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一十二章:舞(书号:13651

第一百一十二章:舞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随着贺兰雄与高远越奔越近,老营那两扇巨大的木向向外打开,内里,是夹道欢迎的人群,手持各色乐器的匈奴人,卖力地或吹响,或弹奏着扬的曲调,在他们的身后,无数贺兰部族人看着并肩而入的两人,挥舞着双手,高声欢呼着.

    人群的尽头,数十名身着盛装的女站在一个搭制的木台之上,载歌载舞,充满着异族风情的歌舞一时之间让高远有些目眩.这些女与原的女风格迥然有异,或许是她们不是男人眷养的笼金丝雀吧,每一个人的皮肤都显得略黑,但看起来却格外英武,与高远映象之的大燕女人的弱柔完全是两个概念,与她们的气质一般无二的是他们的舞蹈,柔美少了一些,刚健却是和处处可见.

    台下乐声变换,数十个女之前,十几名孔武有力的大汉走到台开始起舞,他们的加入,让台上的舞蹈显得更有力量,踩着鼓点,应着曲声,大汉与女们一齐歌唱起来,而与之相和的却是台下无数的贺兰族人.

    "高远兄弟,这是我贺兰部最好的舞蹈,以往只有在祭祖之时,我们才会起舞,今天,因为你的到来,我们愿意为你起舞."贺兰雄看着高远,沉声道."只有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最敬重的客人,才能享受到这一礼遇."

    "受宠若惊!"高远点头道:"贺兰兄弟,你太客气了."

    "不是客气,这是你应该得到的礼遇,如果没有你,或许我们贺兰部现在还在为生存而挣扎!"贺兰雄认真地道.

    "不,贺兰部有你这样一位年青有为,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崛起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或许我在其起了一点小小的作用,但也只不过将你们的崛起提前了一点而已,贺兰兄弟,贺兰部的崛起是因为有你,而不是因为有我."高远很认真地道.

    听着这话,贺兰雄心格外受用,"多谢高兄弟看得起,但我贺兰雄也有自知之明,虽然我自命不凡,但有时候,一钱难倒多少英雄汉,我匈奴人不知多少英雄豪杰,最终碌碌一生,一无所成,我运气好,遇到了你,这便是我与他们相比的幸运所在.干柴再多,也需要那点燃他们的火星,你就是我的那一点火星.没有你,我这堆干柴永远也法燃烧起来,最终只会在连绵的雨季里,一点点腐乱,最终沦为尘泥."

    "你我都是那堆需要火星的干柴,没有你,我也无法击败胡图族,无法获得为了以后而所需要的那些力量,金钱,贺兰兄弟,我们是互帮互扶,合则两利的合作,高远断然不敢以你恩人自居的,你如果还要这样说,高远惭愧无地之上,只能打马便走,以后遇到你贺兰部便掩脸而去了."高远笑道.

    听了高远这话,贺兰雄大笑起来,"说得好,高兄弟,像你这样的原人,我当真是第一次遇到,你是真汉,真朋友,好了,不说就不说,有些恩义,放在心即可,如果老在嘴上说来说去,反而是肤浅了."

    "此言甚得我心,你我相交,贵在知心."高远亦是大笑,"贺兰兄弟,你给我的惊喜就是这场盛大的舞蹈么,的确让高远大开眼界,不枉此行啊!"

    "可不止于此!"贺兰雄嘿嘿地笑了起来.

    说话之间,台下乐声再次开始变换,数十名舞者聚集到了一起,从内到外,围成了一个个的圆圈,在乐声之,他们腰身后翻,便如一朵蓓蕾绽放一般,一片片的花瓣向外绽放,到最后数片花瓣绽开之后,花心位置,一位全身着白衣,头戴金冠的女袅袅婷婷地升起,长长的水袖挥舞,旋转的身姿使她看起来便犹如一朵白云在花朵的心腾起,金冠之下,细心编织的无数小辫承着她的旋转飞扬,发辫的末梢,系着一个个的小金铃,碰撞之间,声音清脆悦耳,混在高昂的乐曲声,仍然的得清清楚楚.

    "燕姑娘!"高远看着那旋转的身影,愕然脱口叫了出来.

    "就是燕!"贺兰雄看着高远,笑道:"这是她第一次跳这个舞蹈,高兄弟!"

    高远一下闭上了嘴,不敢搭腔.

    台上的贺兰燕显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与那些皮肤略黑的伴舞女相比,她的皮肤要显得格外地白一些,这与她身份尊贵当然有关系,但肯定也抹上了胭脂水粉,高远在心暗道,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贺兰燕这么涂脂抹粉了,这个喜欢骑马,喜欢射箭,喜欢舞刀弄枪的女孩以前一直便是以本色出现在高远的面前.

