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一十七章:再入辽西城(书号:13651

第一百一十七章:再入辽西城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与第一次来辽西城,冷冷清清,无人迎接不同,这一次,当路鸿与高远进城的时候,辽西城却是大张旗鼓,张叔宝与黄得胜两人带着大队人马在城门口,锣鼓喧天地迎接着来自扶风的车队.

    这一次从扶风过来的队伍可算是浩浩荡荡,不说别的,单说那两百匹上好的战马,便足以吸引无数人的眼球,一次性看到这么多的战马,对于辽西城的军民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辽西城太过张守约大人麾下三千精锐战兵,可也没有一支成建制的骑兵.更别提再队伍间,还有一辆马车拖着的一个囚笼,胡图族的族长拉托贝便被囚禁在其.

    这位昔日的东胡族长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威风,手脚之上都戴着镣铐,蜷缩在囚笼的一角,低垂着头,花白的头发覆盖下来,挡住了他的脸庞.无言地忍受着一路之上辽西人的辱骂与指指点点.

    拉托贝不是没有想过求死,可是在高远抓住他之后,便防了他这一手,让他求死亦不可得,而熬过了这段时间,死志已去,却是再也没有弄死自己的勇气了,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

    张叔宝喜笑颜开,与路鸿匆匆见过礼之后,便拉着高远去鉴赏送来的这两百匹战马,张守约已经发话了,这一批两百匹战马,尽数拨入张叔宝所统率的军,以后这就是他的马了,如何能不喜?

    看着两个年轻人凑在一起,一匹匹战马的看过去,还不时地指指点点,路鸿却没有这么轻松,看着黄得胜,"得胜,太守大人可还高兴?"

    "高兴,高兴得很!"黄得胜笑嘻嘻地道.

    路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一次扶风城被破,是十数年来第一遭,我还生怕太守大人雷霆大怒呢!去年扶风遭劫掠,太守大人就已经很恼火了,听你这么一说,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黄得胜压低声音,道:"那天得到扶风城被破的消息之后,太守的确很恼怒,召集众将,准备点兵去报复了,但下头人意见不一,讨论了一天,也没有弄出个丑寅卯来,第二天,你的捷报可就来了,太守大人这才转怒为喜.老路啊,说实话,你可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你扶风这几个兵,居然能全歼胡图族数百骑兵,活捉敌酋,了不起,了不起!"

    路鸿笑吟吟地道:"说起来这个,我可不敢居功,这全是高远的策划之功,上一次从辽西城回去之后,高远便在策划着消灭这股东胡人,计划原本是很周密的,如果不是突出了一点岔,让扶风城被胡图族攻破,这一次,可就是一个完美的行动了.扶风城被破,我们也是损失惨重啊,所幸的是,收获也不少."

    黄得胜摆摆手,"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我们赢了,打仗,哪有不付出代价的,只要收获大过付出,便赚了.这是十几年来我们辽西城最大的一场胜仗,消灭一个东胡部落,活捉敌猷,这可是不小的荣耀,只怕东胡王也要跳脚了."

    "这一次动静儿有点大,也不知道东胡王会不会因此生事,太守大人当真没有生气?"路鸿忽然又不放心起来.

    "你便将心放回肚里吧!"黄得胜笑嘻嘻地拍着路鸿的肩,压低了声音,"这辽西,便是咱太守大人的后园,你想想,总有一些家伙跑到自家后园里啃食庄稼,主人能不生气?这啃的可都是自家的收成,那拉托贝胆大包天,竟然连县城也敢破,这就是坏了规矩,被我们全歼也是他应得之罪,东胡王便是打落了牙齿也得往肚里吞,除非他准备与我们干一场大的,不过一场大的战事,可不是说打就能打起来的,光是准备工作没个一年两年的都做不好.更何况,你还给太守大人送来了这么多的战马,看你后面那些马车,财物也不少吧?光是这些,便值得太守替你这次行动背书了."

    回头看了一眼,路鸿不由笑了起来,黄得胜说得也有道理,扶风可不是以前的扶风了,现在的扶风不仅是辽西城的边县,也是太守大人的钱袋,打了扶风,就是抢了太守大人的钱袋,太守焉有不急的道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老路,这扶风城被破,老黄我回去之后,在沙盘上比划了好久也没有想通,这胡图族几百骑兵,究竟是怎么破了你的扶风城的?这不大可能啊?除非是有内奸?但你是扶风城里的老人了,不会这么没防备吧?"黄得胜想起了什么,诧异地问道.

