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四十二章:新家(书号:13651

第一百四十二章:新家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数个月前,扶风城满目疮夷,被东胡胡图族肆虐过后,几乎一半的县城都成了废墟,鲜血,火光,伤痛,成了那一段时间扶风人共同的伤痛.

    去世的人已经长眠,活着的生活却还要继续,人类在这一时刻展现了他们的毅力,数个月的时光,全县百姓齐心合力,擦去脸上的泪水,拭去身上的血迹,埋葬了逝去的亲人,在废墟之上,开始重建家园.

    高远全歼胡图拉托贝部,缴获的一部分,被县令吴凯拿了出来作为重建家园的资金,一幢幢崭新的房屋重新建起,扶风城开始恢复了生气.

    重建的扶风城,街道比以前更宽,重新规划后的城市比以前要漂亮得多,也合理得多,四通八达的街道将城市分成了一个个整齐的小方场,重建之后的这半边城市反而比以前的老城区要好得太多,而这些新规划正是出自高远之手,重建之后的这半边县城,不仅是更漂亮,也更实用,同时又兼顾了城市的防守,如果再有东胡人寇城而入的情况,依托新建在各个街角上的哨楼,城内可以形成有效的对敌阻击,延缓敌人的进攻和扩大对手的伤亡.

    高远的家亦在重新修建.而负责重建高远家的是吴凯的管家,吴凯在这一次的东胡人袭击之损失惨重,酒庄完全需要从头来过,而在修建酒庄的同时,吴凯也决定将高远的家重新修一遍,以作为高远年后成亲的新房.

    高家与家本来就挨在一起,院墙被打通之后,两家合一家,但却还是各家门,你家户,这一次,却是将原来的房全部推倒,一幢三进三出的大院在原址上巍然耸立起来,当然,以前高两家的地基是完全不够的,但这不妨碍吴凯小小地利用了一把手的职权,在高远规划的图纸上,提起笔来轻轻地改了几笔,高远的家便几乎扩大了一倍.除了三进三出的大院,更是前有平敞宽大的练武场,后有精致的小花园,在扶风城,绝对算得上是豪宅了,便是比起吴凯自己的家,也毫不逊色.

    虽然因为高远的宅基扩大而让不少他的邻居不得不搬家,但这些人却毫无怨言,现在,高远便是扶风的神,数月前的那一场大战,高远不仅替他们报了仇,将那些可恶的东胡人杀了一个干干净净,现在更是率兵在外,连番恶战,将东胡人远远地驱离了扶风边境,一直生活在东胡人阴影之下的扶风人,现在终于可以在夜晚安安稳稳地睡着而不必担心城墙之上的警钟响起,因为,他们的县尉高远率领着他的部队驻扎在居里关.

    而这一切,却是发生在高远不在扶风城的日,高远将新城的设计图扔给吴凯之后,便离开了县城,带着他的士兵征战在外,最多在征战的间隙回到居里关小憩,而往返于扶风城与居里关的曹天成,却在吴凯的严厉叮嘱声守口如瓶.吴凯明白,如果高远知道自己将高远应当分得的红利的一小部分私自作主拿了来替高远重修了宅,他是一定会拒绝的,以他对高远的了解,这个家伙肯定更愿意将这些钱投入到他的部队去.

    这一切便在高远完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

    当高远站在自家旧址面前,看着眼前这幢崭新的,还散发着泥土的清香和油漆味道豪宅面前,怔了半晌,仍然没有敢去敲响朱红大门上的铜环.

    这是自己的家么?这还是自己的家么?高远牵着他的战马,楞在了哪里.

    曹天赐看着楞在哪里的高远,一路小跑着上了台阶,握住铜环,用力地敲响了大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内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一个清脆的女声隔着门传了出来,"来啦来啦,是谁啊?"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曹天赐回过头来,满面笑容,"县尉,是咱们家,是姐姐的声音."

    听到曹天赐惊喜的话,高远这才如梦方醒,向着大门走来.

    朱红的大门拉开了一个小缝,曹怜儿清秀的小脸出现在两人面前,"天赐,呀,县尉回来了!"

    大门立刻便被拉开了,曹怜儿拉开门,自己却一路小跑着向内里奔去,边跑边大声叫道:"夫人,小姐,县尉回来啦!"

