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二十章:横插一杠子(书号:13651

第一百二十章:横插一杠子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对,杀人灭口!"路鸿冷笑道:"霍铸给令狐家当了半辈狗,末了,还要被他们宰了,也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这么说,一定是令狐耽派人去动手了?"高远问道:"叔,大致时间您知道吗?"

    "太守给他们留了一晚上的时间,他们岂有不明白的道理,今天晚上,就是那霍铸的忌日了,不,不止是霍铸,只怕霍铸一家一个也不会拉下,明天,这辽西城铁定会多上一桩灭门命案."路鸿大笑起来,"扶风城里上千条人命,霍铸一家死得不冤,还便宜他了,千刀万剐方能偿了我的心愿."

    "叔,今天晚上我去凑个热闹!"高远冷冷地道,眉宇之间,丝丝杀气隐现.

    "你去做什么?"路鸿一楞,"这事,不需要我们插手,令狐耽会自己动手的."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高远冷笑一声,"令狐耽能相信的心腹也不会太多,上一次他派到扶风城的人,多半便是这一次行动的人手,他们去杀霍铸,等他们完事后,我要他们永远也回不去,一个霍铸远远不能抵偿,既然暂时动不了令狐耽,那宰他几个手下,出出气也是好的."

    "高远……"路鸿看着杀气腾腾地对方,还想劝几句,但高远已是打断了他的话,"叔叔,您别劝我了,不杀杀他们的威风,这些人还当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呢!这一次也是一个好机会,咱们重重地掴他几个巴掌,他还得忍气吞声地装聋作哑,发作不得,难道您不想看着这个王八蛋那张气得发青又发作不得的模样么?"

    想着令狐耽那些一向高高在上的脸庞变成高远所说的模样,路鸿心亦是一阵快意,"高远,令狐耽的身后那人毕竟是大燕的国相,我们惹不起,没有必要去惹这个麻烦了吧?"

    "国相?"高远哈哈一笑,"他高高在上,哪里会将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而我们,却也是高攀不起他,太守怕得罪国相,我们怕什么?我们只要不得罪太守那就好了."

    话说到这里,路鸿知道高远心意已决,"你有把握?"

    "当然,叔叔但请放心."高远笑着,手腕一振,一柄薄如蝉翼的小刀出现在手指之间,灵活地转动着,在手间幻成一道白光.

    看得眼花缭乱的路鸿问道:"你带多少人去?人多了可不行,这一次是得胜带人封锁那个街道,以便那令狐耽的手下行动,人太多了,不免让他作难."

    "我就带步兵去,给我作一个远程支援就好了."高远露出白生生的牙齿,笑咪咪地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便去找得胜,将那条街的地形图弄一张来,以方便你行动."路鸿道.

    "如此更好,麻烦叔叔了!"高远大喜.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更何况,死在扶风城里的那些人,大多我都认识啊!能为他们做点事情,想必他们在泉之下也会欣慰一些的!"路鸿叹息着走出房门,径直去找黄得胜.

    回到房间,高远立即找来了步兵.

    "晚上我们两人出去宰几个人!"高远直截了当的地对步兵道.

    "好!"步兵想也没想.

    "你就不怕?这里可是辽西城,不是我们扶风城!"看着步兵,高远笑问道.

    "跟着兵曹,有什么可怕的!"步兵笑道,"兵曹要我做什么,我从不会问为什么,去做便好."

    用力地拍拍步兵的肩膀,表示自己对他的满意."步兵,这一次行动,我们不会遭到辽西城官兵的为难,但是能不能成功地杀了这几个家伙全身而退,就看我们的本事了,估摸着,我们的目标也不是什么善茬."

    "在兵曹面前,只怕都是一些软脚蟹."步兵对高远的能力那是信心满满.

    "回去收拾一下,不要告诉其它人了,就说晚上与我去拜访几位军的朋友."高远吩咐道.

    "是!"步兵喜笑颜开地离开了高远的房间,跟着兵曹在辽西城去大杀四方,想着也是极有面的事情,回去可又有了吹牛的资本了.

    夜幕落下,高远与步兵两人已经吃过了饭,全身都套在了黑色的紧身衣,坐在房,等着路鸿带着地图回来,房门打开,出乎高远的意料,黄得胜居然也跟了过来.

    看着两人的脸色,便知两人一定喝了不少的酒,黄得胜满脸的刀疤都变得通红,看到高远,这些刀疤一个个都兴奋得抖动起来.

