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三十二章:热情似火(书号:13651

第一百三十二章:热情似火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在孙晓与曹天成有些暖昧的笑容之,高远有些无奈地站了起来,向外走去,贺兰燕对自己的好感从来不加掩饰,在居里关已经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或者也是笑柄,可这位姑奶奶不仅没有什么收敛,反而是变本加厉,这么急若风火地赶回来,岂不是又要让士兵们看笑话了?

    对于贺兰燕的这种不顾一切的个性,高远除了无可奈何,还是无可奈何,换作另外一个人,他或许可以避而远之,但贺兰燕却不一样,她是自己的骑兵教头,而骑兵的培养是自己计划之极为重要的一环,避无可避,除了泰然处之装糊涂之外,他一时之间真还想不出有什么其它的方法.

    想到这里,便不由对贺兰雄恨得牙痒痒的.贺兰燕的骑术固然是极佳,但贺兰部之还会缺少骑术好的人么?他明知贺兰燕对自己有好感,却助纣为虐的将贺兰燕弄了过来,这不是给自己出难题是什么?如果是一个原女,在自己明确拒绝之后,只怕当即便会拂袖而去,偏生贺兰燕不吃这一套.还明言不会放弃.

    揉着有些发疼的脑袋仁,高远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不出自己所料,外面所有的士兵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睁大眼睛,盯着那匹正风驰电挚般穿过居里关关门的战马.

    战马之上,贺兰燕那一根根精心编织的细小发辫在风飞扬,大红的披风高高飘起,晕红的脸庞之上满是兴奋之色.

    "高远!"战马穿过关门,贺兰燕一眼便看到了正从屋内走出来的高远,她扬起马鞭,大声叫了起来.

    一个月没有见到这位火辣辣的姑娘,此时骤然看到她活色生香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高远的心也禁不住跳了几下,扬起手,向着她挥了几下,她与菁儿似乎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静雅腼腆,一个热情似火.

    战马冲着高远直奔而来,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校场之上,所有看着这一幕的士兵们都是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呼,因为此时,贺兰燕离高远已经太近了.便连紧跟着高远而出的孙晓,这一下也被吓呆了,整个身一下便绷紧了,腿下蓄力,下一刻他便会如同猎豹一般冲出去.

    整个校场之上,在第一声啊声刚刚落下,第二声便又紧接着喷勃而出,战马在离着高远尚有一步远的地方,长嘶声,人立而起,原地旋了整整一圈,这才将前冲的力道消去,马上的贺兰燕一手勒着马缰,一手提着马鞭,屁股已经离开了马鞍,一双精巧的小鹿比靴蹬着马蹬,就靠着这三点的力量悬立在马背之上.

    高远似乎没有看到势若奔雷而来的战马,他站在那里,却也没动一下,眼神平静如常.

    士兵们的第二声惊呼,一是感叹于贺兰燕的马术高超,这样的速度,说停就停,当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二来却是震惊于他们的县尉这份镇定,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在这样的压力之下,退避闪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高远却是纹丝未动.单是这份镇定与判断,就足以让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其实高远远没有这些士兵们心所想的那样毫无惧意,他这样做,基于两样,一是对于贺兰燕的判断,她不会伤害自己,她的骑术的确极佳,如果没有把握,她绝不会这样做,二来就是要在士兵面前保持一个形象了,要是自己被吓得狼狈后退,岂不有损于自己的高大上的形象?当然,第二条是基于第一条的原因,如果此刻冲来的是步兵,高远铁定是闪得远远的了,步兵可没这份儿功夫.

    "高远,我想死你了!"贺兰燕清脆之极,如出谷黄茑,只是声音太大了一些,显然是有些过于兴奋了,以至于整个校场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的士兵在呼到这一句话之后,立刻便低下了头,转过了身,装模作样地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只不过那一双双偷摸着斜睨过来的眼睛,暴露了他们的好奇心.

    孙晓紧崩的身体一下放松下来,拄着拐在他身后的曹天成甚至听到了他身上骨节因为放松而传来的劈啪声响.

    "这么紧张干什么?这个丫头如此在乎高县尉,怎么会伤害县尉大人?瞧县尉大人那架式,是吃定了这丫头!"曹天成笑道.

    "这个番婆喜怒无常,谁知道她心里是怎样想的,刚刚难道不吓人啊!"孙晓哼了一声.

    "你这是关心则乱,仔细想一想,便懂了."

    "这样的当口,那有时间去想!"孙晓回头看了一眼曹天成,揉了揉拳头.

