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三十四章:磨剑(书号:13651

第一百三十四章:磨剑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匹匹颜色各异的战马自高远身前缓缓驰过,每一个经过高远的士兵都会将手高高举起的战刀凌空虚劈一次,以此向他们的首领致意.

    战马逐渐加速,一百名骑兵首尾相衔接,越跑越快,每一匹战马之间,相距不过一米来远,如此距离,如此马速,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因为任意一匹战马出现意外,都会给后面跟随者带来突如其发的危险,一旦避让不及,便会造成多米诺骨牌般的反应.

    在高远紧张的表情之,一百匹战马形成了一个圆圈,逆时针不停地旋转着.

    "漂亮!"高远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这在匈奴和东胡人眼,算不得什么,但在原内,能有一个骑兵团队作出如此的战术动作,就很不一般了.

    "这算得了什么,你瞧着吧,还有呢!"贺兰燕抿着嘴微笑道.

    不远处,步兵一马突出,战马高举,虚劈数次,自步兵驶出的缺口处,一左一右两名骑兵并辔而出,刚刚的圆圈在转眼之间,已经变成了两路纵队,在草原上奔驰,战马如风,刀光如雪,在草原上划出一道刀的波浪,伴随着士兵的厉声叱喝之声,自有一股凛凛杀气喷勃而出.

    往来冲突数次,步兵再次一马当先,向着高远所在的方向笔直而来,在他身后,两列纵队笔直,随着步兵的战刀高举,犹如一根粗大的树干之上,突然之间长出无数的枝丫,一小队一小队的骑兵从主干之上分离出来,形成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半围圈.

    "厉害!"高远虽然对于骑兵作战并不太熟悉,但只消看着步兵他们的阵形变化,便知道这是骑兵作战之的极厉害的套路.

    "当然,这是骑兵作战之最主要的集力量突破,一旦形成突破,立刻便是穿插包围分割.将敌人切割开后分而歼之."贺兰燕笑道,”这是我们匈奴骑兵最常使用的战术,屡试而不爽."

    "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便能将他们调教得如此厉害,看来我这个教头当真没有请错."高远叹道.

    "你当然没有请错,不过高远,你也别太得意了,他们现在呢,也还只是一个架,当真想要在战场之上随心所欲地运用,哪还差得太远呢,没有经历过几次实战,遇上一些突发的困难来考验他们的应变能力,便远远称不上一支强大的骑兵."贺兰燕道.

    "已经很不错了."高远笑道:"如今在我们的对面,是强大的东胡骑兵,难不成你还指望他们成为作战的主力吗?我可不想我辛辛苦苦的练出一支骑兵,一仗便给我打没了,他们是种,是星星之火,我还指着他们给我燎原呢,慢慢来,我不着急."

    贺兰燕看了一眼高远,"你的雄心还真不小,不过高远,你也别太小看了他们,你的这支骑兵的纪律性是我见过最强的,比起我们匈奴骑兵来要强了不少,前段时间,你不在的时候,训练时候他们经常出现危险,或撞在一起,或跌下马来,但是后面的人根本无视前面的危险,仍然纵马直上,为此我还训斥过他们,但你知道他们怎么回答我吗?"

    "怎么说?"

    "他们说,你教导过他们,当冲锋的号令响起,即便前面是火海刀山,万丈峭壁,也要没有丝毫犹豫地迎难而上,不能有丝毫迟疑,所以,即便同伴倒下,也不能停下,因为一旦停下,便会有更多的人倒下."贺兰燕摇着头道:"这种想法让训练之,危险迭出,但也逼着每个士兵在训练之付出一万倍的小心,因为这个搞法,训练也随时会搞出人命来.在我们匈奴骑兵之,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一旦有事,后面的人会立即做出避让的反应,这样险形虽然乱了,但却避免了不必要的受伤.看过你这些部下之后,我才发现,这两者之间,当真是有区别的."

    高远微微点头,看着远处草原之上,时分时合的骑兵队伍,心感到无比欣慰,自己从进入这支军队之后,无时无刻不在向他们灌输的纪律观念终于开始收获成果了.

    骑兵如此,步卒同样也是如此,他们是一支强大军队的基干,有了他们,自己建立一支强军的希望才有可能实现.

    "他们的骑术和马上格斗基本已经过关了,接下来便是熟练生巧的问题,下一阶段我准备要训练他们奔射之术了,你这百多骑兵,也只有步兵较为熟练,基它人在马上射击,基本上都是漫无目的,这个更难,可能需要更多时间."贺兰燕道.

