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一十五章:恼羞成怒(书号:13651

第一百一十五章:恼羞成怒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曹天成现在办事是越发的利落了,半日功夫,便替贺兰燕一人单建了一间茅房,左右不过是将大木刨平了,叮叮咚咚地钉在一起,几根檀条一钉,茅草一铺,草藤一扎,压瓷实了,便算完工了.至于单独的洗澡间嘛,那就是高远想当然了,从伙房里找来一个大桶,洗洗刷刷一番,弄干净了,往房间里一摆,洗澡的地儿便也有了.

    让高远啼笑皆非,甚至恼羞成怒的是,也不知道曹天成出于一种什么心理,顺带着将高远的新卧室也修了,与那间茅房的材质一样,军队里人手多,干活快,等到高远在外边转了半天,回来的时候,都快完工了.房怎么修的,有什么材质,高远不在乎,关键在于他的位置,这间房紧贴着他原来的卧室,也就是现在贺兰燕住的地方,为了省材料,曹天成还借了这间房一面墙,这房本身便是木制的,现在共着一面墙,隔壁有个什么动静,岂不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目瞪口呆地看着士兵们手脚麻利地钉上最后一根檀条,铺上茅草,房正式完工.曹天成也拄着拐杖,笑嘻嘻地出现在高远面前,"兵曹,还行吧?弟兄们手艺都见长啊,瞧这房,做得又齐整,又漂亮."

    高远狠狠地将一根木料之上还带着绿的枝丫扯了上来,看着曹天成,狠狠地道:"好,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了!"

    曹天成笑嘻嘻地道:"我就说你会很满意,孙晓和步兵还硬说兵曹会收拾我,哈哈哈,这回他们可输给我了,我这就找他们收利市去."得意洋洋地拄着拐,叮叮当当地向兵营走去.

    看着曹天成的背影,高远眼里怒火瞅瞅地冒着,要不是曹天成还拄着拐,他早就一脚飞踹过去了.

    "都是些什么人啊!"高远将手里的枝条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碾进了泥土里.

    几个士兵提着大刀斧头锯,抱了几块木板木桩进了房里,叮叮咚咚一阵,一张床便钉好,桌椅往里一般,曹天赐也是快手快脚地将高远的被褥抱了进去,铺好,高远这间卧室便算是坐实了.

    气哼哼地走进房,往床上四仰八叉一躺,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对面的房门哐当一声被推开,高远一下坐了起来,支楞起了耳朵,别看这墙是一根根圆木钉起来的,但着实不太隔音.贺兰燕带着骑兵们训练完回来了.

    叮当一声,那是贺兰燕将弯刀丢在桌上的声音,接着又是叮当一声,高远猜着,定然是贺兰燕将束腰的皮带也扔在桌上,皮带上的铁扣与弯刀碰到了一起.

    那边传来了贺兰燕低声哼唱的匈奴俚曲,虽然听不大懂,但调却是极其好听,高远不由听得出了神.

    歌声不断,间或不断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贺兰燕在忙些什么,片刻之后,便听到贺兰燕拉开房门大声喊着曹天赐的名字:"天赐,天赐!"

    "燕姑娘,什么事?"较场之上正在练拳的曹天赐一溜烟地跑了过来,自从贺兰燕答应教曹天赐骑马便许了他一匹好马之后,贺兰燕现在对曹天赐是随叫随到.

    "去伙房看看,我的洗澡水烧好了没有,烧好了就给我提来!"贺兰燕道.

    "好嘞!"曹天赐欢快的声音响起来.

    这女人要洗澡,高远瞅了一眼那墙,一下站了起来,准备出屋去,想了想,又坐下来,贺兰燕现在正在房门前站着呢,自己这个时候走出去,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女精灵古怪得很,而且对自己又有一番别样心思,说不定又生出什么事来.

    重新坐回来,高远决定见怪不怪,自己权当什么也没有听见.

    对面传来曹天赐沉重的脚步声和喘气声,紧跟着便是水流的哗哗声,曹天赐将水倒在木桶里,走也了房门,咣当一声,门被关上了.

    高远坐在床沿上,眼观鼻,鼻观心,尽力让脑里去想些别的东西,以免让隔壁那哗哗的水声传到自己的耳,不过收效甚微.

    扬动员的俚曲,哗哗啦啦的水声,交汇成更为动听的音乐,虽然强迫自己不去想,但自有画面出现在高远的脑海之,特别是那曾暴露在高远面前的鼓鼓囊囊的胸部以及修长笔直的双腿,更是一次又一次反复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之.

