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零二章:心急如焚(书号:13651

第一百零二章:心急如焚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孙晓带着百多人正在跑步前进,居里关外一仗,与贺兰雄相互配合,全歼了两百余名东胡骑兵,他自己付出的代价小的惊人,只不过战死了十余人,伤了三十几个,此时,全须全尾的还有一百来人,不过贺兰雄手脚太快,仗一打完,一拍马匹,便跑得无影无踪,本来孙晓还打算让他带着自己这百多个兄弟去支援高远的,一匹马上骑两个人,虽然重了一些,但也就只有五十余里地,累不到那里去,现在想法落空,就只能靠着两条腿了,好在这几个月里,体能训练一直是这支部队的重之重,眼下虽然已经跑了一个多小时,但速度控制得当,倒也没有士兵因此而掉队.

    就当是一次全副武装的越野训练罢,孙晓此时也是跑得满头大汗了,回头看着队形依然紧密的士兵们,大声喝道:”加把劲儿,不要掉队了,谁掉队了,回去我罚他每天跑一趟胡图大营!”

    远处马蹄声传来,孙晓抬起头,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他的眼帘.

    “高兵曹?”他失声叫了出来.

    高远骑着战马,从他们的身边一掠而过,并没有停留,只是扔下一句话,”战斗已结束,去找颜海波,把我们的东西运回来.”

    看着高远急急而去的身影,孙晓蓦地想起扶风城已经被攻破,心下不由一沉,菁儿也在扶风城,高远如此急急而去,定然是担心菁儿一家的安危.

    高远去得极快,转眼之间,已是消失在孙晓的视野之外,孙晓定了定神,对已经停下来的士兵大声吆喝道:”听到了吗,战事已经结束了,我们大获全胜,现在,我们去搬我们的战利品了!”

    一听这话,所有的士兵们顿时兴奋起来,原来战事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收获了.

    “快走,快走!”孙晓摧促道.

    所有的士兵顿时感到脚步轻快了许多,全军行进的速度一下便快了不少,这下不由再节省体力了,即便跑趴下也没关系,因为前面,已经没有战斗了.

    扶风城的大部分几成废墟,燃烧起来的大火足足花去了城里人一天的时间,才将其扑灭,街头之上,到处都是尸体,眼下被抬到县府之前的尸体已经足足有上千具,每多上一具尸体,吴凯的脸色就难看几分.

    所幸的是,这一次拉托贝破城而入,除了想掠夺财富之外,还想掠夺更多的奴隶,只要没有遭到反抗,他们并不将人杀死,而是将城里人驱途到西城外一带捆绑起来,准备收兵时带回大营,随着拉托贝的仓惶撤离,这些人也终于获得了自由.死在扶风城的,大多都是路鸿招募起来的青壮,他们手拥有武器,遇到东胡人之后,会下意识地挥动武器反抗,结果自然是不敌那些久经沙场的东胡人.

    拉托贝带走了他的战士,却将赶着上百辆大车的胡图部族人留在了扶风城外,这些人的车上装载着满车满车抢夺来的财物,在拉托贝走后,这些人解下板车上的马匹,也想跟着逃跑,但他们的马却不是精壮的战马,而是马速较慢的驮马,愤怒的扶风人追上了他们,这些没有多少战斗力的东胡人,在愤怒的扶风人面前,几乎都被砍成了肉酱.

    扶风城的损失是巨大的,光是被焚毁的房屋,重新修复所需要金额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还不算因为阵亡的那些青壮的家庭所需要的抚恤,而这笔钱,可以想到,辽西城的太守大人是不会拿出一分钱的.

    吴凯的脸色阴沉得怕人,险死还生之后,巨大的损失让他的心一抽一抽的.不仅在心疼扶风城的损失,他还在心疼吴家的损失,他在城外的吴家酒庄完全被捣毁了,所有酿酒的大灶都变成了废墟,所幸的是,他将所有的大师傅都撤回到了城里,这些人才得以保全,从幸存下来的酒庄的伙计们叙述之,东胡人完全是冲着这个酒庄有目的去的.

    不幸的万幸,存在地下酒窖之的数千坛酒,东胡人在一片忙乱之,没有找着,算是保全下来了.

    即便如此,没有一个月的时间,吴家酒庄也休想再重新酿出酒来,想到一个月不能出酒而带来的巨大损失,吴凯如何能不心痛?一个月不能出酒,高远和路鸿两人的股份还可以商量不付红利,但辽西城张守约那里,敢少了他一分一毫吗?这都要掏自己的老本啊?重修扶风城,需要巨额资金,抚风县衙里的库房本就没有多少存货,这一下,可要底儿朝天了,但愿能办下来就好,实在不行,自己也得掏腰包补贴,谁叫自己在扶风已经当了十数年县令,更何况,自己现在在扶风县还有一个万家生佛的外号呢?罢了罢了,钱可以再赚,这名声却不是能随便得来的.吴凯坐在那里想了半天,终于想通了,依稀听高远说过,钱好赚,好的名声却难得来,而好的名声却是一笔无形的资产,而且是千金难换的.

