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三十八章:东胡之王(书号:13651

第一百三十八章:东胡之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距居里关千里之外,和林城巍然耸立,虽然比不得原那些国家的国都宏伟,但比起辽西城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与原国家以土筑城,外包青砖石条不同,和林城完全是用青石筑成,历经岁月的洗涤,原本的青色条石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却显得更加肃穆.

    这是一座居住了超过十万人口的大城,是东胡人的政治与经济心,也是东胡之王米兰达控制整个东胡的军事心.和林城,驻有东胡王族精锐军队二万人,而在和林周围的各个战略要地,另有三万余王族军队驻守,共同拱卫着和林城.

    东胡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王族对下面部落的控制力取决于他自己本身的力量,如果王族鼎盛,则下面各部落则不敢稍有违逆,而王族衰落,下头的大部落则根本可以对其置之不理,不过千年以来,东胡王族不论强盛或衰落,却都一直控制着和林城,不是没有其它部落觊觎和林城,实则是除了王族,任何一个其它部落想要进驻和林城,都会遭到其它各部的围攻,将自己置身和林城,便如同将自己放在火架上烤一般无二.

    东胡王在东胡部族之间,除了在对外发动战事之时有着调集各部的权力以及统一指挥之外,在对内各部,更多的是扮演着一个调停的角色.

    不过近百年以来,东胡王族一连除了两个了不起的人物,上一代的尼碌与这一代的米兰达,在这两个豪强百年的励精图治之下,东胡王族蒸蒸而上,对东胡各部的控制力愈来愈强,尼禄让王族开始强大,而米兰达则开始对外扩张,其与大燕的近十年战争,将原本大燕控制下的辽东一口吞了下去,十年战争,大燕丢失的不仅是辽东的千里地域,更丢掉了与东胡一争高下,收复失地的雄心,而且这十年的战火,亦让大燕实力大减,在与其它原国家的竞争之落在了下风,只能苦苦维持,而无法向外扩张.国势日益艰难.

    而这十年,却是米兰达最为辉煌的十年,十年之,东胡王族愈战愈强,在战争之,他不断地吞并因战事而受损的东胡小部落,到战事结束之后,东胡其它大部骇然发现,米兰达掌控下的东胡王族已经成了一个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东胡举族可聚集起十万精锐之士,总动员可以召集起超过二十万人,而在王族掌控之的精锐之军便达到五万,至此,其它部族已完全失去了对其挑战的资格,只能匍伏在米兰达的脚下,任凭驱使.

    米兰达不仅是一位强悍的军事统帅,更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在拿下辽东,众多东胡重量级人物一致要求继续推进,挺进原的时候,米兰达力排众议,就此收兵,与大燕达成了和解,绵延十数年的战事就此终结.

    米兰达深知,如果自己的脚步再向前挺进,踏进了原,大燕的确抵挡不住自己的铁骑与弯刀,但是,唇望齿寒,其它的原国家必然伸出援手,如果这些原国家联起手来,东胡决然不是对手,如果到了这一步,说不定自己已经吃进嘴里的东西都不得不吐出来,更重要的是,如果自己遭受重创,那么对于东胡的控制力将会无限降低.

    米兰达毫不犹豫地利用王族的强势结束了这场战争,而这场战事一个附带的结果便是摧生出了大燕第一个平民出身的太守,辽西郡太守张守约.也正是张守约在辽西的顽强抵抗与袭扰,也使得米兰达重新认只了原国家的战争潜力.

    和林城的正心,人工筑成了一个方圆数里的平台,从城要上到这个平台之上,需要拾阶而上,登上数百个台阶才能抵达,而东胡王族的王庭便修建在其上,这是一座仿照着原王朝的宫殿样式修建而成的宫殿群,但因为其高高凌驾于城其它所有建筑,威势却更是惊人.

    米兰达已年过十了,这半年以来,和林城,不少的东胡贵族,领兵将领都在心暗自腹腓着这位铁碗铁血的东胡之王.年纪大了的东胡王已经失去了年轻时的热血,不复往日的狰嵘了,对于外来的欺凌居然忍气吞声,对于吐在脸上的唾沫也泰然自若.

    而这些腹腓的原因,自然就是这大半年以来,发生在东胡与大燕辽西郡接壤的地区.

    先是一支在内斗之失败的东胡部落胡图族在这里折戟沉沙,举族皆墨,连族长都被生擒活捉,后来这位倒霉的族长拉托贝虽然被米兰达派出的特使从辽西城赎了回来,但也就仅此而已,一向强势的米兰达居然就此没了下.

    拉托贝不值得同情,一个失败的部落在东胡部族之就是一个笑话,没有人同情他,现在拉托贝在和林城,活得就象一条狗一般.但拉托贝再该死,也不能败在一个大燕人手,这是让那些骄傲的东胡将领们所不能容忍的,特别是王族的直属将领们,更是愤怒莫名,数十名将领,甚至包括了米兰达的几个儿都在其,联名上书要求出兵,给辽西郡张守约一个重重的教训,但联名上书却如石沉大海,进了王庭便没了丝毫讯息,不甘的这些将领在米兰达大儿索克的带领下,跪在王庭之外祈求米兰达出兵,米兰达却只有一句话,"爱跪着就跪着吧!"说完这句话,该干什么,米兰达照样去干什么,夜夜笙哥,日日欢宴,似乎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终于不了了之.只是往日的铁血之王米兰达在众人心目的形象却是一落千丈,雄狮终究是老了.