    高远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之声.感受到小腹之处的火热,高远很是懊恼,失策了,原来自己的定力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高.

    虽然懊恼,但并不羞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自己现在连色心也没有,只不过一些男人生理上的自然反应罢了.他干脆躺在了床上,将贺兰燕与菁儿作了一番比较,他看过贺兰燕,却抚摸过菁儿,比起菁儿的娇羞无限,贺兰燕完全是另一个版本,火辣辣的如同一根小辣椒.倒是春兰秋菊,各有擅长.

    说来也是奇怪,虽然隔壁的水声,歌声仍在响起,但一想起菁儿,高远心的那团邪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澎澎的敲击墙壁的声音突然响起,将高远吓了一跳,这丫头又抽什么疯?

    澎澎的声音继续响起,"高远,大色狼,你在么?"贺兰燕清脆的声音响起.

    高远没好气地重重地哼了一声,"干什么?"

    "等我洗完澡,你陪我去好好逛一逛居里关好不好?"水声哗哗的继续响着.

    "有什么好逛的,我累了,要睡觉了!"高远道.

    "你是主人呢,我到你这里,可是客人,而且还是你的骑兵教头,而且是不拿工钱的教头,你陪我逛逛都不行么?"那边传来贺兰燕无限委屈的反问.

    高远沉默了片刻,贺兰燕说得倒也是实话.

    "好吧,逛逛便逛逛,反正隔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呢!"高远站了起来,"我在外面等你,你快点吧!"

    "好呀好呀!"那边传来贺兰燕欣喜的声音,紧跟着便是哗啦一声大响,显然是贺兰燕喜不自胜之下,跳出了那水桶,高远脑里一下便涌出了贺兰燕此时赤身**站在水桶边的画面,鼻一热,险些便喷出鼻血来,伸手一抹,还好,还好,要不然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曹天成和孙晓等人绝对的不怀好意,明日让曹天成将这木墙之上厚厚的刷上一层泥灰,兴许要好一些,要不然这个样一直继续下去,终有一天,自己会被隔壁那个惹火又不知收敛的尤物给折腾得喷出鼻血来.

    背着手站在较场之上,士兵们正在各个训练器械之上忙活着,看到高远的身影,都是脸带笑容地向他致意,不知怎的,高远总是觉得这些家伙脸上的笑容今天都是怪怪的,看自己的笑话么,哼哼,等着吧,有你们哭的时候,他在心里无声地威胁了几句.

    身后门儿发出碰撞的声响,高远回过头来,贺兰燕满面笑容地出现在门边,满头的小辫此时已经解开了,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下来,没有穿着日常的起居服,身上罩着一件宽大的棉布袍,居然赤着一双雪白的天足,就这样走了出来.

    "高远!"她笑着走了过来.

    还好,当着这多士兵的面,总算是给了自己一个面,没有公开大叫自己为大色狼或者笑面虎了,高远松了一口气,"燕姑娘,我们这里都是男人,你出来的时候,最好穿得整齐一些."

    "我这个样不整齐吗?"贺兰燕低下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自己一番,"挺整齐的呀!"

    高远无语,对这个丫头,自己总是无法可施.摇摇头,"我们走吧!"

    "好呀好呀!"贺兰燕一下跳到高远身边,一股淡淡的少女清香扑鼻而来,煞是好闻,这种味道,高远在菁儿身上也闻到过.

    不是说游牧民族身上无论男女都有一股洗都洗不掉的膻腥味么?这贺兰燕身上怎么没有,反而香香的极是好闻?高远便有些奇怪地打量了一下贺兰燕.

    看到高远打量自己,贺兰燕却是高兴地道:"我漂亮吧!"

    "漂亮,当然漂亮!"高远笑道,这倒不是假话,贺兰燕的确漂亮.

    "哪?"贺兰燕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问了出来,"我比你未婚妻,谁更漂亮?"

    最怕她问的问题,她就问了出来,高远想了想,道:"如果是站在立者的立场之上,你们两人春兰秋菊,各有擅长,各有各的美,你们美得不一样."

    "难道还有另一种立场么?"贺兰燕惊讶地问道.

    "当然,站在一个未婚夫的立场之上,我想说,她更漂亮."

    "你这不是自相矛盾么?"贺兰燕嘟起了嘴.

    "不矛盾!"高远笑了笑,"这叫"qing ren"眼里出西施."

    "西施是谁?"

    "哦,西施是我们大燕神话传说的一个大美女!"高远道.

    沉默片刻,贺兰燕地道:"我明白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