    飞舞的水袖包裹着放转的曼妙身姿,贺兰燕渐渐地舞到了前台,一拧头,一回眸,如水的大眼汪汪地看着高远,轻轻地抿嘴一笑,艳丽的烈唇让高远头有些发晕.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他处,不敢去看那一双一直盯着自己的那一双烟雾朦胧的俏眼.

    贺兰燕在台上旋转着,舞蹈着,但她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高远,看到高远的视线转向他处,她不由得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个勇武的汉,居然如此腼腆,这让她看到了高远内心柔软的另一面.

    勇武,豪爽,大气,有谋略,但却又格外懂得怜香惜玉,这样的男人,在贺兰燕的生活,还是第一次碰上,作为一个部落身份尊贵的上位者,作为一个因为美丽而闻名匈奴各部的女,她从来不乏追求者,但那些人在看她时,除了占有的贪婪和对**的渴求,她几乎看不到别的,这些人让她恶心,高远是一个异类,他从不掩饰对她美丽的欣赏,但那眼光却永远是清澈的,毫无邪意的.

    为了能给高远一个惊喜,回到部落之后,他便缠着族里最好的舞者,学习这套贺兰部的大舞,整整十数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她所有的时间都耗在了这个上面,终于赶在高远到来之前,练熟了这套舞蹈,眼下跳起来,虽然还有些生涩,但蒙混高远这个从来没有见过这套舞蹈的家伙,却是行有余力了.

    贺兰燕此时已经站在了舞台的边缘,一边舞蹈着,一边偷眼打量着高远,此时,高远已经收慑了心神,正笑容满面的盯着他,那清澈而充满欣赏的眼神,正是贺兰燕所熟悉和喜爱的,却是她现在又最为恼火的.

    舞蹈的台距离三米有余,贺兰燕居高临下,看着高远,自己的心意,哥哥这个混蛋却是毫不加掩饰地直巴巴地便告诉了,更可气的是,高远这个超级混蛋居然不假思索地拒绝了.我贺兰燕是什么人,从来只有我拒绝别人的.

    想到这里,看着台下那张笑容可掬的脸,心里一股气儿可就下不去了,再看看此人还在使劲地鼓着巴掌,不时大声叫一声好,贺兰燕更是恼火了,脑一转,脸上浮现出一丝鬼笑,长裙之下,脚步已是悄然向前踏上了几步,踩到了台沿之上,瞅准了高远所在的位置,不动声色地便移动了几个小碎步.

    身一个旋转,一只脚踩上了裙裾边沿,身一个踉跄,整个人顿时从台上摔了下来.

    下面贺兰雄正得意洋洋地夸耀着自己的妹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看见自家妹妹一个倒栽葱从台上掉了下来,顿时惊呼起来,妹妹栽下来的地方与他还隔着一个高远呢,便是想救也来不及,这个台高有三米多,这个样掉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台上台下一片惊呼之声,高远不假思索,也容不得他思索,因为贺兰燕是扎手扎脚,直接就是冲着他掉下来的,他只来得及伸开双臂,已是香玉满怀,将贺兰燕搂了一个接接实实.

    惊叫之声戛然而止,高远低下头,看到的不是一张失为意外跌倒而张皇失措的面孔,而是贺兰燕那促狭的笑容.

    高远一下明白了,贺兰燕这就是故意的,想想也是,以贺兰燕的身手,怎么可能从台上掉下来呢?

    "舒服吧?"高远笑问道.

    贺兰燕得意地点点头.

    "开心吧?"高远又问道.

    贺兰燕再一次点点头.

    高远嘴巴一扁,手一松,卟嗵一声,贺兰燕这一次却是结结实实地掉了下去,跌在地上,哎哟大叫了一声.

    "高兄弟!"贺兰雄不解地看着高远.

    "她是故意掉下来的!"高远拍拍,笑看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手撑地的贺兰燕,"燕姑娘喜欢摔跤,那便摔一个呗!"

    贺兰雄眼睛眨巴了几下,已是明白过来,不由放声大笑,一把牵起高远,"高兄,我们走吧,酒宴已经备好了."

    两人大笑着携手而去,身后传来贺兰燕气急败坏的声音:"高远,你这个笑面虎,你这个大色狼,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高远笑的声音更响了一些,谁说自己不懂怜香惜玉,只可惜啊,你不是我碗里的那尾小鱼儿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