    "行,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不是么?"高远笑道:"慢慢来,不着急,一口吃不成胖,我宁愿慢一点,也要让他们练得更好一些,打铁还得自身硬,本事练好了,将来在战场之上,生存的机会便会成倍增长."

    "十年磨一剑,高远,你准备用多长时间来磨你这把剑呢?"贺兰燕问道.

    "如果需要十年的话,我也不会着急,我们都还很年轻,是吧?"高远笑道.

    "可我哥哥常说,时不我待呢!"贺兰燕道.

    "欲速则不达!"高远摇摇头道:"该停的时候就该停,勤练内功,该动的时候,就要一鸣惊人."

    "你说得有道理,我们现在还很弱小,不论是东胡人,还是那些匈奴大部,如果真将矛头对准了我们,我们还真应付不过来,高远,你也是,按照你的说法,现在是我们需要蜇伏的时候了,是吧?"

    "你说得不错,是该蜇伏一段时间了."高远转头看着居里关的方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当世人对我们刮目相看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在是现在这样一株弱小的幼苗能随时被他们折断了,而是已经长出了粗壮的树杆,谁想砍掉我们,都得准备着崩断他们的刀,那时候,才是我们叱咤风云的时候."

    "我会把你的这段话讲给哥哥听的,有时候我觉得他太急了一些."贺兰燕若有所思地道.

    说话之间,步兵已经完成了他们的演练,骑兵一队队的从远处奔行过来,在高远身前十数米处列成一个整齐的骑兵方阵.

    "县尉大人,扶风骑兵队完成演练,请县尉大人指点."步兵翻身下马,大步走到高远身前,左手握拳,用力地撞击了一下右胸皮甲,大声道.

    "好,不错!"高远大笑着上前一步,重重地擂了步兵一拳,抬起头来,"弟兄们,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们不仅让我刮目相看,是看得我连眼珠都险些掉出来了."

    轰的一声,百多名骑兵哄堂大笑,笑声,带着无比的得意.

    "为了犒劳弟兄们的辛苦,今天晚上,加餐,杀羊,杀牛,另外,今天我破一次例,许大家喝酒,每人一斤,让大家好好地过过瘾."高远挥舞着双手,大声道.

    "多谢县尉大人!"士兵们顿时惊喜起来,在军,现在伙食哪是没得说,比起一般人家要好太多,居里关养了这么多的牛羊,肉食从来不缺,而且按照高远的强行规定,每个人每天还必须喝一碗鲜牛奶或者羊奶,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这些士兵们已经开始体会到了好处,每一个人的身体都长得强壮起来,有了足够的营养保准,训练量也是越来越大,但身体上的反应反而是越来越小了.每一个人身上那凸起的棱角分明的肌肉,是高远从开始便苦心经营的最好的回报.

    但酒在军仍然是被禁的,营有酒,但是平常根本捞不着喝,只能看着流流口水罢了,每人一斤,足够大家好好地过过瘾了.

    "走,我们回家!"翻身上马,再伸手将贺兰燕拉了上来,高远一挥手,大声喝道.

    是夜,居里关灯火通明,大校场之上,十数堆篝火点了起来,面上搭着架,一头头宰剥干净的羊被吊在上头,烤得滋滋作响,香气四溢,士兵们将毡毯铺在地上,在他们的面前,摆着一个个的海碗,碗里是一块块焦黄的牛羊肉,犹在滋滋地冒着油珠,一坛坛的美酒打开了盖,场欢声雷动.

    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欢庆,一来是进行一个迟到的庆功宴,歼灭胡图部活捉拉托贝之后,因为高远随后便跟着路鸿去了辽西城,这场庆功宴便拖了下来,二来也是庆贺高远荣任扶风县尉,作为他们的直接领导者,高远的荣升也意味着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水涨船高.场的气氛是一轮高过一轮.

    作为这里的首领,高远自然是被祝贺敬酒的主要对象,高远酒量极大,来者不拒,而另一个被敬的便是贺兰燕了,而向她敬酒的又主要来自步兵的骑兵队.她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宴会还没有进行到一半,豪爽的贺兰燕便已是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高远的身上,偏生她还不愿意回去,就这样以地为席,地天为被,以高远的大腿为枕,就这样沐着满天星光酣然入睡.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