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十九章:绝妙的攻击点(书号:13651

第九十九章:绝妙的攻击点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拉托贝站在山梁之上,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老营,心怒火一阵阵地泛起.他所站的地方,正是上一次高远窥探胡图老营的所在,那一次,高远被胡图游骑狂追不舍,如果不是遇上给高远去送奶牛的贺兰雄,高远现在只怕已经是一堆枯骨了.

    “族长!”纳福的语气之带着哭音,站在他们这里,能清楚地看到,在老营的外面,一排排的东胡人被绳串在一起,密密麻麻地跪在外面,大他们的周围,影影绰绰地挺立着不少持枪拿刀的敌人.似乎是怕回来的胡图骑兵看不清楚,在这些俘虏的身前,一堆堆的篝火烧得通亮.

    不仅是纳福,所有的胡图骑兵脸色都涨得通红,这一刻,他们似乎忘记了曾在他们的马蹄之下,弯刀之下颤抖苦泣的扶风人.

    “杀了他们,杀光他们.”

    “将这些扶风人五马分尸!”

    愤怒的叫嚣之声在人群之越喊越烈.

    拉托贝也很愤怒,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家人也必然在那些跪着的人群之,但作为一族之长,一个久经战火的老将,他也很清楚,对手如此做必然有用意,他们生怕自己看不清楚,居然还点上了如此多的篝火,是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让自己的怒火更大一些吗?不用说,在这些跪着的族人之前,敌人必然设下了陷阱,正等着自己飞蛾扑火呢.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声道:”全军下马,休息半个时辰.”

    听到拉托贝的话纳福惊愕地看着拉托贝,”族长,我们的家人正在受辱,受苦,您竟然要我们休息?这个时候,我们有心思休息么?”

    拉托贝看着这员年轻的战将,耐心地点拨道:”纳福,敌人为什么如此做你当真想不到吗?你用心想想,他们就是要利用你的这种心理,在我们的老营之前,高远必然给我们布下了陷阱,我们长途跋涉,人困马乏,这个时候下去,除了让高远得意奸计得逞之外,还会有什么好处?你想与族人一起,被高远捆起来百般凌辱么?”

    纳福嘴巴开合了几次,却没有发出声音.

    “纳福,燕人有一句俗话,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功,此时我们需要恢复体力,高昂的斗志是需要体力来支持的,否则,光凭勇气,能一鼓作气,但必然再二竭,三而衰,为了救出族人,我们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冷静.”拉托贝道.

    “族长,高远只有一百来人,也许我们只需要一鼓作气,便能打垮他们.”纳福辩道.

    拉托贝摇摇头,”高远奸诈无比,纳福,通过这一次作战,你难道还没有重新认识这个人吗?你以后一定要记住,碰上这个人,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此人算无遗策,谋定而后动,只怕他一到居里关,就开始图谋我胡图部了,可笑我毫无知觉,竟然还在打着拿下扶风城的主意,终于自酿苦果,如果不是我贪心,凭着他这点兵力,如何能撼动我的老营!休息吧,清点人数,半个时辰之后,发起攻击,让儿郎们都吃一点东西,喝一口水吧!”

    拉托贝疲惫地翻身下马,坐到了地上.

    片刻过后,纳福走了过来,”族长,一共还有一百八十二名战士!”

    “一百八十二人!”拉托贝潸然泪下,四百多名战士出击,再加上赶大车的一批老人,现在能回来的就只有这一百八十二人了,胡图部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刻.

    对面老营的篝火熊熊燃烧,隔着四五里的距离的这一片空旷地带,却是风吹枯草,寂静无声,半人深的枯草被风吹动,发出沙沙的声响.双方都知道,大战即将一触即发.

    近两百骑兵从远出奔腾而来的动静,绝对瞒不过扶风兵,而高远更是满不在乎地将整个老营置身于一片通明之,摆明了就是要凭着老营的这数千名俘虏来吃死了对手.

    拉托贝闭上眼睛,不去看远处灯火通明的火光,他需要冷静.

    “族长,半个时辰到了!”拉托贝睁开双眼,却看见自己的一百八十二名骑兵都已经翻身上马,雪亮的弯刀持在手,所有的目光都集在他的脸上.

    拉托贝抖擞精神,从地上一跃而起,翻身上马,拔也了腰间变刀,”儿郎们,这是你们为胡图族的最后一次作战了!”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前面不仅有你们的家人,更有胡图族的荣光,战斗吧,去杀光你们的敌人.”

    所有的胡图族士兵也清楚,这一战即便打赢,胡图部也将再也没有立锥之地,只能去投靠其它部族,等待他们的将是被吞并,从此胡图族便将成为一段历史,慢慢地在历史长河之被人所遗忘.

    “杀!”纳福嘶声怒吼着,第一个纵马冲下了山梁,更多的骑兵紧随着冲了下去,拉托贝亦是须发皆张,高举着弯刀,随着奔腾的骑兵向着山梁之下冲去,四五里的距离,全力冲刺之下,也就是半柱香的时间.

