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五章:风物长宜放眼量(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五章:风物长宜放眼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请父亲教诲!"张君宝躬身道.

    "高远的确是一个人才,这一点,我们从路鸿身上便可以看到,路鸿在扶风十余年,替我看理门户,盯着霍铸,这一点他着实做得不错,但也仅此而已,但自从这个高远入伍之后,路鸿可以用翻天覆地的变化来说也不为过,无论是与东胡的数次作战,还是与吴家合股经营,虽然都是路鸿出头,但里面无不闪现着高远的影.如果仅是商业上的才能倒也罢了,但高远在军事之上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一次灭掉胡图部的一战,更是将他的军事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此人不仅心思细腻,更是胆大无比,同时,也极具谋略,他与匈奴贺兰部的交好,你能说在最开始时,他就没存了拉拢匈奴部去对付东胡人的心思吧?"张守约慢慢道.

    张君宝吸了一口凉气,"如此说来,此人用心之深,当真难以想象,父亲,这是一个人才,但也危险啊.不能为我所用,便当……”

    张叔宝一惊,看着张君宝,满眼皆是震惊之色,张守约却是哈哈大笑,"君宝,你的心小了."

    "请父亲明示."张君宝低眉顺眼.

    张守约仰头向天,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半晌才道:"君宝,天下何其之大,人才何其之多,江山代有才人出,如果你碰到一个人才,便这样想的话,那我们张家的大业便会越做越小,越做越困难,最终陷入泥淖之,渐渐衰落."

    "父亲,可是高远不一样啊,他可是在我们的治下.如果他有二心的话,岂不是于我们张家大业更为有害?"张君宝辩称道."岂有不趁着现在他羽翼未丰之时加以压制之理?"

    张守摇摇头:"你父亲年轻之时,遭人压制,可压制住我了么?从高远的身上,我倒是看到了自己的影,真正的人才,你是压不住的."

    "那就眼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起来?"张君宝反问道.

    张守约笑道:"高远如果真成长起来,于我张家有何坏处?其一,他父亲是我的亲兵,他现在最亲的叔叔也是我的亲兵,从感情上来讲,他于我们而言,有着先天上的亲近感,不加压制,而给他一定的便利条件,这是互惠互利之事.君宝,你想过没有,如果高远当真有这份本事的话,他最大的可能是向那里扩张他的势力?"

    张君宝沉吟片刻,"恐怕他也只有从东胡人嘴里去抢食了."

    "说得不错,如果他真有这份本事,去东胡人嘴里抢食,于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打下一块地盘,那么我们辽西郡便不再是对抗东胡的前线,而成为内地,成为高远抵抗东胡的后勤基地,这必然会带来我辽西郡的经济的繁荣,人丁的增加,这是第一个好处."

    "父亲说得是."

    "其二,高远与我们出身相同,都是平民,天生与那些大家贵族便不感冒,如果他有本事,拿下与我们辽西郡同样大小的地盘,那我们便会变成天然的盟友,一齐去向大燕争取我们共同的利益,岂不是好?"

    张君宝耸然动容.

    "其三,退一万步讲,高远的才能到不了这个份儿上,但他野心勃勃,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张家得一大将,亦是快事一件."

    讲到这里,张守约呵呵大笑,"所以,君宝,在遇到一个人才之时,第一时间,你应当想能不能为我所用,第二想能不能成为盟友,只要他成为我们的敌人的可能很小,我们就应当去扶持他,帮助他,有时候,帮助别人,就意味着帮助自己.而现在,高远还是我们的人,更是一个潜在的天然盟友,这就是我顺水推舟,将他提为扶风县尉的意义所在."

    张君宝连连点头,"父亲,将路鸿调入辽西城来的意思,也有拉拢,控制高远的意味吧?"

    张守约点点头,"高远我试探过了,你与叔宝也用不同的方法试探过了,此是绝不会来辽西城的,到了辽西城,便会捆住他的手脚,他是深悉这一点的,所以,他一口回绝,既然如此,便给他一个舞台,看看他能做到什么程度,路鸿对他影响极大,即便是将来高远成为一个与我一样的人,有路鸿在,我们之间便有剪不断的纽带.再说了,高远练兵极有心得,路鸿在扶风,必然有所耳闻,将路鸿调入辽西城,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路鸿如果以后练兵碰到什么障碍,必然会求教于高远,高远为了路鸿在辽西城站稳脚跟,也必然尽心尽力,一举两得之事,我为何不做?"

