的间,俯视着整个大燕,遥控着这个国家的领地.

    已是深夜,天空的星月虽然闪烁着光芒,但在这座城市明亮的灯光之下,却是显得黯然失色.蓟城自来就是一座不夜城.

    在挂在街道两边无数的灯笼的映照之下,川流不息的人群与马车之,一辆普通之极的马车缓缓行驶着,说他普通,是因为在蓟城之,奢华的马车比比皆是,放眼望去,此时还在街上行驶的,十架当,倒有架半是那种鎏金包铜,装饰得流光溢彩的,更好的一些,更是在车辕之上,都有着精心雕刻花纹.

    拉着这些豪华马车的马儿,如果高远看到,一定会叹息明珠暗投,对于原国家来说,战马是一个极其稀缺的资源,而这些雄壮的高头大马,没有在战场之上驰骋,却被套在了车辕之上.

    这辆毫不起眼的普通马车,走得极缓,并不是他不能走快,而是此时马车之,一个年纪看起来并不特别大,但两鬓却已斑白的年人,正撩起窗帘,目不转晴地盯着马车驶过的这一条条热闹的街道.

    "蓟城,我终于回来了!"他发出似哭似笑的一声**,手抖抖索索地放下窗帘,身无力地靠在车壁之上,两手捂脸,有泪水自指缝之间涔涔流下.

    春了的对面坐着另外一个三十来岁的汉,腰身挺得笔直,双膝直上,一柄出鞘的利剑静静地躺在那里,而那汉的手,随时都有可能握到剑柄之上.

    "老爷,十年了,我们终于回来了,当年的帐便要好好地算一算了."汉脸色有些狰狞.

    年人缓缓地擦去脸上的泪迹,双眼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他一字一顿地道:"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这一次,我天南是来讨债了.重,你做好准备了么?"

    随着年人的话声,汉的手握上了剑柄,因为太过于用力,手上青筋毕露,指节发出卡卡的声响.

    "老爷,这十年来,我随时都准备着."

    马车继续前行,渐渐地,人越来越少,马车也越来越少.天南盘膝坐下,神情渐渐平复,微闭双眼,不再说话,而坐在他对面的汉腰身却一直挺得笔直,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的年人.

    吁……随着驾车汉的声音,马车缓缓停下,在马车的面前,是一幢围墙都高达丈余的深宅大院,只不过马车没有停在大门前,而是在一个小小的角门面前.

    驾车汉跃下车辕,垂手立于马车面前,"老爷,到了!"

    重推开车门,一跃而下,在他身后,天南整整衣冠,在用力揉了揉脸庞,让自己有些僵硬的脸部肌肉显得柔软一些,嘴角上翘,努力让自己露出笑容,就这样停顿了短短的一瞬,他弯腰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蓟城的空气.

    重伸出手去,将他从马车之上扶了下来.

    他迈步走向那扇紧闭的角门,哪怕这扇角门此时还关着,重在他身后一步紧紧相随,而那驾车的汉却重新跃上马车,一扬马鞭,得儿一声,马车重新启动,向着道路远处缓缓而去.

    天南走到了角门之前时,吱呀一声,角门适时打开,当两人步入房之后,角门又紧紧闭上,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与门外的安静相比,门内却是另外一片天地,在两盏灯笼有些昏暗的灯光之下,影影幢幢地却站着十数人,如果此时有一个熟悉大燕朝堂的人在此,一定会惊讶的大声叫出来,因为这十个人,无一不是当年大燕朝堂之的重臣,赫赫有名的大贵族.

    为首一人,是大燕当今掌兵的太尉周渊,而在他的右侧,则是大燕御史大夫宁则诚.大燕朝政三巨头,国相,太尉,御使大夫,在这个地方,却一次性地神秘地出现了两个.

    天南的眼睛眯了起来,从面前的十余人脸上一一扫过,周渊与宁则诚他自是认识的,而后面的十余人,却是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看来是这十余年新晋的显贵了.

    "天南兄,欢迎回来!"周渊向前跨出一步,伸出手来,周渊笑得很开心,修翦得整整齐齐的络腮胡随着他的笑容而抖动着.

    天南嘴角牵动了一下,走上前去,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周渊的手,"蓟城就是我的家,我当然会回来,一定会回来的."

    "兄一路辛苦!"宁则诚微微欠身,刮得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脸色木然,很难从他的外表上看出他内心有什么想法,

    "宁大人,十年未见,你还是如同当年一般无二,看不出岁月在你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我,却是老了."天南转过身来,看着宁则诚,微笑道.

    "哪里,兄风彩如昔."宁则诚嘿了一声.

    周渊半转过身,看着天南,大笑道:"天南兄,变了,都变了,你瞧瞧,你走的时候,我还只是御林军的将领,则诚只是一个上大夫而已,现在你回来了,我已经是太尉,而则诚已当上了御史大夫."

    "是啊!"天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当年我家还在的时候,周家也好,宁家也好,都还算不得我们大燕最顶层的家族,十年过去,家早已变成了历史的尘埃,而周,宁两家已经登顶了,沧海桑田,世事变幻,当真让人感怀."

    此语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脸色微变,宁则诚脸色更是变得难看之极.

    周渊微微一怔,"天南兄,十年了,你还是以前那般性,说起话来刻薄,做起事来,亦不留余地.我还以为这十年会将你的性磨一磨呢!"

    "磨不了的,如果真磨掉了,周兄,你就不会在蓟城看到我了."天南转身看着他,"正因为我没有变,所以我才能回来."

    周渊点点头,"这也说得是.走吧,天南兄,里头已经准备了酒菜,我与则诚先与你洗却风尘如何?"

    "周兄请!"天南道.

    月头偏西而去,先前前来迎接天南的另外十余人在酒宴过后便各自离去,房,只剩下了天南,周渊,与宁则诚三人.

    "这些人都可靠么?这其有一大半我都没有听说过!"天南看着两人,有些不满地道:"周兄,咱们做的事情,如果有一丝毫泄露,我天南十年之功便告付之流水,而周家与宁家,只怕便也会像我家当年了."

    宁则诚微微一笑,"既然敢让他们来,自然是完全信得过的,天南兄,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芭三个桩,人再英雄,也要有帮衬的,天南兄在外奔波十余年,难道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么,昭平元年,如果氏能有几个敢于两胁插刀的好朋友,何至于落到那种地步?当年胜负可就在一线之间啊!"

    天南脸色铁青,正待反辱相讥,余光看到周渊,说出来的话,意思却已是完全相反了,"宁大人说得极对,所以这十年间,某就是在四处交朋友啊!"

    "如此甚好."宁则诚淡淡地道.

    周渊摆摆手,"天南兄,当年的事情,我知你心有有气,但你也得理解我们,十年之前,我与则诚虽然都是家族之的重要人物,但并不能掌控大局,当年之事,实是有心无力.十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变了,现在,我们需要的精诚合作,拧成一股绳,方能成事,当年往事,如果再提起,谁都不会愉快,你说是吗?"

    "周兄说得是,今日终回蓟城,心感念万千,想起这死在这城里我家上千老老少少,不免心郁郁,二位还请莫怪!"天南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