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一十三章:骑兵教头(书号:13651

第一百一十三章:骑兵教头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厚厚的毡毯铺在地上,上面搁着矮几,一碗碗的菜肴将案几堆得满满得,却多是牛羊之类,在高远的案上,却是额外地放了一个大大牛头,那牛头一对弯角,足足有数尺之长,煞是威武.

    "高兄,请!"贺兰雄伸手相邀.

    看着那只牛头,高远却是笑而摇头,虽然不大清楚这只牛头的作用,但只有自己这一席上才有,便已经足以说明它的不同.

    "这只牛头不撤下,我无论如何也是坐不下去的."高远道."贺兰兄弟,先前我们已经说好了,你却又来这一遭,这便是见外了."

    贺兰雄大笑,"牛头上案,是表示我们对客人的尊重,以你为尊的意思,既然高兄弟不愿意,那便撤下."

    挥挥手,一人走上来,端起牛头,躬身退了下去.

    贺兰雄为主,高远是主宾,一众贺兰部贵族长老作陪,宴请的场地便在青草之上,太阳之下,上有暖洋洋的阳光洗拂,下可嗅到青草的香味,高远心怀大畅,案几之上,虽然只是牛羊肉为主,但主人家的手艺却着实不错,花样繁多,让人不由自主地便食指大开.

    毫不客气,高远提起桌上的小刀,切下一块肥嫩的羊肉,丢进嘴里大嚼起来.果然还是这里的羊肉做得更地道,居里关,自己军虽然现在也有了专职的伙夫,但比起这些羊儿们的老家伙夫,还是差得太多.吃得兴起,随手丢了小刀,干脆便直接用上手了,吃上几口肉,喝上一口马奶酒,高远竟是吃得兴高采烈.

    贺兰雄笑看着高远,对方越是自然随意,他越是高兴.

    "高兄弟!"贺兰雄放下手小刀,叫道.

    高远抬起头来,一手却是抓着一块牛肉,油腻腻地另一只手端着酒杯.冲着他点点头.

    "接下来,不知高兄弟有什么打算?"贺兰雄问道.

    "打算?"嘴里嚼着牛肉,高远含混不清地反问了一句,"养精蓄锐罢了."

    "养精蓄锐自是不错,但有一节,不知高兄弟想到了没有?"贺兰雄反问道.

    高远丢下手里的牛骨,将杯里的马奶酒一饮而尽,抓起桌上的一块布擦了擦手,"贺兰兄弟是在担心东胡人的报复?"

    "不错,胡图部怎么说也是东胡人之小有名气的部族,东胡王也是知道的,现在被我们灭了,连拉托贝也被我们捉了,东胡王会善罢干休?就算是为了面,只怕也会出兵报复的."贺兰雄有些担忧地道.

    "贺兰兄弟有些过虑了吧?"高远笑道:"胡图部在东胡内部已经被赶得像条狗一般,不得已才逃到我们的地盘上来,现在他被我们灭了,东胡内部应当有人高兴得很才是,为了这样一个部族来报复?"

    "被他们自己杀了是一回事,被我们杀了又是另外一回事!"贺兰雄摇头道:"高兄弟自然是不怕的,但我却不能不怕了,他们也许奈何不了高兄,但对于我们,他们却有的是办法,到时候高兄身后有人撑着,我贺兰部身后可就找不着人了,到了那时候,只怕那些匈奴大部会退避三舍也说不定."

    高远想了片刻,"既然如此,贺兰部不妨向我居里关迁近一些,你我两家也有个互相照应,东胡人真想前来报复,便也得思量思量,来少了纯粹是给我们送战利品,来多了,咱们往居里关内,扶风城一缩,他能奈我何?想攻打城池么,我还怕他们不打呢?"

    顿一了顿,又接着道:"如果他来的人连我们两家联手也挡不住的话,那就不是一两千骑兵能解决的事情了吧?到了这个时候,就是一场大战,首先张守约太守便不会坐视不管,东胡人大举入侵,打得可是他的地盘,辽西城必然来援,辽西城增兵,东胡人便也会增兵,到时候,说不定打成一场烂仗,打成一场国战,贺兰兄弟,你怕什么,咱们本小利微,的确是输不起,但正因为本小利微,却也不怕输,大不了赤条条的从头来过,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反而是我们的机会,你说是不是,如果这天下这样平平静静的一成不变,咱们却是龙困浅滩,无法施展手脚,活活的会被憋死,向来机会与风险是并存的,没有风险,那来的机会,风险越大,机会越大."

