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三十三章:骑兵(书号:13651

第一百三十三章:骑兵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战马风驰电挚地奔行,速度奇怪,高远不得不伸手搂住前面贺兰燕的纤纤细腰,不然,很有可能便会被摔下马去,飞扬的发辫末梢不时钻进高远的鼻孔之,不由自主的一连声打着喷嚏,惹得前面贺兰燕不停地大笑着.

    高远恨得牙痒痒的,贺兰燕铁定就是故意的,自己可没有她这么好的马术,不抓紧她,仅凭两条腿,是肯定坐不稳的.

    风一般地踏草而行,两边景物闪电地向后倒退着,渐渐地,高远终于让自己的心神稳定了下来,心一静,鼻孔之突然传来了一阵阵淡淡的香,微香之间,又夹杂着一些汗气,天气已渐渐地热了起来,贺兰燕穿着本身就单薄,此时他手扶在对方结实而又平滑的小腹之上,战马奔行,起伏之间,高远不禁有些心神荡漾起来.

    毕竟是血气方刚之年,怀拥着如此娇娃,恐怕便是柳下惠,纵然没有什么动作,心神也绝对是平静不了的.

    深深的吸气,再吸气,高远尽力让自己的心思集起来,不再想东想西,心只盼着快点到地头儿上,这路要是长了,保不定自己便会按捺不住,做出点什么,可就大不妙了.

    心思是勉强收回来了,但身体上的反应却是瞒不过人的,此时的他,与贺兰燕紧紧地贴在一起,高远自己还没有觉察出什么,前面的贺兰燕已是霍地回过头来,脸红似血,这猛一回头,一仰脸,正好高远看到贺兰燕的动作而低下头来,无巧不巧,两人顿时来了一个嘴碰嘴,唇挨唇,亲了一个结结实实.

    高远大惊失色,张皇失措之间,高远一下高高地举起了双手,贺兰燕的身体骤然一僵,紧跟着身便筛糠似的抖了起来,手一紧,战马长嘶,人立而起.原地停了下来,马上贺兰燕身一转,扭了过来,两手抱住了高远.

    不过贺兰燕这忘情地一报,却忘了此刻两人不是在平地之上,而是还没有完全停稳的战马之上,冷不丁儿地失去平衡,两人顿时从马上摔了下来.

    身在空,高远身一弓,整个人已是团成了一个球状,身半侧,肩部刚一着地,他已是就地侧翻,连着几个翻滚之后,终于停了下来,贺兰燕便如同附生在他身上一般,两手抱着他的脖,两长修长的大腿夹着他的腰,当高远停下来的时候,尴尬地发现,自己两只手撑在地上,而在自己的身下,贺兰燕仍然脸如涂血,就这样吊在自己身上,一双妙目睁得大大的,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双手撑地,高远想要站起来,但一发力,贺兰燕却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

    "高远,原来你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喜欢我的."贺兰燕盯着高远,满脸欢喜,"以前我还觉得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呢!"

    "燕,咱们站起来说话,好吗?"高远尴尬地道,"这个样,太不雅观了!"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贺兰燕笑道:"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见不人的事情."

    高远哑然,这还不算见不得人么?孤男寡女,这个模样搂在一起,任谁看见了,都会往那一方面想去.

    "起来说话!"高远口气坚决.

    "起来就起来,有什么大不了的."贺兰燕见高远脸色有些不快,倒也见机,却在松开手的那一霎那,伸嘴在他脸上啄了一口,然后格格笑着跌回到草地之.

    高远一跃而起,伸手摸着脸上被亲过的地方,作声不得.

    "高远,你心里既然还有那一点点喜欢我,那为什么一再地拒绝我?"贺兰燕一跃而起,走到高远的身边.

    高远回过头来,贺兰燕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那是一种得偿心愿,心满意足的笑容.

    高远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蔚蓝天空上的那一轮娇阳,半晌,才道:"燕,你聪明活泼,又美丽可人,怎么会不讨人喜欢,但是我心已经有了一个菁儿了,我的心,已经装满了,容不下第二个了."

    贺兰燕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高远,你们原人不是三妻四妾都可以的么?我不介意的."

    高远摇摇头,"我介意.燕,亲情可以有很多种,但是,爱情却是唯一的,我的一颗心,只能给一个人,如果将一颗心分成了两半,既是对你的不尊重,也是对菁儿的不尊重,所以,我只能对你说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贺兰燕沉默了下来,正在高远担心贺兰燕勃然大怒,上马扬长而去,再不回头的时候,贺兰燕却突然格格地笑了起来.

