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一十九章:何必我们动手?(书号:13651

第一百一十九章:何必我们动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你如离开,扶风县尉谁来做最合适?"张守约看着路鸿,问道.

    "自然是高远!"路鸿想也没有想,脱口而出.

    "很多人都认为他太年轻了,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便出任扶风县尉,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张守约身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之上.

    "太守,您也这么认为么?"路鸿笑了笑,看着张守约,道.

    张守约身一挺,哈哈大笑,"就知道瞒不过你.扶风这个地方,如果不让高远在哪里呆着,我还真不放心呢!哪里,现在可是我的钱袋!"张守约拍了拍手边上的清单,"这一次,吴家损失也不小吧!"

    "吴家的酒庄被摧毁了!"路鸿道.

    "什么?"张守约的脸色顿时一沉,酒庄被摧毁,损失的可是他的钱.

    "太守但请放心,吴家酒庄在城外,那些东胡人摧毁了吴家酒庄之后,却没有找到吴家藏酒的酒窖,使得大量已经酿好装坛存放着去辛辣之气的成酒躲过了一劫,这些存酒支撑一个月的销量是没有问题的,一个月之后,吴家酒庄早已经重新开工,刚好能接上趟,只不过新酿之酒没有存放一段时间,这味道不免差了一些!"路鸿赶紧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张守约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即便是新酒,也比以前的酒要好了不少.只要能接上趟就行."张守约不能不紧张,他正准备扩军,如果钱源出了问题,到时候可就会出漏.

    "是,吴大人那里正在日夜赶工,绝不敢误了大人的事情!"路鸿道.

    "不仅是我的事情,也是你的事情嘛!"张守约似笑非笑,"扶风这个地方,非得要有一个有能力的人镇守在哪里,方不至于出事,吴凯现在虽然与我们站在一条船上了,但他不能真正算是我的心腹,这与你截然不同,你如果一走,我还真不放心,高远这两次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当一个县尉还是绰绰有余的,叔宝君宝对他也很欣赏,都想将他弄到辽西城来,叔宝甚至要让高远来当他的副将,这个让我否决了,毕竟太年轻,在扶风县尉的位上过渡一下正好,现在你来辅佐我,等我们驾鹤西归的时候,高远也正好成长起来,正好可以来辅佐君宝,路鸿,这也算是一段君臣佳话,是不是?"

    路鸿连连点头,"太守说得太好了.正是如此."

    "只是高远与匈奴人走得太近,这一切,下去之后你得与高远好好说说,终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个什么贺兰部在高远的帮助之下,成长很快啊,可不要养虎为患."张守约轻轻地敲着桌,道.

    "是,这一节我也想过,我们主要的敌人是东胡人,而匈奴大部基本上都与赵国接壤,与我们接壤的匈奴人这些年要么被东胡人打残了,要么就是力量单薄根本构不成威胁的.所以也并没有在意.再者与东胡人为敌,这些匈奴人也是可以接重的力量."路鸿小心地道.

    "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近期的确是这样,我说得是长远考虑,我们想借匈奴人的力,匈奴人又何尝不想借我们的力呢?可以与他们联合,但一定要小心地限制这个贺兰部的规模,不能让他们脱离了我们的控制."张守约道.

    "太守大人深谋远虑,下去之后,我与高远好好说说这一切."

    "嗯,高远是个聪明人,必然一点就透,这次你回去之后,将公务交接一下,就来上任,将那个什么章邯也一齐带来吧,既然给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副手,想必用起来也顺手了,让他跟你一起来吧!"张守约笑着道.

    路鸿先是一怔,接着恍然大悟,"太守英明,我倒还是真没有想到这一节.章邯不走的话,只怕高远在扶风还真不好做."

    “所以说啊,路鸿,还有很多你要学得呢,到了辽西城,慢慢学吧!"张守约大笑:"那个霍铸,你准备怎么处理?"

    "不将他扒皮扬灰,我怎么对得起枉死在扶风城的那些老百姓?"提起扶风城的累累死伤,路鸿不由激愤起来,死的人里面,可有不少都是他的熟人,在扶风这么多年,街里街坊的,就算没有说过话,那也是熟脸儿,就在那一夜,可有太多的人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张守约微笑地看着路鸿,一手端着茶杯,慢慢地品着香茶,就是不说话.

