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零四章:骑兵(书号:13651

第一百零四章:骑兵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高远,你怎么回来了?”吴凯讶然发问.

    "高远,前方战事如何?"路鸿脸上难掩紧张情绪.

    "二位大人放心,前方战事结束,我军捣毁胡图老营,全歼胡图骑兵,活捉拉托贝,这一战,我们大获全胜."高远看着两人,抱拳行了一礼.

    "好,漂亮!"路鸿大喜过望,连连搓着双手,喜形于色.

    吴凯亦是连连点头:"好,好,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高远,把拉托贝给我送来,看我不把他弄得欲仙欲死,我就不姓吴!"

    "收获如何?"路鸿问道.

    高远在心里稍稍计较了一下,打了一个埋伏,"叔叔,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不过应当少不了,牛羊马匹等数之不尽,或许还有一些浮财,不过更重要的是,我们解救出了上一次被他们劫掠去的扶风百姓,对了,天成呢?"

    "天成这一次与我们一起作战,受了一点伤.不过不要紧,休息个十天半月也就差不多了."路鸿笑着道.

    "那就好!"高远心松了一口气,刚刚进门,没有看到曹天成,心有些放心不下,"等会儿我去见他,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他知晓,他的儿和女儿都找到了,都没事,不过他的妻却是不在了."

    "一儿一女能幸存下来,已算是不幸之的万幸了,高远,既然前方大获且胜,你不该回来的,你与匈奴部联手,现在你走了,前方没有主事的人,那匈奴番说不定便将我们的斩获给抢了去,到时候可就吃了亏了."吴凯此时已经振作起了精神,抓住了拉托贝,让他心怀大畅.

    "吴大人放心,贺兰雄虽然是个匈奴人,倒也是个铁铮铮的好汉,事前我已经与他商量好了战利品的分配,他不会食言,更何况,现在孙晓,颜海波,步兵等人带着我军都在那里,怎么眼睁睁地吃亏,叔叔应当知道孙晓这个人,那是断断不肯吃亏的一个家伙."高远笑道:"我听说扶风城被破,心放心不下,赶紧回来看看,看到大家无恙,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吴凯大笑,"只怕不是担心我们两个老家伙,是担心你那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吧?看你模样,我倒也不必问了,自然是没事."

    "老天保佑,伯母居然在她家挖了一个藏身的地洞,也不知是几时挖的,就是靠着这个地洞,她们才躲过了这一劫,不过家里可就没了模样了,被抢得精光."高远笑道,"我刚刚从家里过来."

    "大家没事才好,城破之时,我派郑晓阳去你家接他们到县府来,但是扑了一个空,想必那时候,她们便躲进地洞去了,氏是经过大风浪的人,早有准备也不足为奇."氏一家的秘密,三人都不想在这里多说,一言带过.

    "对了,吴大人,叔叔,扶风城到底是怎么被破的?按理说,这不太可能啊?别说我们事前有准备,便是毫无准备,拉托贝四百骑兵又怎么能打破扶风城?"高远追问道.

    吴凯与路鸿对视了一眼,"高远,你随我们来."

    三人走进县府内的一间厢房,厢房之外,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扶刀而立,戒备森严,看他们的模样,却也是经历过一翻激战.看到三人过来,都是扶刀躬身为礼.

    路鸿推开房门,"高远,你进来."

    屋内有几张床,几个伤痕累累的士兵包得跟粽似的,正躺在床上.

    "这是?"高远疑惑地看向路鸿.

    "拉托贝是从西城破城而入的,这是战后,我们在战场之上救回来的西城的几个幸存的士兵,他们的命也算大,虽然重伤,但却留下了一条命来,也正是因为他们幸存下来,才为我们解开这个疑惑."路鸿脸色有些沉重.

    "是有奸细?"高远问道.

    "高远,你说得不错,的确是有奸细,这些奸细袭击了守卫西城的士兵,杀死了那霸手下的军官阵哲,打开了西门.只怕你猜不到这奸细是谁?"吴凯脸上怒气浮现.

    高远思忖片刻,"莫非是霍家?"

    吴凯与路鸿两人都是惊讶地看着高远,"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看两人神色,高远知道,自己是猜了,"这其实也不太难猜,那霸手下的士兵刚刚从居里关回来不久,精气神儿都不错,想要无声无息地杀了他们的带队军官,攻占西门,这人应当是熟人,而且地位应当不低才行,在我们扶风,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与东胡人有勾连的人便只有霍铸一家了.抓住他了吗?"