    现在吴凯知道了,好的名声原来是需要这么多钱的.

    郑晓阳守在城门口,现在的扶风城还在戒严当,只准进,不准出,路鸿担心在县城内还有残余的东胡人.

    这一仗,郑晓阳终于算是见识了真正的战斗是什么,自己这还仅仅是防守,便打得如此惨烈,想到高远去袭击对方的老营,而拉托贝返回后,他所要面对的却是强大的骑兵冲击,心关不仅一阵战栗.

    抬手想要搔搔脑袋,手臂却是一阵剧痛,这才想起胳膊受了伤,此刻正用一根布条挂在脖之上.

    换了左手,使劲地挠挠头,郑晓阳抬头看了看已经有一半消失在南山山巅的太阳,红彤彤的残阳如血,最后一抹阳光落在了城楼之上.

    远处传来马蹄之声,郑晓阳被毒蜂蜇了一口般的跳了起来,现在的他,真是听不得马蹄之声,一听到得得的马蹄,他下意识地就认为东胡人又来了,左手扶上刀把,却怎么也不得劲.

    战马如飞而来,看到战马之上熟悉的身影,还有那身青色的制服,郑晓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之后,又奇怪之极,怎么是高远?他不是在袭击胡图老营么,怎么回来了?他的心嘣嘣地大跳起来,莫非高远失败了,单骑逃了回来么,如果是这样,那可是糟大糕了.

    战马奔到城门之前时,四蹄一软,轰然倒地,高远一跃而起,跳下马来,贺兰雄一匹上好的战马,生生地被高远给跑废了,可怜的战马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几次想要努力站起来,终是没有如愿.如果让贺兰雄看到这一幕,定然会心疼得落下泪来,这可是他千挑万选才找出来的一匹好马.

    高远一跃下马,便向城门奔来.

    “高兵曹,你怎么回来了?”郑晓阳急急地迎了上去,想向高远打听一下战况,如果高远失败了,扶风城可就又要封闭起来,准备迎接东胡人的报复了.

    “战事已经结束,胡图部已经不存在了,拉托贝被生擒!”知道郑晓阳要问什么,高远撒开两条长腿,向着城内狂奔,但丢下的一句话却让郑晓阳大喜过望,还好,还好,一切都结束了,拉托贝这个狗杂种,终于还是完蛋了.

    看着高远消失的背影,郑晓阳突地想起了什么,这个高远,想不到还是一个情种,战前路鸿曾托他去接菁儿一家,不过自己去扑了一个空,也不知菁儿一家三口跑到那里去了,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打了一个突儿,如果菁儿出了意外,高远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战事已经结束一天了,但藏在杂屋之洞的氏一家三口并不知道,柴房之,听不到外面具体的情况,氏那里敢冒险出来探个究竟,三人依偎在一起,躲在洞,黑暗的洞更是不知时间的流逝,反正在他们心,每一刻都是度日如年.迷迷糊糊地睡着,又昏昏噩噩地醒过来,也不知外面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

    “娘,我好像听到了外面有人在欢呼?”枫压低声音道.”是不是我们已经赢了?”

    “怎么可能?”氏摇头道:”扶风城里的兵是个什么样,你们不是不清楚,他们怎么挡得住如狼似虎的东胡人,你听到的欢呼也许是东胡人在庆祝胜利.”

    “娘,我饿了!”三人沉默片刻,枫又道.

    “枫儿,饿两天不会死,但要是出去被东胡人发现的话,可就死定了!”氏道:”忍住,不能确认无全安全,我们就不能出去.”

    黑洞里又沉静了下来.

    “菁儿,我给你的短刀,还在么?”

    “在!”菁儿的声音有些颤抖.

    “如果我们被东胡人发现了,你记住,第一时间就用这把刀抹了脖,家的女儿,绝不能落到东胡人手受辱.”

    “嗯!”菁儿低低地道.

    “娘,我怕!”枫叫道.

    “枫儿,坚强一点,家的男儿,没有一个是怕死的,不要给你爹丢脸.”

    “娘,高大哥会来救我们吗?”枫的手紧紧地揪住菁儿的衣袖,问道.

    “高远在居里关,能自保就不错了,与东胡人野战,他那里有这个能力!”氏苦笑道,”但愿他能忍住不要出关,否则就死定了.”

    听了氏这话,菁儿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娘,我听到了高大哥的声音!”枫突然叫了起来.

    “你魔症了吧?”氏有些担心地伸手去摸了摸枫的脑袋.

    “娘,我真得听见了高大哥的声音!”枫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

    洞里三人屏住了呼吸,果然,从外面,传来了一个焦急万分的声音,他在呼喊着菁儿的名字,那的确是高远的声音.

    “是高大哥,真是高大哥!”菁儿与枫同时大叫起来,枫一跃而起,拼命地推着挡着暗道的柜,菁儿也伸出手来,姐弟两人合力,刚刚将柜了推开一条容人进出的缝隙,枫已是跳了出去.

    “高大哥,高大哥,我们在这儿,我们在这儿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