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四章:张家的反应(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四章:张家的反应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整个霍家大宅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半个天空都被映红,喧嚣之声渐起,黄得胜已于无声无息之间,带着封锁街道的军队离去,无数的人端着盆,提着桶,涌过来想要救火,但火势太大,根本无法靠近,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毕毕剥剥地燃烧着,看着一幢幢房屋在大火之轰然倒塌,叹息声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

    眼看着他起高楼,眼看着他楼塌了,这些年来,霍家在辽西城一步步崛起,起高楼,蓄奴婢,出则鲜衣怒马,入则锦衣玉食,但眨眼之间,便在这熊熊大火之一切化为了灰烬,众人远远地观望了半晌,却不见有一个人能跑出来,大都摇头叹息起来,看来一场大火,尽是将这家人都烧得死绝了.

    霍家当然还没有死绝,后院深井之,霍天良趴在潮湿的地面之上,四肢痉挛,浑身抖动着,想大声嚎哭,却又不敢苦出声来,抓了一大把潮湿的泥土,塞在嘴里,外面惨叫之声不绝于耳,那是他的亲人正在遭受别人的屠杀,这里面有他的父亲母亲,有他的姊妹,有他曾经**过的女婢,现在正在变成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而他一个大男人,却像一只狗一般地躲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洞里瑟瑟发抖,他的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嗥叫.

    外面冲天的大火烧了起来,深井的水面之上,倒映着那明亮的火光,如同一支明亮的火炬,房屋倒塌的声音清晰传来,霍天良不想看,他闭上了眼睛,不想听,但深深的井道就如同一个传声筒一般,将外面的惨叫之声清晰地传来.

    "高远,我要杀了你,令狐耽,我要让你变得猪狗不如,任人践踏."霍天良抬起头来,眼睛变得血红,他一口口吐出嘴里的泥土,那里面沾着他呕出来的鲜血.

    天色刚亮的时候,张守约,张君宝,张叔宝父三人已经坐在桌前开始吃早餐了,张守约军人出身,亦以军法治家,鸡鸣而起,雷打不动.

    张叔宝与他父亲宛如一个模刻出来的,吃饭极快,稀里哗啦,三两口一大碗稀粥便已经下了肚,伸手抓起白面馒头,撕碎了扔进粥碗里,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塞进嘴里,间或会夹一筷菜,而张君宝却与两人截然不同,正襟危坐,慢条斯理,吃一口馒头,喝一口粥,继而夹一著菜,不紧不慢,张守约与张叔宝两人已经完事,他还只吃了一半不到.

    看着两个儿,张守约心却是感慨,从内心来说,他更喜欢小儿,小儿像极了他年轻的时候,除了心机太浅,这也不怪他,他出生之时,自己便已经打下了这大片江山,这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伙,从生到这个世上起,便一直受人奉承,被人溺爱,如果不是自己将他从小扔到军,让他与那些军汉在一起,现在指不定也和辽西城某些大家弟一般,成了一个纨绔弟.大儿虽然不讨自己喜欢,但却是更适合接任自己的人,现在不需要他去打江山,更需要他去守江山,打江山易,可守,更难.

    "爹,您昨天与令狐清源那个老甲鱼谈得怎么样?"吃完最后一条馒头,张叔宝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父亲.

    啪的一声,张守约脸色一沉,将手里的筷重重地拍在桌上.

    "叔宝,你胡说些什么呢?"张君宝轻轻地放下手的筷,"令狐清源是我们的客人,你怎么能这样称呼他,你是太守家的公,可不是军那些粗鲁汉."

    张叔宝哧的一声笑,"他算我们什么客人,我看他们令狐家是吃定了我们,想我们替他干活,却连块肉也舍不得给我们,这种东西,有什么必要给他们留情面."

    "话不是这么说,他们的生意,我们张家也是有分润的."张君宝不紧不慢地道.

    "什么分润,大哥,那是把我们当叫花打发呢.再说了,他们不知道爹想要什么?大哥,我就见不得你这样,明明恨他们恨得要死,脸面上却又装得若无其事.我看那,咱们还真得露露獠牙,让他们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得,惹毛了我们,咱们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快活罗!"张叔宝凶霸霸地道.

    "叔宝!"张君宝脸色一变,厉声喝道.

    "大哥,你也别吼,咱这张家早晚都是你的,我这可是替你考虑呢!你老是这么一副温吞吞的笑脸,别人还当你好欺负."张叔宝截断了张君宝的话,大大咧咧地说道.