    米兰达对于外面的议论根本是不理不睬,哪怕这些消息源源不断地从外面汇集起来,在他的案头堆集如山,哪个人与谁在一起,说了些什么话,都被一字不差地录下送到了他的面前,他也只是瞄上两眼,淡淡一笑,便置之一边.

    只是那些在外边议论的人,如果看到这些东西,不知道还笑不笑得出来,或者还敢不敢再说这些话,只可惜,他们不知道,于是该说的照样说.

    从外形上看,米兰达的确是老了,昔日的东胡雄狮如今缩在宽大的胡床之上,花白的头发,满是皱纹的脸庞,瘦弱的身材,怎么看都是一个小老头模样,只是他的精神仍然很好,一双眼睛仍是如往日一般深遂.

    大庭当,数十个歌舞伎正在卖力的演出着,这是一支来自大燕的歌舞团队,与东胡那种铿锵有力的舞蹈相比,她们的演出便显得柔媚多了.

    演出的人很多,但观看的人却极少,除了米兰达之外,便只有图鲁和颜乞两人,图鲁盘膝坐在米兰达的胡床之前,而颜乞则挺立在胡床一侧,两人亦自看得津津有味.

    颜乞去年自辽西城归来,这位东胡著名的勇士一只手却是被废了,那只曾让所有东胡勇士们畏惧的右手,如今已是再也拿不得弯刀了,不少人以为颜乞从此必然将会失去王的圣眷,但出米兰达的反应又一次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颜乞并没有失去米兰达的欢心,他所享有的特权,甚至连大王索克也无法比拟.

    而颜乞的右手被废,虽然他闭口不言,但不少人亦从当日随在颜乞左右的武士们那里探知了元凶,与击败拉托贝的竟然是同一个人.

    "图鲁,这大燕的歌舞比之我东胡之舞何如啊?"胡床之上,瘦弱的米兰达声音不大,但却极为浑厚,语调虽缓而其却自带一股不容违逆的威严.

    "大王,大燕歌舞,柔媚有余而刚健不足,不过仍不失为上品."图鲁笑着回应道.

    "颜乞,你说呢?"

    "大王,臣情愿看我东胡儿女的舞蹈,那才是战士的舞蹈,这大燕歌舞,尽是靡靡之音,沉浸其,当消磨我辈意志.大王还是少看为佳."颜乞垂首道.

    听着颜乞的话,米兰达忽然仰头大笑起来,"颜乞,看来外头那些话对你也是有影响啊,手上的伤势虽然好了,但你这心里的伤,还远远没有好啊!"

    "手伤易好,但心里这伤,却需要用血来浇灌,才能完全治愈!"颜乞沉声道.

    米兰达看着堂舞动的人影,沉默片刻,"颜乞,你也想我现在就动兵么?"

    "不,现在不是时候."颜乞道.

    "这就是你与他们的不同之处!"米兰达拍着胡床,笑道:"你最重要的不是你那只让人胆寒的右手,而是你的头脑."

    "但臣仍然想念那只让敌胆寒的右手."颜乞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狠劲,"但即便是没了右手,我的左手一样会在以后让我的敌人害怕的."

    米兰达微微一笑,"大燕歌舞柔媚有余,而刚健不足,我东胡舞蹈则是刚健有余,而失之柔韧啊,刚柔并济,方是王道."

    "大王说得是!"图鲁一凛,米兰达这是说到政事了,他转过身来,看着米兰达.

    米兰达挥挥手,"让他们退下去吧,图鲁,颜乞,我们来说说正事."

    舞伎们一一躬身退下,顷刻之间,大殿之内便显得空荡之极.米兰达抬首,仰望着高高的穹顶,出了好一会儿神,摇摇头,"我的确是老了."

    "大王,您龙马精神,离老还早着呢!"图鲁笑道.

    "都已十多了,怎么不老?有些事,我是的考虑考虑了.图鲁,你说我几个儿,哪一个能在将来坐到我这个位上?"米兰达笑问道.

    图鲁一惊,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大王,此事由您一言而决."

    "你与颜乞,是我最为信重之人,随意聊聊,我姑且听听,不必有什么顾虑,也不会有第四人知道."米兰达微微一笑,道.

    图鲁沉吟半晌,"大王五个儿,以大王索克与三王索普最佳."

    "你倾向那一个?"

    "索普!"这一次,图鲁没有犹豫,"三王更加沉稳,武双全,处理政事亦更为冷静."

    "颜乞,你呢?"

    "臣支持大王!"颜乞看了一眼图鲁,"大王更加勇武."

    米兰达一一武两个重臣,在这样的大事之上,意见却是截然相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