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二章:泄愤(上)(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二章:泄愤(上)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火,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有了它,人类开始告别茹毛饮血,踏上了明的征途,有了它,人类不再惧怕黑暗和寒冷,野兽.但今天,火却成了人消灭罪证的帮凶.

    高远伏在屋脊之上,在他的身边,躺着一具黑衣蒙面人的尸体,那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式侧卧在高远的身边,颈上流出的血液,滴滴哒哒地滴落在瓦面之上,再顺着瓦片的缝隙掉落下去,这是一个望风的家伙,很不幸,第一个死在高远的刀下.

    高远是在这场屠杀达到最**的时候与步兵一起潜伏进来的,抵达的时候,杀戮已经接近尾声了,近十个黑衣蒙面人正在收拾手尾.

    "真是不专业啊!"看着对方的行动,高远大摇其头,既然要伪装成一个失火而导致所有人都死绝了的假现场,怎么能将所有的死人都往厨房里边抬呢?大火从厨房烧起,倒的确可以将所有人都烧得面目全非,将真正的死因给掩藏起来,但只要是个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这么多人大晚上的聚在伙房里干什么?开会么?要是自己来做,绝对比这个要好太多了,哪怕自己也不那么专业.

    转念一想,这件事情令狐耽与张守约虽然没有碰过面,但却是心照不宣,互有默契,对方也根本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大面上过得去也是了,否则也不会让黄得胜带着人悄悄地将这条街道给封锁了.估计明天连忤作也不会过来,黄得胜带着人来瞧一瞧,然后便宣布一个因为走水,这一家人死绝了就行了.

    想到这里,高远冷冷的一笑,霍铸害得扶风城死了这么多人,他一家死在这里也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过这些来杀人的家伙今儿个也别想离开了,自己就将让呆会儿这熊熊大火之再添上几具尸体,让这些王八蛋结伴下地狱吧.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探出小半个身,握起拳头,冲着对面的屋脊之上,作了几个手势,对面的步兵亦是伸出一只手,回应了他一个手势,高远隐隐看到,步兵一只手持着弓,嘴里咬着一支箭,步兵很细心,出来的时候,将箭头都涂成了黑色,这样的话,箭头便不会反射光线而为人所觉.不过依高远看来,这帮人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些问题,恐怕连张守约也万万想不到,自己会摸到这里来杀人泄愤.

    趴在屋脊之上,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高远猫着腰,向着伙房那头摸去.

    下一刻,他已经趴在了伙房的屋顶之上,轻手轻脚地揭开了屋上的瓦片,薄薄的檀条在高远锋利的小刀切割之下,顷刻之间便在屋屋之上开了一个天窗,所幸今晚无月,否则月光便透过这天窗映了下去.

    屋里层层叠叠已经堆了不少的尸体,虽然身在屋顶,但浓烈的血腥气仍是直冲口鼻,两个蒙面人抬着一具尸体走了进来,随手扔在尸体堆上,又快步走了出去.

    高远双手勾住边上的一根房梁,一个翻身,双脚已是站在了灶台之上,跳下灶台,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摸出了腿边上的军刺,手指轻抚过冰冷的刃锋,侧身躺倒在一具尸体之旁,成堆的尸体挡住了来自门外的视线.

    一腿屈膝,以肘撑地,这个姿式,高远能以最快的速度弹起来.

    房门之外又传来脚步声,高远整个人便如同一只蓄势的猎豹,引弓待发的利箭,只等那最后一击.

    这一次被抬进来的是一具女尸,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惨白的脸色正对着高远,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人虽然早已死去,但高远仍能看出那其浓浓的恐惧.

    尸体飞了起来,向着尸堆落下,这一瞬间,女飞舞的乱发,凌乱的衣襟,完全挡住了对面两人的视线,高远一弹而起,手军刺穿过女飞舞的乱发,哧的一声,破体直入,军刺入体,高远看都没有再看对方一眼,凭他的经验,这一刺下去,对面的家伙根本连哼都哼不出来一声,直接便会倒地.

    高远没有伸手去拔军刺,军刺上的凹槽会使对方迅速失血,他手腕一抖,那柄锋利的小刀已经出现在手指之间.在女尸体澎的一声落在尸体堆上,左侧挨了一军刺的蒙面人捂着腰缓缓倒下之际,高远已是虎跃而起,跃起的动作让那女还未完全落下的黑发再一次飞舞起来,刚刚因为同伴向下软倒而吃了一惊去伸手相扶的右侧蒙面人在这一瞬间,整个人都凝固了,这屋里应当只有死人,尸体堆里怎么会有人跳起来.

