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零三章:心有余悸(书号:13651

第一百零三章:心有余悸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一路狂奔进城,看到几乎完全毁掉的扶风城,高远的心一点点沉下去,绝望一丝丝浮上来,当他站在大门口的时候,绝望一时之间上升到了顶点,大门向内倒塌在地上,整个院里一片狼藉,地上散落在一片片的铜钱,他步履沉重地走进院,弯下腰去,手僵硬之极,捡了几次,才终于捡起一铜钱,他把它紧紧地攥在手.

    几乎没有一间房还是完好的,虽然他们看起来,比起其它被焚毁的地方要好得多,房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的人,院里一片寂静,听不到一点点声音,这种安静让高远感到无比害怕,无比恐惧.

    "菁儿!"他扯开嗓,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吼了起来.他的声音在空旷的院里回荡.

    "菁儿!"高远两腿发软,再一次地狂叫起来,一声声的吼叫在院里来回冲撞着,此时,唯有这样的歇斯底里才能稍稍减缓他的惶恐.

    "高大哥!"一个虽然很小,但却很稚嫩的声音在他的嘶吼之模糊地传来,高远整个人一下僵住了,他站在原地,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郏,以确认自己不是幻听.

    "高大哥!"同样的声音传来,这一次清晰多了.

    高远一下跳了起来,用他最快的速度冲向后院.

    "高大哥,是你吗?"

    这一次,高远听清楚了,声音来自后院的柴房,他几乎是窜了过去,一把拉住柴房的门,轰地一声,薄薄的柴门竟然被他一把扯脱了下来,柴房也似乎跟着摇晃了几下,柴门拉开的一瞬间,一个人影也跟着飞了出来,小小的身影一下扑在高远的身上,将猝不及防的他一下了扑倒在地,高远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两手紧紧地抓着扑在自己身上的身影.

    "枫,是你,枫,你们没事吧?"

    枫趴在高远的身上,脸上沾满了黑色的灰尘,几乎看不出他的模样了,看到高远,亦是欣喜若狂,"高大哥,是我,我们都没事,姐姐在,娘也在!"

    抓着枫,高远一挺身站了起来,将枫放在一边,看向柴房的门口,那里,与枫差不多的一个浑身灰尘,糊得没鼻没眼的俏生生的身影正站在哪里.

    "菁儿,你可是吓死我了!"高远张开双手,一步步走过去,"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高大哥!"菁儿看着高远的模样,鼻一软,这两天的惊心动魄瞬间浮现在眼前,她向着高远飞奔而去,像一只柔弱的小鸡看到鸡妈妈一般,纵身投进了高远张开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他,"高大哥,我以为看不见你了."

    "不会的,不会的!"高远紧紧地拥着怀仍在不停颤抖的柔弱身躯,低头在她的耳边喃喃地道.

    眼泪流下,将菁儿脸上的灰尘冲得一道一道的,眼前的菁儿便像刚刚从灰堆里爬出来,但在高远的的眼,此刻的她却是最美的,前一时刻,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失去她了.

    "菁儿,别怕,那些东胡人都被我杀光了,一个也没有剩下,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向你保证,这一生一世,我都不会再让你受到这样的惊吓."两手捧着菁儿灰扑扑的脸,高远一字一顿地道.

    "我相信你,高大哥,只要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怕!"

    没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永远都无法体会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眼下的高远和菁儿,便沉浸在这巨大的喜悦之,一时之间,两人竟然都忘记了在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个枫正瞪大眼睛看着他们,而在柴房门口,氏静静地立在那里,与菁儿与枫相比,她的脸上显得干净多了,显然出来之前,在柴房之,她小心地擦拭了一番.

    一声轻轻地咳漱惊醒了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菁儿触电一般地身一抖,转头看见母亲的目光,这才清醒过来,轻轻地推了一把高远,向后退去.

    高远会意地松开了拥着菁儿的手,当着别人母亲的面,紧紧地拥着对方的女儿,高远亦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伯母,你们受惊了!"他向氏弯了一下腰,"所幸有惊无险."

    氏的表情比起菁儿和枫姐弟两,却是显得平静多了,看着高远,点了点头,"你在居里关,怎么回来了?"