    张守约本来脸色很不好看,听了张叔宝后面这段话,却是若有所思,看着张君宝还想说什么,抬起手来敲了敲桌,"君宝,叔宝这话粗理不粗,昨晚你也陪我一起见了令狐清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还不愿意替我们出把大力气,含含糊糊,钓着我们,也许,我们是该真得给他一点颜色看一看了,不要当我张守约是一个大老粗便好欺负."

    "着啊,爹,只要您发个话,今儿个我去将那老甲鱼拖出来揍一顿!"张叔宝兴奋地道.

    "闭嘴!"张守约大怒,"刚刚夸了你几句,转眼之间,便原形毕露."

    张叔宝被张守约这一声断喝,顿时便给打蔫了,低着头,一言不发.

    张守约喘了一口粗气,正想说点什么,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黄得胜出现在大堂门口.

    "见过太守,见过大公,二公!"黄得胜向三人依次行了一礼.

    张守约和张君宝只是点点头,仍是端坐未动,张叔宝却是跳了起来,"黄将军,你来了."

    "得胜,事情都办完了,首尾处理好了么?"张守约问道.

    "是,太守,一切都如同您所预计的一样,令狐耽昨夜派出了杀手,将霍铸一家杀得一干二净,宅也一把大火烧得精光了."黄得胜笑道.

    "也算了了一桩事."张守约笑道:"这霍铸做下这等灭绝人性的事情,灭门之祸于他也不冤,路鸿该出了这口恶气了,这一回路鸿回去交接之后,就要来筹建前军事宜,你们交情一直很好,这一回倒是又可以一起共事了."

    黄得胜笑了笑,"太守,昨晚可不止霍铸一家死绝了."

    张守约一惊,"得胜,这话怎么说?"

    "令狐耽派去的人也被杀得一干二净,一个也没有跑脱!"黄得胜石破天惊地道.

    张守约张大了嘴巴,张君宝霍然站起,张叔宝却是大喜过望,"黄将军,是你下得手?这也狗娘养的的确该死,杀得好."

    张守约看着黄得胜,眼亦是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黄得胜连连摇头,"没有太守大人的命令,我怎么敢随意动手?是高远下的手."

    "高远!"张叔宝愕然,"这小倒是胆大,不过够胆,我喜欢,这家伙就是对我胃口."

    "得胜,这高远能进去,是你放得水吧?他带了多少人进去,又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张守约沉声问道.

    "昨儿个路鸿找到我,一把鼻涕一把泪,把我说得心软了,便答应了这件事,今儿个正要向太守请罪,高远倒没有带多少人进去,只带了一个箭手,两个人进去的."黄得胜说是请罪,脸上却是得意洋洋,那有请罪的觉悟.

    "就两个人?"张叔宝又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令狐家的那帮人身手可着实不错呢,两个人就能解决掉他们?"

    "就只有两个人."黄得胜笑道:"开始我也觉得不太踏实,但那高远却是信心满满,不过事实证明,他的确厉害,无声无息地便将令狐家的十个好手全都宰了,我也觉得吃惊不小,上一次他与颜乞相斗,我只觉得他武功厉害,不想厉害到了这个程度."

    "爹,我一定要将这个高远弄到军来."张叔宝转头看着张守约,大声道,"这样的猛将,不将他拢来,我觉都睡不着."

    张守约没有理会张叔宝,沉思了一会儿,摆摆手,"好了,我知道了,得胜,你先去吧,死了便死了,本来也该死,你去告诉路鸿,回去之后迅速和高远交接,然后便来辽西城筹建前军."

    见张守约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黄得胜大喜,躬身喏喏连声,躬身而退.

    "父亲,这高远的胆太大了,不能如此纵容他."张君宝沉声道:"至少也要斥责他一顿."

    "为什么?"张叔宝跳了起来,"令狐耽家的那群人,也去了扶风城,手上也有扶风人的血债,高远杀他们并没有错."

    "我说得不是高远杀错了!"张君宝瞪了他一眼."依我的意思,还是如了叔宝的愿,将这个高远调到辽西城来,放在身边更放心一些.让他主理扶风军事,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事来,您看他入伍才几天,便闹出一桩又一桩的大事来,着实让人不省心,如果不是此人确实有才,于我张家有用,根本不能重用."

    张守约摇摇头,想了想,又摇摇头.

    "君宝,你想错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