    "虽不,亦不远矣!"路鸿苦笑一笑,"不是没有防备内奸,只是内奸太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了,这一次我们把拉托贝送来,不仅仅是存了邀功的意思,他更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据啊!"

    黄得胜瞪大了眼睛,"还真有内奸?"

    路鸿冷笑了一声,"得胜,这段时间,你见着令狐大人了吗?"

    黄得胜悚然而惊,"老路,你是说令狐大人与此事有关?这可不能乱说,令狐耽本人也就罢了,但他身后……”

    "我没说与他有关!"路鸿截口道:"我们扶风的督邮霍铸也回辽西城了吧?"

    "这个我倒不知道,一个县的督邮,还不值得我去关注,他又不像你,是我的老兄弟,老朋友,我管他去死!"黄得胜不屑地道.

    "这一次我来辽西城,就是要让他不得好死!"路鸿咬牙切齿地道.

    "与他有关?"黄得胜脸上的疤痕簌簌而动.

    "就是这个霍铸,打开了西城城门,让胡图骑兵得以破城而入,为了堵住这些骑兵,我们扶风可算是死伤惨重."路鸿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上千人被杀,大半个县城变成了断垣残壁,你说说,我能让他好死么?"

    "如果是霍铸,只怕当真与令狐耽有关!"黄得胜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这事儿,如果不是铁证如山,可是不能乱说的."

    "霍铸破城的时候,还杀了我麾下不少的士兵,不过他终是没有杀干净,还有人活了下来,如果说这些还不是铁证的话,那拉托贝就能将个证据钉得死死的,得胜,这个人,你可得将他看好了,不能让他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太守大人一向只管钱和军,这其它衙门,我可知道,令狐耽渗透得很严重的."路鸿道.

    "我明白,拉托贝不会关到府里大牢,我将他关到军营里去,他能量再大,能去军营里生事?"黄得胜冷笑.

    "如此拜托了."

    "对了还有一事要恭喜你,老路,这一仗打赢,你可要升官了!"黄得胜想起又一桩喜事,不禁向路鸿道起喜来.

    "升官?"

    "对啊,这是太过大人私下对我们几个心腹将领说的,还没有公布呢,太守大人准备新建一军,兵额两千人,左军,军,右军,这一次准备新建一支前军,这支前军的主将,便是你老路了."黄得胜笑咪咪地道:"先恭喜了,等你交了差,可得请我去闲云楼喝上几杯."

    路鸿亦是喜不自胜,"如果当真如此,我请你老黄在闲云楼连喝上三天都成."

    "就这样说定了!"黄得胜大喜,闲云楼贵得吓人,便是以他的地位和收入,也禁不起在那里耗钱,他还有老婆娃娃要养呢,这闲云楼背后又站着太守大人,便是想去敲一棍也不敢,只能眼巴巴地流口水,能去哪里连喝三天,可见路鸿这一次当真是发了.

    "看不出老路你现在可真有钱啊?"黄得胜笑道:"扶风那头,当真这么有油水?"

    "能有什么钱?不过是高兴,你又是老朋友,便是榨骨头,也得让你满意罗!"路鸿笑着岔开话题."如果我来了辽西城,那扶风县尉一职?"

    "目前还在争论,但大部分的意见是让章邯扶正,太守大人说还得征求你的意见!"黄得胜道.

    "我的意见啊?"路鸿的头向后转,后头,高远与张叔宝两人正头凑头地顶在一起,窍窍私语地在说着些什么.

    "高远啊,好是好,就是年轻了一些!"看着路鸿的眼光,黄得胜咂巴咂巴嘴,有些遗憾地道.

    路鸿没有说话,如果自己走了,必然要让高远出任这个县尉才行,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失,章邯在自己任县尉时,的确是唯唯喏喏,不生二心,但自己一走,还会如此吗?那倒不见得.有些事,还是未雨稠谬要更好一些.

    车队后方,张叔宝抚摸着一匹高头大马硕大的马头,满脸满眼都是欢喜之色,"高远,这一仗打得漂亮极了,上一次,我跟你提过的事情,你考虑过没有,来我的军,我让你当副手,如何?比起你在扶风,肯定强多了.那个荒蛮之地,有什么好呆的,只要你肯来,咱哥儿俩联手,练一只天下第一的军队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对不对?"

    高远摸着鼻,摊摊手,"辽西虽好,不是故乡啊,叔宝兄弟,扶风虽穷,但我却是难离故土,在哪里,我更自在一些,你的好意,我却是心领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