    路鸿与吴凯两人都是遗憾地摇摇头,"这狗东西精明得很,现在想想,他是早有谋划了,自从过了年,他的家属便留在辽西城没有回来,我们亦没有在意,拉托贝仓惶离开之后,这个狗东西就跑了."

    "他跑不了的!"高远握了握拳头,"他做下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这天下已没有他容身之地,能供他躲藏的地方不多,我们终会将他抓住来祭奠扶风城枉死的亡灵."

    "说来容易做来难啊,他如果跑回辽西城,托庇于令狐耽,我们能奈他何?"吴凯叹息道.

    高远冷冷一笑,"我们是奈何他不得,但是张太守呢?现在太过对他们的依赖可小多了,这一次胡图部袭击,毁了吴大的酒庄,又何尝不是断了张太守的一条大财路,太守不勃然大怒才怪?再说我们拿住了拉托贝,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据,我们将拉托贝交给太守,让太守去对付令狐耽便可.我想太守也早就看令狐耽不顺眼了吧,以前要从他那里得到大笔金钱来弥补军费不足,现在不再依靠他了,太守大人难不成还瞪着眼睛看着令狐家在辽西扎上这样一根钉?"

    "说得是!"路鸿连连点头:"高远,等扶风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你便跟着我一起去辽西城,禀明太守,抓住霍铸,扳倒令狐耽,好生地出这一口恶气.你跟张君宝张叔宝都有交情,两位公也都很看重你,到时候,你在他们面前好好吹吹风,再让他们两人去太守面前去拨弄一番,不怕那令狐耽还能到处乱蹦,我很是怀疑这件事背后的指使者就是令狐耽,光凭那霍铸,只怕还没有胆做下这等事情,更何况,霍铸人手有限,而袭击西城的人身手极其了得,这几个幸存下来的士兵说,陈哲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就被杀了,可见动手的人身手了得.霍铸手下,哪有这样的人物!"

    "叔叔说得是,这一次扶风遭了大难,太守也难免会不高兴,我们带上一些战利品献上去,免得太守迁怒于我们."

    "你思虑得很对,高远,能不能弄一些战马回来,太守一直想要建一支骑兵队伍,但苦于战马来源不足,一直没有搞成."路鸿问道.

    "这一次我们拿下了胡图部落,战马当然是不缺了,我估摸着,我们能分给五百匹上好的战马,到时候给太守大人献上两百匹,这应当够了吧,留下三百匹,我们自用."高远道.

    "自用?高远,你也想弄一支骑兵?"

    "叔叔,我们这一次虽然灭了胡图部,但保不准以后还会有其它的东胡族来找我们的麻烦?这一次我们是依靠着匈奴人贺兰雄的骑兵,那下一次呢?总是依靠别人可不保险,我们得拥有自己的骑兵才行,与东胡人作战,没有一支骑兵当真不行,就算是辅助步兵作战,也是缺不得的."

    "你想弄一支三百人的骑兵,这太扎眼了吧?"路鸿疑虑重重,"太守大人说不定会有想法的."

    "那会弄这么多?"高远笑道:"想找一百个会骑马的人,对我们来说,就很不容易了,我想弄一支一百人的骑兵,之所以准备三百匹马,是为了后续的补充,战马损耗对于东胡或者匈奴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我们来说,可就难了,歼灭胡图部这样的好事,不是年年都有的,有备无患吧,到时候一旦有折损,便可以及时得到补充!"

    "你思密周祥!"路鸿笑道:"如此我便放心了,这一百骑兵到时候就放在居里关,不回扶风城,也就没那么刺眼了."

    "叔叔明鉴!"高远微笑道.

    曹天成是拄着拐,一蹦一跳地走到高远面前的,他的小腿挨了一箭,伤着了骨头,受伤虽然说不上太重,但也不轻,两三个月之内,是不可能靠这条伤腿行走了,看到曹天成的模样,高远决定暂时不告诉他找到了曹怜儿和曹天赐的事情,他一旦知晓,必然要马上奔去相会,现在他这个模样,除了加重伤势,不会有别的结果,反正相会也必在一时,便让这高兴来得再晚一点也无妨.低声勉励了他几句,只说明天便带他回居里关,其它的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