    路鸿犹自沉浸在愤怒当,并没有发现张守约的异样,"太守,我觉得咱们应当马上派人将霍铸抓起来,不然人多嘴杂,不,不是人多嘴杂的问题,咱们押着拉托贝这样大张旗鼓地进城,他岂有不知道的道理,说不定说跑了!"说到这里,路鸿从椅上跳了起来,"太守,应当马上将城封起来,然后派兵去将霍铸抓住."

    "抓住了怎么办?"

    "杀了他,扒了他的皮,将他的头挂在扶风城楼之上,为那些冤死的人伸张冤曲."路鸿道.

    "抓住了他,咬出了令狐耽怎么办?"张守约身前倾,问道.

    路鸿脸色一僵.

    "然后将令狐耽也抓起来,杀了,将人头挂在你扶风城楼上去?"张守约反问道.

    "这,这……"路鸿张口结舌了半天,狠狠一顿足,坐了回去,他再愤怒,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瞧,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对不对?"张守约笑道,"所以,抓霍铸的事情,不用着急,不急."

    "太过,就这样放任那个霍铸逃走吗?"路鸿郁闷万分,"这可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逃走?"张守约哧哧地笑了起来,"你放心吧,路鸿,霍铸逃不了的,我不急着派兵去抓他,正是给某些人一些时间去处理这件事情的首尾啊!要是咱们真将霍铸抓了起来,反而是弄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在手,反而麻烦."

    路鸿怔了怔,"太守,您是说,令狐耽要杀人灭口?"

    "你以为呢?"张守约放下手茶杯,"霍铸活着,对谁都是麻烦,我们不杀他,自有人杀他.至于令狐耽,我们动不得他的.路鸿,你也知道,我还有求于他们令狐家呢,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对了,高远那里,你要与他说清楚,这小年轻,只怕沉不住气,到时候闹起来,可就不好看了."

    "下官明白了!"路鸿点点头,"太守,别看高远年轻,但却十分沉得住气."

    "嗯,我看这小胸的确颇有沟壑.应当能想明白这个理儿."

    路鸿告辞不久,张君宝便匆匆而来,"父亲!"向张守约行了一礼,张君宝低声道:"我得到确切消息了,令狐清源的确是到了我们辽西城,应当已经与令狐耽见过面了."

    张守约笑了笑,"他们是叔侄,见面也是应该的.令狐清源到了辽西城,自然第一个便去找令狐耽."

    "可他也不想想,这辽西城到底谁是主人?"张君宝冷笑.

    "我们是主人,所以啊,对客人要有礼貌,君宝啊,你代表我去下个贴,就说我请令狐清源吃饭."张守约嘿嘿一笑.

    张君宝一怔,也笑了起来,"父亲这一招好.不要将我们当成傻瓜.这样一来,也算是卖了他们一个好,表明了我们的态度.他们如果是明白人,就知道该怎么做.父亲,晚上还是在闲云楼吗?"

    "当然,不去哪还能去哪里?在这辽西城,还有比闲云楼更好的地方么?"张守约笑道.

    "刚刚进来的时候,我看见路鸿出去了,满脸喜色,父亲已经跟他说了?"

    "路鸿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将他拢到身边,我也放心."

    "这倒是,拢住了这个路鸿,便也拢住了高远,我看这个高远是一个大才,扶风这个地方,以前是个什么模样我们都清楚,但自从这个高远从军以后,便大变了模样,也带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

    "这个高远,我是留给你以后用的,所以啊,你不妨与他多多结交一番.叔宝就做得很好,与这个高远现在都相交莫逆了."张守约笑道.

    "父亲说得是!"张君宝点点头.

    路鸿下榻的驿馆,高远一下跳了起来,"我要当县尉了?"他直楞楞地看着路鸿.

    "当然,难不成我还骗你不成?"路鸿笑道.

    "那叔叔是要来辽西城了?"高远想了想,问道.

    "你小果然机灵!"路鸿点点头,"太过筹建前军,调我来当前军将军,这扶风,以后可就交给你了."

    "叔叔但请放心,有我在扶风,一切如常.对了,霍铸的那事儿,太守大人是怎么处理的?"高远问道.

    "这件事说来也憋气,所有事情到霍铸为止,那个令狐耽咱们是别想动他了,太守大人说了,令狐耽肯定会去杀人灭口的,这事儿,咱们不管了."

    "杀人灭口?"高远若有所思.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