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零五章:有家,有人,有温暖(书号:13651

第一百零五章:有家,有人,有温暖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家里虽然已经凌乱不堪,不成模样,但只要人还在,就是温暖的.回到家里,氏与菁儿却是已经做好了晚饭,正在等着他,看到高远进门,枫马上就泡了一杯热腾腾的茶端了过来.

    "高大哥,家里茶都被抢走了,这些是一个罐被打破了散落在地上的,不过我将他们都洗干净了,你放心喝!"枫笑咪咪地站在高远身边,巴巴地看着他.

    高远笑着接过茶来,摸着枫的小脑袋,"多谢了,洗不洗的也没啥关系,我们在外面打仗的时候,有时候再脏的水也得喝下去."

    见高远不紧不慢地喝着茶,不再说什么,枫便有些急了,扯了扯高远的衣角,"高大哥,你答应我的马儿,找着了吗?"

    看到枫终于露出真容,枫快活地笑起来,"放心吧,高大哥答应的事情,当然会做到,等下一次我回来的时候,小马驹就给你带回来,咱家院大,你在院里就可以练习骑术,只是不能骑到街上去,行么?"

    "太好了!"枫快活得跳了起来,"我有马骑了."

    "高远,你别太惯着他了!"氏走了过来,看着高远,道:"他提什么要求你就给什么,那可不行."

    高远站起来,"也没什么,一匹小马驹而已,枫在家里练练骑术也好,将来总是用得着的,小马驹温顺,高矮也正适合,这一次拿下了胡图部,却是正好给他挑一匹好的,以后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氏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你有心了,吃饭吧!"

    饭桌只剩下了三条腿,断掉的一条腿用砖头支着,一边的椅倒还勉强坐得,桌上饭菜倒还是丰富,想来这些吃食,胡图骑兵不是太感兴趣.

    菁儿给高远添了满满一大碗饭,放在他面前,又吃力地抱起酒坛,想给高远倒酒,高远接过酒坛,笑道:"菁儿,多拿几只杯来,我们一家人好好地庆祝一番,枫,你也喝一点,敢吗?"

    枫瞪着大眼,"有什么不敢的?我可是喝地酒的."

    高远大笑,"上一次你可是喝得烂醉如泥,是被我扛回来的,还记得么?"

    枫扁扁嘴,"那不过是不知道这酒那么厉害,喝得太急了一些罢了,这一次我却是不会上当了,小小的喝一口,也不会怎么样?"

    菁儿看向氏,见氏微微点头,赶紧去洗了三个杯,一一摆好,高远提起酒坛,将杯一一满上,端起酒杯,向着氏举了起来,"伯母,这一次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一杯,就祝我们以后的日蒸蒸而上,一帆丰顺."

    氏端起了酒杯,"也要祝你这一次战事顺利,一举功成."

    四人端起酒杯,除了枫小尝一口之外,剩下三人都是一饮而尽.

    看着高远提着酒坛倒酒,氏的心里却是满意之极,这个高远,这一年来变化极大,与以前几乎判若两人,更重要的是,此人对自己一家极好,以后菁儿跟了他,倒是不会吃苦受累,高远有能力,有想法,只可惜出身太低,这一辈再奋斗,上进之路也不会太宽阔,像张守约这样的异数,实是在少之有少,张守约一介平民能做到今天这个位上,不但有他自己的能力,而更重的是,时势造英雄,现下各国之间平静,燕国与东胡虽然小磨擦不断,但打大仗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高远虽有能力,却是没有施展手脚的舞台.

    而高远如果是一个贵族弟,有了这些能力,再有人在背后推上一把,几乎便可以注定将青云直上,将来成为国之重臣,那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想到这里,氏不由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命啊!现在自己一家三口的身份见不得光,能有高远这样一株大树挡风挡雨,也很不错了,这一年多来,自己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劳累,枫儿可以读书了,菁儿也一天比一天长得更漂亮,所有的一切,高远都料理得妥妥当当,根本不需要操什么心.

    够了,有这些就够了!氏既然翻身无望,那么,就忘掉以前的一切,本本份份地做一个小民吧.

    "高远,这一仗打完,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氏问道.

    "伯母,这一战过后,扶风应当进入一个平静期,我驻守在居里关,一时之间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重心将仍然放在练兵之上,我准备将军队再扩充两百人,达到五百人的编制,再练一支骑兵出来."

    "你要练骑兵?"氏讶然道.

    "是呀,与东胡人作战,没有骑兵太吃亏了,这一次弄了不少战马,正好借着这个东风,练一支骑兵出来,以后步骑辅助作战,对上东胡人,就再不会那么被动了."

    "你认为东胡人一定会再来?"氏放下了筷,问道.

    高远微微一笑,"东胡人是狗改不了吃屎,一定会再来的.忘战必危,我不能不居安思危,做好一切准备."

