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零一章:发大财了(书号:13651

第一百零一章:发大财了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拉托贝被接上了双臂之后,五花大绑地扔在他的部众面前,为了防止他自杀,高远在他的嘴上塞上了一大把枯草,拉托贝在自己的族人面前,已经没有了他昔日族长的威严,衣衫破乱,满脸伤痕,垂头丧气地坐在几千俘虏面前.

    抚风士兵这一战,全歼了拉托贝带回来的一百八十二名骑兵,自己也付出了不小的损失,二十名战士战死,四十七人受伤,其重伤十八人,一百五十人,近一半失去了战斗力.但相对于取得的战果,这点损失还是可以接受的,伤者在经过治疗之后还可以重返战场,而且受过伤的士兵在伤愈归队之后,立马便会成为一支队伍的骨干力量.

    这一战,除了几千胡图部俘虏之外,其它的战利品亦是数不胜数,胡图族哪怕是一支没落的东胡部落,但他们所拥有的财产仍然不是现在的高远可以企及的,光是战马,就多达上千匹,老营之关着的成千上万头牛羊,一桶桶的奶酒,奶酪,数不清的皮毛,都让高远喜形于色.更让高远愕然的是,在拉托贝的大帐里,扶风兵清出了二十余口箱,打开箱盖,里面装着的东西当即便晃花了高远的眼睛,那是一箱箱的金条,银块,以及各各饰样的珠宝.

    不仅是高远,连贺兰燕也看直了眼睛.

    "狗娘养的拉托贝,竟然抢了这么多的东西!"高远感慨地道.

    一边的贺兰燕却道:"这是战利品!"

    听懂了贺兰燕的意思,高远哈哈大笑,伸手从箱里摸出一条珍珠项链,甩手扔给贺兰燕,"我明白,这是战利品,我当然不会独吞,跟贺兰兄弟战前有约,战利品一人一半,来,这个算我的,送给你!"

    贺兰燕伸手接住项链,红着脸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很为自己的小肚鸡肠不好意思,他听高远说这是拉托贝抢来的东西,生怕高远说这是扶风人的财产,要一股脑地吞了下去,而现在贺兰部,也是急需财物的.

    其实看到这些东西,高远也知道,这里面只怕有不少的是拉托贝以往的积蓄,扶风人那里,是抢不到这么多的金银财宝的,拉托贝以前毕竟是一个等的东胡部落,家底儿还是有的.不过现在,可就全便宜自己与贺兰雄了.

    "燕姑娘,接照战前的约定,被掳掠来的燕人奴隶全部归我,东胡俘虏全部归你们,现在,他们是你的了.其它的浮财,像这样金银财宝,还有牛关,皮毛,咱两家一人一半!"高远笑道,"燕姑娘,我们发财了!"

    "是啊,发财了!"贺兰燕亦是手舞足蹈.有了这些,贺兰部也可以从一个小部落一跃而成为匈奴部落的一个等部落了,而有了这个基础,便会犹如滚雪球一般形成良好的循环,贺兰部的强大指日可待,至少不会再像以前,任由那些匈奴大形部落予求予求了.

    天色已经大亮,除了绝望的东胡俘虏之外,所有的人都是喜形于色,东西太多了,他们无法搬走,只能在这里等待贺兰雄和孙晓他们赶来,即便他们到了,要搬走这些东西,起码也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远处马蹄声响,贺兰雄带着他的骑兵出现在远处的山梁之上,在全歼了居里关外的东胡兵之后,贺兰雄立即便调转马头,直奔五十里地外的胡图老营,他急着要来支援高远,在他心,高远手里只有百多号人马,虽然拿下了胡图老营,但面对着拉托贝的愤怒一击,不见得能挡得住,是以甩下了孙晓等人,纵马直奔胡图老营.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战斗已经结束了.在山梁与胡图老营的点之上,一百多名东胡骑兵以及大量的马匹倒毙在那里,看到战场,贺兰雄不禁感到心惊.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高远在这里的布置已是一目了然,半人高的草从之,无数的绊马索纵横交错,每隔上一段距离,便能看到一两尺深的陷坑,有的地方还没有被踩破,可以看到,上面覆盖着草皮,即便在白天,也不容易看清楚,更何部,拉托贝发起攻击的时候,是在漆黑的夜晚,布置很简单,但对于昨夜的拉托贝,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且将伏击地点放在这个地方,而不是老营之前,才是犹如天外飞仙的一笔,妙到极处,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就算是自己,也不免要着道儿,想到这里,贺兰雄不由遍体生寒.亏得高远是自己的盟友,而不是敌人.这样的敌人,最好自己永远也不要碰上.