    先前怒马狂奔,高远纹丝未动,此刻看到贺兰燕的架式,他却是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随着战马一对前蹄落下,溅起阵阵灰尘,贺兰燕已是弃了马鞭,双手箕张,看她那意思,竟然有飞身扑到高远怀里的意思.现在自己已经很尴尬了,如果再来个软玉温香搂个满怀,风言风语必然四散传开,要是传到菁儿的耳朵里,那可就大大不妙.

    贺兰燕敏捷地跳下马来,看着对面的男人,"高远,你想我了么?"

    高远摸了摸鼻,这可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有点两头堵,"想,怎么不想,不但想你,也想这里每一个兄弟啊."他呵呵地笑了起来.

    贺兰燕哼了一声,"狡滑,答所非问."

    高远干咳了一声,"燕,你可黑多了."

    听到高远的话,贺兰燕有些紧张地摸了摸脸庞,片刻之后又有些沮丧,"我已经很小心了,每天都用丝巾裹着脸,但还是给晒黑了,高远,你不在的时候,我去了扶风城,偷偷地去瞧了菁儿,真白,我也想这么白,只不过我要替你训练骑兵,每天骑着马在烈日之下跑来跑去,怎么可能有她那么白!"

    听着贺兰燕委屈的声音,看着她有些沮丧的面容,高远心一动,忽略了她去扶风城偷瞧菁儿的事情,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燕,谢谢你了,为了我的事,让你受累了,黑不要紧,瞧着不是更健康么?瞧你现在这肤色,多提神啊."

    "真得吗,你真喜欢这肤色么?"抚摸着脸庞,贺兰燕又惊又喜地道:"这么说,以后我也不用用丝巾裹着脸了,这天气,裹着当真不舒服.看菁儿那皮肤,我还当你只喜欢肤白的女孩呢?"

    贺兰燕的语气让高远有些心惊,看这模样,这丫头当真是有些陷进去了,这对于自己可不大妙.

    "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贺兰燕伸出手去,极自然地挽住了高远的手臂,仰着脸,倒似一个邻家小妹妹看着喜欢的大哥哥一般,"这些都是好东西,好多我都没有见过.步兵说,为了买这些东西,你在辽西城里转了好几天,辽西城一定很大,以后你能带我去吗?"

    "你为我的事情这么辛苦,我当然得感谢你!"高远笑道.

    贺兰燕狡缬地一笑,她的欢喜不是因为高远给她买了礼物,而是在她的百般盘问之下,步兵告诉了她,高远送给菁儿的礼物与自己一模一样,也就是说,一式两份,她与菁儿一人一份,这在贺兰燕看来,不谛是一场不小的胜利,为此,她兴奋得一夜都没有睡好觉.

    原来自己在高远的心不是没有份量的.

    “你给了我礼物,我当然也得送你一份礼物!”贺兰燕看着高远,高兴地道.

    “不用了,不用了,你帮我训练骑兵,已经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我哪里还能要你的礼物!”高远赶紧连连摇头.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送你的礼物,就是你的骑兵啊!”贺兰燕开心地笑了起来,她一跃上马,稳稳地坐在了马鞍之上,侧转身,伸出手来,”上来!”

    “啊?”高远吃了一惊,看着贺兰燕.

    “你不想看看我送你的礼物吗?”贺兰燕一弯腰,拉住了高远的手臂,用劲一扯,”上来吧,我带你去看这份礼物,保管会让你吃一惊的.”

    被贺兰燕用力一拉,再加上高远也实在想去看看,近一个月不见,自己的骑兵在贺兰燕的调教之下,当底有多少长进,高远便借着这一拉之力,坐到了贺兰燕的背后,随着清脆的鞭响,战马扬蹄,向着居里关外奔去.

    两人扬蹄远去,孙晓与曹天成这才走了出来,看着那愈去愈远的背影,孙晓蹇眉道:”老曹,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妙啊!”

    “有什么不妙?”曹天成嘻嘻一笑.

    “明知故问,贺兰燕这丫头太疯狂了,咱们县尉这么年轻,我瞧着,总有一天,咱们县尉逃脱不了这个番婆的魔爪.”孙晓低声道.

    “谁是魔爪还不一定呢!”曹天成低笑道:”再说了,咱们县尉是什么人啊,还用得着你操心,当真是咸吃萝卜操淡心,你是不是早上吃多了,要是吃饱了撑的慌呢,就去蹲茅房吧,别跟我面前磨磨唧唧地!”

    孙晓大怒,”当真是夏虫不可与之言冰,懒得与你说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