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十八章:连环圈套(书号:13651

第九十八章:连环圈套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孙晓带着一百五十名士卒戍守居里关,并在合适的时机与贺兰雄的二百余骑兵配合,拦截拉托贝自扶风扳回的骑兵大队,最早时候,他们并不知道拉托贝已经破了扶风城,直到派出哨骑侦测拉托贝部队动向的贺兰雄派人前来报信,这才知晓,居里关顿时炸了窝,虽然说这些士兵都没有家眷在扶风城,高远的部下基本上都是光棍汉或者失去家园的农民,但扶风城被攻破仍然让这些士兵难以接受.纷纷叫喊着要联合贺兰雄前去救援扶风城.

    孙晓断然拒绝了这一要求.孙晓清楚,扶风城既然已经被破,自己这群步兵要跑到扶风城去救援,完全就是飞蛾扑火,说不定对方正在等着他去呢!贺兰雄更不可能为了扶风人而去火取栗,他要的是打拉托贝一个措手不及,而不是去与对手硬扛,贺兰雄仅仅两百余骑,与拉托贝火并起来,输面占大.

    就算贺兰雄义薄云天,同意与自己去攻击拉托贝,对于高远的整个战役布局也没有多大好处,一旦自己与贺兰雄失败,拉托贝返回老营的时候,高远就将独自面对更多的骑兵,只怕也是败多胜少,到了那时,才真正是满盘皆输.

    扶风城破了就破了,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为他们报仇.

    孙晓在煎熬之看着时间一点点从眼前溜走,凌晨时分,贺兰雄的探马来报,高远已经攻破了对方老营,大获全胜,紧接着,孙晓布下的暗探便发现了自胡图族老营方向狂奔而来的求救骑士,孙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你破了我的扶风城,我占了你的老营,大家这个时候是半斤八两,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时间了,拉托贝,你等着被砍下脑袋吧!

    居里关的一百五十名士兵全副武装,静静地坐在关墙之上,他们等待着总攻的那一时刻到来.他们之有许多都是来自去年被胡图族劫掠之后家破人亡的家庭,想起东胡人的去年的残暴,他们便能想到现在扶风城的惨状,推此及彼,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燃烧着愤怒的火光,旧仇未报,新仇又添,怎么不让人义愤填膺.

    贺兰雄的二百余骑兵集结在距离居里关不到三里路的一处山坡之后,二百余匈奴骑兵静静地坐在地上,手里牵着他们的战马,他们的主要武器与东胡人差不多,也是弯刀,不过比起东胡人的制式弯刀,他们的刀略长一些,弧度也要小一些,而骑射,他们与东胡人也是差相仿佛.这两百余骑,只有一百五十骑是贺兰部本部人马,其余的一百来人都来自从去年冬天开始陆续投奔贺兰部的一些小部族,贺兰雄知道,自己现在只能胜,不能败,一旦失败,这些人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高远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机会.拉托贝现在想必急怒攻心,自扶风城一路狂奔而回,连续作战,长途跋涉,便是铁人,也会累得够呛,更为重要的是,拉托贝现在主意力都在老营高远的身上,他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与高远的联手,这一仗,实在是太占便宜了,贺兰雄甚至觉得会有些胜之不武.

    不过这对于现在的贺兰部来说,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并借着这场胜利来恐固人心,这一仗过后,贺兰部将会更加强大了,高远已经承诺,俘获的胡图族俘虏都归自己所有.而强大起来的贺兰部会吸引更多的匈奴流民以及小部落来投,形成一个良形循环,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

    贺兰雄虽然年轻,却也有着自己的雄心,当然,他所有的想法都得等到贺兰部的臂膀更加强壮之后,才有可能施展.

    抬头看看天色,天已经快要黑了,从东胡去报信求救的信使离开这里的时间算来,拉托贝应当要来了.贺兰雄站起身来,稍稍活动了一下腿脚,随着贺兰雄的站起,身后的两百余骑兵也纷纷站了起来,伸手踢腿,或者拔出弯刀虚劈几下,也有的将背上的长弓引开,一松手,弓弦发出嗡嗡之声.

    地面开始轻微地震颤起来,贺兰雄眉毛一挑,”来了!”他在心大叫一声,人却已是翻身上马,回头看着二百余骑兵,弯刀虚劈数下,厉声喝道:”东胡人欺压我匈奴人多日矣,今日正是我们报仇雪恨的时机,也是我贺兰部崛起的一个契机,诸位,想要过上更好的日,想让你们的家人拥有更多的奴隶,珠宝,绫罗绸缎,那么,就拼命杀敌吧!”