    "高兄!"隔着老远,贺兰雄已是大声叫了起来."不负所托,落在后方的胡图兵,没有一个能回来了!"他翻身下马,张开双臂,冲着高远跑了过去.

    高远亦是双手箕张,两人重重地一个熊报,都是放声大笑,双手不停地捶打着彼此的后背,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一战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也会是让他们为世所晓的第一战.

    听着两人捶打后背的嗵嗵之声,一边的贺兰燕眨着眼,大声道:"喂,你们打得疼不疼啊,哥,你轻点好不好,高远刚刚才打了一场大仗呢!"

    贺兰雄大笑着松手,"你哥哥也才打了一场大仗,还一路狂奔了数十里呢,也不见你来关心关心我!"

    贺兰燕脸一红,"你皮厚肉糙的,经打!"

    贺兰雄大笑着看高远,"这小难道就细皮嫩肉么?除了比我白一点,也不见那里便比我好了,一样的满手老茧,虎背熊腰."

    高远打断了两兄妹的调侃,再说下去,不知又会说出些什么来,再说了,贺兰燕说着自己时,满脸飞红,那一双眼睛水汪汪的,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想到自己在居里关不小心看了别人的身,潜伏地点又陪着这丫头去方便,可以说,一个女儿家最隐秘的东西,自己一个不拉地全都晓得了,眼下这丫头神情便有些不对,自己有了菁儿,可不能三心二意,这燕姑娘胆大,要是自己稍微松动了点,说不定她就贴了上来,那时就麻烦了.

    "贺兰雄,来,看看我们的战利品!"拉着贺兰雄,走到那二十几个箱面前,高远得意地道.

    "我的老天!"看着二十几个箱里的财物,贺兰雄直接直了双眼,嘴巴张得老大,哈拉流出来尚不自知.在他的计划里,这些东西完全是意外的,他原以为最多收获一些战俘以及牛羊战马而已.

    "所有东胡战俘归你,马我要一半,牛羊我要不了多少,你看着给我一点好了,这箱一人一半,其它的诸如皮毛,全部归我,如何?"高远看着贺兰雄,笑道.

    贺兰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有些激动,如果去除了这些箱,胡图部最大最多的财产其实就是那成千上万头牛羊,想不到高远二话不说,便将这最大的一块分给了自己,他咳漱了两声,看着高远道:"高兄,这箱,我只要三分之一,剩下的归你,扶风城被拉托贝打破了,只怕城里损失惨重,而且边境县城被东胡人打破,这在大燕也是少有的事情,你们只怕要少不了向上头打点,花费肯定不少,这些金银财宝,你拿大头.”

    高远听了这话,却是脸色大变,转头看着贺兰雄,”贺兰兄弟,你刚刚说什么?”

    “扶风城被拉托贝攻破了!”贺兰雄重复了一遍,”以拉托贝的行事风格,只怕扶风城的损失小不了.”

    听了贺兰雄的这句话,高远已是脸色苍白,猛地转身,跑了几步,看到贺兰雄的战马,一跃而上,圈转马头,用力一掌击在马股之上,那马唏律律一声长嘶,已是扬蹄奔了出去.

    “喂,高远,你干什么,那是我的马!”贺兰雄大叫起来.

    听到扶风城被破,一边的颜海波和步兵都是脸色变得苍白,颜海波走了过来,”贺兰族长,高兵曹的未婚妻就在扶风城,扶风城破,不知道姑娘怎么样了,但愿她吉人天相,没事儿才好!”

    “高兵曹的未婚妻?”贺兰雄讶然问道,与高远相交已久,他倒还真不知道高远有了婚约,不由看了一眼边上的贺兰燕,这个妹的心思,他还是知道的.

    果然,贺兰燕低下了头,一脚一脚地踢着地上的石.

    “没事的,没事的!”贺兰雄看着颜海波,安慰道:”那位姑娘定然吉人天相.”抬起头来,看着高远已远去的身影,摇头苦笑,”相识不过数月,你可已经抢了我两匹好马了.”

    转过头来,看着颜海波,道:”我与你家兵曹的话,你也应当听到了吧,所有战利品,就这样分配如何?你没有意见吧?”

    颜海波笑道:”您与高兵曹说好的事情,我除了服从,那有资格说三道四,不过两位都是真汉,小颜这里说一声佩服.”

    他说二人都是真汉,自是因为两人并没有因为巨额的战利品如何分配而起争执,反而你谦我让的事情.

    此时的高远心急哪焚,菁儿一家三口,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东胡人进城,她们能保得安全吗?策马狂奔之余,心不禁对路鸿不满之极,事前都已有了应对,怎么还会让四百多东胡人破了城,那霸,郑晓阳,你们都是吃屎的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