    一个杀手应当具有的反应在这一刻完全被一种莫名的恐惧所控制,他就像一具石雕一般,唯独转动的是他的眼珠,再下一刻,他连眼珠也不能转动了,因为高远的右手已是闪电般地掠过了他的脖,颈动脉被锋利的小刀毫不留情的削破,鲜血卟的一声标了出来,高远跃过了尸堆,落下地来,单膝跪地,小刀已是消失在手,右手探出,哧的一声,拔出了军刺.

    澎澎两声,两具失去生命的尸体倒在他们刚刚抬进来的尸体堆上.

    高远缓缓从地上站直了身,军刺在黑衣人的身体上抹干净了鲜血,无声地冷笑了一下,跃上灶台,轻轻一跳,勾住房梁,用力一拉,收腹,屈腿,从洞里翻了出去.

    两名黑衣蒙面人进了伙房,再也没有出来,并没有引起另外一些黑衣人的注意,因为此时,他们也正在忙着往这里抬尸体,而他们的首领,则还在书房之翻捡,将一些他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投进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的大火之.

    又有两名黑衣人抬着一具尸体走进了伙房之,同伴的尸体映入他们的眼帘,瞬时之间,两人都是大惊失色,手尸体落地,两人不约而同地拔出了腰间的佩刀,背靠背站在了一起,反应却是极快.

    伙房之静悄悄地,除了两有有些粗重的呼吸,没有任何其它的声音,两人的眼光一点点地掠过伙房的每一处地方,终于,他们看向了屋顶,微弱的灯光之下,那个破洞显得是那么的刺眼.

    "房上有人!"他们大声喝道.

    一人跃起,踏上灶台,另一个几乎在同时也跃上灶台,先起之人再度跃起,直扑破洞,后者伸出手去,在跃起之人脚上用力一托,那人一手舞刀,冲天而起,整个人从破洞之直跃而出.

    两人之间的配合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娴熟,显然是经常一起搭伴行事的.

    半截身跃出了破洞,刀光飞舞,护住了身体,黑衣人的眼前空空如也,刀势稍敛,大半截身已是跃了出来,眼见两条小腿也要出洞了,黑衣人的眼光下视,看到的情景却让他魂飞魄散,一个人伏在瓦面之上,整个人紧紧地贴着瓦面,而这个人手,一柄闪着寒光的武器正疾探而出.

    哧的一声响,军刺命那人小腹,又是哧的一声响,军刺拔出,那人发出长长的惨呼之声,从破洞之再次跌了回去.高远一跃而起,自伙房的屋顶之上疾速奔开,跃上了另一侧更高一些的屋脊.

    同伴毙命,尚在屋的另一个黑衣人大惊失色,顾不得去探查同伴的生死,跃下灶台,向着房门冲去,刚刚冲出房门,夜空之突然响起一声厉啸,一枚羽箭自夜空之闪现,力道强劲之极,正奔出屋门的黑衣人听到箭啸,钢刀刚刚举起想要磕打,羽箭已是破胸而入,他亦是凄厉的惨叫一声,倒跌回了屋内.

    两声长长的惨叫在霍家在宅内回荡,顿时惊动了其它正在收拾乱局的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从书房之窜了出来,而其它的黑衣人已经持刀奔向了惨叫之声传来的地方―――伙房.

    书房之的火已经完全燃了起来,火光熊熊,烧得毕毕剥剥,将下面黑衣人的行动照得清清楚楚.屋脊之上,步兵看着高远的行动,心当真佩服的五体投地,兵曹怎么干掉屋内那两个的他不清楚,反正无声无息了便了了账,倒是最后那一刺,将那个跃出破洞来的家伙刺死,让步兵看了一个明明白白.

    兵曹好生厉害!他在心暗叫道,倒不是兵曹身手如何了得,而是兵曹几乎将对手的反应算计得一清二楚,这要是换作自己,绝对没有机会下手,因为那个跃出破洞来的家伙手钢刀挥舞,几乎挡住了身体上所有的要害,唯一的破绽就只有那么一丝丝,而高远所伏的位置,正好能让他在电光火石之间抓住这瞬时即逝的机会.

    另一人大叫着从屋门内跑出,步兵想也没想,手弓而不发的羽箭破空而出,这样大的一个目标,对于步兵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射死这一个黑衣人之后,他立刻按照高远的吩咐,离开了原来的位置,新换了一个掩藏点.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