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零六章:悲与喜(书号:13651

第一百零六章:悲与喜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家虽然破破乱乱,但这一晚上,高远睡得特别踏实,因为这里,是他的家.

    凌晨时分,高远习惯性地准备醒来,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院,去年安装的那些器械都还完好,精神抖擞地练习了约一个时辰,满头大汗地从器械之上下来,走回前院,经过厨房的时候,却发现菁儿已经在那里,正在聚集会神地准备着早点,她低着头,做得是那样的专心,以致于高远在窗外看了她半晌,她居然都没有发现.看着菁儿的鼻尖之上,一滴晶莹的汗珠掉了下来,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悄然离开了厨房,走到杂屋里,寻了斧头和其它一些工具,走向了大门的所在.

    大门被东胡兵野蛮地砸破了,如果昨天不是高远在家,氏是断然不敢睡的.

    走到门边,高远蹲下来,开始叮叮咚咚地修理起大门,想将大门做得跟以前一样漂亮,他是没这份儿功力的,只能修修补补,现在扶风城人手紧张,一时之间,却是难以找到工匠来修理大门,先将就着用几天,等过了这一段时间,缓过劲来,再找熟练的工匠来重修大门.

    前前后后花了大半个时辰,高远将大门重新修好,想着家里几乎就没有一扇完好的门了,提着斧头,高远决定将家里所有的门都重修一遍.自己在家里呆不长,自己走后,总得让菁儿她们能在晚上睡上安生觉.

    提着斧头刚刚走了几步,感到有一束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他侧转身,便看见菁儿正立在大堂门口,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大哥,呆会儿再做吧,早点已经做好了."

    "好,吃了再干,要将所有的门窗修好,起码得干一天!"高远笑道,"菁儿,早上做了什么好吃的?"

    "都是你喜欢吃的."菁儿笑道.

    "伯母和枫儿呢?"走到大堂内,却没有看到氏和枫.

    "娘这几天太累了,我和枫儿还能眯一会儿,娘却是一直瞪着眼睛,不睡还好,这一睡下去,却是感到精疲力竭了,我去问了,娘说不吃了.枫儿一直贪床,没有娘逼着他起来,他才不会这么早爬起来呢!"菁儿笑道.

    大堂之,菁儿早就打好了热气腾腾的洗脸水,擦了一把脸,坐到桌边,菁儿已是快手快脚地将早点端了上来,看着大大小小七八个盘,高远咋舌道:"天,你怎么做了这么多,这是把我当猪养么?"

    菁儿格格地笑了起来,"都是你爱吃的,你在家里只能呆今天一天,便又要走了,也没有多少机会给你做早饭,素性便一样做一点,吃不完不要紧,反正现在咱们也不缺钱是吧?"

    高远大笑起来,”好,好,我一定努力,将这些全部吃完,不辜负你起这么早为我做早饭.不过菁儿,以后可不需要做这么多,你可是要给我做一辈早点的,这么做,太费钱了.一天一样足够了."

    "谁要给你做一辈早点!"菁儿羞得红了脸,"说话就没个正经."

    高远压低了声音,"你娘不在跟前,还不许我说几句啊!"

    "不许!"菁儿大羞.

    看着菁儿的模样,高远不由心神荡漾,张开双手,"来,菁儿,给我亲一口."

    "才不!"菁儿看着高远似乎有站起来强来的架式,一下跳起来,格格笑着,裙摆飞扬,飞也似的逃离了厅堂,"我去看看汤做好了没有?"

    看着菁儿逃离的身影,高远叹口气坐了下来,"什么都好,就是太害羞了一些,有什么嘛?又不是没有亲过."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扶风城呆了两夜一天,高远再也没有出门,修好了家里所有的门窗,再将废墟清理出去,剩下的时间几乎全都用来陪菁儿了,要是没有枫这个小尾巴始终跟在身后,那就更完美了,也不知是不是氏的授意,枫一直吊在高远的身后,让他几乎没有再找到与菁儿单独独处的机会.

    回到扶风的第三天,天还没有亮,高远已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悄悄地走到菁儿的卧室窗前,静然凝视了那间自己自己爬了无数回的小窗一小会儿,转身毅然地走出了大门.

    大门这外,已经停了一辆马车,受伤的曹天成坐在马车的轩辕之上,等在哪里,马车的旁边,还有一匹空着的战马.

    "兵曹!"曹天成向他行了一礼,低声叫道.