    高远说得粗鲁,氏不由微微皱了皱眉,盯着高远,心道只怕高远的心思远远不只如此."高远,我听你话里的意思,东胡人即便不来找你,你也会去撩拔他们是也不是?忘战必危,你说得不错,但你也要记好,好战必殆.你不要多生事端."

    高远微微一笑,氏厉害之极,只是听自己说话,便揣泽出自己的心事,自己当然不甘于永远当一个兵曹,也不甘于永远给张守约做一条狗,只不过大燕现在政局稳定,自己向原去根本没有多少发展余地,也不太可能成功,但东胡人占据着大片的肥沃土地,却是足够自己施展手脚,只是现在自己还太弱小,这番心事却只能埋在心底.

    向西,不断向西,张守约可以掌控一个辽西郡,自己为什么不能打下一片更大的天地?

    "伯母放心,高远心有数,必然会小心谨慎,没有万全的把握,绝不会贸然出手."他向着氏举起了酒杯.

    "养一支骑兵却是需要不少银钱的,你的手下也没有精擅骑兵的将领,恐怕不会有太大作为!"氏摇头道.

    "钱不是问题,伯母,对于而言,赚钱只是小事,其它的才更难一点,至于士兵们的骑术以及骑兵作战方面,我心已经有了计较."

    高远口气说得极大,但氏已见过高远赚钱的手段,知道他说得不差,转念想了想,"你是想从匈奴人那里想办法?"

    "是的,他们已经答应帮我培训骑兵了."

    "匈奴人现在虽然与你交好,但他们与东胡人一样,也是番人,只不过现在被东胡人压制着,你对他们,可也不能太过于放心了."

    "多谢伯母提醒,我会小心在意的,贺兰雄的贺兰部现在还只不过是一只没有长出利爪的小老虎,我们两家是合则两利,分则两败,以后如果他成长起来了,我相信,我也不会一直像现在这般,总归到底一句话,我会死死地压制住他的."

    "你明白就好!"氏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别看匈奴人在你面前很不错,但在赵国那边,赵国边民却是深受其苦,与东胡人侵扰我们别无二致."

    菁儿听着高远与氏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大多听不懂,不过看两人的神色,倒也知道他们所讲的必然是大事,她也不搭腔,只是不断地替高远挟一些他喜欢吃的菜放在碗,高远说得多,吃得少,不大会儿,碗里却是冒起了一个小山尖.

    与高远一番对话,氏却是看出高远亦不是那种甘心居于人下之人,他的意思是要积蓄力量,然后去东胡人嘴里虎口夺食,心有些担忧,但氏亦不是那种小户人家的女人,高远想要做成一番大事业,她却也是乐见其成,如果当真能像张守约那般,成为一方霸主,菁儿也好,枫儿也好,都可以跟着水涨船高,氏将来倒还真是翻身有望,希望总是与危险并存,高远想将事业做得越大,危险系数也必然越高,氏也清楚这一点,但她骨里也是不甘就这样沉沦的,高远有这个心思,她却是欢喜更多一些,看高远便也更顺眼一些了.

    "吃饭吧!"她不再说这个话题,低下头,缓缓地向嘴里扒着饭.

    菁儿喝了两杯酒,脸郏已是红通通的,高远看了她一眼,笑道:"这酒对女儿家来说,也是太烈了一些,回头我让吴大人送几坛果酒回来,菁儿你放在家,与伯母闲暇时小酌几杯,倒也不虞会喝醉."

    "哪敢情好!"一边的枫已是高兴地叫了起来,"那种五颜色的果酒比这辣酒好喝多了,高大哥,回头你就弄一些回来,我也可以喝的."

    "就知道吃喝!"氏看着枫,虎起脸来训道,"多像你高大哥学些有用的本事."

    被氏一训,枫立即便低下了头,拼命地向嘴里扒着饭.将嘴巴塞得满满的,噎得直翻白眼,看得高远好笑不已.

    饭后回到自己卧室,窗户被打乱了,门被弄出了一个大窟窿,很显然是被一脚踢穿的,地上却是已经打扫干净了,让高远眼前一亮的是,空荡荡的窗台上摆着一个插满了百合花的瓶,走进屋,一股清香当即扑面而来.

    "高大哥,你好好休息吧!"菁儿红着脸,站在门口,却是不进来.

    "菁儿,你站在门外做什么,怎么不进来?"高远问道.

    "才不进来!"菁儿脸儿红扑扑的,"进来了你又要使坏,高大哥,你休息吧,这些日,你肯定是累坏了,我走了!"丢下几句话,菁儿一个转身,风一般地跑走了.

    看着菁儿的背影,高远不由惆怅不已,本来还想与菁儿亲热一番的,虽然不能真做些什么,但便是隔靴搔痒,也能望梅止渴不是,不想菁儿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