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零七章:推销(书号:13651

第一百零七章:推销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胡图老营里依然热闹非凡,比起战事刚刚结束时,人却是更多了,除了双方的士兵,贺兰部来了大批人手,这里的几千东胡战俘按照高远战前的承诺,都将归于贺兰部,贺兰雄的族人们兴高采烈的从驻地赶着马车过来,运送财物,押运俘虏.

    胡图部的老营也开始被拆掉,上千顶大帐对于双方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财产.

    高远赶到胡图老营的时候,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却是惨不忍睹的一幕,贺兰雄在这之前下令杀死了所有的东胡俘虏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性战俘,鲜血染红了胡图老营,这一批人超过了五百人.

    在战场上击败对手,杀死对手,高远并不觉得什么,我不杀你,你便杀我,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像现在这样,杀死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对手,而且还是基本没有战斗能力的俘虏,高远便觉得有些过了.

    脚踩在血泊之,一路看着那些躺倒在草从之的或稚气未脱,或鬓染白霜但都充满着恐惧的死尸,高远的脸色显得很是难看.

    "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我这么做,所以在你到之前,我便下手了."贺兰雄不以为意,"你们大燕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心怀妇人之仁,高兄弟,这便是我们游牧部落的生存法则,这些人都是有着反抗能力的,我不能留下他们,留下后患."

    "这些孩呢?"高远有些愤怒,这些稚气未脱的面孔让他想起了扶风城的枫.

    "他们已经记事了!"贺兰雄伸脚踢了踢身边的一具死尸,"他们不会忘记我们杀死了他们的父母亲人,顶多过上五年,他们便能上马作战,他们比起那些年纪大些的更可怕,而低于这个岁数的人,会更好的控制,时间会消磨他们的记忆."

    "算了,杀了就杀了!"高远摇摇头,"这件事就这样罢了吧!"

    "我就知道高兄弟你是一个明理的人,比起绝大部分的燕人要明白得多,走吧,就等你来,进行最后的战利品分配了."贺兰雄说得是从拉托贝大帐之搜出来的二十只箱."对了,扶风城还怎么样?"

    "除了东城,其它地方几乎全都毁了!"高远摇头道:"满城的断壁残垣,在城里走一糟,身上就会落满灰尘.死了上千人,惨不忍睹."

    "拉托贝到底是怎样攻破扶风城的?"贺兰雄好奇地问道,以四百余骑兵攻破扶风城,在贺兰雄看来,怎么也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

    虽然是家丑,但高远倒也不隐瞒,主要的是,他还要从贺兰雄手要回拉托贝来,虽然拉托贝说来是自己抓住的,但按照战前协议,所有东胡俘虏都归贺兰雄,而拉托贝可也是正宗的东胡人.

    "拉托贝勾结了我们扶风城的一个官员,这里面牵涉到很多的事情,贺兰兄,拉托贝我要带走,有了拉托贝,我们就可以利用他,来打倒一些人."高远道.

    "你说是辽西郡的某些人?"贺兰雄极其聪明.

    "是,在辽西城,有些人是我们的障碍."高远道.

    "没问题,拉托贝给你,于我而言,他已经毫无价值,连个付赎金的人也找不到."贺兰雄大笑道.他心里极其清楚,现在他跟高远交情不错,如果高远在辽西郡能更进一步的话,对他而言,亦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这种权利斗争,他并不陌生.

    "那就多谢了!"

    两人边说边走进一个大帐,帐外,十数名扶风士兵与十几个贺兰部士兵围成了一个圈,将这顶帐蓬团团围在间,这里面,便放着拉托贝毕生的财富.

    "一共二十个箱."贺兰雄看着高远,"你不在的时候,我跟你的部下孙晓说了,我要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是你的."

    贺兰雄走到箱跟前,伸脚将八只箱踢到一边,"剩下的,都是你的."

    高远看着贺兰雄,"应当平分!"

    贺兰雄摆摆手,"按照我们战前协议,的确是平分,我应当得到十三箱,但是高兄,这本该属于我的五只箱,是我用来向你证实我对你的友谊的.这一次大战,如果不是高兄你精心策划,妥善布置,别说这八只箱,只怕我连一只也得不到,更何况,还有数不清的牛羊马匹和那几千战俘,我赚大了.自从认识你之后,我贺兰雄就是好运来断啊,短短的半年时间,我贺兰部便扩大了一倍,现在更是拥有了一个更好的基础,贺兰部崛起已是可以期待的事情了,人要知足,知足常乐.而且,你们扶风人为了这一次的战事付出太大的代价,战后抚恤不是一笔小数,你会需要这笔钱的."

