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一十一章:拜访(书号:13651

第一百一十一章:拜访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骑兵奔腾而来,围绕着高远数人转着圈,隆隆的马蹄声让曹天赐有些色变,紧紧地抓着马鞍,小脸儿也变得煞白.

    这一群人却是有老有少,既有全副武装的精锐战士,亦有上了年纪,穿着华贵的老者.显然,这一次来迎接高远的不仅仅是贺兰雄,只怕族有身份的人来了不少.

    贺兰雄越众而出,看着高远,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高远兄弟,你可想死我了!"

    "贺兰兄,如此大的阵仗,我可就当不起了!"高远抱拳,眼光闪过贺兰雄身周的几名老者,连连道.

    "当得起,当得起!"贺兰雄笑咪咪地道:"你高兄弟当不起,还有谁能当得起?你是我贺兰部的恩人,也是我贺兰部的贵人.来来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贺兰部的大长老贺兰康,这是长老贺兰敏,贺兰捷!"

    贺兰雄的手指着身边的三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为高远介绍道.

    "见过三位长老!"每介绍一人,高远便抱拳一揖.

    贺兰康的马儿轻轻向前踏出一步,与贺兰雄并驾齐驱,笑看着高远,"早就听族长说,高兵曹异于常人,不是一般的燕人可比,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很少有原的当官儿的对我们这么有礼貌了,不叫我们一声蛮,番,那便是客气得很了."

    "那是他们没识见!"高远笑道."贺兰部有贺兰雄兄弟这样年轻有为的族长,又有您这样睿智的老者,雄鹰展翅,虎啸山林,指日可等啊!"

    "一个糟老头,可当不起高兵曹这般称赞的话来,会折了老头的寿的."贺兰康抚着花白的胡,开心地笑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古之以来,便有定论矣!"高远很是认真地道.

    一番话说得三个老头儿眉开眼笑,一下便将高远当成了最为贴心的知己了,要知道,在贺兰部,随着贺兰雄的连连成功,贺兰部如同吹气球一般澎涨起来,使得贺兰雄的威望如日天,他们三人贵为长老,权势却已是被贺兰雄一步步架空,虽然贺兰部的茁壮成长亦让三人开心,但手慢慢地没了权力,不免又有些郁闷.

    贺兰雄看着高远,心倒是又佩服他多一分了,真是有耐心,连几个不能干活,净出锼主意的老头儿也能虚以委实,哄得他们团团转,要知道,当初自己出兵之时,他们三人可是极力反对的呢!眼下大获且胜,却是不忘了跳出来表演一番.

    虽然心不喜,却也不能不容让着他们,谁让他们是贺兰部硕果仅存的三位长老了呢,反正现在贺兰部已经被自己一步步收拢在了手,也不怕他们能玩出别的什么花样来.

    "高兄弟,老营里正在杀牛宰羊,只等着你这位贵客入席了,请吧!"贺兰雄圈马让出一条道来.

    高远笑着策马过去,与他并驱齐驱,"贺兰兄弟,怎么没看见燕姑娘啊?"

    贺兰雄哈哈一笑,看着高远,神情戏谑:"高兄弟,你得罪我妹妹了,她现在很生气,说你这一次来了我们贺兰老营,她一定要让你好看,你还是多想想怎么应付她吧?"

    "我可没得罪她!"高远哼哼道,"我可是待她如上宾一般,生怕有一点点让她不高兴了."

    "是吗?"贺兰雄拖长了声音,"我听她可不是这般说的,总之,她很委屈!"

    看着贺兰雄意味深长的眼神,高远倒是有些不自然起来,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清晨,自己站在房门口,房内床上,那个几乎裸露着全身的女**,以及那似怒似怨的眼神.

    "高兄弟,你在想什么?"看着高远发起楞来,贺兰雄问道.

    "哦,没想什么,没想什么!"高远惊醒过来,看着贺兰雄的面庞,心不由暗自惭愧,人家摆出如此大的礼节,郊迎出数十里地来,自己却在这里臆想着人家妹妹的身体,心思当真邪恶的紧.

    "你那妹妹精灵古怪,嫉恶如仇,这一次我不知那里得罪了她要收拾我,贺兰兄弟,我可在这里先跟你说好了,看到有不对,可千万得来救我一命才是!"高远愁眉苦脸地道.

    "如是别人要收拾你,我义无反顾,拔刀便上,但是燕可是我妹妹,她要收拾你,我必然躲得远远的,权当没有看见,你便是叫破喉咙,我也是听不到的,哈哈哈!"贺兰雄开心的大笑起来.

