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一十六章:喜欢你,不是我的错(书号:13651

第一百一十六章:喜欢你,不是我的错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赤足站在居里关城墙之上,微风吹来,长长的黑发飞舞,白色的裙袂飞扬,当真宛如仙女临尘,高远侧脸看过去,那张精雕细琢的脸庞,此刻显得有些苍白,长长的睫毛之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似乎有露珠在内凝结.

    "对不起!"他轻轻地说了一声.

    贺兰燕沉默刻,转眼看着高远,竟然卟哧一声笑了起来,看着高远惊讶的神色,她地道:"没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你不喜欢我,又不是你的错,我喜欢你,也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有些可惜,认识你晚了一些,高远,你实话告诉我,如果我先认识你的话,你会喜欢我吗?"

    "这种事情,哪能假设的."高远笑了笑,看着贺兰燕很是豁达,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怎么,你连一个虚幻的假设和欢喜也不愿意给我吗?"贺兰燕嘟着嘴,道.

    "燕,你是一个好姑娘!"高远点点头,"如果我们两人当真相识在前的话,我想我也会喜欢上你的,不过我现在已经有了菁儿,三千弱水,我只取一瓢饮."

    "你当真是一个特别的大燕人!"贺兰燕清脆地笑了起来,"现在我知道了,我不是输给了你的菁儿,我只是输给了时间而已.高远,我不会放弃的,匈奴儿女,敢爱敢恨,也敢争.日还长着呢!"

    高远一下哑口无言,面对着这样一个豪爽的女,他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看着高远尴尬的模样,贺兰燕开心地格格笑了起来.

    "高远,居里关变化真是大啊!"聪明的女绝不会在占得上风之后,再继续纠缠,贺兰燕换了一个话题."去年我们从这里过的时候,这里还一片荒芜,看不到什么生气,那些站在城上的扶风士兵只能让人看到沉沉的暮气,半年不到,这里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是一个可以创造奇迹的人,高远,你还会做出什么让我惊讶的事情呢?"

    "懒惰是一种惯性,不思进取则是一种更为可怕的沉沦,其实,我们大燕人并不是这两种人,他们只是没有看到希望而已,当你给他们一个希望,他们会还你一个惊喜."高远回过头来,关墙下方,有的士兵们仍在器械之上练习着,比试着,有的坐在一边,细心地擦拭着他们的大刀,长枪以及羽箭的箭头,沙包阵不时传来澎澎的声响,或欢快,或戏谑的笑声,每隔上一会儿都会清晰地传上来.

    "关键就在这里了,你给了他们希望,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的."贺兰燕点头道,"你不断给了他们希望,也给了我们希望."

    "燕,你的希望是什么?"高远问道.

    "我的希望?"贺兰燕目光闪动,半晌才道:"以前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哥哥可以完成他的愿望,一统匈奴,成为我们匈奴历史之上最为伟大的王者,而现在,我又多了一个希望,那就是能嫁给你."

    高远再一次地被呛着了,贺兰燕当真有一股锲而不舍的劲头,而且完全不怕将这种劲头表现在他的面前.

    他大声地咳漱起来,脸被呛得通红.

    贺兰燕歪着头,看着高远,比起胸有城府,擅长谋略的高远,或者是勇冠三军,直取敌酋的高远,她更愿意看到这个略显腼腆的高远,而这一面,能看到的人只怕很少很少.

    "哪些人为什么不愿意离去,而选择呆在居里关?"指着居里关外,那些简易的房舍,那里面,住着不少高远从胡图大营之救出来的奴隶.

    "他们的许多人已经没有家了."高远有些伤感地道:"他们的家人全都死了,回去,独自面对这种悲伤,而在这里,还有不少遭遇相同的伙伴,大家聚在一起,倒还可以互相取暖,这种伤悲也会更轻一些.还有一些人,是在胡图老营之呆得太久了,根本就不知道家在那里,怎么回去,回去之后如何生活,倒还不如留在这里,替军队做些杂务,也能赚取一些钱财,而且他们还可以开耕这里的荒田,另外一些却是我们特意挽留下来的,他们都有一技之长,比方说铁匠,木匠这些有一技之长的匠人."

    "这些人不会成为你的负担么?"贺兰燕道.

    "怎么会是负担?"高远笑道:"每一个人都是宝贵的,先要有人,才能创造财富,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理由,没有人是多余的.我还嫌人少了呢,你瞧,这外面,有多么广阔的天空,多么肥沃的土地啊!只要有人,这里便能创造出源源不断地财富来."