    “杀!”二百余骑兵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没有什么比贺兰雄说得这一番话更直白了,这些匈奴骑兵都是来自小部落,有些甚至是一些失去部落的流民,用穷得叮当响来形容他们毫不为过,在去年的时候,他们还在为如何填饱肚而奋斗,而今天,他们却可以为着顿顿吃肉喝酒,并穿上绫罗绸缎而战斗了.

    幸福的生活是靠手里的弯刀拼出来的,每一个匈奴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出发!”脚上的马刺轻轻地叩了一下战马的马腹,马儿扬蹄,缓缓向前奔去,沿着缓坡,一路向着坡顶爬去,在他的身后,二百骑兵一队一队的紧紧地跟上.

    当贺兰雄爬上坡顶的时候,拉托贝的骑兵正好出现在他的视野之,拉托贝并没有将居里关的驻兵放在眼,高远手里有多少兵他很清楚,既然他带了一大半人去袭击自己的老营,居里关里的扶风兵便不足为惧,更何况,此时,他还恨不得这些让人愤怒的扶风兵能扑出关来,那依仗自己的马力,便可以轻而易举,不费任何力量便足以击溃对手,以泄心头之奋,当然,拉托贝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管是那一个守居里关,都不会这么愚蠢.

    四百余骑兵拉成了一道长长的队伍,贴着居里关不到一里的地方,向着胡图老营奔去.

    果然如高远所说,长途的跋涉,连续的作战,东胡骑兵本身的素质在这一刻便分出了高下,整个队伍拉得极长,贺兰雄仰天长笑,如此有利的形式,自己还打不赢的话,那当真是枉称英雄了.

    “出击!”他怒声狂喝,在夜幕的掩护之下,两百余骑兵闪电般地自坡顶一泄而下,径直截向东胡骑兵的段.

    夜幕可以掩护他们的身形,但两百骑兵冲击的声威,马蹄踩地所带来的震动却是无法掩盖的,奔行之的拉托贝与纳福两人震惊地看向他们的左侧,一个个骑兵如同鬼魅一般,从黑暗之奔了出来,东胡骑兵顿时被一截为二.

    贺兰雄牢牢记着高远的嘱咐,根本不管前面已经奔过的东胡骑兵,直管向着后面的东胡人扑去,而与此同时,居里关门大开,孙晓为首,一百五十余人手挺长枪,背背大刀,在怒吼声,向着被贺兰雄截住的东胡骑兵扑去.

    纳福猛地圈转马头,想要回去救援,拉托贝一声断喝,”纳福,回来.”

    纳福错愕地转头看着拉托贝,”族长,如果不去救援的话,后面的弟兄就危险了.”

    “如果回去,我们都会折在这里的,那谁去救我们的家眷!”拉托贝厉声道,到了此时,他已经明白了高远的连环圈套,那些攻击自己后队的骑兵,听他们的呐喊,看他们手挥舞的弯刀,便能明白那是匈奴人,想不到高远如此阴险,居然勾结了匈奴人来暗算自己,此时自己属下的战斗力在长途跋涉之已经消耗大半,就算回头去与这些匈奴人争斗,多半也是两半俱伤的下场,而两败俱伤,岂不是高远最想看到的.

    “走,回去,杀了高远,救回我们的家眷!”拉托贝嘶声吼道,不管此去与高远一战如何,但有一点拉托贝明白,胡图族完蛋了,就算救出了家眷,杀了高远,也丝毫改变不了这个结局,没有了战士的东胡人就是案板上的鱼肉,除了去找一家一个强大的部落投靠,从此沦为等下之人而外,再也没的出路,也许纳福这样的年轻人还可以在以后凭借战功再此崛起,但那与胡图部已经没有关系了.

    拉托贝心头一片苍凉,这些苍凉随即便转成了熊熊怒火,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高远的燕人,如果不杀了他,自己当真要死不瞑目.争斗了一辈,没有想到,最后却彻底栽倒在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大燕人手.

    回首身后,还跟着自己的骑兵已经不到两百骑了,剩下的,都已经被匈奴人拦住了,匈奴人养精蓄锐,在这里等待良久,无论是战意,还是身体,都在最佳的时候,这一战,根本没有任何悬念,更何况,还有居里关那百多名扶风兵助功.

    抢在他们来支援高远之前,全歼高远,杀了这个祸胎,已经是拉托贝最后的念想了.

    居里关外,匈奴骑兵们呐喊着,赶羊一般地将一个个精疲力竭的东胡人驱赶到一起,孙晓带着的居里关士兵手挺着长枪,呐喊着冲进了失去速度的骑兵从,长枪上捅人,下刺马,枪杆断了,立即拔出背上大刀,双手握刀,狂喝着竖劈横削,压抑多时的怒火在这一刻,完美地得到了释放.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