    "好侄儿,有勇气,有魄力,我喜欢!"他大力地拍着高远的肩头,咧开嘴大笑,转头看见有些紧张的步兵,"你就是今天晚上要跟着我侄去宰人的那个都头,好,好,不错,不错!"

    "小人步兵,见过黄将军!"步兵的确有些紧张,此前,他见过的最大的官儿就是路鸿这个县尉了,而黄得胜可是辽西城太守亲军之名副其实的左军将军,隔他可有着十万八千里远.

    "紧张个球球!"黄得胜瞪了他一眼,"出去杀人,得有杀气,这样手才稳,箭才准,看你背着弓,箭肯定射得不错,不然,我这侄儿也不至于单单带上你."

    "黄叔叔,图呢?"高远笑着伸出手去.

    "一个破街道,那有什么图!"黄得胜嗬嗬笑道:"拿纸笔来,我给你画几个大致地方就可以了,今天晚上,这条街道我会带人封锁起来,不过你倒是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去."

    步兵赶紧找来纸笔,黄得胜信手在图上画了一会儿,一边的高远站在一边,黄得胜看来也是识不得几个大字的,那些标注说明的字歪歪扭扭,不过图却画得很严整,这大概在是军磨练出来的了.

    "这里,便是霍家宅,这王八蛋可有钱的紧,宅不小.里面也有不少的家丁护院,那些杀手进去,只能走这里.因为其它的地方,我都封住了!"黄得胜咧开满嘴的大黄牙,"侄,这你可得谢谢我,给你省了不少事吧?"

    "多谢叔叔,事过之后,我摆酒,请叔叔大喝一顿!"高远诚心诚意地道.

    "闲云楼?"黄得胜大喜,立刻狮大开口.

    "闲云楼!"高远肯定地回答道.

    "好,好!"黄得胜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闲云楼是辽西城最高档的酒楼,可是正因为是最好的,里面的收费也足以坑死人,黄得胜的薪饷可也撑不住到里面去花差,"来,给叔叔说说,你准备怎么动手?"

    "没有什么可准备的."高远淡淡地道:"叔叔将前期工作都做好了,当时候步兵给我做远程支援,我去一个个抹了他们的脖,但有漏网的,便是步兵的事情了."

    "就这样?"黄得胜瞪大了眼睛.

    "就这样!"高远笑道.

    "路鸿,咱这个侄儿了不得啊,这么有底气,要不是看了你与颜乞那一战,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的,令狐耽手下,可也不是吃干饭的."

    "不管他们是吃干饭还是吃稀饭的,过了今晚,他们什么饭也吃不了了,去奈何桥喝孟婆汤,来世投胎做个好人吧!"高远淡淡地道.

    霍家大宅,原本富富态态的霍铸,只是十几天的功夫,便瘦了整整一圈下来,从扶风城逃回来之后,他便一直躲在家,依仗着身后的令狐耽,他倒没有外逃的打算,在他看来,如果令狐耽护不住自己,自己往哪儿逃都是逃不了的,更何况,自己手还拿着令狐家大把的把柄,不怕他不护着自己.这件事,反正是一件查无实据的事情,单凭猜测,张守约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但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拉托贝竟然被生擒活捉了.这可是活生生的证据,拉托贝这个王八蛋,堂堂一族族长,竟然甘心作了俘虏,你怎么不去死?

    到了此时,他不得不作最坏的准备了,为令狐家做了这么多年的事情,杀人灭口的事情,他又怎么会没有见过,没有听过?

    "儿!"看着眼前的霍天良,霍铸就感到特别失败,这个儿被自己惯坏了,除了为非作歹,胡吃海喝,欺男霸女,就没有学到什么真正的本事.但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儿,不管怎么说,也得替霍家留下一条根来.

    "有些事情,需得让你知道了!"霍铸站起来,两手扶在霍天良的肩膀之上.

    "爹,出什么事了?"霍天良瞪大眼睛,他很少看到父亲露出这样绝望的表情.

    "这一个坎,爹只怕是过不去了!"霍铸看着霍天良,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但你一定要活下去."

    "爹!"霍天良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霍铸."是扶风城那事么,这事不是令狐大人让您做得么?他怎么能不保护我们?"

    "到了这个关头,他为了洗清自己,说不定会杀我灭口!"霍铸冷笑道:"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我也不是好惹的,如果他们真要我死,我也会让他们很难堪,儿,你听我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