    "父亲英明,儿远远不及!"张君宝心悦诚服.

    "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君宝,我老了,以后张家就要靠你们兄弟俩了,你们两人一一武,精诚合作,必然使我张家富贵延绵不绝,但是君宝,你以后执掌大局,一定要记得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往远处看,小家气永远也不可能成就大业."

    "是,儿记下了!"兄弟两人站了起来,恭身答道.

    "坐下说吧!"张守约摇摇头,"不论做到什么地步,记住,吃相不要太难看,你吃大头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让其它人也能分润,大家一起发财,才能长远,难道你就没有看到高远将我们张家与吴家绑在一起的意图么?吃相太难看了,是会为将来埋下祸患的."

    张君宝沉吟片刻,"父亲,您是在说国相令狐家么?"

    张守约冷笑一声,"令狐国相的吃相太难看了,这一次与令狐清源的一席谈,更是让我有些齿冷,令狐家如此做下去,只怕不会长远."

    "父亲,令狐氏现在如日天,身后又有赵国这个强援,只怕难以被扳翻."张君宝摇头道.

    哈!张守约仰天长笑,"君宝,你忘了昭平元年的事情了!令狐氏现在几乎已经将蓟城的大权贵们得罪遍了,而下头的封疆大吏们,他又予取予求,即便有求于我们,还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我们如此,对其它人只怕更加不堪,你看着吧,不出事则已,一旦出事,令狐氏便将难以翻身."

    张君宝悚然而惊,"父亲,我们与令狐氏之间的瓜葛也甚多,如果当真如父亲所言,将来我们岂不是会有麻烦?"

    "所以呢,我要扩军.高远让我们不再为军费发愁,这便是上天赐予我的机会,即便将来令狐氏翻了船,重新掌舵的人又能奈我何?不过令狐氏向东胡走私盐铁的事情,我们张家不再参与了,反正他们给我们的好处也太少,有了与吴家的生意,这点小钱当真值不得什么了."

    "只怕令狐氏会恼羞成怒!"张君宝笑道.

    张守约微笑道:"他们走扶风肯定是不成了,高远与他们已经结下仇怨,岂有不收拾他们的道理,而走其它地方,成本便会居高不小,我们不要他们的分润,却可以借此机会在别的方面勒索他们一把."

    "如果他们同意了,我们如何说服高远放行?"

    "为何要说服?"张守约站了起来,抚摸着胡,笑道:"好处可以收,事情可以不办,他能奈我何?"

    看着张守约摇摇摆摆而去,张君宝与张叔宝面面相觑,张君宝一直觉得自己算是面厚心黑了,但今天才发现,比起自己的父亲,自己真还是太嫩了.

    昨晚刚刚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的高远当然不知道张守约父三人对自己的评判,他满心欢喜地回到下榻的驿馆,舒舒服服地一直睡到日上三杆这才爬了起来,带着步兵上街去为菁儿买礼物,来一趟辽西城不容易,总得带些合适的礼物回去,方才能讨得美人欢心.

    步兵便充当了高远的苦力,此时已是提着,扛着,挟着一大堆东西了.漂亮的丝绸,美味的小吃,最好的胭脂水粉口红,精致的各类首饰,总之,只要是女孩家喜欢的东西,高远全都一式两份,统统拿下,他现在可是不差钱的.

    "兵曹,为啥每样东西要买两份呢!"步兵亦步亦趋,跟在高远身后,不解地问道.

    "这还不明白,其一份是给菁儿的,还有另一份,是给我们军营之的那位母老虎的!"高远想起贺兰燕,牙齿便丝丝地疼了起来,"人家替我们训练骑兵,可是没拿一钱饷银的,完全义务劳动,你说我来辽西城一趟,连礼物也不给她带的话,回去之后,她会不会发作?发作我也罢了,要是替我们训练骑兵不尽心,留几手的话,那我可就亏大了,所以,还是得小意地讨好着她才是."

    听着高远的解释,步兵却是笑了,不过在高远看来,这笑容极其暖昧.

    "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古怪?"高远问道.

    "不古怪,没什么.我只是想起来贺兰教头当真长得是极漂亮的,那天兵曹与贺兰教头站在居里关上,那可当真是飘飘欲仙,直如仙女谪落凡尘啊!"步兵道.

    "只怕不是仙女,而是小魔女!"高远叹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