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三章:泄愤(下)(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三章:泄愤(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伙房里,三具尸体倒在尸堆之上,鲜血仍在沽沽流出,另有一人仰躺在门内,一枚羽箭从右眼眶之端端正正地射了进去,箭头完全没入头颅之,四个人都死得不能再死了,五名黑衣蒙面人站在伙房之,看着四个先前还活蹦乱跳的伙伴,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与他们的猎物一般的模样,成了毫无生气的尸体.

    为首的蒙面人蹲了下来,仔细检查着倒在尸堆之上的三人的伤口,一刀毙命,干净利落,伤口是刺而不是砍,对手用的不是一般人常用的刀,而是类似于短剑一样的武器,不过开品的不规则状却让人惊奇,看着三具尸体流出的大量鲜血,他的脸色极是难看,是什么兵器造成了如此短的时间内,这样大的出血量.

    "大哥,是不是家主他连我们也要……”他的身后,一人声音有些颤抖地道.

    听了这话,另外三人的身体都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不是!"为首的蒙面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坚定地摇摇头,"家主手下,没有这样的好手."他走到仰躺在门边的死尸边上,伸手握住箭杆,用力拔出了羽箭,箭头之上,还串着死去之人的眼珠.将箭支放在眼前端详片刻,这个蒙面人狠狠地将箭支扔在了地上,"这是扶风兵的制式箭支,是高远.一定是高远."

    高远这位率部全歼了东胡胡图部族的年轻兵曹,现在在辽西城已是声名雀起,而曾经亲自到过扶风城的这些人,对于这位年轻的兵曹更是关注,正是因为高远,他们的计划才功败垂成.

    "将霍家宅引燃,我们杀出去,他们不可能来更多的人,最多也就两个人,大家小心一些,不要分得太开,彼此之间相互照应着."为首的蒙面人一把扯下脸上的蒙面布,简直是多此一举.

    熊熊大火冲天而起,高远伏在屋角之处,看着余下的五名黑衣人相互之间大约隔了两到三米,互相掩护着一路向外,皱了皱眉头,举起一只手,在空做了几个手势,他相信步兵一定在看着他.

    空气之陡然响起尖厉的箭啸之声,五名黑衣人的阵形被屋顶之上骤射而到的羽箭瞬间破去,箭支来势狠而准,而且集攻击靠边的两人,这两人一时之间,狼狈不堪,连连后退.

    "他在那里,杀了他!"为首的那人指着斜对面的屋脊,步兵的身影影影绰绰地出现在那里.三名蒙面人疾奔向前,与先前一般无二,一人高高跃起,跑在前方一人伸出双手,在跃起那人脚底拼命一托,那人腾空而起,已是上了屋脊,第三人也是如经办理,两人踏入了屋脊,向着步兵追来.

    步兵又射出了一箭,那一箭,将已经退到下面屋角处的一名黑衣人直接逼到了转角的另一边,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其它人的视野之.

    步兵嘿嘿一笑,提起长弓,猫一般地向一边窜去,在他身后,两名蒙面人急追不舍.

    高远正在那转角之处,候着避箭的那人.

    这名蒙面人被羽箭逼迫一路退到此处,心自然也知道,这里必定有伏手,但长箭准而狠,他不退到这里,便会毙命在羽箭之下,一退到屋角,反手便是一刀劈出,紧跟着转过身来,刀光如雪,不出他所料,果真有一名与他一般无二的黑衣人候在此处.

    高远冷笑声扑了上来.

    为首的黑衣人听到屋后传来兵器的激烈碰撞之声,却没有丝毫动弹,紧盯着屋顶之追逐的三人,在他看来,这个箭法奇准的人才是他们最大的威胁,不将此人杀死,他们就无法安全退出霍家大宅.

    宅里的火势已经愈来愈大了,他的脸上阴晴不定,帮助另外两人跃上屋顶的蒙面人疾跑了回来,"大哥!"

    "去帮老七!"他挥了挥手.

    "知道了大哥!"蒙面人点点头,直冲向屋后.刚刚跑了两三步,屋后的兵器交接之声已是骤然停止,他的心里一紧,赶紧加快脚步,转过屋角,那里还有对手的身影,只看到一名同伴倒在血泊之,两只手正在地上无助地抓挠着.

    "老七!"他既哀却痛,快步奔了过去,蹲下身来,伸出两手,想将倒在血泊之的人扶起来,两手刚刚搭上那人肩膀,倒在血泊之的黑衣人却霍地抬起头来,那是一张陌生而充满杀气的脸庞,他大惊失色,两手剧痛,双手手腕之上,血已经是箭一般地标了出来,一柄小七的刀出现在对方手上,一刀得手,高远如同安了弹簧一般,炮弹一般撞进了蒙面人怀,将他撞倒在地.两手扭住此人的脖,发力的扳,咯嚓一声,此人的头颅顿时转了一百八十度,身也软软垂倒.