    高远吃了一惊,"燕,你怎么啦,你没事吧?"

    "我没事!"贺兰燕笑着,但眼里却有泪水抑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燕,当真对不起."伸手擦去贺兰燕脸郏上的泪水,高远歉然道.

    "没事,没事!"贺兰燕摇着头,仍然笑着,"高远,你还当真不是一般人,这话儿我是第一次听说,你们原人三妻四妾很普通,即便是我们匈奴部的那些贵人们,又何尝不是如此,你居然是这样想的,我真替那菁儿高兴,不,我也为我高兴,我贺兰燕看上的人,就是不寻常,好了,我没事,就算做不成夫妻,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嘛,是不是!"

    贺兰燕仰起脸,看着高远."一辈的好朋友,行不行?"

    怔怔地看着贺兰燕夹着泪水的笑容,半晌,高远终于伸出手去,握住贺兰燕的双手,"一辈的好朋友,我保证!"

    贺兰燕慢慢地靠近高远,将头顶在他的胸前,"一辈的朋友."

    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高远抬头看向远处,藏青色的军装格外显眼,百来匹战马正由远近及,迅速地向这里奔行过来.为首一人,正是步兵.

    "燕,步兵他们过来了!"轻轻地拍拍贺兰燕的肩膀,替她摘去沾在头发之上的青草,又拍打着她的后背,背上,沾满了地上的草末.

    贺兰燕将脸在高远的胸前狠狠地擦了擦,抬起头来,看着高远,突然卟哧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低头."

    "干什么?"高远奇怪地道.

    贺兰燕脸上一红,低声道:"脸上有口红,就是你在辽西城给我买的那种,你不想被步兵他们笑话吧,快点低下头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骑兵,高远也有些着慌了,让步兵他们看见自己脸上的口红,一世英名可就化为流水了,立即低下头来.贺兰燕伸出手去,拼命擦了几下,鲜红的唇印倒是被擦得看不清了,不过那艳红却是面积更大了.

    "快点啊,他们就要过来了!"高远低声道.

    贺兰燕听着身后的马蹄声,一急之下,呸呸地连吐了几口口水在手绢之上,在高远脸上一阵狂抹,终于将其擦净."好了!"她欢欣鼓舞地道,却发现高远正眼神古怪地看着她,不由脸一红,"没办法,又找不到水,只能这样了."

    马蹄声已近在耳边,步兵带着一百名骑兵,也看见了站在那里的高远与贺兰燕二人.

    "兵曹回来了!"步兵一声欢呼,一带马缰,风驰电挚般地奔了过来.身后,传来阵阵欢呼声,马蹄声声,骑兵们一个跟着一个,疾奔而来.

    贺兰燕骄傲地看着那些快速而来的骑兵,"高远,瞧瞧吧,这是我一个月来的成绩,他们已经可以称之为骑兵,而不是骑着马的步兵了,虽然还比不上我们匈奴勇士,也尚不能与东胡人相提并论,但至少有了一搏之力,假以时日,他们会是马上骁雄,会成为你最大的助力."

    看着步兵与那些骑兵在马上的姿态,高远知道,他们与一个月之前的确有了极大的提高,步兵先不说了,他是自己麾下最早拥有战马的人,而其他的人,就的确是贺兰燕一手一脚教出来的了.

    "谢谢你,燕!"

    "不用谢,我自愿的,而且,他们也是我见过最勤奋的骑兵.一个月时间,能从无到有,是他们努力的结果,高远,你不知道,他们的两条大腿内侧,屁股,都被磨得鲜血淋漓,我看着都有些恐怖,但这些人居然能强忍着疼痛继续练习,有时候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人,抑或是你给他们施了什么法术,因为他们口口声声说不能给你丢脸."贺兰燕摇头道.

    "见过兵曹!"一百名骑兵在步兵的带领之下,奔到近前,瞬息之是已经排成了一个骑兵方阵,步兵呛的一声拔出背手长刀,高高举起.

    "见过兵曹!"一百名骑兵同时拔刀,齐声大呼.

    "喂,你们这些臭小,高远现在不是兵曹,他是县尉了,他升官了!"贺兰燕大笑着道.

    此言一出,场更是欢声雷动.

    "弟兄们,辛苦了!"高远挥舞着双手,大声吼道,"我以你们为荣!"

    "不辛苦,愿为县尉大人效死!"骑兵们齐声呐喊.

    高远连连点头,满面笑容.

    "县尉大人,骑兵队队长步兵请为县尉大人演练!"步兵策马向前,走出数步,大声喊道.

    "好,我正想看看你们的英姿."高远喜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