    "而且!"贺兰雄顿了一顿,笑道:"高兄你必然不是池之物,将来定然会鲤鱼跃龙门,完成蜕变,现在卖你一些好,将来我求你的时候,岂不是更容易开口一些?"

    他放声大笑起来.

    高远看着贺兰雄,点点头,"好,你这个兄弟我是交定了,将来我们必定还会有许多合作的地方."

    "东胡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贺兰雄笑道,"我们通力合作,必然会创造属于我们的辉煌."

    他伸出手来,与高远重重地握在一起.

    "高兄,今天我正式邀请你去参加我族为了这一次大胜所举行的庆典,不许推托,一定要到!"

    "一定到!"高远笑道:"过几天我将居里关的一些事情处理好之后,便会去你哪里,我也正想与你们贺兰部好好亲热一翻,多认识一些贺兰部的好男儿呢!"

    "那就这么说定了!"贺兰雄大喜,"来的时候,别忘了带些你们的好酒来,比起我们的马奶酒,我更喜欢喝你们那种烈性十足的好酒,一喝下肚,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让人实在难以忘怀,这是给男人喝的酒."

    "一定一定,别的没有,酒不是问题,到时候我给你拖一车来,让你一次喝个够."

    十八个箱被装上了两辆马车,高远看着孙晓,郑重地道:"孙晓,带上你的兵,护送这些东西回到居里关,记住了,不许任何人接触这些箱,更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这箱里都放得是什么东西,明白了么?"

    "明白,兵曹,回去之后,我将这些箱放在兵曹的卧室之,派兵严格看守,不许任何人进去."孙晓点头道.

    拍拍孙晓的肩膀,"用心一些,这些东西于我们的将来大有用处."

    看着孙晓远去,回过头来,看着贺兰雄道:"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你的那匹马,让我给跑废了.真是不好意思,这样的好马,我可赔不起."

    听高远提起这事,贺兰雄苦笑道:"高兄,你可是我的战马的苦主,半年,抢了我两匹马了,算了,反正我还是可以再找到好马的.对了,先前忘了问你,你的未婚妻还安好吧,罢了,其实也不用问了,看你的神色,应当是没事."

    "侥天之幸!"高远连连点头.

    "高兄很关心她?"贺兰雄盯着高远,问道.

    "当然!"高远笑道,"说句不怕贺兰雄笑话的话,她可是我的心肝宝贝,掉根毫毛我也会心疼的."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嘛,这有什么好笑的."贺兰雄摆摆手,"不过高兄,有人在知道你有未婚妻之后,可是失落得紧!"他的目光转向不远处正在指挥着族人运送战昨品的贺兰燕,"燕这两天情绪很不好,连我都吃了她一鞭."

    听贺兰雄提起贺兰燕,高远立即闭上了嘴巴,这事儿,却是提也提不得的.

    "其实,我妹很不错!"贺兰雄摊摊手,道:"美貌如花,英武不输男,高兄,当真不考虑?"

    高远大汗,哪有这样推销自己妹的.

    "贺兰兄,这事不必再提,我们哪里有一句留传极久的诗句,算是我对燕姑娘的答复吧!"高远摇头道.

    "什么诗句?"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燕姑娘是一个极好的姑娘,只是我已经心有所属,实在难以装得下别人了."高远诚恳地道.

    贺兰雄呆了一会儿,看着远处风风火火的妹,突然大笑起来,"这事儿我不管了,不过高兄,别怪我没有告诉你,我这个妹却是有一投拗劲儿,她认准了的事情,头牛都拉不回来,她没这么容易认输的,我看你还是做好准备吧,她定然会飞蛾扑火一般地向你扑来,我自己的妹我了解,心气高,极难有男人打动她的心,但一旦有人抢了她的芳心去,那可就认准了一条道不会回头的."

    高远苦笑,"我可没抢,贺兰兄,这事儿你还真得帮帮我.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可就要成婚了."

    "没法儿帮,没法儿帮!"贺兰雄摇头着,大摇大摆地走了."你不是还没有成婚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