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六章:杀得好(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六章:杀得好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你要走?"吴凯瞪大了眼睛,看着路鸿,"谁来接替这县尉一职?"

    看着吴凯那紧张的模样,路鸿大怒,"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升官了,你不高兴?"

    "高兴,我怎么能不高兴!"吴凯连连摆手,"我就是怕来一个我根本不知道底细的家伙当县尉,到时候不合拍,岂不坏事?老路啊,走什么,就在扶风多好啊,在这扶风,你算一号人物,到了辽西城,那怕是升了官,但管你的人可更多,哪里比得在这里逍遥自在?"

    "我呸!"路鸿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我可不像你,一门心思地就想卖酒赚钱,当年四处钻营弄了这个县官,也是为了你的酒生意,我得努力向上爬,当更大的官.这叫志向,懂不?"

    "都一把年纪了,你还能爬到哪里去?"吴凯哈哈大笑.

    摸了摸颏下已经有些花白的胡须,路鸿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敛去,"老吴啊,我想向上爬,可不是为了我自己,这不是为了我儿吗?我能站得高一点,将来就能帮他多一点,不是吗?"

    看着路鸿有些苍桑的脸庞,吴凯摇摇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老路,我是真舍不得你走啊,你走了,谁来当这县尉,如果是一个不好相与的,别说是我了,便是高远只怕也不好做事啊!"

    "你其实是想说,来的人如果不如你意,你便会和高远两人联手,将这个新来的县尉给彻底架空,成一个摆设吧!"路鸿阴阴地笑着.

    "的确有此想法!"吴凯抚着下巴上的三缕长须,摇头晃脑,"现在我跟高远可算是一家人,新来的县尉识相便好,不识相,高远在军使劲,我在县上使劲,让他在扶风呆不上三天便得脚底板抹油,溜之大吉."

    路鸿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那你便好好琢磨着怎么整治这位新来的县尉吧,因为他就是高远,哈哈哈!"

    听着路鸿的话,吴凯惊讶的嘴巴张得足以塞进一个鸡蛋去,"高远,怎么可能,他还才十呢,十岁的县尉?"半晌,他终于反应过来,顿时喜形于色,高远当了县尉,这扶风县便还是他的天下,不,应当是他与高远的天下.

    提起长袍下摆,一路追了出去:"老路,老路,便急着走啊,我摆酒庆祝你升官啊!"

    "庆祝个屁,你是庆祝我升官了呢,还是庆祝高远当了县尉了呢?"路鸿头也不回,笑骂而去.

    氏家,大堂内堆满了高远从辽西城带回来的礼物,琳琅满目,枫正欢喜地翻翻捡捡,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马上便拿出来放在一边,菁儿脸上泛着红晕,坐在高远的对面,低着着,两根手指不停地绞着衣角,高远则正襟危坐,正在跟氏说着辽西城的一些事情.

    随着高远的讲述,一边的菁儿渐渐地紧张起来,特别是当高远说到趁着令狐氏的杀手去杀霍铸,而他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时候,菁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的红晕消失,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虽然高远现在好端端地坐在她面前,但一想起那样月黑夜风高的晚上,高远伏在黑暗之,面对的则是一些穷凶极恶的歹徒,便是一阵阵的后怕.

    "杀得好!"坐在上头的氏突然一声断喝,不禁将菁儿吓了一跳,连高远也是心头一颤,看着氏激动的颤动的嘴唇,突然明白了什么,十年之前,也就是昭平元年,正是蓟城变故,氏倒下,令狐氏崛起的时候,氏与令狐氏有仇,而且很可能仇深似海,那氏的激动也就可以理解了.

    "一刀一个,去的十个人全都宰了!"高远何等玲珑透剔,马上便投其所好,将细节讲得特别清楚,从宰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说得详详细细,氏听得也是眉飞色舞,看那模样,那里平日半分模样.

    "可惜啊,明明知道幕后黑手就是那令狐耽,却是动他不得!"高远遗憾地摇摇头.

    "多行不义必自毙!"氏娘站了起来,"高远,你做得已经很好了,但这件事情,张守约没有为难你,虽然你和吴凯现在与他走得近,又有着利益纠结,但令狐家跟张守约也是纠缠不清呢!"

    "伯母放心吧,张太守倒没有为难我.还有啊,路叔叔升官了,调到辽西城去替张太守筹建前军,过两天就要走了."