    贺兰燕凝望着渐渐沉入夜色之的居里关外辽阔的土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兵曹,燕姑娘,开饭啦!"曹天赐噔噔跑了上来,冲着二人叫道.

    "下去吧,天黑了,地凉,你赤着脚,可别病了!"高远道.

    "你这么关心我?"贺兰燕笑道.

    "我怎么能不关心你?"高远摊摊双手,"你可是我的骑兵教头,你要是病了,我这百多名骑兵可怎么办?"

    "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贺兰燕横了他一眼,"说一句哄我欢喜的话会死啊?"

    高远自然不能说,现在已经够让他头痛了,他可不想让贺兰燕越陷越深,这于他,于贺兰燕都不是什么好事.

    "陪我喝两杯吧?今天我很高兴!"贺兰燕一伸手,突然攀住了高远的手臂,"好不好?"

    看着贺兰燕仰起的脸庞上那带着些幽怨的眼神,高远终于还是没能硬起心肠,"你能喝么?别忘了上一次你可是一碗倒,我们这儿的酒,比你们的马奶酒劲儿大太多了."

    贺兰燕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能喝一点的,上一次那碗太大,而我又喝得太急,你送哥哥的酒,我也喝了一些,现在已经习惯多了.嗯,再说了,喝酒也是喝心情嘛,上一次心里不舒服,自然便醉得快,今天高兴,当然能喝得多一点."

    被贺兰燕紧紧地攀着,两人并肩向关墙之下走去,高远实在想不出,贺兰燕有什么高兴的,难道就因为自己说了一句,如果先认识她便会喜欢她么?他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自己是说错话了,但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姑娘面前,自己能那么残酷么?

    菜很丰盛,大大小小,曹天成居然弄出了七八个碟,"居里关简陋,也没什么好食材,今天燕姑娘是上任第一天,却是有些怠慢燕姑娘了."曹天成搓着手,笑道.

    贺兰燕两手撑在桌上,惊讶地道:"这还算是简陋?那我平常的饮食起不是乞丐了,高远,看来今天我邀你来喝几杯还真是对了,这么好的菜,不喝几杯当真对不起这些菜肴."

    高远笑看着贺兰燕,这一看过去,却又赶紧移开了目光,贺兰燕双手撑在桌上,抬头看着他,胸前衣襟搭了下来,不仅下巴下那雪白的胸脯一目了然,便是再下面的一对丰乳也是在他面前傲然挺立着.

    他干咳了一声,笑道:"你倒好养活,天成,看来以后你倒是省事了,每天给她随意张罗一点就好了,不用费劲了."

    曹天成笑道:"这怎么行呢,燕姑娘帮我们训练骑兵,这可是一个辛苦活儿,别的老曹干不了,总得在伙食之上,让燕姑娘吃好喝好.兵曹,你陪燕姑娘多喝几杯."向两人躬了一下身,转身便走.

    "老曹,一齐喝两杯?"高远挽留道,说实话,他是有些怕单独面对眼前的姑娘了,美丽总是让人难以拒绝的.

    "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曹天成岂肯留下,"孙晓那边还等着我呢!二位慢用,慢用!"

    两人对面而坐,杯倒满了清亮的酒液,让高远轻松的是,整个晚上,贺兰燕都没有再提任何让他感到尴尬的话题.哪怕最后她终于还是喝得多了,在房间里开始大跳舞蹈的时候.

    高远却是不敢再留了,这个丫头沐浴之后,竟然连个肚兜也没有穿上一件,胸前的那对丰乳随着贺兰燕的每一次舞动而上下摇摆,连那粉红的两个凸点也看得清清楚楚.

    "燕,你喝得多了,早点睡吧."高远站了起来,逃也似地向门外走去.

    贺兰燕摇晃着身,扶着桌勉强站稳,看着已经走到门边的高远,吃吃地笑着:"大色狼,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许偷看,将耳朵也堵上,不许偷听."

    高远大汗,虽然两人之间隔着的是木板,但手下士兵手艺着实不错,没有留下缝隙,难不成贺兰燕还会认为自己在木板上钻个眼儿不成!

    这一夜,高远没有睡踏实,半夜里,隔壁传来了呕吐之声,爬起来走到门边,手摸到了门栓之上,又走了回来,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又都喝了酒,这一过去,指不定便会生出什么事来,现在高远对自己的定力可没有那么自信了.现在他特别后悔,将曹怜儿送走了,晚上两天也好啊,至少还可以现在去服侍服侍贺兰燕.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