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八章:南山夜话(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八章:南山夜话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南山之巅,清风习习,满地的青草之间,有着星星点点的小花,落日将最后一抹余晖洒在山顶之上,染黄了绿色的枝丫,也将高远与菁儿两人渡上了一层金色,紧紧相拥的两人互相依偎着,看着那渐渐沉下去的夕阳.

    "真美!"菁儿的头偎在高远的胸前,眨也不眨地看着渐渐模糊的红光,"高大哥,要是每天我们都能在这里看落日该多好啊!"

    抚着菁儿如云的秀发,高远笑道:"会有那么一天的.到了那个时候,我天天陪你看落日."

    "可是这一天,什么时候才能到呢?"菁儿抬起头,有些茫然地道:"高大哥,娘说你是大志向的人,绝不会为儿女私情迷住了眼,我在想,真到了那一天,只怕我们都老了,你成了一个白胡老头,我成了一个白发老婆婆了."

    高远哈哈大笑起来,"菁儿,真到了那个时候,那才叫幸福啊!你想想,两个白发苍苍的脑袋像我们现在这样依偎在一起,一起看落日,一起闻花香,一起沐春风,那是何等逍遥自在,这就叫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啊!"

    "可我想一直这样,一直这样到老."菁儿仰起脸,看着高远,"高大哥,不要去做什么大事业,不要再去冒险,不要再去打打杀杀,好么?"她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高远的脸庞,"你总这样,我很害怕."

    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握住菁儿的小手,冰凉冰凉的,低头看着菁儿那双泪汪汪的眼睛,心蓦地一痛,十年前的那件事,定然在菁儿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痛.

    "高大哥,你不知道,我真得很害怕,十年之前,我家出事的那一天,我还没有岁,虽然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那一天的鲜血和惨叫这些年来,却总是在我攀萦绕.后来断断续续地听我娘说了一些爹的事情,爹也是做大事的,可是大事没做了,却将整个家都做没了.所有的亲人都做没有了,我们就像老鼠一般,躲在这抚风城十余年,要不是碰上你,我们不知道还会窘迫多少年呢?现在娘说你也要做大事,我便害怕,真得很害怕.我怕有一天你也出事了,哪我该怎么办?"菁儿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心疼地紧紧地拥着菁儿发抖的身体,高远道:"菁儿,有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自己能左右的.我想你爹当年也是如此,有时候,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不想做,可形式逼着你做,很多事情,一开始,便再也无法停下来."

    "高大哥,可是你还没有开始,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尉,你便安安心心地做你的县尉,咱们便在这小小的扶风过一辈,生一大堆儿女,空闲的时候,咱们便爬到南山上来,看落日,看雪飘,看梅花,累了,可以在自己家的庭院之,躺在竹椅之上,看儿孙们绕膝嬉戏,听鸡鸣狗吠,炒几样小菜,喝几杯美酒,天冷了,咱们燃起一堆火,盖一床毯,互相取暖,间或加上几根茶,烤几个红薯,山药,难道这样不好吗?"菁儿喃喃地道.

    "好,当然好.菁儿,你说得真好,这样的生活,也正是我想要的,我一生都在盼望着那一天!"高远的声音渐渐地低沉下来,脑在一瞬息之间又回到了前世之时,菁儿所思所想所言,无一不是他切切盼望却又不可得的.

    这一世,他能得到吗?他闭上眼睛,脑里陡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枪响,枪声击碎了一切,击碎了他所有的与憧憬.

    高远睁开了眼睛,里面是浓浓的不甘,愤恨,与明悟.

    "高大哥,你怎么啦,你的眼神,看着让人好害怕!"菁儿怯怯地道.

    "菁儿,你说得,我都想要,但你想过没有,我们怎样才能过上这样的生活?"高远问道.

    "就这样,不行吗?"菁儿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高远.

    "怎么可能?"高远苦笑一声,"你忘了你这些年来的遭遇了吗?"

    菁儿脸色顿时黯淡下来.

    "霍天良是什么人,只不过是一个督邮的儿,便让你无法可施,他明明知道我在护着你们,却敢拿着刀来捅我,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你想过吗?"高远低声道.