    "哦,路鸿一走,你可就没了最大的靠山,新来的县尉是谁?你了解清楚了么?"氏道.

    高远笑了笑,看着氏,道:"新县尉是我."

    "什么?"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高远,十岁的县尉,也太年轻了一些,而且是一个边县的县尉,不过转念一想,以高远表现出来的能力,当这个县尉倒是绰绰有余,比路鸿还要强上不少.

    "看来这个张守约倒还真是有些气量,敢不拘一格降人才."氏道.

    "张太守一介平民出身,几十年间,奋斗到今日的地位,自有他的道理."高远微笑道.

    "高大哥,你当了县尉,是不是就不用去居里关,以后可以长居县城了?"一边的菁儿终于抓着了空,问道,听到高远当上了县尉,心里高兴,眉花眼笑.

    高远摇摇头,"不,我可能还是要在居里关长住."

    "这是为什么?"菁儿脸上笑容敛去,"县尉不都是住在县里吗?这么多年,也不见路大人到居里关住过一天."

    高远还没有答话,氏已是在一边道:"菁儿,你知道什么?高远这么做是对的,算了,高远,不说这事了,你自去做你的,有些事情,跟菁儿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我来慢慢跟她解释吧!"

    高远站了起来,向氏鞠了一躬,"是,伯母,路叔叔说让我回来说一声便回县衙,有些工作他要与我做交接,还有些事情要交待,我这便去了."

    "你去忙吧,早点忙完,晚上回来吃饭!"氏看着高远,道.

    这么长时间,氏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慈眉善目,脸带笑容地与高远说话,高远顿时心花怒放,"是,伯母,我一定早点回来."

    母女两人站在堂内,看着高远大步流星地离去,"娘,先前您说我不懂,我哪里不懂了?"

    "菁儿,今年年底,你便要嫁给高远了,难道你想一辈做一个县尉夫人?"氏回过头来,看着菁儿,问道.

    "只要是嫁给高大哥,管他是什么呢?便是一个农夫,我也是满意的."菁儿低下头,语含羞意地道.

    "你满意,我可不满意,氏祖宗可不会满意."氏冷冷地道:"高远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不然,他就不会当上县尉之后,将县尉治所放到居里关,而不是扶风城了,居里关位居要冲,退可守扶风城,进可野望东胡控制的大片区域.高远是想虎口夺食啊!如果成功,那就是另一个张守约了."

    "娘,那太危险了!"菁儿有些惊慌地道:"东胡人何等凶残,我们大燕这些年来都拿他们无可奈何,高大哥一个小小的兵曹,手下不过几百人,想去做这等事岂不是拿性命在开玩笑.我宁愿一辈做一个县尉夫人,也不想高大哥去做下一个张守约."

    "男汉如果不能建功立业,便如蝇苟一般,庸碌一生,高远如果没有能力便也罢了,既然有这个能力,如何不能放手去一搏."氏盯着菁儿,"菁儿,你记好了,家的女儿,不要像一个守财奴一般守着自己的丈夫,应当放手让他去做一番事业,哪怕是失败了,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

    "娘!"菁儿低下头.

    "话又说回来了,以高远的性,便是你想束缚住他,有这个可能吗?"氏笑了笑,转身走向后堂,"菁儿,来帮帮手吧,晚上做几个好菜."

    "来了,娘!"菁儿低声应道.

    县尉衙门,路鸿居而坐,县尉的大印摆在他面前的大案之上,左首做着副尉章邯,此时却也是满脸笑容,路鸿已经跟他说将带他一起去辽西城上任,前军副将的位就是给他留的,让他兴高采烈,在扶风这个地方呆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去辽西城这等大地方了,看着路鸿,心满意之极,也不枉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当路鸿说起要去辽西城的时候,他还真怕路鸿带高远去而将他落在扶风城呢!

    扶风三个队的兵曹,现在都在座,高远虽然年纪最轻,但现在却是当仁不让的坐在第一位,郑晓阳与那霸亦是服气.

    "我调到辽西城了."看着郑晓阳与那霸,路鸿道,已经将章邯拿下,剩下的郑晓阳和那霸便不足为虑了."太守决定筹建前军,让我去负责这事."

    郑晓阳与那霸一听,立时站了起来,"恭喜县尉大人高升."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