    将战马交给曹天赐,高远大步走进了家门,环顾四周,摇头苦笑,他大致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第一个从内堂奔出来的,却是枫,几个月不见,枫却是又长高长壮了不少,头已经达到了高远的肩膀.

    "高大哥,你回来了,可想死我了!"枫张开双手,高高跳起,高远哈哈大笑着伸手接住他,一个反抛,便让他跨坐在了自己的肩上.

    "好小,又重了一些,告诉大哥,现在马骑得怎么样了?不会再摔下来了吧?"高远乐呵呵地问道.

    "当然不会,我已经可以骑着马儿奔跑了!"枫骄傲地道.

    "不错,不错!"高远连连点头."等你骑术再好一些,我便给你弄一匹真正的战马回来,怎么样?"

    "好呀,高大哥,我现在就要,我的骑术已经很好了."枫大喜,抱着高远的头,撒娇地连声要求着.

    高远身后,曹天赐牵着两匹战马,走到一角,将马儿拴在那里的拴马桩上,转过身来,扶着腰间的刀柄,静静地立在哪里,他比枫不过大上三岁,但却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眼神完全不像是一个孩.那份沉稳,已完完全全像一个久经沙场的战事.

    这一个月的战争,不满十三岁的曹天赐一直跟随着高远,他的刀下,已经在战场上饱饮过东胡人的鲜血,虽然他还一直在高远的羽翼之下,但其成长的速度,连高远也感到吃惊.高远将自己的技艺倾囊相授,而曹天赐刻苦地练习,也让他进步神速,除了因为年纪的原因,他的力量和速度还远远不够,但在技巧之上,曹天赐在高远的麾下已经是闯出了一些名头.在扶风军,除了曹天成等有限的几人之外,其它人更多的是将他看作一个战士,一个伙伴,而不是一个孩.

    枫转眼之间,看到角落里静静的曹天赐,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冒出一股寒气,"大哥,他就是怜儿姐姐的弟弟啊,是叫天赐吧,看着好凶的模样."

    "枫,他只对敌人凶!"高远拍拍枫的屁股."嗯,你可以向他讨教骑兵的技艺,他的马术可比大哥麾下的好多骑兵都要强,要是他肯教你,你一定会突飞猛进,离你获得一匹真正的战马的时间可就更近了."

    "真得吗?"枫半信半疑,转头看向曹天赐,曹天赐咧嘴,向他报以一个微笑,枫却是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冷战.

    "当然,他虽然只比你大三岁,可是已经随着大哥我在战场上几进几出了!"高远笑道,让曹天赐与枫多接触,或许枫的阳光与天真可以化解一些曹天赐心的戾气.他们毕竟算得上是同龄人.

    "真得啊!"枫的眼瞬息之间便由惧怕变成了敬佩,"他这么了不起!"

    "他的确很了不起!"高远点头肯定地道.

    "枫儿,你在干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枫吓了一跳,两腿一收,便多高远的肩膀之上滑了下来,"大哥,我去找天赐玩儿."一个转身,溜之大吉.

    能让枫如此惧怕的自然只有他的母亲,氏娘了.

    高远抬头,氏正站在大堂门口,在她的身边,菁儿巧笑焉然,正自眉目含情地看着他.

    "伯母!"高远大步迎了上去,弯腰向氏娘行了一礼,"我回来了."

    "嗯!"氏淡淡地点点头,"高远,不要这么惯着枫儿,他都多大了!"

    高远陪着笑道:"伯母,枫儿还才十岁,还是一个孩呢!"

    氏的眼光越过高远的头顶,看着角落的曹天赐"那也是一个孩."

    听着氏的话,曹怜儿的眼光一下黯淡下来,默不作声地垂下头,高远回头看了一眼曹天赐:"伯母,他们是不同的,而且在我看来,我更愿意天赐像枫一样,无忧无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氏沉默片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高远,严儿宽女,对于枫,绝不能溺爱,这只会害了他的."

    高远笑了一下,在他心,好像氏娘对菁儿和枫都严利得紧,远远谈不上严儿宽女,菁儿和枫两人在他们的母亲面前,都像见了猫的老鼠一般,说实话,在氏面前,高远也有些从心里发怵,这个女人,看起来并不凶恶,但一言一行,总是会让人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以前接触少,高远这个感觉还不太明显,但自从两家合一家之后,这种感觉在高远的心却是越来越强烈了,现在他算是明白家兄妹怎么会如此怕他们的母亲了,自己这也是感同身受了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