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四十五章:心疼(书号:13651

第一百四十五章:心疼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照射到仍在沉睡的高远脸庞之上,这是他这几个月来睡得最为安稳的一夜,或许是因为在家里的缘故,他不用再操心什么事情.

    曹天赐已经进来了两三次了,但每一次看到沉睡的高远,又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虽然在家里,但曹天赐仍是全副武装,退出门外,便扶着腰刀,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细脆的脚步声响起,传进曹天赐的耳,他抬起头来,眼眸之便映出了菁儿曼妙的身材与巧笑焉然的面容.今天的菁儿穿了一身粉红色的长裙,整个人显得喜气洋洋.

    "小姐!"曹天赐点头示意.

    "还没有起来啊?"走到门边,菁儿压低了声音,指了指门里.

    "这些日县尉太辛苦了,几乎一直在战场之上,好不容易能放松下来睡个懒觉."曹天赐点点头,道.

    "天赐,给我讲讲你们县尉在战场上的事情呗!"菁儿靠在门框上,看着曹天赐,满脸都是期望之色.

    "啊,这个啊?"曹天赐露出了为难之色.

    "怎么啦?"菁儿不解地看着他.

    "县尉特别叮嘱我,说这些事情不许讲给小姐你听的."曹天赐有些不安地道.

    "这是为什么?"菁儿话一出口,立即便反应了过来,小嘴微张,心里却是感到异常温馨,高远这是怕自己担心他啊!想不到高远的心思竟然细腻到了这一地步.

    "他在打仗的时候,是不是经常遇到危险?"菁儿低声问道.

    迟疑了一下,曹天赐也压低了声音,"打仗哪里会没有危险的,更何况是跟东胡人打.这些东胡蛮都是很厉害的,而且每每打起仗来,县尉又经常冲在最前面,遇到的危险当然更多了."

    "他冲在最前面?"菁儿掩住了嘴巴,"那他有没有受过伤?"

    曹天赐却快活地笑了起来,"还好啦,咱们县尉好厉害的,挡在他面前的敌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当然,也不是没有受过伤,只不过是些轻伤而已,用了药,几天也就好了."

    菁儿好看的一双大眼里,此时却是充满了泪水,"他还是受伤了,他这样,能不受伤么?还不许你跟我说!"

    看到菁儿要哭了,曹天赐不由慌了神,"小姐,都是小伤,小伤,不碍事的."

    菁儿轻轻地拭去抑制不住流下的泪水,伸手推开了门,"我去瞧瞧他."曹天赐无言地退到了一边.

    走进房去,站在床边,看着发出平稳呼吸的高远,此时的他,嘴角牵动,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也不知梦到了什么让他如此高兴.

    慢慢地坐在床沿之上,菁儿伸出手去,轻轻地揭起高远身上的被,那一声棱角分明的强壮的肌肉便出现在菁儿的眼,而让菁儿动容的是,那些一块块凸起的股肉之上,分布着好几条伤疤,粉红色的肌肉刚刚长好,颜色与旁边截然不同.

    菁儿手颤抖着伸出去,手指头轻轻地抚过这些伤痕.

    高远的身体颤动了一下,眼睛霍地睁开.

    "菁儿!"他惊讶地叫了一声.

    "高大哥,你为什么不让天赐跟我说,你经常受伤的事情?"菁儿的手指按在那些伤痕之上,泫然欲泣.

    "这个臭小!"高远握住菁儿的手,一挺身坐了起来,"你也看到了,都是小伤,小伤,不值一提,这不是好了么?"

    "可是天赐说,每一次打仗,你都是冲在最前面,哪有领兵的将领每每打仗都冲在最前面的?"菁儿摇头道.

    "咳!"高远轻笑了一声,"菁儿,情况不同嘛,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前一段时间,我不是没办法嘛!咱们的士兵仗打得少,特别是碰到苦战的时候,很容易崩溃的,这个时候,我如果不冲上去,便极有可能遭到失败了,而我们却是失败不起的.我冲锋在前,便能激励起士兵们的斗志,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我的士兵们已经开始成熟起来了,以后这样的日会越来越少,你瞧着吧,再过上一段时间,我啊,就只用稳坐钓鱼台,挥着旗指挥,再也用不着亲自冲锋陷阵了."

    "你骗我,以你的性,哪里会甘心在后面,肯定还会冲上去的."