    "高兄弟,这可是赌博了."贺兰雄有些犹豫难决.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每个人都是赌,比起平常人,我们的赌本不过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而这场赌局之,比我们赌本大得多的人海了去了,贺兰兄弟,他们不怕输,我们怕么?就怕这些人因为输不起而不肯入局."高远笑道.

    "高兄的意思是?"

    "如果东胡人真来了人,咱们不但不必怕,反而可以去撩拔撩拔他们,机会好,便啃上一口,我倒想看看,眼下的这位东胡王到底有几分耐心和胸襟,能不能看出咱们有将他拖下水的意思?"高远冷笑.

    "人生就是一场赌!"贺兰雄转动着手里的酒杯,踌躇半晌,终于下了决心,"高兄弟说得好,既然有了一点赌本儿,自然便得赌上一把大的,不然终是不甘心.来,高兄弟,我们共饮一杯,以后咱们两家还得同舟共济啊!"

    "那是自然."高远大笑道.

    "只是有一事我有些担心."

    "贺兰兄弟但说无妨!"

    "贺兰部我是作得主的,扶风那边,你作得了主么?你的上头可还有县令,县尉这些人呢!"贺兰雄笑问道.

    "这个事情,贺兰兄弟尽管放心,我会想法让他们同意的,而且居里关,现在我也不会让出来了,我会一直驻扎在这里,以前这里被扶风兵视作畏途,现在在我看来,这就是一条发家致富的风水宝地嘛,这样的好地方,我岂肯让出来."高远大笑道,"所以贺兰兄弟尽管放心好了."

    "如此说来,我便放心了,高兄弟,你的麾下亦在扩充之么?"

    "自然,这一次我将部下扩充到了五百人,其便有骑兵一百人,贺兰兄弟,你答应我的骑兵教头呢,这一次来,我可没有准备空手而归啊,这教头,我是一定要带回去的."

    "教头早有准备好了."身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高远回头一看,却是贺兰燕,此时贺兰燕已是换了一身衣服,头上的金冠取了下来,换了一幅绣花的手绢扎在额头,拢住了头发,束腰的带勾勒出她傲人的身材,她毫不避嫌地坐在了高远的身边,看着贺兰雄,"大哥,教头早就准备好了,是不是?"

    贺兰雄怔了怔,眨巴了几下眼睛,像是明白了什么,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教头早就准备好了."

    贺兰燕得意地转过头,看着高远,高远此时也明白过了,看着贺兰雄,满脸都是求饶之色,贺兰雄却是视而不见,低下头去,用小刀细心地剔着肉上的筋脉,再将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细嚼慢咽起来.

    "教头就是我,我就是你们的教头."贺兰燕笑咪咪地看着高远:"大色狼,找到我这样一个骑术绝佳的教头,你应该很高兴吧,咦,你干嘛苦着脸,难道是嫌我骑术不佳,来来来,咱们来比试比试,看看谁的骑术更佳?"

    高远苦笑着连连摆手,"比是不必比了,骑术我肯定是比不过燕姑娘的.燕姑娘的骑术,我早就见识过了,的确是绝佳."

    "那你为何还愁眉苦脸,我实话告诉你吧,在贺兰部,除了我哥哥,就没有人比我骑术更好的了,哥哥是不可能给你去当教头的,你能有贺兰部排名第二的人给你当教头,应当心花怒放才对."贺兰燕高高地昂起头.

    "姑娘说得是,我的确应当高兴,但燕姑娘,你是一个女啊,去我军营之,不大方便啊,上一次咱们在那潜伏地点,姑娘还没有吃过苦头么?"为了打消贺兰燕的这一念头,高远也是不管不顾,径直提起了那档尴尬事.

    贺兰燕的脸一下涨得紫红,看着高远,恼羞成怒,"都是你险些让我出丑,这一次我去居里关给你当教头,所有的这些事情,你都给我料理好了,让我舒舒服服,方方便便,我便给你教出一支上佳的骑兵来,不然,我就让你们学成一个半桶水,坑死你!"

    "燕姑娘,你一个大姑娘,与一帮老爷们混在一起,要是出点什么事,你说我如何向贺兰兄弟交待,还是算了吧?"高远仍是摇头.

    "大色狼,笑面虎,你这是要让我翻脸么?哼,我从小便与哥哥们一帮大男人混在一起,又能怎样,在居里关,你那帮手下敢把我怎样?真要出什么事,也只能是你,绝不会是别人!"贺兰燕气哼哼地道:"别忘了上一次在居里关……”

    "行了,我答应了,你就是我居里关的骑兵教头了!"听贺兰燕的意思,是要抖出自己在居里关将她看光光的事情,高远可就有些胆寒了,要是让贺兰雄知道了这事,打蛇随棍上,自己可就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这事儿,怎么说也是自己理亏.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