    "一个督邮的儿,便能逼得我们无法可施,险死还生,这天下,比起督邮厉害的人何其多也?我们想要过上这样的生活,如果没有相应的实力,你认为可能吗?"

    "你忘了东胡人打进扶风城的时候,你们母三人躲在地洞,朝不保夕的感觉吗?你手里握着冰冷的刀顶着自己的胸膛时候,你可曾有过愤恨吗?"

    高远一连串的问句,让菁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这是一个实力为上的世界,这是一个强者至尊的时代,我们不想受人欺负,不想被人凌辱,不想被人抢劫,不想被人杀戮,就必须站起来,去争,去抢,去拥有比现在更强,更大的力量,也只有这样,菁儿,我们才能过上你所说的那种生活,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有力的保护你们.使你们不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不受任何的委屈.不在黑夜之难以入眠,不再如同一只无助的羔羊一般任人宰割."高远炯炯地看着远处,那里,只剩下了一抹黯淡的光线.

    "太阳落下去了,明天还会再升起来,但机会失去了,却永远不会再来."牵着菁儿的手,高远站了起来,"路叔叔走了,现在扶风县将由我来主宰,这里,不但是我们以后永远的幸福的记忆,更是我们幸福的,我会带着你,走向更大的世界.我要让所有人都艳羡你,都尊敬你."

    "这些于我不重要,于我而言,我只要与你在一起就足够了,高大哥,我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菁儿紧紧地握着高远的手,道."你知道,我很担心你,我已经失去爹爹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你放心吧!"高远微笑道,"我一定会活着,而且会活得好好的.没有人比我更懂得生命的宝贵了,于我而言,二世为人,每一天都是值得我去珍惜的."

    菁儿以为高远说得是上一次受伤险死还生,却不知道高远说得是他已经死过一次.

    天边的最后一点光芒终于完全消失,眼前似乎突然之间黑了那么一瞬瞬,然后,从天的另一边,月亮悄然出现在一团云彩的边缘,似乎他一直都在哪里,但只有太阳的光辉彻底消失之后,他才将自己展露出来.

    清亮的月光洒在山顶之上两个相依相偎的人身上,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时光.

    不知过去多少时光,清亮的一声夜茑鸣叫惊醒了沉浸在幸福之的两人,看着天上的月儿,菁儿忽然惊叫起来,"天啊,高大哥,我们得赶快回去,不然娘肯定又要责骂我了."

    "不会的,伯母既然答应了你跟我出来,自然就不会再责骂你,伯母知道我是一个守礼的谦谦君,绝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高远笑道.

    菁儿的脸一下红了:"你是什么谦谦君,完全是,完全是……"她陡地想起那个晚上,那双讨厌的大手,那张喷着灼热气息的大嘴,还有,那带着一股强烈男儿气息的味道.

    "完全是什么?"高远笑咪咪地问道.

    "你真坏,我不和你说了,我回家!"菁儿低头着,转身便向山下走去.

    高远哈哈大笑,抢上一把,双手抱住菁儿的小蛮腰,一用力,已是将菁儿高高地举了起来.

    "高大哥,你干什么?"菁儿惊叫起来.

    "背我媳妇儿回家罗!"高远大笑着,手腕一转,菁儿小巧的身便在空打了一个旋,人也落在了高远的背上,受惊之下,菁儿一落到高远的背上,便自然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了高远有脖颈.整个人也贴在了高远的背上.高远两手扶着菁儿的大腿,背着她向山下走去.

    "大哥,你慢点儿!"在高远的背上,一颠一颠地,看着高远在崎岖的山路之上,速度奇怪,连跑带跳,菁儿不时地发出惊呼.

    "放心吧,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可不敢摔着了你,这山道,我不知爬上来多上次,熟得很!"高远兴致高昂."菁儿,你真要是担心我呢,你就亲我一口呗,这样啊,我两条腿便更有劲了,眼睛也看得更清楚了."

    "才不."菁儿笑道.

    两个字才出口,高远突然一个踉跄,惊得菁儿花容失色.

    "你瞧瞧吧,让你亲你不亲,这不险些摔倒了吧?"高远一本正经地道.

    "你无赖!"菁儿腾出一只手来,揪着高远的耳朵.左摇摇右摇摇,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低下头去,闪电般地在高远脸上啄了一口.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