    高远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

    贺兰部的老营隔着居里关有两百余里,已经远离了大燕边界,他们所处的地方,正是东胡人与匈奴人交杂的一个复杂区域,近年以来,东胡人势大,匈奴人已经渐渐地被逼离了这个区域,贺兰部是周围数百里以内,唯一一个有规模的匈奴部落了.

    贺兰雄亦是不得已而为之,作为一个小部落,他可以内迁靠近那些实力雄厚的匈奴大部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但如此一来,却更多的要丧失自己的**性,更大的可能是,在这些大部落的侵压之下,贺兰部会慢慢地被他们吞食,这是贺兰雄极不愿意看到的,为了维持贺兰部的**性,他冒险将部落迁到了这样一个区域.

    在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之后,贺兰雄的好日来了,这就是他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之下遇到了高远之后才开始的,从那一时起,他不再为粮食发愁,不再为整个部落的生存而夙夜难眠.

    有了充足的粮食,他开始吸收流浪的匈奴人加入他的部落,一个冬天,他让自己部落里的战士多了一百余人.而四月份的这一战,则让贺兰部在匈奴人名声大噪,更多的小部落和流浪者向贺兰部聚集而来,虽然大战结束还只有十几天的功夫,但已经有不多的流浪匈奴人慕名来投,而对于这些前来投奔的匈奴人,只要是适龄的战士,贺兰雄立即便会分给他帐蓬,奴隶,牛羊马匹以及一笔安家费,这个举措又为他赢得了更大的名声,如今,贺兰部已经可以聚集起五百名骑兵了.

    而这一切,都缘于高远.一个半年之前,还与他素不相识的大燕人.这是他生命的贵人,高远的勇武,高远的豁达,高远的深谋远虑,高远的豪爽大气,都让贺兰雄为之折服,高远的未来绝不仅仅是一个兵曹,或许他可以走得更远,而在原,自己有了这样一个并肩战斗过的生死朋友,对于他的雄心壮志无疑是大有裨益的.

    匈奴人分裂得太久了,虽然匈奴王名义之上是所有匈奴人的王者,但也只是对一些小部落还有约束力,而那些有能力与匈奴王分庭抗礼的大部,阴奉阳违已经算是客气的了,更有甚者,其一些胆敢去抢掠小部落供奉给匈奴王的敬献.正是因为内部的不团结,这些年来,匈奴人才会被东胡人压着打,每每双方发生争执,最后输的一方一定是匈奴人.

    这种局面一定要改变.

    高远自然不知道贺兰雄的雄心壮志,如果他知道,贺兰雄一心想着要统一整个匈奴部落的话,他或许会重新考虑自己与贺兰雄的定位,一个整合统一的匈奴部绝,对于包括大燕在内的原国家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匈奴人与大燕接壤的不多,大燕更多与东胡交接,而匈奴人则于赵国有着大片的相邻地区.但是一个强大的游牧部落于原农耕国家而言,只会是一场灾难.现在的东胡人就是如此,大燕不堪其扰.

    贺兰雄有这样的资质.

    高远没有想得这么远,因为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兵曹,而且是平民出身,在原国家大贵族把持国家政权的情况下,他想要爬起来,难度之大,不谛于登天之难.

    高远现在还从来没有想过在原能有什么作为,看看张守约的情况就知道,他现在,一门心思地便是想着与从东胡人那里抢点什么,如果能做到张守约这个地步,他就很满意了.

    正如他跟孙晓他们所讲的那般,张守约能白手起家,打下一个辽西郡,自己就为什么不能打下了个辽东郡呢!高远自信,自己比张守约会更强一些.东胡人的地盘可比任何一个原国家都不小!

    眼前是绵延数里的贺兰部老营,看着那洁白的帐蓬在阳光之下延伸到远处,看到无数的牛羊在青青的草地之上闲地啃食,看到无数的族人正在忙碌着,贺兰雄心里充满了自豪.

    "高远兄弟,这便是我的家,当然,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贺兰部的大门都是向你敞开着的,你永远是我贺兰部最尊贵的客人."贺兰雄道.

    "多谢贺兰兄弟,高远愿与你永远是朋友."高远笑道.

    "我们走吧,在老营里,会有惊喜给你!"贺兰雄神秘莫测了笑了笑,打马冲向老营,高远微微一楞之下,紧紧拍马跟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