    "天成,我们走吧!"翻身上了战马,"你还行吧,能自己赶车?"

    "没事,我只是腿受了伤,手又没事儿!"曹天成笑道.

    高远点点头,马蹄敲击着青石板,两人在稀疏的点点星光之下,渐渐远去.

    居里关外,热闹非凡,在军营宿舍的不远处,已经用一些树杆搭起了一个简陋的栅栏,栅栏之,关了不少的牛羊,那是从胡图大营之赶回来的战利品,栅栏之外,可以看到不少被解救出来的奴隶正在忙碌着.关墙之上,身着青色军服的士兵持枪而立,看来已经有一些士兵从胡图老营返回来了.

    看着热闹的居里关,曹天成慨然道:"兵曹,去年你对我说,会给我报仇的,说实话,那时候,我心里其实是不信的,以我们的实力,我认为根本无法撼动对手,这仇,我以为一辈也报不了了,想不到,还不到半年,兵曹就兑现了给我的承诺,灭了胡图部,给我曹天成报了仇,天成也没有什么别的感谢的话,反正这一辈就交给兵曹了,只要兵曹不嫌我老,嫌我没用,曹天成就是你身边的一条狗,就是赶,也赶不走我的."

    "老曹这是说什么话来,咱们可是兄弟!"高远笑道:"天成,跟我说实话,你想过没有你的女儿和儿都还活着?"

    "想过,可是又不敢想,希望大便会失望大啊,不想,日反而会更好过一些."曹天成摇头道.

    "所以这一次我们打下了胡图老营,见到了我,你也不问,就是怕听到不想听到的消息么?"高远看着曹天成,"天成,你倒真是能忍."

    "如果有好消息,兵曹自然会跟我说,兵曹不说,我便不会问."曹天成低下头,"不敢瞒兵曹,这两天,我哭了好几次,兵曹没有说,那自然是没有希望了."

    高远耸耸肩,想不到自己一时的念头,竟然害得曹天成又哭了几场.看着曹天成,他笑了起来,"哪么天成,你现在问我吧!"

    曹天成瞪着眼睛,看着高远,"兵曹,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现在可以问我了."高远脸上笑意盈盈.

    曹天成眼睛起瞪越大,看着高远,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来,半晌,才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兵曹,我那一儿一女可还在?"

    "在!"高远重重地点点头,"我们在胡图大营找到了你的儿天赐与女儿怜儿,他们都还好."

    啊!曹天成突然仰天长啸,疯狂地对天狂吼起来,高远静静地立在一边,看着曹天成尽情地宣泄着自己压抑多时的情绪.

    "走吧,咱们去居里关,我想孙晓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天赐与怜儿护送回居里关来的,因为他们知道,你会在战后回到居里关来,他们也一定想让你在第一时间看到他们姐弟两个."高远拍拍他的肩.

    曹天成扬起了马鞭,"驾!"他重重地一鞭击在拖车的马匹股上,马儿长嘶一声,奋力扬起四蹄,向着居里关猛冲过去.

    一马一车,早已惊动了居里关上警戒的士兵,看清了马上的骑士,士兵当即便欢呼起来,"兵曹回来了,兵曹回来了!"

    步兵带着一群士兵从军营的宿舍涌了出来,在军营的背后,搭了不少的草棚,此时,亦不断地有人涌出来,却是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奴隶.

    "兵曹!"步兵先向高远行了一个军礼,转头看着车辕之上的曹天成,"天成,你怎么受伤了?"他抢上一步,扶着曹天成的臂膀,将他架下了马车,"天成,好消息你都知道了吧?"

    曹天成的眼睛在人群之不停地扫射着,却没有回答步兵的话.

    "爹!"

    "侈!"

    人群之,传来两声凄厉的叫声,人群分开,曹怜儿牵着曹天赐的手,呆呆地看着曹天成,眼泪水长流.

    "儿啊!"曹天成大叫一声,摔开了步兵的手,向前跑去,竟然忘了自己腿上的伤,腿刚一落地,已是一阵剧痛,扑嗵一声摔倒在地上.

    曹怜儿和曹天赐抢了上来,双双跪在地上,扶起了曹天成,曹天成坐在地上,一手抱着一个,三人相拥在一起,放声大哭起来.

    人群之,也传来了哭泣之声,曹天成是幸运的,虽然他失去了妻,但一儿一女却幸存下来,在这些奴隶之,更多的却是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孑然一人,看着别人一家团聚,想起自己的遭遇,怎不伤感?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