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九章:共饮一杯(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九章:共饮一杯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八仙桌上摆满了酒菜,一坛足有十斤重的吴氏出产的烈酒已被打开了泥封,正向外弥散着浓烈的酒香,桌的正间,一个铜盆内金黄色的汤汁咕嘟咕嘟地翻滚着,阵阵气雾漫起,一片片切得能照出人影的小羊肉片堆满了瓷盘,旁边配上几片青菜,红绿相间,还未入口,嘴已是自然生津.

    "菜上齐了,你们慢慢喝!"菁儿端上最后一道菜,小心地放在桌上,敛裙向桌上三人施了一礼.

    郑晓阳与那霸马上站了起来,齐齐躬身,"不敢当!姑娘太客气了."

    虽然还没有正式成婚,但菁儿马上要成为县尉夫人却是不争的事实,县尉夫人亲自下厨,上菜,两人都是与有荣焉,这也是从另一侧面显示高远对二人的重视.

    高远站起身来,提起酒坛,给两人面前的酒碗之倒上满满一碗酒,笑道:"菁儿先前准备的是酒杯,不过我还是觉得用碗爽气,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失我军弟兄豪气."

    那霸笑道:"县尉此言,深得我心!"端起酒碗,"我与郑老弟共祝县尉高升,以后大展鸿图,青云直上."

    三人的酒碗砰的一声对撞在一起,酒汁四溢,三人一饮而尽.

    "好酒!"那霸放下酒碗,抹了一把络腮胡上沾染的酒滴,大声叫道.

    这酒自然是极好的,在扶风根本不出售,全都高价销往了辽西城,价格也贵得吓人,那霸和郑晓阳薪水有限,地位也不高,平日那里喝得上如此好酒.

    "既然是好酒,那就多喝一点!"高远大笑,提起酒壶,给两人碗续满."来来来,这火锅的汤汁可是我亲自调制的,小羊肉也是我一片片削出来的,先吃点东西,压压酒."

    那霸与郑晓阳连连点头,今儿个是菁儿与氏一起下厨,手艺自是没得说,与他们平日里在街头饭馆里吃得完全是两个样儿,更不必说只管饱的军伙食了.但两人也都明白,今天这一顿饭可也不仅仅是一顿饭而已,其更是大有深意.

    高远入伍不到一年,但窜起之速,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远不是在军厮混了多年的那霸与郑晓阳能比.但高远能有今天的地位,也不仅仅是因为有一个路鸿在后头撑腰,他自己的本事却是起了绝大部分的作用.如果说高远一入军队便是兵曹的是因为路鸿的话,那后来,可就完全是高远自己的本领了,郑晓阳比起那霸来说,要更清楚一些,毕竟去年后半年,他一直便呆在县城之,目睹了这所有的变化,可以说,路鸿今天能升到辽西城去成为一名正儿八板的将领,多半便是这高远的功劳.

    郑晓阳对高远是服气的,这一种服气从去年高远单骑出城,救回了曹天成,同时在马后拖回了近十具东胡人的尸体之后便已经生根了,易地而处,郑晓阳知道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这是一个有本事,又有义气的家伙.

    扶风兵第一队在高远入主之后,一扫往日颓迷之气,其变化之大,让在扶风兵混了多年的郑晓阳震惊不已,冬日军营之的那一架,也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从那时起,郑晓阳也开始逼着自己的士兵开始练习,可以说,是高远在倒逼着他不断地向前.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扶风兵三个队,原本实力最强的那霸第三队,已是排名最后了,不说高远的第一队,便是郑晓阳的第二队,那霸也是干不过的.

    那霸对于这一切还没有亲身体会,自然不会有郑晓阳那种切肤之痛.

    "刚刚那兄说祝我高升,祝我青云直上,说句不客气的话,我高远还真有这种想法."嘴里咀嚼着涮羊肉,高远不紧不慢地道:"一个县尉,可不是我的目标."

    听到高远说话,那霸和郑晓阳都放下了筷,竖起耳朵聆听着高远想要说些什么.看着两人的模样,高远笑着用筷点点二人,"吃菜,吃菜,无非就是闲聊,不必这么认真."

    高远如是说,那霸与郑晓阳却不能如是做,不管高远资历如何,但现在是实打实的扶风县尉,二人的顶头上司,更何况,说是闲聊,但高远提起的话题,却关系着两人的未来,怎么也不能等闲示之.

    "高县尉是有雄心壮志的人,我二人只管跟着高县尉便好了!"郑晓阳笑着道.