    战马呼啸着踏碎满地青草,从半人高的青草之生生地劈出一条路来,老营在他们的眼越来越清楚,他们甚至听到了族人的哭喊之声.

    纳福的眼都绿了,战马几乎要飞将起来,冲过去,将那些该死的扶风人的脑壳都砍下来,风干之后挂在自己的帐蓬之外,非如此,不足以倾泄自己的心头怒火.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到身向前栽去,旋即整个人腾空而起,腾云驾雾般地摔了出去,陷坑!身在空,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战马前半截身栽了下去,此时正怒力地抬起头来,后蹄不断地刨着地,但却无力跃起,显然,战马的两支前蹄已经断了,在这样急束的奔跑之,突然两蹄踏空,傻也知道结果.

    不仅是纳福,在他的身后,更多的骑兵如同下饺一般,从马上跌落下来,在他们的前方,不仅有陷坑,还有无数的绊马索.

    身着地的一瞬间,纳福整个人都缩了起来,如同一个球一般,在地上急速地滚动着,消去撞击的巨大力量,一挺身站了起来,他不愧是胡图族年轻一辈之最杰出的战士,如此困境之下,依然毫发无伤地站了起来,但他身后,其它的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摔下马来,轻则筋断骨折,重则当场丧命,只有极少数人能如同他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作出正确的反应.

    拉托贝猛勒战马,战马在长嘶声,人立而起,两蹄落地之时,拉托贝只觉得脑之似有万千雷霆在同时击打,小心再小心,终于还是着了高远这个小儿的道儿.

    老营那边只是一个诱饵,一个让他认为高远所有的布置都是围绕着这些俘虏进行的诱饵,事实上,高远根本就没有在那边设置任何的圈套,他将埋伏设在那道山梁与老营之间的点之上,在这个位置,自己队伍的马速刚刚达到巅峰,而攻击就在这个时候开始,此时,自己就是想转向都来不及了.

    他悲哀地看到冲在前面的战士摔下马来,**着,惨叫着,受伤的马嘶鸣着.

    随着拉托贝的马队人仰马翻的时候,在他前方不远处,一声声震天的呐喊之声响起,半人高的青草之间,一名名青色的身影挺身立起,这些人影的最前方,是双手握刀而方的高远.

    一支支的火把被点燃,投掷出来,火把所落之点,一堆堆事前布置好的淋满油脂的木柴轰然烧了起来,将双方照得一片通明.

    “杀!”高远怒目圆睁,双手握刀,撩开大步,向前冲来.在他身后,颜海波大步相随,一百二十名双手紧握战刀的扶风兵嗥叫着追随着两人的脚步.

    步兵的三十名弓箭手分成了两队,分立冲锋的步兵两翼,一边奔跑,一边开弓射击,他们的目标是那些还没有跌下马来,正勒停马匹,惊慌失措的胡图战士.

    箭啸声声,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东胡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跌落马下.步兵几乎是箭无虚发,长时间的苦练,在此时终于得到了回报,他射出的箭支准确地避开了那些满地乱窜的战马,将仍在马上的骑士一一射下马来.

    “杀!”高远迎上了第一个东胡战士.那是纳福.

    双手握刀,泰山压顶,势如雷霆,纳福刚刚回过神来,雪亮的刀光已经到了头顶,猛喝一声,一手托着刀背,当的一声火光四溅,纳福双臂剧震,险些被这一刀劈得跪了下来,猛然发力向上一托,格开对方的长刀.

    高远的长刀被对手格开之后几乎没有停留,斜斜削下,纳福挥刀相迎,又是当的一声脆响,高远的长刀一圈一转,纳福再也握住手弯刀,手腕剧震之下,弯刀已是远远飞走.

    弯刀脱手,纳福赤手空拳,两脚在地上一蹬,双手箕张,只扑向高远怀,对手刀长,只需要扑到圈,便能与对手展开肉搏.

    对手反应迅速,高远倒也很是诧异,不过近身格斗却是他最擅长的,纳福此举,无异于自取死路,不向后退,高远反而踏上一步,就在纳福两手刚刚搂到自己的腰时,他身微侧,刀交左手,右手已是伸出去,一个圈转,便勒住了纳福的脖,一声猛喝,屈膝一顶,正纳福小腹之上最柔软的地方,随即上身微拱,已是将纳福整个人托了起来,腰向上一挺,一个背摔,纳福被他扛过了肩头,卟嗵一声摔到了地上.

    高远没有再理会他,而是握紧长刀,大步向前,直闯入到了东胡人从之.

    纳福小腹挨了一击,直痛得身缩成一团,被勒紧脖来了一个过肩摔,更是眼冒金星,连呼吸都显得有些困难,不等他爬起身来,身后的颜海波已是扑了上来,看到拱背屈膝,正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的纳福,想也没有想一下,手刀已是闪电般地劈下.

    卟哧一声,鲜血窜出,纳福哼也没哼一声,仰天便倒,这个被拉托贝寄于厚望的年轻胡图部将领,在他的真正的第一次战场之上,便战死在沙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