    "伯母,这一次对于胡图部要来袭击扶风城的事情,我们早有预估,所以趁着这个机会,我便率部潜伏在离胡图老营不远的地方,在拉托贝来袭击扶风的时候,我便去抄他的老巢,这一次我联合了一支匈奴部落,再拉托贝知道消息回援的途袭击他,最终在他的老营之外,我全歼了这支胡图部落最后剩下的残军,活捉了拉托贝,听说扶风城被破了,这骑上马便向回赶,生怕你们出了事,所幸老天保佑,一切安好."高远三言两语,便将这一次的战事向氏述说了一遍,"我只是想不通,一切本来都在我们的计划之,那拉托贝仅仅四百余骑人,是怎么攻破扶风城的?"

    想到这一点,高远仍然是摇头不解.

    "这有什么好疑惑的,拉托贝在扶风城有接应的人手,而且接应他的人在扶风城地位应当不低,否则不可能轻易接近城门便偷袭得手的."氏一边向外走,一边淡淡地道.

    一语惊醒梦人,高远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查出这个人,我要将他千刀万剐,如果不是幸运,这一次伯母,菁儿和枫儿可就要要遭大劫了."

    氏淡淡一笑,这劫再大,也比不上十年之前家破人亡的那一幕,这一次,最多不过是自己三人死掉,而那一次,却是无数族人倒在血泊之.

    "菁儿,枫儿,去清洗一下吧,这个样,真是不像话."

    高远看了菁儿一眼,冲她点点头,"伯母,你们没事就好,你们先忙,我去县府一趟,看看路叔叔他们."

    "你去忙吧!"氏挥挥手,对高远道.

    "高大哥,我送送你!"菁儿勇敢地对着高远道.

    两人走出后院,刚刚避过氏的目光,高远便拉起了菁儿的手,他紧紧地握着,"菁儿,你不知道,这一路跑回来,我可一直是胆战心惊,生怕你们有一点点意外,老天爷保佑啊!"高远此时犹自惊魂未定.

    "我们在后面柴房里原来有一个藏身的洞,也不知道娘是什么时候挖的,我和枫儿居然都不知道,这一次要不是娘早有准备,你可当真是见不到我们了."菁儿轻轻笑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刀,"高大哥,娘给了我一把刀,对我说,要是被东胡人发现了,马上自杀,绝不能受辱.我都已经都作好了最坏的准备了,就是很伤心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看到菁儿手的寒光闪闪的短刀,高远一伸手便夺了过来,"以后再也不许有这种傻念头了,女孩家家的,可别玩刀,菁儿,你可记好了,以后有什么危险都不要紧,有高大哥呢!有我在,就绝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了,像这一次的事情,以后绝不会发生."

    靠在高远的身上,菁儿甜甜地笑着,"高大哥,你怎么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你要是不回来在外面叫几声,我们还不知道要躲到什么时候呢?"

    菁儿提起此事,高远这才想起倒在城门口的那匹马,"我抢了贺兰雄的战马回来的,不过将他的马跑废了,可惜了一匹好马,这家伙这一次一定要跟我急了,说起来,我都抢了他两匹马了!"高远大笑起来.

    站在大门口,高远停下了脚步,侧过身来,双手拉住菁儿的小手,用力摇了摇,"在家里等我,我先去县府看一下路叔叔与吴大人,今天晚上回家来住."

    "嗯,我会把你的卧室收好的,那些可恶的东胡人,将家里抄得稀乱,你上一次搬回来的那些钱,可全都没有了."

    高远笑着凑了上去,在菁儿的脸上啪的亲了一口,"菁儿,钱没了算什么,钱没了咱再去挣,只要人没事,就是最好的事情."

    这一次菁儿却没有受惊,显然对于高远这样的突然袭击,现在也有了免疫力,也许是因为跟高远有了更亲密的紧触关系,这样亲一下,反而是算不得什么了.看着高远大步而去的身影,菁儿的心里甜丝丝的,得郎如此,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可奢求得呢?

    高远走进县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县府周围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人群脸上都是充满了严峻之色,街道之上,一排排遇难者的遗体远远地延伸出去,显得格外的刺眼.

    "高兵曹!"门口的士兵都认得高远,躬身向他行礼.

    高远点点头,直接走了进去,县府大院内也不成模样了,四周墙壁,板壁之上,还有不少的羽箭钉在上面,并没有取下来.

    看到高远进门,路鸿和吴凯都惊愕地站了起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