    "菁儿,我向你保证,等我的军队再强大一些,我就不会冲在第一线了."高远两只手搭在菁儿的肩上,肯定地道.

    菁儿将自己的头缓缓地靠上高远**的胸膛,小手放在那颗砰砰跳动的心脏上,"高大哥,你可不能出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啊,哪我也活不了了."

    伸手揽住菁儿的香肩,高远低头,在她的额头之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放心吧,我会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

    房间里安静下来,两人依偎在一起,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

    屋外,曹天赐轻轻地敲响了房门,"县尉,洗脸水打来了,端进来么?"

    曹天赐的叫声让两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醒了过来,菁儿站了起来,伸手拢着有些凌乱的头发,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

    "这个曹天赐,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高远笑骂了一声,一揭被,跳了起来,菁儿啊了一声,赶紧转过身去,两手紧紧地捂住脸,高远全身上下,居然未着寸缕,高远也手忙脚乱起来,昨天是怎么躺在床上的,他却是忘得干干净净了,看自己这个模样,定然是曹天赐的杰作.

    胡乱套上衣物,高远有些抱歉地看向菁儿,背着对自己的菁儿,却是连后颈都是通红的.

    "天赐,进来吧!"高远叫道.

    曹天赐端了洗脸水进来,放在桌上,屋里弥漫着的奇怪的气息让他不由自主地在看着两人,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

    "看什么,还不出去,你小,敢不听话,看我回去后怎么收拾你!"高远佯怒道.

    曹天赐吓了一跳,一个转身,一溜烟地已是跑了出去.

    曹天赐刚出去,枫却是又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高大哥,高大哥,娘喊你们吃饭了,早饭都要冷了!"

    "马上就来!"高远将毛巾拧开,胡乱地擦了几把,看着满脸兴奋的枫,"你小咋这么兴奋呢?"

    "天赐答应今天教我怎么骑一匹真正的战马,还说教我马上格斗,我得快些吃完饭."枫笑道,搓手顿脚,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哦,是这样啊,那你可得准备好好摔上几跤!"高远笑了起来,"那小当初可是摔得够呛."

    "高远,枫儿还小,行吗?可别摔出问题来了."菁儿顿时紧张起来,拉着高远的衣袖,"我看还是算了吧!"

    高远转头看了一眼枫,"没事,男汉,不摔摔打打,吃点苦头,将来怎么做大事,枫,你怕吗?"

    "我才不怕,那个曹天赐比我大不了两岁,就那么厉害了,我也要像他那样!"枫大声道.

    "不错,这才像是男汉!"高远大笑起来."等你学好了,我送你一匹最好的战马!"

    "姐夫,你说话算话?"枫瞪大了眼睛,看着高远,为了一匹好马,这个姐夫是叫得清脆之极,顺溜之极.

    "枫儿!"菁儿顿时羞得大叫起来,伸手作势要去揪枫的耳朵.

    枫却是一溜烟地跑了,边跑边大声叫道:"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橧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听到枫高声吟诵的句,高远霍地转头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心头却是大震,"这,这,枫这是背的什么呀?"

    菁儿格格地笑了起来,"高大哥,你当真记不得了?"

    "我记得什么?"

    "这首词,是你昨晚喝醉之后,在院里手舞足蹈之间吟出来的啊,娘赞不绝口呢,又很可惜地说这首词不全,肯定是你忘了什么呢?高大哥,这词是你自己写得么?"

    高远头上的冷汗唰地一下就冒了出来,头摇得拨浪鼓一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菁儿,当真是我吟诵出来的?"

    "这还有假,我们都听到了!高大哥,娘说这词写得极好,极有气魄,还想问你要一整首呢?"

    高远连连摆手,"我记不得了,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看着高远的模样,菁儿有些遗憾,"也是啊,娘也说,有些东西就是那么一瞬间的灵感呢,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是啊是啊,就是这个样了,昨天晚上我干了什么,我全不记得了."高远如蒙大赫,连忙点头表示肯定.

    "或许你再喝醉一次,说不定就能将整首词憋出来了!"菁儿忽然若有所思地道.

    高远顿时大汗,心道以后是绝对不能喝成昨天那副模样了,不然整出事儿,却是难以善后.

    整顿饭,高远都是在如坐针毡之度过的,好在氏并没有问什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