    高远微微一笑,"话不能如嘴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芭三个桩,单是我高远一人,便是三头臂,又做得出来什么大事,自然要兄弟同心,方能其利断金.我有些想法,倒是想与二位交流一下."

    "请县尉赐教!"二人同声道.

    "这两天过后,我准备将我扶风县兵统统调往居里关沿线,扶风城内与村镇不再驻军,这些治安事宜,都交给吴县令麾下的捕快去管,我们是军队,可不能沦为了专捕鸡鸣狗盗之徒而徒有其表."高远挟起一片羊肉,不紧不慢地在锅里涮着.

    "所有军队都调往居里关沿线?"郑晓阳和那霸都是吃了一惊,这可不仅仅是调兵,内里的学问大了,难不成新上任的高县尉要在边线之上挑事儿不成?

    "不仅是调兵."高远轻描淡写地道:"军队也要整编,不是我高远大话,第二队与第三队的整体战斗力,现在与第一队比起来,差得太远,这不利于我们整个扶风军队的整体发展,第二队与第三队调往居里关之后,将与第一队混合重编,尽量地平衡各队战力."

    郑晓阳与那霸的脸色一下难看起来,高远这是要收权么?第一队尽是高远心腹,一旦合编重整,二人的权力必然会被大幅度地压缩.不用说,高远一定会安插自己的心腹到第二队与第三队之.

    "这个?"那霸沉吟了一下,"重整合编不是一件小事,高县尉还请三思,合得好,战斗力便上升,要是合得不好的话,只怕反而会留下后遗症,适得其反啊!"他碰了碰郑晓阳,示意郑晓阳帮腔,但郑晓阳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低着头,不发一言.

    "军队调往居里关沿线,可不是为了在那里吃干饭的."高远笑咪咪地看着两人,"接下来的时日,我们与东胡人的磨擦必不可少,如果战力不均衡,不能协调统一,万众一心,只怕日就不好过了,所以整编是势在必行."

    "高县尉当真要与东胡人动手,我们可只是一些县兵,实力有限得紧!"那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晓阳关键时刻调了链,也只有自己上了.

    "与东胡人大规模动手,我们的确力有未逮,但小磨擦么,却是不怕!"高远放下筷,看着两人,"东胡人老来劫掠我们,打我们的草谷,我们为什么不能去抢他们,打他们的草谷,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大燕礼仪之邦,自然是有来有往,我们与东胡接壤之地,东胡部族虽然众多,但却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大部落,打打他们的草谷,想来东胡王也不至于如此小气吧?"高远哈哈大笑.

    "便是一些小部落,实力也不容小觑啊!"

    高远讥讽地一笑,"那军曹太小瞧我们了,拉托贝如何,四百余骑精锐,还不是一样沦为我们的阶下囚.只要谋略得当,自然是胜卷在握,更何况,我们也不是孤军奋战的."

    "县尉是说,接下来,贺兰部还会与我们并肩作战?"郑晓阳问道.

    "那是自然."高远肯定地点点头."二位,你们如果担心害怕的话,我也不勉强,便呆在这扶风城,当然,军队肯定得调走,我可以给二位一个副尉的衔头,虽然不领兵了,但却胜在逍遥自在,尽管在这扶风城里当一个富家翁可也.我高远却是绝不仅仅满足于此的,东胡人控制着大片区域,广阔天地,自然大有作为,现在东胡王还瞧不上我们,正是我们发展的良机,蚂蚁搬大象,一点一点地腐蚀对手,壮大自己,等他们发现我们,重视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强壮起来了,张守约大人能赤手空拳打下一个辽西郡,我们为什么不能打下另一个辽西郡呢?"

    第一次听到高远如此的雄心壮志,那霸与郑晓阳二人都是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想不到,高远竟然是想成为与张守约一样的人,张守约高成太守,实控辽西君,连大燕国王的话,亦可阴奉阳违,不让他满意,便抛之脑后,左耳进右耳出,没人能奈他何.

    "当然,想成就大事业,就有大风险,或许将来功成名就青史留名,或许出师未捷身先死,二位,怎么样,敢不敢跟着高远搏一回?"高远一手端起了酒碗,目光炯炯地看着二人.

    郑晓阳霍地站了起来,"高县尉,人活这一辈,区区数十年而已,与其这样蝇蝇苟苟,倒不如横下心来大干一场,便是死了,也留下了名儿,我干了,不就是跟东胡人抢地盘,抢吃食么,干!"

    那霸也站了起来,"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我那霸要是缩了头,岂不是当了乌龟,跟着高兵曹,干了."

    "好得很!"高远大笑,"来,我们共饮一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