    高远站直了身,脚尖一勾,地上的军刺一弹而起,紧紧地握在手,他迈步走出了屋角.

    为首的蒙面人霍然转身,在他身后,高远的军刺斜斜地垂在身侧,上面的鲜血正在滴滴哒哒地掉落下来,双眼之,杀气腾腾又充满着猫遇到老鼠一般的戏谑.

    "高远?"他的声音之带着丝丝颤抖,看到高远出现,自己的两个同伴当然已经不在了.

    "你们去了扶风城?"高远一步步地向他逼近."扶风城的千余亡魂正在阴曹地府等着你们呢!"

    "老三,老五!"为首的蒙面人大叫起来.

    正在屋顶之上追逐着步兵的两面蒙面人听到叫声,停下脚步,回望屋下庭院之,老大正在与一人对峙,二人心头一紧,只怕其它人都已不在了,两人不在追逐步兵,双双跃下屋脊,奔向庭院,与为首的蒙面人形成一个三角形,与高远对峙.

    "缠住他,屋顶上的那个人便不敢放箭,先解决了高远,再去杀那个弓箭手!"老大怒吼一声,扬刀便扑了上来,另外两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紧紧地追随着为首的蒙面人,向着高远杀来.

    只有与高远杀成一团,屋顶之上的那个弓箭手才会投鼠忌器,除非他抛弃弓箭来帮高远,这样,他们三人,对手两人,仍然是占着上风.

    面对着气势汹汹,拼死一搏的三人,高远没有丝毫畏惧,怒吼一声,也是冲了上来,四人转瞬之间,便杀成了一团.

    步兵已经返回,蹲在屋脊之上,手长弓拉如满月,漆黑的箭头在火光之缓缓移动,目标正是庭院之疾斗的四人.虽然他现在对自己的箭术极有信心,但他下面有一个是高远的时候,他的心仍然忍不住有些颤抖.

    几次欲松手放箭,却又颓然垂下.庭院之,三个杀手之间的配合相当娴熟,高远虽然勇猛,但亦是被杀得手忙脚乱,穷于招架.看到高远颓势渐显,步兵一咬牙,垂下的弓箭重新抬了起来.

    箭啸之声陡然响起,利箭擦着高远的脑袋飞过,哧的一声,正他正面的一名蒙面人,那人面门之上挨了一箭,惨叫一声,仰天便倒.

    没有想到屋顶之上的步兵真敢不顾高远的安危而悍然放箭,两名杀手的心顿时胆寒起来,此消彼长,高远气势大盛,军刺在火光之带出道道寒光,一时之间,反而是占了主动.将两人迫得连连后退.

    一箭奏功,步兵立时胆气大壮,而此时,庭院之的情形反而明郎了起来,比起先前,不知要清晰了多少,步兵双脚开立,拉弓开弦,崩的一声响,空弦震动,听到弦响,下面正与高远激动的两人都是不要命地一个后翻滚,人倒在地上,向后疾速翻滚,步兵哈哈一笑,空弦过后,利箭早已出现在弦上,啸叫之声再一次响起,正在翻滚的一人身形陡然停住,这一箭,将他生生地钉在了地上.

    庭院之,只剩下了为首的那人,翻滚之,一跃而起,却发现同伴此时都已倒毙在地,竟然只剩下他一人了,脸上顿现绝望之色.

    步兵一跃而下,与高远两人向着此人步步逼去.

    "高远,我与你拼了!"绝望的嗥叫声,此人握刀,亡命冲向了高远.与高远斗在了一处,步兵却是提着长弓,在一边微笑观战,单打独斗,他才不会去担心高远.

    澎澎之声不绝于耳,当当之声清脆之极,不出步兵所料,不到三五个回合,这个倒霉的家伙便被高远一脚正腹心,一路翻滚着狼狈之极地向着他这个方向滚来,手的刀也被打飞了.

    步兵踏上一步,长弓伸出,弓弦准确地套住了那人的脖,嘿的一声,用力后拉,弓弦深深地勒进了那人的脖颈,这最后一名杀手双手死死地拉住弓弦,眼珠如死鱼一般的突出,在他身前,高远提着血淋淋的军刺,正一步步向他走来.

    步兵大喝一声,长弓转动,卡卡之声响起,那人的脑袋终于无力地垂下,颈骨尽数被弓弦绞断.

    十名黑衣人的尸体被一一投进大火之,看着冲天而起已不可逆转的火势,高远满意地对步兵道:"干得不错,我们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